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玄幻小说 > 无尽神域 > 第七百四十章、三尊六王
  • 第七百四十章、三尊六王

    作品:《无尽神域

        同时走上擂台,两人相对而立。

        衣胜雪看著厉寒,忽然笑道:“厉兄弟,早就想与你真正一战了,只是一直不能如愿。江左那次,只是一个试手,这次,应该算是我们之间真正意义上的第一次对战吧?”

        厉寒闻言,了道,伸手摆出一个姿式道:“请衣公子指教!”

        “指教不敢当,互相切磋而已,来吧!”

        衣胜雪见状,也微微一笑,伸手虚迎,开口道。

        “那我就不客气了。”

        厉寒也不谦让,他明白衣胜雪的实力有多强,比在江左时,还要强大得多。

        原本以为,自己进步的已经够快,但对比衣胜雪,才知道,对方比他进步得还快得多。

        这就是级天才的天赋吗?

        不过,厉寒也不会因此畏惧,他相信,自己的努力不输于任何一个人,日后的成就,也未必就输于任何一个人。

        脚步在地面一踏,一股气浪爆开,厉寒瞬间冲身而起,掠向衣胜雪。

        移动途中,反手一挥,破气青芒剑已经出鞘,一剑出,寒芒闪现,破气青芒剑发出震魂慑魄的厉啸声,瞬间碎空气,直袭衣胜雪左肩。

        “来得好。”

        见状,衣胜雪目光不动,直视剑尖,同时反手一挥,飞龙探雪剑同时挥出,划过一道耀眼的金光,与厉寒这一剑在空中轰然相撞。

        “寂灭青冥!”

        一股奇异的剑息,瞬间在剑尖相触之处爆散开来,赫然又是融合剑招之一。

        厉寒目前能融合的,也就前五剑,这寂灭青冥,就是其中一剑,衣胜雪骤不及防,只感剑尖一沉,居然瞬间被荡漾开来。

        下一刻,剑光闪动,已至胸前,眼看就要血花崩溅。

        然而看到这一幕,衣胜雪却不惊反喜,微微一笑道:“就应该这样!”

        话声方落,他周身寒气涌动,周天三寒气瞬间催至极限,无限寒气中,烟雾如带,一瞬间他的身形消失,厉寒一剑空,剑尖滞在半空,竟然前进不得。

        雾气中,传来衣胜雪的声音:

        “下面,该我攻击了!”

        声落剑出,一金光,初看如一烛火,却不断涨大,越来越强,越来越强,最后竟似一轮太阳耀眼,拖著刺目的火球,横空而来,直落向厉寒的胸口。

        如果这一下被砸中,不死也重伤。

        厉寒见状,知道厉害,猛然闷哼一声,震魂功法施展,强行用魂力震动自己周围的空间,一瞬间空间出现松动,他脱身而出,如同一尾游鱼,再次一闪,已避过这一招。

        ‘精神剑意!’

        一股强横无比的剑意,开始在厉寒身上闪现。

        经过测试,厉寒发现,无垢心剑能承载精神剑意附体攻击,似乎是无垢心剑上的剑道余韵所影响,但这柄破气青芒剑,赫然也可以做到,却纯属凭自己的载体特殊。

        而且破气青芒剑比无垢心剑不知强横了多少倍,由破气青芒剑承载精神剑意发出的攻击,自然与无垢心剑承载精神剑意发出的攻击强得多,也可怕得多。

        嘶嘶声响,破气青芒剑犹如一尾灵蛇,瞬间一闪,就已经穿过层层雾气,直接锁定了衣胜雪的范围。

        一剑出,恐怖的剑嘶声响起,一瞬间撕裂白雾,直袭衣胜雪咽喉。

        快,狠,准,险!

        “好,拼剑意,衣某还未曾惧过谁。”

        见状,衣胜雪干脆直接散了周围的寒雾,伏冬心境升起,双合合十,捏出一尊古剑的形状。

        瞬间,“嗡”的一声,他体内发出一声铮然剑吟,时光剑意再次出现。

        而后,剑意化形,一尊巨大的白色古剑,横空而止,直接朝著厉寒发出的精神剑意攻去,一瞬间就将其大半击碎,并反溃到厉寒的破气青芒剑上,竟然让破气青芒剑也不由发出一声哀鸣,剑上的青芒黯淡了许多。

        “果然是高手。”

        厉寒深吸一口气。

        一直看衣胜雪与别人对敌,知道这道剑意的强大,但不亲身体会,还是不能察觉到这道剑意的恐怖,此时他自然知道了。

        衣胜雪的时光剑意,竟然比自己的精神剑意还要强出几个层次。

        除非自己的精神剑意在短时间内能连续再获得几次突破,否则估计很难是对方的对手。

        既然如此。

        厉寒瞬间将万世潮音功催动至极限,潮起心境开启,四重暗劲附加于破气青芒剑之上,破气青芒剑瞬间一个剧颤,下一刻,青色剑芒重新大盛,而且更胜往常。

        十六字诀!

        身移剑转,万世潮音功十六字诀如同在厉寒的剑下活了过来,一招一招,都携带著恐怖的潮音道息,滚滚不迭,一重接一重。

        衣胜雪见状,也不敢怠慢,伸手掏出玄冰剑胎,轻轻一挥。

        淡蓝色的剑气,与厉寒的破气青芒剑在空中交汇,天地陡然一顿,然后厉寒,衣胜雪各自飞出。

        不过衣胜雪只退出数步,而厉寒,却足足退出二十余步。

        再看时,握剑的手掌,虎口震裂,破气青芒剑上,光芒微弱,近乎不见,剑身更是几乎折断,厉寒这才知道,玄冰剑胎的可怕。

        “五品神材,果然非同凡晌。”

        厉寒轻轻叹息一声,只是刚刚被炼制出一个雏形,玄冰剑胎就有了这样的威力,远超自己的破气青芒剑,不知道自己手中的那件五品神材,若是有朝一日,也能炼制成一柄剑器,威力有多强大?

        厉寒手中的那件五品神材,毫无疑问,就是陨石凶坑中获得的那件造化玄铁,来自异界,位列五品中阶,一不输于衣胜雪手中的这件玄冰剑胎。

        而且神异处,更有过之。

        不过想将其炼制成器,哪怕只是一个雏形,也千难万难。

        因为如伯藏神铸这种等级的神匠,已经根本不曾面世了,哪怕就是普通一些的炼器宗师,整个天下也屈指可数,而且想要请动他们为厉寒炼器,也基本不可能。

        就算可能,谁知道他们又会不会因为贪念厉寒手中的这件造化玄铁,而直接将其贪默为已有呢?

        到时候不止是神材遗失,恐怕厉寒本人,亦会遭遇杀身之祸。

        历来斯人无罪,怀璧其罪的道理,厉寒听过不知多少次,在自己没有了足够的实力之前,他自然没去蠢到,将造化玄铁冒然拿出,请人炼器。

        而且,即使是真龙大陆现在最为级的炼器宗师,用这五品神材,最终能炼制出宝器的概率,也不超过四成。

        如果是炼器大师,成功率更是不到一成。

        但五品神材,若是在炼器神师手中,九成以上,会出一件宝器。

        而且因为造化玄铁是五品中等神材,至少还有三四成的几率,会出一件中品。

        甚至也不排除,若是机缘巧合,那位神师铸艺精湛,天时地利人和齐会,会有极的概率,出一件上品宝器。

        当然,中品神材出上品宝器,已是极限,千百年都难以遇上一次,不过终归是有希望不是。

        而且就算不能,最低也是一件下品宝器,中品宝器的概率也不低。

        厉寒现在虽然不知道炼器神师在哪里,但他从来不认为自己会终生困于真龙一地,也许,外界的几大仙州,就有可能出现炼器神师的存在呢?

        所以,厉寒决定还不如暂时将其留著,反正现在又用不上,等待以后出了真龙大陆再。

        若是能找到其他极品材料辅助,炼制出中品宝器,甚至上品宝器的概率更是大增。

        ……

        随后的战斗,两人都尽量克制,但依旧是越打越是兴奋,越打越是迅速。

        因为不是纯粹的战斗,两人俱都有所感悟,感觉随著这一战,自己的道功修为,又精进了一层。

        足足数百招后,两人终于尽兴,各自退开一边,脸上都带著微笑。

        显然,这一战,虽然还有些最终底牌没露,但两人的目的已经达到,那就是切磋。

        而在切磋,也足以分出胜负。

        厉寒心知,自己终究输了衣胜雪一筹,不管是修为还是兵器,都不是衣胜雪的对手,所以最终,他也坦然认输。

        而这一战中,汲取到的教训以及经验,就已经弥足珍贵,不虚此行。

        厉寒认输,衣胜雪胜出,至此,本届五境青年修士擂,彻底落下帷幕。

        十三人的排名,也就最终确定。

        排名第一,五境之首,自然便是西境天工山首席弟子,‘陌上花’玲浮屠。

        不过随著五境青年修士擂的结束,她的封号,也彻底从‘陌上花’变成了‘幽尊’,位列三尊之首。

        其后,便是排名第二的南境,江左衣家衣胜雪。

        衣胜雪以十一胜一败,仅只输给了玲浮屠一个人,成为本次五境青年修士擂的第二名,榜眼之位。

        位列三尊之二,封号‘剑尊’。

        和排名第二一样,排名第三,同样大出所有人意料之外,伦音海阁弟子‘一剑千丝’应雪情,后来居上,一举战胜了诸多老牌弟子,成为五境青年修士擂上又一匹黑马。

        伦音海阁也因此名声大涨。

        应雪情封号‘飞雪剑王’,以十胜二败的战绩,成为六王之首,名动天下。

        而第四名,便是原长仙宗首席弟子,‘一叶知秋’荆枯叶,现在的‘白衣王’。

        对于他的排名,很多人都觉得低了,原因就是,其曾经是仅次于玲浮屠一人之下的级剑客,甚至很多人都认为他可以与玲浮屠一争长短。

        可惜,随著这一届五境青年修士擂的落幕,他的名声不曾降低,但排名,却下滑了足足好几位,人气在跌。

        长仙宗,也因此脸面蒙羞。

        荆枯叶名列六王榜眼,而第五名,则是又一名伦音海阁弟子,‘妖尊’厉寒,封号‘妖尊’,位列三尊之末。

        第六,神王陵首席大弟子,‘碧玉刀王’阎邪川。

        第七,梵音寺首席大弟子,‘玉佛王’星渡。

        第八,法丹境高人,‘荒天君’秦天白唯一亲传弟子,伦音海阁峰弟子之一,‘青瞳王’尹青瞳。

        第九,也是六王最后一位,真龙皇朝六皇子,‘魔龙子’司青蛇,现在封号‘魔龙王’。

        三尊六王,共九人,不管排名如何,他们都是胜者,是本次五境青年修士擂上,最大的赢家。

        而剩下四人,从第十至第十三,华赤轩,叶清仙,水青瞳,冷枯松,也将各获得一份奖励,不过却远远不如前九人的荣光了。

        此时,也没有人再把目光放在他们身上。

        显然,对于所有人来,一步天,一步地,身列传奇,和不入传奇,哪怕只相差一名,也是天壤之别。

        这就是现实的残酷。

        如果当时‘云镜’司玄云摇到的数字是十,也许华赤轩也能一身荣光,荣归故里,名动天下。

        如果摇到的是八,也许现在排名最末的‘魔龙王’司青蛇,也要一步之差,名落孙山,成为所有人遗忘的对象。

        不过不管如何,五境青年修士擂都已经结束,连续七天的对战,所有人都身心俱疲。

        接下来,便到最紧张激动的时候,发放奖励。

        十二人都来到擂台下,除了‘百世麒麟’冷枯松依然没有出现,其余十二人一个不缺,齐齐盯著重新走上台的‘云镜’司玄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