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玄幻小说 > 无尽神域 > 第七百六十九章、葬邪山
  • 第七百六十九章、葬邪山

    作品:《无尽神域

        天下八大级宗门之一,号称‘天下邪源’,‘万魔之宗’的葬邪山,就座落于真龙大陆西南部位。

        其地理位置,北临沙界,西接蛮荒之山,南靠近真龙大陆南疆部位,东为圣恒山脉,堪称天下绝地之一。

        葬邪山山门所在地,就是一座通天矗地,完如九霄神柱一般的漆黑巨峰,其方圆不知几千里。

        山中多蛮荒恶兽,凶险死地,经年累月,常有瘴气密布,如果不通入山路径的人,只怕刚刚靠近,就会化成一具具枯骨。

        平常时候,此地少有人迹,但最近一段时间,不知为何,葬邪山下,却汇聚了大量修道之人。

        所有人翘首以盼,等待著葬邪山大门开启的时刻,他们好一涌而入,进去看看热闹。

        而毫无疑问,这个热闹,就是轰传天下的葬邪山‘持剑大典’,只有每一任葬邪山山主换任之时,才会举办的盛大典礼。

        整个修道界,几十年都难以见到一次。

        对于修道界的那些级强者来,活个百多年是司空见惯的事情,甚至一些实力强大的,活个几百年都不是难事。

        所以,修道界中,对于这种某一个级宗门更换宗主的事情,是非常罕见的,每一次出现,就代表著有一位老的法丹陨落,也代表著一位新的法丹的诞生。

        这不止对于更换宗主的那个宗门有极大影响,甚至对于整个修道界,都是地震级的。

        是故,当葬邪山老牌宗主,‘七星龙尺’风千里意外战死,葬邪山群龙无首,要选出一位新的继承人,对天下广发英雄贴,邀天下修道之人共来观礼,就引起了全民关注,天下震动。

        无数修道之人,齐聚葬邪山山脚之下,等待数日之后的葬邪山‘持剑大典’的召开。

        甚至另外七大宗门,都不可能坐视,各自派了人前来观礼,见证这一盛事。

        ……

        自传承村出来之后,厉寒等人没有久留,各自分别之后,愿意前来参观葬邪山持剑大典的,便邀约一起,或匹马独行,纷纷赶往葬邪山。

        而那些不愿意前往葬邪山的,便各自分散,自不必提。

        不过葬邪山持剑大典是几十年难得一遇的盛事,能见证也是一种阅历,并不常见。

        所以自传承村出来的十几人,却只有寥寥几人因急回宗门,或另有要事离开,其余大部份人,却是基本同行,按关系亲疏,分成了三三两两的数批,纷纷朝著葬邪山的方向疾赶而去。

        而厉寒,自然也在其中之一。

        他与应雪情,尹青瞳,衣胜雪三人一起,四人并肩疾行,不到几日时间,便越过了真龙国境,抵达了凤舞王朝的地盆,再过数日,终于赶到了葬邪山下。

        此时此刻,距离葬邪山大开山门,正式举行持剑大典的日子,已经没有几日了。

        葬邪山下,汇聚了大量从四面八方赶来的修道之人,这其中,有附属于葬邪山的各大宗门,世家主事,有八宗代表,有各宗一些听到消息赶来看热闹的天才弟子,还有无数散修,普通世家之人……

        这些人汇聚在葬邪山下,自然免不了消息满天飞,什么的都有。

        有人猜测葬邪山持剑大典,邪无殇会不会回来捣乱,黎千幽是不是真能顺利接掌山主之位,独得大权,还是会有其他变故,其他势力插足,等等……

        有人的地方就有纷争,一路走来,厉寒等人已经看到了数起流血冲突。

        不过所幸,他们一行四人,要么是伦音海阁峰弟子,要么是江左第一世家之人,个个身上气息都极为可怖,别人看到他们躲犹不及,岂敢骚扰,是以一路畅通无阻,到达山脚下。

        到达山脚下,自然有葬邪山弟子飞速通报,不片刻,便有一名黑衣弟子过来,接引众人进入葬邪山地界。

        这是对大宗门弟子才有的礼遇,其余无身无份,又没有接到葬邪英雄贴之人,却只有在山脚下的镇中等待数日,等待葬邪山山门开启的时候,才能进入,前往观礼。

        厉寒等人自无不可,也不相信有人敢对他们不利,所以头答应,跟随那名黑衣弟子朝葬邪山深处走去。

        进入葬邪山地界之后,厉寒等人立即感受到了不同。

        荒凉,阴森,死寂。

        身上莫名的寒冷。

        饶是厉寒等人见多识广,亦是第一次踏足这等阴森诡谲之地。

        葬邪山地界外围,并不见人迹。

        显然,即是葬邪山本身弟子,也很少在外围出现,这是一道天然的屏障,将葬邪山与普通人之间间隔开来,没有人引路,或者没有修为的普通人乱闯进来,只有死路一条。

        一路上,厉寒等人见到了无数恐怖的凶兽,水桶粗的金叶霸王蛇,红得发黑房屋一样大的红蝎子,几十米长的毒蜈蚣……

        不过,那名葬邪山弟子只是一扬手,掌心中现出一枚银色令牌,那些凶兽见到便纷纷避让,不敢靠近。

        显然,这枚令牌,上面涂了特殊药粉,早已被那些凶兽熟悉,但凡持有此令牌之人,它们都不敢攻击,自由放任他们通过。

        当然,就算没有这枚令牌,厉寒等人也可以轻易击杀这些凶兽,毕竟他们四人,都不是凡人。

        这些凶兽虽然看起来可怕,但实力不足一提,最多也就黄阶到绿阶左右,凭厉寒四人的实力,随手便可将其击杀,最强大的也不过绿阶中期,估计光只尹青瞳一人,都可以将其横扫。

        不过如此一来,那就是挑衅葬邪山了,在葬邪山下挑衅葬邪山,即使厉寒等人背景惊人,身份不凡,如非必要,也绝不会做如此不智之事,所以自然是全凭那名葬邪山弟子开路。

        越往里走,沿途所见越是荒芜,一路所见,四处都充斥著恐怖,暴虐,凶恶的气息。

        显然,这葬邪山中,不知喂养了多少毒虫恶兽,经年累月,那些毒虫恶兽在山里面繁衍生长,互相争斗吞噬,又吞服了无数毒物,实力不知得到过多少倍的增长,都变得极其可怕。

        血腥与恐怖的气息,萦绕鼻端。

        黑气滔天,阴影弥漫。

        如果不是几人实力惊人,而且都是心性坚定之辈,只怕看到此幕,也不由得头皮发麻,心中发寒,难以忍受心中的恐惧。

        但现在,有著强大实力傍身的几人,自然都对这些毫不在意,径直踏叶而行,片刻之后,眼前景色终于不由一变,一座雄奇巨峰,直入云端,矗立在他们面前。

        那位带路的葬邪山弟子向厉寒等人笑著解释道:“诸位,刚才所经,不过我葬邪山的外围,此峰,才是我葬邪山的真正山门所在。”

        “不愧是天下第一邪宗!”

        看到那座雄奇巨峰,即使见过长仙宗,伦音海阁的山宗,也曾前往梵音寺的梵音山,但没有哪一座,能有此峰雄伟壮观,直欲将天都捅破,真不知其有多高。

        “这就是葬邪山的山门所在地么,果然不同凡晌!”

        便是厉寒,也不由得暗暗感叹。

        论仙风灵秀,自然以长仙宗所在地的‘千灵山’为胜;论瑰丽玄奇,自然以伦音海阁所在的海底七峰为最;而以浩大**,则是梵音寺所在的梵音寺排第一。

        但要论雄奇玄诡,却只怕没有一座山,能与这葬邪山能比。

        继续往前,肉眼但见一道道隐秘禁制,在山间亮起,被那名葬邪山黑衣弟子拿令牌一划后,才凭空分出一条道来,厉寒等人相继进入,迎面却是一块巨大的黑色石碑。

        石碑似矗立无尽岁月,上面用远古兽血涂抹了三个赤红大字:“葬邪山!”

        一看,就觉得凶气逼人,邪意凛然。

        那兽血明显非同寻常,只怕至少也是青阶妖宗级的兽血,甚至不排除可能是蓝阶妖侯级的兽血,如果真是,那也太惊人了。

        要知道青阶妖宗,就相当于人类法丹境强者;如果是蓝阶妖侯,那更是引雷期强者。

        也不知道是哪一代葬邪山主所杀,竟然将如此强大的凶兽兽血涂抹在这石碑之上,留下了这三个触目惊心的大字。

        仅仅只是久望一眼,便有一股尸山血海,直冲心头的感觉,饶是以厉寒等四人的心性,也不由心头看得微微一凛,急忙运转玄功,数息之后才平复过来。

        对望一眼,都不由看到了对方眼中的心惊。

        “继续走吧!”

        那名葬邪山黑衣弟子明显见多了,对这一幕也不如何吃惊,等了一下,见他们都恢复过来,就再次开口道,随即,恭恭敬敬地邀请他们正式登山。

        而这一次,已经越过了护山禁制,沿途就再没有遇上什么危险了,甚至之前见到的各种毒虫凶兽都再也不见。

        此地除了底下那座石碑有些阴气森森,其余地方,竟然不乏一些雄奇胜景,风景气势磅礴,一没有邪山魔窟的阴森邪气。

        不过那也只是指普通地方,到了山巅之上,各种建筑宫殿开始出现,大多以黑色为主,偶尔还有红色建筑,再次充斥几人视野,让人感到心里一阵不舒服。

        这里,就是真正的葬邪山所在地了,一位位身穿红衣,袖口凝一片山虚影的葬邪山正式弟子,开始成批出现,个个气息阴森,眼睛中都透著邪气,无端让人觉得心中发寒。

        厉寒四人,如闯入一个恐怖邪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