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玄幻小说 > 无尽神域 > 第七百六十八章、离开
  • 第七百六十八章、离开

    作品:《无尽神域

        接下来的时间,厉寒哪也没去,就在这传承殿中,闭关修炼这新得的四门绝技,以及将自外面得到的两门秘技一起修炼,融汇贯通,推陈出新。

        每日都有新的所得,每日都觉得是另一重新的天地。

        殿外的世界,太阳升了又落,明月起了又降,转眼已是十余天过去。

        而厉寒,却两耳不闻窗外事,这传承殿中的灵气,远比外界要浓郁得多,在这等地方修炼,光只进境,就比外面快速得多。

        渐渐的,厉寒已经将春风化骨手和衍月禁空两门秘法小有所成,但服气秘卷和神刃指,却还差一点火侯,怎么也无法入门。

        至于三圣截元手和化玄六剑,早已修炼成功,此时更是向著融汇贯通转变,渐渐的生出更多更神奇的变化,厉寒的实力,也一个天一个地,每一天都有进境,每一天都是进步。

        在此之前,厉寒一直觉得随著自己修为的提升,无论是攻击还是防御等手段,都越来越乏善可陈,跟不上修为。

        但是,随著这一趟传承村之行,大大丰富了他各方面的能力,堪称是质的飞跃。

        毫无疑问,虽然仅仅短短十余天的时间,但对厉寒而言,却是一个突飞猛进的时期,厉寒的修为没有增加多少,但是真正的实力,却获得了巨大的提升。

        而这,还不是全部的收获,只是短期之内的一点成就。

        更多的收获,要在他将这六门秘技全部修炼完成,并融汇贯通之后,才能获得。

        到时候,他对敌的手段变化,必将丰富无数倍;而面对危机能够转寰应变的手段,也将强大无数倍。

        ……

        夜,深夜。

        真龙大陆,遥远的西南,一座巍巍高山,矗立在那里,在夜色下,绽放出瑰丽迷离的奇光。

        明月高悬。

        山巅之顶,云彩幻灭,一株碧绿的大树,千年古槐,枝虬结错,上面悬挂著千百面竹牌。

        每一面竹牌,都用红绳缠系,在夜风中摇摇荡荡,上面写著爱人的年月,姓名。

        这是美好的祈愿之树,在山巅生长了千年,然而此时此刻,此树之上,却散发出诡异的紫红之气,一丝一丝,在半空中,凝成一个骷髅人头的形状。

        骷髅人头睁开眼,一对如血双瞳,仰望向天边的圆月,一时间,似乎随著他的睁眼,天地都变色,月光都蒙上了一层血色。

        他目光闪烁,喃喃道:“嘎嘎,终于要开始了,拿下葬邪山,距离本尊真正复苏,又更近一步了。我的信徒,千万别让本尊失望。”

        随著话声,远处,一道身披金色宽袍的威严人影,缓步而来,每一踏步,都似双脚悬空,衣袂带风,到了近前,竟然是一个面戴暗金面具的中年人。

        他来到大树前,静静打量半晌,丢下一物,转身离去。

        繁星点点,和著夜虫的哀鸣,一夜来了,一夜又过去了。

        黑暗的空间,声音渐渐低沉,余音袅袅,再不复闻。

        这依旧似乎只是一株普通的古树,没有人在意,也没有人理会。

        这就这么静静的矗立在山巅,只是却又明显有什么东西,变得不同了。

        ……

        闭关在传承殿中的厉寒,这一天忽然感应到了周边天地猛然一震,然后传承殿中,传来一股强大的斥力,他明白离开的时机已到,有些留恋地看了一眼依旧悬浮在空中的那三个光点,下一刻,他身子一震,就被挤出了传承殿。

        下一刻,他已经重新出现了在雾湖的上空,一艘接引纸船,凭空出现,将其引渡至岸边。

        随即,纸船消失,厉寒沿著来路,返回到传承村外,那个八卦石阵之上,才发现其他人,已经先他一步,回来得差不多了。

        厉寒举目一扫。

        人群中,玲浮屠,荆枯叶,阎邪川,应雪情,司青蛇,星渡,尹青瞳,衣胜雪等,全部在场,显然并无一人出事,而且只怕都大有所得。

        每个人身上的气息,都变得不同了,幽深而玄异,充满了强大的能量。

        不过再朝旁边一扫,剩下的人,却不同了。

        当初进入传承村的,除去九位传奇之人,还有十余人,是自己凑够至尊宝钱,或以真龙皇朝的特殊名额进来的,这些人,一共有十一人。

        血无涯,秋龙池,冷昊空,白千刃,慕容暖,华赤轩,赤霞公子,青玉郡主,以及三名真龙皇朝顶尖弟子。

        但是此时此刻,这十一人里面,依旧能站在这里的,赫然只有五人,血无涯,秋龙池,白千刃,慕容暖,青玉郡主……

        其余六人,都消失无踪,不知是死在了这里,还是传承依旧没有结束,没有来得及赶回。

        不过厉寒更倾向于后者,因为雾湖离这里最远,连他都赶了回来,那些人却还没能回来,结果只有一个可能。

        他们永远陨落在了此传承古村中。

        这不知是幸运,抑或悲哀。

        花费无尽的代价,获得进入传承村的资格,他们本是众人注目中的骄子,别人羡慕的对象。

        但现在,却陨身其中,成为传承村中又一坯黄土,甚至这他们的尸身都找不到,沦为被别人遗忘的对象,这是何等的悲哀。

        原本的幸运,现在成为了不幸。

        其他人犹可,神王陵弟子冷昊空,南境奇才‘锦衣秀士’华赤轩,还有真龙皇朝四大公子之一的赤霞公子,也全部陨落在这一次传承村之行中,却让人不由可怜可叹。

        不过不待他感叹太多,八卦石阵之上,光芒猛然一亮,下一刻,一阵头晕目眩的感觉再次传来,厉寒只觉两眼一黑,再睁眼时,赫然已经不再在传承古村之中,而是回到了天坑之上。

        一个浑身都被笼罩在漆黑长袍中的枯瘦老人,就站在他们面前,似乎早已在此,静静等待他们的到来。

        目光朝人群中一扫,看到进去时,二十余人,回来时,不过十四五人,老者的神情不变,似乎早有所料,看著顺利归来的十余人,眼睛却不由一亮。

        “恭喜你们,顺利完成传承村试练,想必都各有所得。”

        嘶哑的声音再次响起,却让所有人一瞬间回归现实,这才知道,此次传承村之行,的确结束了。

        所有人都一阵怅然若失,不过也有更多人,却是欣喜居多。

        显然这次传承村之行,他们都不虚此行,大有收获,没有浪费这次宝贵的机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