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玄幻小说 > 无尽神域 > 第七百四十五章、天武大斗场
  • 第七百四十五章、天武大斗场

    作品:《无尽神域

        刚开始时,厉寒还比较失望。

        毕竟,阎邪川,荆枯叶没看上的东西,他也未必看得上,不然阎邪川也不会空手走到这边,抢走了他的‘流电护身’。

        那么……

        陡然之间,厉寒心思一动,陡然双眼一亮,一层淡淡的黄色光芒闪过。

        厉寒的双瞳之中,陡然多了一丝不一样的神彩,似乎变得格外清彻透明。

        再看向面前柜台中的各种宝物,就截然不同了。

        流光溢彩,异光流转。

        此为幻术七瞳之一,鉴万物瞳。

        当初,早在仙妖战场时期,厉寒就已经修炼到了第三层境界,鉴万物。

        不过那时修为还浅,鉴万物瞳作用不大。

        不过随著修炼时间渐长,厉寒的修为越发精深,厉寒的鉴万物瞳终于彻底入门,并在近期趋向大成境界,向著巅峰迈进。

        七瞳之境界,破魔瞳初期,眼光为绿色,后期为青色;第二层封印瞳,初期为青色,后期为蓝色;第三层鉴万物瞳,初期为蓝色,后期则为如现在厉寒这样的淡黄色。

        如果能修炼到第四境界的寻灵脉瞳,初期为黄,后期则转为淡紫,拥有更多不可思议的能力。

        但是,现在,只是第三层后期的鉴万物瞳,就已经足够了。

        淡黄光晕流转,厉寒眼前的世界,陡然变得不同。

        柜台中的一件件名器兵刃之上,流转著奇异光芒,厉寒如同进入了另一个视觉世界,精神力似乎都能与每一件兵刃相呼应,感应到其中的能量流动,自然能看到平时看不到的东西。

        走出数步,忽然,厉寒停下了脚步,在角落里一个圆形柜台前停了下来,望著透明晶柜之中的一件物品,脸上慢慢露出一丝笑容。

        片刻之后,厉寒伸手抓起柜台中那件物品,收敛了眼中的黄光,看看时间已经差不多了,也就不再停留,迈步朝外面走去。

        一路上都没有人阻拦他,路过门口守卫的一名侍卫时,厉寒手一抛,掌心中的那枚银色真龙令就飞了过去。

        已经选过一次,这枚银色真龙令就不能再使用了,自然是物归原主。

        不过厉寒懒得麻烦,随便扔给一名侍卫之后,他们自然会找到接收之人。

        出了真龙皇宫,厉寒辩别了一下方向,随即将手中的东西收入储物道戒,转身朝著城南方向走去。

        那里,就是真龙玄京,最大的一处地下斗场,天武大斗台的所在之地。

        天武大斗台,是一处地下擂台,背景神秘,手段通天。

        即使玄京城中基本上有点势力的人都知道它的存在,却没有任何人敢找它的麻烦。

        甚至很多时候,他们还会用到它的存在。

        ……

        玄京城中那么多人,不可能不起纷争。

        有些纠纷,不好用和平手段解决,就放到擂台上来。

        双方各出一到几个人,谁胜谁掌握话语权,方式虽然略有些粗糙,但总好过两大势力直接流血冲突,两败俱伤。

        所以天武大斗台,也就渐渐流行了起来,甚至到最后,一些各自有私怨的人,也会到天武大斗台互相签订赌约,上台挑战。

        胜者生,负者死。

        当然,仇恨大的自然激烈一些;仇恨浅一些的就只纯粹赌斗,不涉及生死之争。

        不过这种方式,却引来了一大批观众。

        人们也许就是喜爱这种平时接受不到的热血和残酷,所以有时候,即使没有私人上台,天武大斗台的幕后人物也会主动安排一场一场的赌斗,供人观看和下注。

        这下一来,就能长时间保持天武大斗场的人气和利益,赚取暴利。

        所以天武大斗台之中,常年有著各种赌战:人与人,人与凶兽,凶兽与凶兽……

        甚至有时候为了刺激,还会抓来一大群美女,进行培养,上台之时仅只穿著极为暴露的衣服,互相争斗,抓得鲜血淋漓,周围的人却看得热血沸腾,疯狂尖叫。

        人都是**的产物,发泄,是其中一种,而观看这种赌斗,就是一种发泄,平时想却做不到,或不敢做的事情,在这里,司空见惯。

        天武大斗台上,每天不死上十几个人,都是笑话,擂台之上血迹斑斑,却更容易刺激别人的兴奋和疯狂。

        只不过,对于厉寒和阎邪川来说,这些显然都只是小儿科。

        擂台上的那些人,战斗得虽然称得上惨烈,却实在没有什么技巧性。

        若在寻常人眼中,自然倍感刺激,但他们,估计看一眼都懒得浪费时间。

        毕竟修道人之间的争斗,和那些还是有极大差别的。

        哪怕是天武大斗台之上能连胜十场,百场的人,在他们眼中,也和一个普通人没有什么差别,随手一招就能击杀,自然提不起什么兴趣。

        阎邪川在等待厉寒的到来,而厉寒,也终于来了。

        进入场中,入鼻瞬间一股浓重的血腥味扑面而来,甚至还有些腥臭,想挡都挡不住。

        望著眼前占地广阔,却到处绣迹斑斑,臭味浓重扑鼻的天武大斗场,厉寒有些皱了皱眉,不过望见站在远方擂台下的阎邪川,终究还是没有说什么,径直走了过去。

        一过去,他才发现,不知何时,旁边的座位上,居然坐了一群围观之人,都是各宗还留在玄京城的弟子。

        其中除了一身白衣,膝横古剑,气息清霜冷洌,与此地格格不入的荆枯叶,还有数个厉寒的熟人。

        冷昊空,秋龙池,水青瞳,华赤轩,司青蛇,师玉奴……

        等等。

        “他们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厉寒一愣,转头朝阎邪川望去,却见对方看到他,顿时不由嘿然咧嘴一笑,大声开口道:“小子,没想到你居然真的敢来?放心,他们都是我请来的,正好大家闲著无聊,来看看厉妖尊如何十招击败我阎邪川,让大家开开眼界!”

        “哈哈!”

        听到阎邪川的话,各宗弟子顿时忍不住发出一阵哄笑,个个都以惊诧,怪异,不信,看脑抽一样的眼神,看向厉寒。

        “十招?哈哈,几百招还有可能,十招,做梦吧?”

        很明显,他们虽然都见识过厉寒与阎邪川一战,知道厉寒实力不俗,但大部份都和阎邪川的看法一样。

        他们认为厉寒或许有战胜阎邪川的实力,但却没有人相信,他能十招之内战胜阎邪川。

        再加上这场决战,居然还牵扯著一件中品防御名器‘流电护身’和一件次极品名器‘破气青芒剑’的赌注,那些五境青年修士擂结束,还没有立即离去的人,自然不会放过这个热闹。

        在阎邪川刻意放出消息,不到片刻,这些人就如闻到腥味的鱼儿,全部飞奔而来了。

        而厉寒,眼神一闪,也是瞬间明白,阎邪川这么做,就是要挫挫他的威信。

        同时,让所有人明白,他阎邪川,之所以败给厉寒,并不是实力不行,而是失之大意。

        这一战,看来是想要板回颜面了。

        只是,他却没有想过,厉寒既然敢开这个口,并且拿出一件次极品名器做赌注,他又不是傻子,如果没有一定的信心,岂敢开这个口?

        看来,阎邪川,还是没认为,自己有轻易击败他的实力啊!

        想到此,厉寒却不由一笑,如此也好,接下来的战斗,因为阎邪川的轻视,会变得更容易也说不定。

        再没有管擂台下观战的那些人,厉寒直接身形一纵,上了擂台,看向阎邪川道:“来吧,阎邪川,让我再来领教一次你破灭玄线刀法的厉害!”

        “自然如你所愿。”

        听闻此言,阎邪川咧嘴一笑,也是同样拔身而起,一跃身,就纵上了擂台,站在了厉寒另外一边。

        不过他目光一转,却是忽然道:“厉寒,既然是赌战,按照天武大斗台的规矩,赌注可是要先交由场外的裁判保管的哦,胜者直接领取。我的流电护身已经先交上去了,你呢,你的破气青芒剑,是不是也该拿出来?”

        “嗯?”

        听到此言,厉寒微微一呆。

        不过随即,他看到阎邪川脸上露出的阴冷笑容,瞬间明白过来。

        对方这么做,是想用平时赌斗的规矩,先去了他的武器,让他失一臂助,这样,十招之约就更难取胜。

        甚至,没有了破气青芒剑的相助,厉寒实力暴减,最后被阎邪川反败为胜,也不一定。

        不过,对方难道笃定,自己失去了破气青芒剑,就不是他的对手?

        还是他认为自己靠破气青芒剑胜过他一次,就只有这点手段,没了剑就是没了爪牙的老虎,不堪一击?

        那他,今日只怕要注定失望,看错自己了。

        想到此,厉寒不再犹豫,一伸手,“嗤”的一声,淡青色的古剑化为一道青虹,朝著擂台边飞射而出,瞬间没入远处的墙壁之中,嗡嗡连颤,表面只露出一个剑柄。

        “破气青芒剑已去,我们,可以开始了吧!”

        他望著对面的阎邪川,淡淡地道,神情中不见丝毫失去得力宝剑的懊丧失落。

        而擂台上,阎邪川看到此幕,先是一呆,随即瞬间神情中就不由大喜。

        他原本只是想挤兑一下厉寒,根本没想到对方会真听他的说法,将趁手武器直接当成赌注给插入了对面墙壁上。

        如此一来,对付一个没了剑的厉寒,反败为胜根本没有什么悬念,甚至,自己应该全力出手,反戈一击,也许可以自己打个十招之胜,让所有人都看看自己这个神王陵大弟子的手段。

        而擂台之下,所有围观之人,看到厉寒果真射出了手中的剑,赤手空拳与阎邪川对敌,亦是不由同时一呆,脸上露出一丝不敢置信之色。

        “这是傻了吗?”

        “如果有剑,他还能与阎邪川好好较量一番,虽然十招之胜是个笑话,几百招后再次取胜难度却不大,现在自断爪牙,这是根本就没有想过要赢吗?”

        不止围观众人,一脸惊愕,就连比较了解厉寒的荆枯叶,师玉奴,华赤轩等人,都是不由一愣,不明白厉寒为什么会做出这样的蠢事。

        即使他对自己的实力十分自信,但连剑都不用了,而对手可不是什么普通人,而是早已名扬天下的神王陵首席大弟子,‘碧玉刀王’阎邪川。

        他这么做,未免太托大了吧!

        不提众人的愣神,围观众人中,只有一个人脸上的表情还算比较平静,甚至隐隐带上一丝笑意。

        水青瞳可以说是在场中人,最为了解厉寒之人,毕竟她跟厉寒有过数个月的同行历险,对厉寒的心性十分了解,知道他不可能做出全无把握的事情。

        既然他认为扔掉剑,依然可以一战,那就表明,他对这一战,起码有七八成的把握。

        不然,不可能拿出破气青芒剑做赌注。

        如此一来,自己就只要拭目以待就好了。

        虽然水青瞳同样不明白,厉寒有什么把握,十招之内就击败阎邪川,但她却是直觉地相信厉寒这个人,知道他不可能做无把握的事。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唐家三少的《斗罗大陆2绝世唐门》手游发布啦,想玩的书友们请关注微信公众号进行下载安装 ( 手游开服大全 搜索 sykfdq 按住3秒即可复制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