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玄幻小说 > 无尽神域 > 第七百七十五章、真相,上
  • 第七百七十五章、真相,上

    作品:《无尽神域

        “年轻人,我们又见面了。”

        全身笼罩在一件漆黑长袍之中的隐龙之主,声音依旧沙哑而奇特,他望著厉寒,脸含笑意:“你不好奇本座是为何而来吗?”

        “为何?”

        厉寒此时也反应了过来,隐龙之主这样的人物,基本是真龙皇朝的最后一层屏障,这样的人,日理万机,需要处理的都是真龙王朝最深处的秘密,一般人根本没有机会接触到。

        可是现在,他却出现在了这里,难道区区一个葬邪山的持剑大典,还能惊动隐龙之主这样的人物不成?一定是有更让厉寒惊讶的事情发生了。

        果然。

        “不请我坐下吗,其实我们也不是陌生人,甚至互有交情,不是吗?坐下来好好谈一谈。”

        “好,前辈请坐。”

        厉寒此时也恢复了镇定,平静下来。左掌轻拂,一扇檀花木椅就径自落在黑袍人身后,同时另一股劲风拂出,被隐龙之主打开的门窗,顿时再次关闭。

        屋内迅速恢复了安静。

        随后,厉寒自己也搬了一张椅子坐了,这才平静望向对面的黑袍人:“前辈,您现在可以了!”

        “不急。”

        谁知,隐龙之主反而一招手,不远处桌面上的一套茶具顿时就凭空横移过去,浮现在他面前。

        他伸出一只手去,按在茶壶之底,只是眨眼间,装满水的茶壶壶盖就“咕嘟咕嘟”上下震动,一股淡白的水汽绕壶而生,只有薄薄一层,遮盖了整个壶面,却又不外溢,只吸附在壶身一寸范围之内,烟雾朦胧。

        隐龙之主见到泉水沸,没有取旁边雅阁中自配的茶叶,而是反而一伸手,自自己储物道戒之中,取出一只巧玲珑的金色茶树,从上面摘下两片茶叶,各自扔了一片在一只青瓷茶杯中,这才冲上水,将其中一杯递到厉寒面前:“尝尝,本座亲自泡的九饮龙泉,平常可是没有多少人能喝到的!”

        厉寒目光自隐龙之主取出的那株金色茶树上掠过。

        那茶树,宛如一条金龙,盘旋而上,树枝上结的茶叶已经不多了,估计也就十几片的样子,其中两片,看似不多,却已经极是难得了。

        而接过茶水,低头一看,金色的茶叶,悬浮在青瓷盖碗之中,散逸出一股淡淡的清香,未饮已先醉。

        茶水中,似有九条金龙,略隐略现,他明白,这估计就是隐龙之主所称,九饮龙泉的由来了。

        “谢前辈。”

        厉寒也不虞有他,如果此人真要害他,直接出掌就可以解决了,不必费这许多心思,所以接过,轻轻抿了一口,顿时感到绕鼻生香,舌尖传来一阵微涩却又难以言喻的香味,让人几乎一下沉浸其中,难以自拔。

        尤其是,喝下这茶之后,厉寒觉得,自己体内,一股热气冲天而起,原本还需要一段时间才能突破的万世潮音功第二层初期,在那股热气的作用下,竟然加快了不少速度。

        也许,如果有数杯这样的茶水辅助,厉寒的修为,增进速度将加快数倍以上,达到二层初段,甚至二层中期,都不是什么难事了。

        只是厉寒也明白,那株茶树肯定极不简单,不然也配不上‘九饮龙泉’此名。厉寒没有多想,能有此一回口福,已是不错,也不怠慢,直接一仰脖,将剩下的茶水全部饮下,包括那片金色茶叶。

        如此一来,虽然算是牛嚼牡丹,但厉寒同时,也将感受放大了十多倍,身体之中顿时充满了热量,一股香气直透肺腑,浸透厉寒的四肢百脉,让他感觉浑身上下都轻了不少。

        “果然是稀世灵茶。”

        厉寒知道机会难得,也不管这是在何地,何人面前,直接盘膝而坐,闭目调息起来,运转万世潮音功。

        而一旁的隐龙之主,却并不责怪,眼中反而流露出一丝赞赏之色。

        他也不著急,就那么平静地坐在旁边,一口一口地抿著手中的茶水,一边静静地等待厉寒的醒来。

        足足过去近半个时辰,忽然,闭目盘坐的厉寒,身上冒出一层金色的雾气,他整个人霍然睁开了眼睛,眼中的神彩,似乎也更焕然了几分。

        见到隐龙之主还等侯在周围,他顿时不由站起,面朝隐龙之主,恭恭敬敬地施了一礼道:“多谢前辈。”

        “免礼,这只是为我们之间的合作,送上一份见面礼罢了,不必如此隆重。”

        隐龙之主一笑,却也没有推辞,显然也认为那片茶叶,值得厉寒这一礼。

        而经过刚才半个时辰,厉寒才明白,刚才那一片茶叶,到底有多珍贵。

        他原本达到一层巅峰还没有多久的万世潮音功,竟然在刚才悄无声息地朝前迈进了一大重境界,距离二层初期已不过一步之遥。

        也就是,仅仅这一杯金色茶水,就让他的万世潮音功,几乎突破了一层境界。

        虽然这一层境界并不大,但万世潮音功是什么功法?那可是地品功法,能让地品功法,仅用一杯茶水就突破一重境界,这金色灵龙,有多稀有,多珍贵,不言而喻。

        原本可能需要几个月才能突破的万世潮音功第二层初期,现在厉寒敢肯定,只要自己再打坐修炼一下,突破二层初期就是水到渠成。

        接下来还有三天时间,三天内,自己一定能打破瓶颈,突破二层初期,隐龙之主这所谓的‘见面礼’,看其随意,却不得不,真是珍贵异常,仅仅向他拜了一礼,已是极轻。

        不过厉寒也明白,对方找他,肯定是有要事在身,不然不可能此时出现在葬邪山上,更不可能夜访自己居所,如此一来,只有一个可能!

        厉寒忽然想到,在江左之时,他与隐龙一族一位强者,左腾鹤之间定下的约定了。

        当初,与左腾鹤见过一面之后,了解到一些江左衣家的秘辛,以及牧颜家族覆灭的真相,厉寒就与左腾鹤约定,若谁能查清‘烈日侯’衣南裘的去向,以及他的真正身份,就在厉寒居住的地方,天蓝海阁联络。

        而联络的方式也定好了,那就是,每隔三天,厉寒会在天蓝海阁的药字铺,卖一贴‘春风散’,价格是,一个半黑色馒头。

        卖出的春风散里面,有厉寒搜集到的消息;而交易的黑色馒头之中,自然也有左腾鹤搜寻到的消息。

        只是,因为南境青年修士擂的事情,厉寒很快离开了江左,这件事,也就交给唐白手,陈胖子代办,只是一直没有什么消息传来,他也以为,此事可能没有如此快出结果,因此也就忘了这件事。

        但现在,隐龙之主突然亲自找上门来,那只有一个可能,葬邪山上,出现了某项重大的变故,而这则变故,恰巧被隐龙一族的探使察觉,并上报了上去。

        而隐龙之主能找到自己,并且要求合作,只怕这个变故,会跟自己与隐龙一族一直在追寻的那个秘密有关,江左衣家,隐藏的那位天魔,‘烈日侯’衣南裘!

        没错,被左腾鹤认为,衣家之中,不止隐藏了一位王爵,还有一位天魔的衣家强者,就是十年前,已经消失无踪的七侯之首,‘烈日侯’衣南裘,也是整个江左,赫赫有名的一位尖强者。

        ‘烈日侯’衣南裘,十年前,那是一个多么意气风发的名字,衣南裘三个字,仿佛从一出生,就淌著金光,到他长大,更是光芒万丈。

        可就是这样一个人,却被人认为,可能是神魔国度的八位天魔之一,这则消息,自然极为震惊,也绝对能影响到真龙皇朝的稳定,所以左腾鹤才要查衣家,也要查询衣家与牧颜家族的秘密。

        因为只要查清了这些秘密,也许就能确定,衣南裘的真正身份,以及他失踪的这十年,真正的去向!

        他到底去了哪里?

        他这十年,都做了些什么?

        身为江左第一世家的不世天才,如日中天,声名耀眼,原本能带著衣家发扬光大,为何会在他最巅峰之时,踏入了什么魔道组织,‘神魔国度’,并且还做了他们的八位天魔之一?

        这样做,对他有什么好处?

        衣家在其中,又扮演了什么角色?

        是整个衣家都被带入了其中,还是只有衣南裘,衣轻欢两人?

        “不错,我们已经查清了衣南裘的真正身份,而他,此时此刻,也已经来到了这葬邪山,欲要颠覆葬邪山的传承。“

        隐龙之主一开口,就让厉寒心中不由猛的一跳,一股寒意自脊椎骨升起,几乎难以自制。

        什么,衣南裘也来了葬邪山,而且目的,竟然是要颠覆葬邪山的传承?

        他为什么要这么做,这么做,又会有什么后果?

        忽然,不知不觉,厉寒想到了梵音寺大会时,出现的种种变故,黑僧地圣,紫袍老人地善,神魔国度的魔使,王爵,齐齐出现,为了半页渡世金书。

        难道……

        想到深处,厉寒忽然不寒而噤,浑身打了一个激零零的冷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