• 零点看书 > 玄幻小说 > 无尽神域 > 第七百七十六章、真相,下
  • 第七百七十六章、真相,下

    作品:《无尽神域

        经过连续的几次变故,厉寒发现,这神魔国度,似乎不是一个普通的魔道组织,而是正在进行著一个可怕的计划。

        而这个计划,有可能牵涉到整个真龙大陆。

        单从伦音海阁起始,冢圣传,周京等人,行为就显得十分怪异,而配合从冢圣传储物道戒中发现的那卷‘控琴七咒,化龙卷’,厉寒发觉,冢圣传等人,图谋的,可能是伦音海阁的镇宗宝器,风弄沧海琴。

        而接著,又是梵音寺之变。

        无论是黑僧地圣,还是紫袍老者地善,亦或者那位枯骨魔君,所为的目的,除了弄乱梵音寺之外,最重要的一,似乎也是取走他们所持的半页镇宗之宝,下品宝具,渡世金书。

        现在,又到了葬邪山……

        伦音海阁,梵音寺,葬邪山,都是整个修道界,一等一的尖宗门。

        这三大宗门,即使在隐世八宗里面,也是排名前列的,可是连续出事。

        本来如果没有伦音海阁或梵音寺,厉寒还想不到,葬邪山内乱,会引发什么……但现在,得知衣南裘可能就是神魔国度的八大天魔之一,而他所为的目的,又是颠覆葬邪山,那么……厉寒就不得不联想到了伦音海阁与梵音寺那些神魔国度的成员所为。

        如果,冢圣传,周京只是神魔国度,两个微不足道的卒子;黑僧地圣,紫袍地善,枯骨魔君,绝对就是神魔国度最级的人物之一。

        现在,又多了一个‘烈日侯’衣南裘,更是曾经名动大陆的存在。

        这样的人,不会平白无故为了颠覆葬邪山而颠覆葬邪山,毕竟如此做,影响太大,那么,是什么,让他们不得不如此做呢?

        那就只有一个目的,不如此做,就无法达成。

        而整个葬邪山,最有可能让他们窥视,却又无法凭普通手段拿到的,也许就只有他们的镇宗宝器,中品宝具,邪魂扇了!

        邪魂扇,据是采自地狱之魔身上的翼骨,经炼狱冥火,足足三年,方才炼制而成的传奇宝器,比伦音海阁的风弄沧海琴,梵音寺的渡世金书,都要高出一个品阶,也更要珍贵一些。

        而想要掌控邪魂扇,就必须有他们的独门咒法,否则即使得到邪魂扇,也难以操纵它,甚至会被当成它的敌人,进行针对和攻击!

        所以,想要安全无虞的得到这邪魂扇,甚至操纵它做一些事情,得到葬邪山的传承咒法,就是十足重要的事情。

        可是这传承咒法,封印在每一任宗主的继位古器,幽邪古剑之中,只有得到幽邪古剑,才可能凭宗主印记,打开封印,懂得操纵邪天扇的传承咒法。

        可是,更大的疑惑出现了。

        厉寒知道,幽邪古剑中,封印有葬邪山的控扇咒法,但即使得到这咒法亦无用,因为葬邪山的镇宗宝器,邪天扇,根本就不在葬邪山内啊。

        那柄邪天扇,和七大宗门的七件宝器一起,镇压著真龙皇朝地底的魔祖肉身。

        想得到邪天扇,除非他能进入真龙皇朝皇宫地底才有可能,否则,光要一个传承咒法,又有何用?

        除非,他们的目的根本不在此。

        想到从冢圣传身上搜出的控琴秘咒,厉寒忽然觉得,对方想要的,或许也不是葬邪山的镇宗宝器,而是……操纵那镇宗宝器,做一些厉寒想不到的事情。

        如果只是一个宗主的秘咒,也许,厉寒还猜不到什么。

        但随著伦音海阁,梵音寺,葬邪山的连续出事,厉寒忽然在想,对方会不会是要同时搜集齐八大宗门的所有控制咒法,然后以特殊秘咒,解封宝器加持之阵,从而做一件什么惊天动地的大事呢!

        而解封宝阵,毫无疑问,只有一个可能,那就是,放出魔祖!

        但又有一个问题来了,镇压魔祖肉身的,并不止那八大宝器,中心宝器反而是真龙皇朝的皇宫,整座皇宫,就是一件大型宝器,对方即使解封八宗宝器,但是,也没法动摇真龙皇宫的气运镇压,除非取到真龙圣皇的天命赦书,才有可能打开封印,进入阵内。

        没法进阵,拥有八宗的控宝秘法又有何用?对方又不能凭空操纵这八件宝器自行解开封印。

        而且有真龙气运一直镇压,再加上有真龙圣皇日夜在大阵之座镇,又有谁,能悄悄靠近,并进入封印呢?

        想真龙圣皇也不会那么傻,能让人混入真龙皇宫之中,并靠近封印。任何人一旦接近他,只怕立即就能察觉,毕竟,真龙圣皇,可也是一位法丹。

        只是,疑惑归疑惑,但是,心里的不安感,却越来越强烈。

        厉寒虽然不知道自己的猜测,到底如何能自圆其,但他却隐隐感觉到,这可能不止是一宗一门的事,而是涉及整个真龙大陆,八大级宗门,甚至真龙皇朝也出了问题。

        所以,他将目光看向隐龙之主。

        也许,自己不能解答的疑问,他能替自己找出答案。

        果然,隐龙之主没有让他失望。

        接下来他所的话,反而让厉寒更为震惊,甚至感到一阵发自内心地恐惧。

        “厉寒,自你接触到我们隐龙一族的存在开始,其实你就已经和我们绑在了一起。不怕告诉你,难道你以为,区区一个传承村的开启,真需要用到本座的出现?”

        “本座之所以出现在那里,不过就是因为为了寻你,并查看一番,你是否有资格,在此与我们合作而已!”

        “原来如此。”

        听到隐龙之主所言,厉寒才不由恍然大悟。

        当时他就奇怪,传承村虽然是真龙皇朝的最高禁地,可能由隐龙一族看管不假,隐龙之主可能也随时居住在那,以备万一。

        但他们十几名年轻弟子,进入传承村,却不可能由隐龙之主接引,随便派一个隐龙一族的龙使,就能办到。

        那他们是何德何能,引动隐龙之主现身呢?要知道,平常便连真龙圣皇,想见这个隐龙之主一面,都非常之难,毕竟,两者一明一暗,都是真龙皇朝的擎天之柱。

        隐龙之主,只负责保护真龙皇朝,但真龙圣皇,却不可能强自召见隐龙之主,自己更不可能离开皇宫,这就造成了,两人虽然是真龙皇朝的两大巨头,但平时却几乎难有机会,见上一面。

        而现在,不过接引一下众位新人弟子,进入传承古村,几乎没有任何难度,隐龙之主却凭空出现,显然另有目的。当初厉寒不解,现在明白了,他之所以到那里,只不过是为了先见自己一面而已。

        而现在看来,自己已经达到了他的要求,所以他才悄然出现在这里,并于今夜,闯入自己房中,与自己秘谈。

        隐龙之主开口道:“厉寒,凭你的身份实力,本来有些事还不到你知道的时候。不过贵宗此刻正有一位法丹在此,而我们需要他的帮忙,所以,本座才找到你。一,是解答你的一些疑问,也为江左之约写下一个完满的结局。

        二,也是为了让你引见一下你们贵宗的太上长老,‘荒天君’秦天白,因为接下来的乱局,可能仅凭我们隐龙一族在此暗布的人员,也是无法保证完全成功的,但如果有你们太上长老‘荒天君’秦天白的帮忙,此事就十拿九稳,甚至不出任何乱子了。”

        “原来如此,前辈趁夜来寻厉某,不是为了找厉某合作,而是为了让厉某引见前辈与秦前辈,只是如此一来,为何前辈不直接自己寻秦前辈一晤呢?”

        “一,本座知道,厉兄弟与荒天君有所缘份,他的徒弟,更是因你才结缘;二,也是本座若径直闯入荒天君所在府院,极有可能引起他的察觉,在不明身份下,很有可能出手,一旦引发动静,我们秘密布局的本意便毁了,所以若能有人从中牵线搭桥,更为方便,也更为隐秘。”

        “毕竟凭本座的身份,很难直接靠近迎光阁,但厉兄弟本就是伦音海阁弟子,若带上那位尹青瞳一起,想要拜见一下荒天君,却是再容易不过的事。”

        “最重要的也是,厉兄弟本就答应了与我们隐龙一族的合作,而这次,不正是能将合作,进行到最关健的地步吗,这个忙,想必厉兄弟一定不会拒绝。”

        厉寒闻言,不由沉默下来,沉吟不定。

        隐龙之主一脸笃定地看著他,也不催促。

        果然,没过片刻,厉寒便脸色严肃地抬起头,一脸郑重地道:“好,晚辈愿为前辈引见本尊太上长老。”

        他知道,此事重大,不容有失,甚至事关整个真龙大陆的安全,他一个的气穴境,没有办法在其中帮助太多,但是,帮忙引见秦天白一事,却不过举手之劳,他不能拒绝,也不该拒绝。

        “好,这才是本座知道的厉寒。那就这样定了,明夜子时,本座会悄然潜入迎光阁,而相信到那个时候,厉兄弟已经告知过秦长老,本座没有敌意,所以不会意外出手了!”

        话声方落,黑影一闪,门扉半开,隐龙之主的身形,已经悄然不见,显然已经离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