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玄幻小说 > 无尽神域 > 第七百六十章、恐怖的杀地
  • 第七百六十章、恐怖的杀地

    作品:《无尽神域

        “心有所感,机缘自至?”

        这是什么意思,难道就是指寻找到这传承村各种传承的方法?

        只是心有所感四字,也太笼统了,太模糊了,所有人都看不太明白。

        该怎样才叫心有所感?是要与天道合一,还是与某项传承产生了呼应,最终恰好契合,抑或者又需要另外的门槛?

        那飘渺难测,却又令人欣羡,疯狂的机缘,如何才会显化出来?

        不止是一个人心有所惑,几乎所有人看著这个普普通通的山村,都是一脸的迷惑。

        这样一个几乎一眼就能看明白的山村,又怎么与之心有所感,唤出自己独特的机缘呢?

        大家面面相觑,作声不得。

        可惜此时此地,再也没有人引导。而且那行金字出现又消失之后,再也没有其他金字指引众人如何前行,一切全部只能看他们自己。

        “算了,赌运气吧!与其在这里浪费时间,不知出去看看,也许就恰巧触发了呢!”

        其中一人犹豫了片刻,终究是忍耐不住,传中真龙禁地传承村可到处是宝,他们就不相信自己的运气那么差。

        既然历代都有人能在其中得到机缘,他们肯定也可以。

        怀著这样的想法,此人当即当先迈步,走出了这八卦石阵保护的范围,一步一步,向著不远处的那座村走去。

        此人一动,其他人顿时也全都骚动了。

        毕竟,宝藏就在眼前,任谁也按捺不住。之前是因为不明白这传承村中的机缘如何寻找,但现在,一看到有人提前走了出去,大家的心却又反而患得患失起来。

        既害怕自己运气不如别人,又害怕这传承村中的机缘抢先被别人触发……

        不过,那个率先离开的人,就如同一跟导火索,很快,就有几人也不由狠狠一砸拳头:“该死,怕什么,要死鸟朝天,不死万万年。我就不信我的运气不如别人!”

        当即,又一名弟子走出。

        “不错,不定就触发了呢……反正目前大家都不知道如何寻找机缘,只要出去,就都在一条起跑线上。同在一村,还有什么是不可能的。”

        完,又一名弟子走出,走向荒村。

        第四名弟子走出。

        “这古村中不定还有什么宝贝遗藏在村中。这里可是真龙皇朝的发源地,有各种异宝都是不足为奇的,虽然大多数肯定被先来的人取走了,但不定就有什么漏网之鱼呢?我也走了!”

        见状,厉寒,应雪情等人对视了一眼,终于了头道:“我们也走吧!”

        “虽然那几名弟子有些莽撞了,毕竟这传承村可不仅有机缘,更有危险,但总在这里这么待著,也没有什么作用,还不如出去一试。”

        “大家都出去,各寻机缘。是福是祸,是机缘还是危险,就看各人自己的运气了!”

        完,两人也走了出去,各自分开。

        厉寒走向传承村之西,而应雪情却走向传承村之北。

        终于,大多数弟子都出去了,隐为众人之首的玲浮屠,荆枯叶等人见状,不得不摆了摆手,作出最后的决定道。让众人各自散开,去寻找独属于自己的那一份机缘。

        毕竟,这个村虽然不大,但总有数里方圆,光房屋就有数百间。

        而在场之人,总数不超过二十,扔入这么大的一块区域,也就如几十滴水融入一片大湖中,绰绰有余。

        而一个机缘往往只能一人触发,其他人也不可能同时进去,所以都是各寻缘法,各试运气。最好也真只能如玲浮屠,荆枯叶等人所,看各人自己的运气了!

        “走!”

        终于,所有人都走了出去,八卦石阵中所有人都消失一空,大家相约一个月后在此相见。

        只是到时候,是不是还能所有人都回到此地,利用传送阵离开,却是未知之数了。

        不过大家此时都是志得意满,认为自己就是气运主角,在这一个月中,必定机缘频发,最终成就巅峰,走出传承古村,从此一朝成名天下知,威震天下,被万人景仰的时候。

        却没有多少人,注意到此行危险。

        ……

        厉寒心翼翼走在村中的石板地面上。

        他发现,村内和村外,是两个截然不同的环境,村内的灵气明显要比村外浓郁得多,以厉寒的灵敏感知度,发现村内的灵气浓度,至少是村外的三倍。

        厉寒朝著远处一望,发现这个天坑能肉眼所及的地方并不多,除了处在中间的这一处村,周围就只有几座石山,以及一座湖。

        湖之上,雾气如潮,看不清具体有多大,估计就是这个村的水源来源地。

        不过此时,自然不是探索那几座石山,雾湖的时候,当务之急,还是看看这村中到底有哪些机缘,以及那些机缘如何触发。

        同时,厉寒也从来没有放宽过自己的心。

        他明白,这村中,不止是未知的危险让人忌惮,同时,来自背后的敌人,同样可能骤不及妨。

        至于这背后的敌人,自然并不是未知的危机,而是和他们同样来自上面的人类,在传承未现之时,这些人可能相安无事,一旦发现两人想要进入的传承是同一个,而且互有冲突,只怕流血冲突势不可免的发生。

        这里,可不是上界,在这里出事情,哪怕就是八大宗门,也没有太好的约束效果,历来死在这传承古村的各宗天骄,可不在少数,那些宗门也只能调查一番,草草了事。

        这就是传承村的残酷,除非有明确证据,证明某某是某人所杀,否则,八宗基本都不会太追究。

        所以,这里既是机遇的天堂,也是杀戮的地狱,如果不懂得保护好自己,否则在最狂喜的时候,可能就是最危险的时刻。

        生死倾刻,命在一线。

        ……

        村从天坑往下看,自然不大,但如果处身其中,还是感觉到拥有不的范围。

        破屋石房,从眼前一直往前蔓延开去,村正中,是横贯东北和南北的两条大道,厉寒此时就在传承村之西的那条大道上,向著村东头走去。

        走著走著,厉寒忽然发现前面一名真龙皇朝弟子的身影。

        那名弟子正佇立在一座较为规整壮阔的宅院前,宅院朱漆大门,上扣铜环,门前立一对摇头晃脑的石狮,看起来极是显眼,和其他矮屋草房完全不同。

        如果这传承村中真有机缘,这座朱漆宅院,只怕绝对是其中之一。

        然而,当那名弟子欣喜地走到其大门之前,欲推门而入之时,瞬间,那一对铜环,无声化为两只饕餮巨兽,将那名皇朝弟子的双手齐根咬断。

        “啊”的一声惊天惨叫,青年面色惨白,仰天倒退,然而,杀机并未停止。

        就在他退到那一对看起来不过一个环抱的石狮之间,两头石狮忽然同时张口,吐出一团赤绿的火焰,下一刻,火焰包裹青年,青年连惨叫都没有发出一声,整个人骤然就无声化为了灰烬。

        跟在身后没有多远,遥遥看到这一幕的厉寒,忽然只觉整个人脊椎骨之中,无端冒出一层恐怖的寒气,一直把他全身封冻,久久都没有回过神来。

        这才进来多久,就有一名弟子这样陨落了?连传承的存在都没确定,就这样无声无息灰飞烟灭,这既是明那名弟子的悲哀,亦是明了这传承村中到底有多危险,多残酷。

        如果不怀有一颗坚定的向道之心,当看多了这种忽闪而现的危机,还有多少人能坚持下去?

        厉寒不知道。

        不过,犹豫了一下,他还是咬著牙,没有犹豫,继续往前走,根本无视了那朱漆大宅的诱惑。

        不是他不想进去,也不是认为里面没有传承,而是厉寒明白,蜜糖看起来虽美,却往往是陷阱,如果控制不住自己的心,也许一步踏下,就是万劫不覆!

        这朱漆大宅看起来如此突兀,在一堆石屋草房之中如此显眼,如果真是机缘,只怕进去的人早已不知凡几,也轮不到厉寒。

        若非如此,就是这大宅,绝对有著什么众人不知道的危险,刚才那名真龙皇朝弟子的遭遇已经明一切,厉寒自然不会重蹈他的覆辙。

        ps:第一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