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玄幻小说 > 无尽神域 > 第七百七十三章、天人五衰草
  • 第七百七十三章、天人五衰草

    作品:《无尽神域

        在葬邪山不远处,还有一座山,名叫天神山。

        天神山深处,有一座的阁楼,人迹罕至,风景秀丽。

        此处便是葬邪山两大副山主之一,‘白幡书生’潘皓月的居所。

        从他成为葬邪山副山主开始,他就一直避居此地,甚少在人前出现,但凡葬邪山任何大事,也从来没有人请他,大家几乎将他给遗忘。

        但当然,也不可能所有人都将他遗忘。

        毕竟,身为葬邪山两大副山主之一,不管如何,他的身份地位,都至高重要。

        尤其是,风千里是从他的手中抢走了原本应该属于他的宗主之位,而且听是他自己相让,不曾去争,所以风千里对潘家父子极是尊敬,对潘皓月更是视若手足。

        他继位时,曾经下过禁令,封天神山为潘皓月的私人领地,外人不得轻入,并在山周围布下了一个十分恐怖的万剑诛仙剑阵,任何人惹敢擅闯天神山,必被万千剑光剿成粉碎。

        所以,天神山虽是附属于葬邪山的几座山峰之一,但地位奇特,虽然就在周围不远,但平时却几乎少有人迹,更没有人敢乱闯风千里布下的万剑诛仙剑阵。

        夜深沉。

        明月渐渐升起,在天头洒下一片阴柔的白纱。

        天神山中,那座阁楼中,一名作书生打扮的阴柔中年男子,正端坐在那,皱眉凝视著窗外,似是在想什么。

        这名白衣书生般形像的中年男子,就是上上一任葬邪山山主潘天扬的独子,‘白幡书生’潘皓月。

        他最令人称奇的,就是那一对眉毛,如同两轮弯月,秀气灵慧。

        一双眼睛,温和多情。

        一也看不出,身上有上位者的那种气势。

        反而就像一个普通人,而且因为常年体弱多病,身上更散发出一丝丝淡淡的死气,让他的脸色有些灰败。

        “再过数日,那草应该就成熟了吧。一旦成熟,以死克死,也许,能治好我的绝阴之体……让我借此一举冲破法丹的瓶颈,到时候,持剑大会上……”

        “呵呵,一群跳梁丑。”

        白衣男子淡淡著。

        明明相隔不远,他却如同处身在另一处空间,葬邪山内的纷繁复杂,一也没有干扰到他的心。

        他就如一个外人,明明身在局中,却心在天外,根本不曾萦绕索怀。

        “每当月夜,此草的威力会提升到最强,再去看一看……最后几天时间,我绝不容许失败。”

        话声方落,白衣中年男子走出阁楼,顺著一条偏僻的道,慢慢朝著后山深处走去。

        越走,四周景像越是荒凉,最后,四周的地界出现了奇异的景像,草木无端枯黄,而且越往里,枯黄得越厉害。

        到了最后,甚至一片荒芜,草木不生,只剩一堆堆石砾,而且颜色也不正常,很干枯很死气的感觉。

        整个世界,如同进入了一片死亡的空间。

        但就在这个空间中,却有一株淡灰色的草,看起来也没有甚么出奇,就那样突兀地生长著。

        灰草周围,草木绝迹,生灵退避,便连其扎根的石块,也一块一块碎裂干枯,就像吸干了生命力。

        顽石本为死物,平常谁也无法出一块石头是不是有生命,但在此时此地,这种场合,却能能真真切切感受到,四周地面上的那些石块,全部失去了生命灵魂,真正的变成了一堆死物,再无一生气。

        “天人五衰草,父亲将此物留给潘某,就是为了有朝一日,让潘某借此,向死求生。一旦我能借此突破法丹,区区黎千幽,刑无咎,邪无殇等人又算得了什么,全都不是潘某一合之敌。”

        “葬邪山山主之位,手到擒来。”

        “之前不愿当,也是不能当。否则,父亲在世之时,即使潘某强自当了这山主之位,没人敢有异议,但父亲一旦逝去,只怕底下就要争权夺利,没有实力压制,潘某必死在那些人之手。”

        “但若退上一步,借病弱之身退隐,等待天人五衰草的彻底成熟,也许,我就能逆转这一线生机。一时的山主算什么,只要我能成就法丹,任何人,都不可能是我的对手。”

        “黎千幽想要凭借别人的支持就成为山主,却不知道,在绝对的力量面前,一切,皆是虚谈!”

        白衣男子笑了起来,笑得癫狂。

        “风千里以为,弄个破剑阵在这,就能将潘某永远困在此地么?向外是保护我,笑话,我潘皓月,岂需要他风千里的保护,不过之所以一直不出声,就是为了在这里安心种植天人五衰草,现在,是时候了!”

        ……

        厉寒在外面转了一圈,果然听到不少消息。

        譬如本次葬邪山持剑大典,各宗都来了不少大人物。

        譬如天工山有一位副山主亲至,长仙宗是仙剑二派之剑派的三首座之一,梵音寺因为封山,此次由在外参加五境青年修士擂的星渡和尚全权代表,送上贺礼,其余如隐丹门,名花楼,神王陵等等,也各有级强者齐至,见证此一次盛典。

        至于真龙皇朝的代表,则是他们的第二强者,‘五皇叔’,号称‘铁面王’司玄天,曾经在仙妖战场期间,代表真龙皇朝参加诛灭妖祖逻天之战,是修道界的赫赫功臣之一。

        八宗当时只有两位半步法丹参加围剿妖祖逻天,其中一位就是‘铁面王’司玄天,而另一位神僧地叶,却直接战死,所以他以半步法丹之身,在当时那种惨烈的战斗中,依旧存活了下来,可以想见他的实力。

        倒是伦音海阁,除了厉寒,应雪情,尹青瞳这些,因参加五境青年修士擂才刚好赶上,前来看看热闹的年轻弟子外,这次伦音海阁,也派出了一位重量级巨头,太上长老‘荒天君’秦天白来参加。

        也是七宗之中,这次唯一出现的法丹级强者。

        ‘荒天君’秦天白因参加仙妖大战,与妖祖逻天一战中,八宗法丹各有负伤,秦天白也不例外,虽费尽千辛万苦将妖祖逻天击杀,但一位法丹身死,一位半步法丹陨落,战况之惨烈可以想见。

        秦天白实力虽强,但终究只是新晋法丹,连‘七星龙尺’风千里这等法丹后期的强者都战死,他自然也受伤不轻。

        这几年时间,秦天白一直待在伦音海阁深处养伤,最近终于有所缓解,这次不知因何原因,伦音海阁居然派了他前来参加葬邪山的持剑大典,可称是对葬邪山极为重视和尊敬了。

        毕竟其余六宗,再加上真龙皇朝,可都没有法丹出席的。

        秦天白的出现,自然引得葬邪山盛礼出迎,一个个心中惴惴,毕竟他们现在没有法丹,是一块大肥肉,他们可不能不担心,秦天白此来,另有要事的。

        只有厉寒隐隐知道,秦天白此次出山行走,可能是另有要务,前来葬邪山参加持剑大典,不过是顺带而已。而且他的徒弟刚好就在这葬邪山,他也是想过来一见。

        所以秦天白之到来,并不如其他人所想,是别有用心,只是一位法丹境强者的存在,还是让很多人心下担忧,对此,秦天白也是心知肚明,自一到山上之后,就待在葬邪山特意为他准备的‘迎光阁’,深居不出,仅只让尹青瞳一个人前去拜见了一下。

        见此,葬邪山众人才终于略为放下一些心来,但也吩咐不敢怠慢,务必要以最尊贵的礼节来对待秦天白,以显示对他的敬畏。

        对此,秦天白自然懒得拒绝,因为他明白拒绝,反而只会让对方心中更多想,所以坦然受之,很少有人见过他面。

        对此,厉寒心中自然是高兴的。

        因为本来,他听天工山来的那位贺使之后,心中就有担忧,因为那位天工山副山主,不是黑凤仙子姬罗裳,而是曾与他有过丧子之仇的‘霹雳金环’勾青峰。

        他的独子‘黄铃剑’勾高俊,就是死在厉寒与尹青瞳等手中,被尹青瞳身上冒出的莫名紫焰烧得干干净净,此仇此恨,以勾青峰的护雏性子,此事只怕断难善了。

        如果只有厉寒以及尹青瞳等后辈在,勾青峰会否趁此发难不得而知,但现在秦天白也在,身份地位比勾青峰还高,谅对方也不敢乱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