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玄幻小说 > 无尽神域 > 第七百四十四章、赌约
  • 第七百四十四章、赌约

    作品:《无尽神域

        “这好像是厉某先发现的。”

        厉寒双眉一轩,走上前一步,脸色略有些阴沉地说道。

        任谁被这样突然截胡,都不会太舒服,而且这件防御名器‘流电护身’,极合厉寒眼缘,而且也十分实用,即将进入传承古村中,他不可能放弃。

        “呵呵,现在说这些有意义吗?规矩里都说了,谁先拿到算谁的……”

        谁知,阎邪川却只是不屑一笑,根本没有把流电护身还给厉寒的打算,甚至一丝一毫的惭愧之情都没有。

        “嗯?”

        厉寒心中微怒,不过眼珠子一转,却是瞬间有了主意,开口笑道:“也好,阎公子是神王陵首席大弟子,拿了这流电护身,也不算辱没了它,你拿就你拿吧……”

        “嗯?”

        听完厉寒的话,不止阎邪川,就连荆枯叶都不由微微一怔,以一种讶异的神情看向他。

        在他们眼里,厉寒可不是那么好脾气的人,此时却说出这么软骨气的话,极让人不耻。

        阎邪川更是以为厉寒惧怕了他的身份,顿时忍不住哈哈大笑,握住流电护身就转头朝外走,之前败在厉寒手里的那份郁闷之情一扫而光,心中只有说不出的快意。

        然而,厉寒的接下来一句话,却是让他又不由瞬间身子一顿,面色有些僵硬地转过头来,开口问道:“你说什么?”

        却听厉寒看著他,淡淡道:“阎邪川,我知道你是败给我心有不甘是不是?其实不是我说你,你堂堂一个神王陵首席大弟子,连我一个伦音海阁的三代普通弟子都打不过,还真是丢人丢到家了。”

        “嗯?”

        阎邪川捏著流电护身的手,顿时“嘎吱”作响,他脸色阴沉地望著厉寒,开口道:“小子,你可敢再说一遍?”

        厉寒淡淡道:“我若说,就算再来一次,十招之内,我必败你,你信不信?”

        “好,很好。”

        听到这句话,阎邪川的神色反而平静下来,只是平静之中,反而隐隐带上一丝狰狞。

        “十招之内败我,很久没有听到过这么狂妄嚣张的话了!”

        “厉寒,我承认你有点小实力,但若太狂妄自大,可要知道‘死’字怎么写。别以为胜过我一次,就算真赢了?上一次只不过是我有些大意,不知道你有一柄可以专破护身罡气的次极品名剑而已,若是再来一次……”

        “若再来一次,十招之内,我必败你。”

        谁知,他一句话还没说完,厉寒的下一句话,却再一次让他骇然睁大了眼睛:“你说什么?”

        却见厉寒望著阎邪川,表情平静,淡淡开口道:“如果我十招之内不能败你,我的那柄次极品名器,破气青芒剑就送你。”

        “你说的可是认真?”

        阎邪川眼中冒出骇人的光芒,猛然踏前走上一步,几乎要凑到厉寒的鼻子前。

        他望著厉寒,一字一顿地道:“大丈夫一言既出,可没有收回的道理。”

        “自然认真。”

        而厉寒的回答,更是忍不住让他一瞬间心中大喜,几乎忍不住仰天长笑起来。

        厉寒,伦音海阁三代弟子,入门之时有“废体”之称,后来才渐渐崛起,但在阎邪川眼中,直至五境青年修士擂召开之前,这都不过是一个小人物而已……

        直到擂台之上,厉寒正面将他击败,他才察觉到厉寒的实力,似乎没有想像中弱,第一次正视他。

        不过阎邪川还是把自己的失败,归结为出其不意,和厉寒手中有一件厉害名器的原因上。

        但就算如此,那一战,厉寒战胜他,也是花了九牛二虎之力,足足过了数百招,如果不是先机已失,阎邪川觉得没什么胜算,直接认输,可能还要打更久。

        甚至,在那一战中,因为认输,有些底牌,阎邪川还没有施展出来,这让他即使输了,也极为憋屈,心底对厉寒的实力根本不承认。

        原本以为五境青年修士擂结束了,他没什么机会,但没想到,再一次在这真龙武库遇见,自己抢了对方先发现的‘流电护身’,对方居然气糊涂了,狂言说十招之内要击败自己,如果不能,更要将他的那柄次极品名器破气青芒剑送给自己。

        那柄破气青芒剑有多厉害,阎邪川第一个吃过其亏,自然明白,对于那柄剑,一直也是眼热得紧。

        虽然他用不了,但不妨碍他拿去兑换同等级的物品,一旦拥有,自然实力大涨。

        而奖励还是次要,最重要的是,厉寒竟然说十招就能击败他,十招,哈哈哈……他忍不住眼角连跳,就算是身边的荆枯叶,实力胜出他一筹,也不敢说十招之内必胜他吧!

        而荆枯叶,最终的排名,却是在厉寒之上的。

        甚至如果不是运气不好,这一届五境青年修士擂上,连出衣胜雪,应雪情这两个变态新人,荆枯叶还是榜眼之位。

        这样的存在,都做不到的事情,一个小小的伦音海阁三代弟子,居然狂言十招要解决自己。

        “好。”

        毫不犹豫,他一口气答应了下来,眼睛变得阴沉,迫不及待,反而生怕厉寒反悔。

        这个答应,既有对厉寒口气中对他的蔑视的不满,也有对即将拿到一件次极品名器,破气青芒剑的狂喜,更有一份一直想要重新一战,抹灭自己屈辱名声的因素在内……

        然而,听到他的话,在他身后的荆枯叶,却不由眼神微动,闪过一抹奇怪之色。

        他虽然同样不相信厉寒有十招之内击败阎邪川的能力,但是,他又隐隐觉得,厉寒不可能做这么蠢的事情。

        十招之内不能击败阎邪川,就将他的次极品名器,破气青芒剑送他,这种赌约,谁不接受谁是傻子?

        只是,厉寒是傻子吗,明显不是。

        荆枯叶心念电转,思索厉寒这么做的用意。

        要知道,便连他的正气浩然剑,也不过上品名器,距离次极品名器,还有一段距离。

        如果让他得到厉寒的破气青芒剑,加上那柄剑专破护身罡气的独特属性,即使是他,也必定实力大涨,胜过应雪情,也不是不可能的事情。

        所以这种赌约,便是连他,也有些心动,但是,厉寒,为什么却会提出这么对自己不公平的赌约?

        除非,他另有所图。

        果然,阎邪川狂喜之后,终究不是一个只有武力毫无脑子的人,也渐渐冷静下来,这才不由看向厉寒,冷声道:“嘿,小子,故意用言语将我逼入死境,不接受传出去都只是笑话。但是,你应该不可能毫无条件的答应这种赌约吧,那你想要什么?”

        “果然聪明。”

        厉寒微微一笑,也不奇怪他们猜出原因,直接伸手一指阎邪川手中所抓握的那件磁电环绕的防御名器‘流电护身’:“如果你输了,就将那流电护身还我。”

        “原来是打我流电护身的主意。”

        阎邪川,荆枯叶对视一眼,阎邪川陡然哈哈大笑:“好,没有问题,我就跟你赌了。”

        赌,不赌才是傻子。

        十招之内击败自己,如果说是以两人最终的胜败来作为决定因素,也许阎邪川还有些顾忌,未必会赌,毕竟厉寒的实力摆在那里。

        能成为三尊之末,若说最后翻转,打败自己,也不是完全没有可能。

        但想要十招之内击败自己,那是做梦。

        而且,对方拿一件次极品名器,来跟自己赌手中这不过刚得到的一件中品防御名器,两者价值根本是一个天一个地好不好,如果不赌,阎邪川绝对会悔恨一辈子。

        所以,听到厉寒的话,虽然明白他之所以这么说,就是因为非逼自己接受这个赌约不可,一切目的,还在自己手中的‘流电护身’之上。

        但因为根本不相信厉寒十招之内能击败自己,更对厉寒的那件次极品名器‘破气青芒剑’十分贪婪,所以他心中冷笑一声,自然接受,而且答案得十分爽快。

        就连荆枯叶,听到厉寒提出的赌约之后,也不由恍然大悟,看一眼阎邪川手中的‘流电护身’,忽然有些后悔,为什么刚才不是自己先行一步,拿到此物了?

        如果是自己拿到,也许厉寒此刻提出的对赌对象,就是自己了。

        能赢得一件次极品名器,这样的赌注,可不多见。

        也许,等阎邪川赢了过来,自己该想著花什么代价,从他手中换过来了。

        毕竟阎邪川主修刀法,又不用剑,这柄剑虽然珍贵,但在他手中也发挥不出什么威力来,如果落到自己手中,那才是绝配。

        荆枯叶已经在想著,用什么样的代价,才能从阎邪川的手中换回这柄极品的名剑,而阎邪川,看著厉寒,更是心中冷笑:“好,很好,还真是小瞧自己啊。既然如此,我一定要给他一个深刻的教训。”

        不过赌约虽定,此地却不是决战的好地方。

        虽然三人实力强大,但也绝对不可能有在真龙皇朝禁地,真龙武库中决战的想法,眼睛一转,阎邪川朝荆枯叶打了一个手势,朝厉寒招手道:“小子,我们在皇宫外的天武大斗场等你,可别认怂不来啊,如果那样,现在在我面前学三声狗叫,也许我就放弃这个赌约了呢?”

        “自然奉陪。”

        厉寒神色不变,淡淡地道。

        见状,阎邪川哈哈笑了一声,一拉荆枯叶,两人率先离去,显然是直接去天武大斗场等待厉寒了。

        而厉寒,站在原地,目光朝四周一望,却不由一阵迟疑。

        看中的‘流电护身’已经被阎邪川抢先取走,那么,自己还拥有一次的挑选资格,总不能平白这么浪费。

        那么,剩下的时间已经不多了,阎邪川等人已经在等待自己,如果自己不随后跟去,只怕片刻时间便要传得沸沸扬扬了,可这么多名器,自己又该选取一件什么名器呢?

        想到这里,摇了摇头,他忽然想起,刚才他是从这一边过来,而阎邪川,荆枯叶逛过的那一边,他却没有看过。

        也许,那边就有什么遗落之珍,被阎邪川,荆枯叶两人忽视了呢,自己好歹应该过去看一看,再作决定。

        想到此,他就举步,朝著那边走了过去,并一个柜台一个柜台的仔细察看起来。..唐家三少的《斗罗大陆2绝世唐门》手游发布啦,想玩的书友们请关注微信公众号进行下载安装 ( 手游开服大全 搜索 sykfdq 按住3秒即可复制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