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玄幻小说 > 无尽神域 > 第七百三十三章、玄冰剑胎
  • 第七百三十三章、玄冰剑胎

    作品:《无尽神域

        “连地品功法都可以破碎,这剑意……”

        台下所有人的眼睛中都露出震惊之色,即便已经见识过一次的星渡,水青瞳,华赤轩等南境强者亦是如此。

        “衣公子的剑意越来越厉害了,看来即使再战一次,僧也远远不及。”

        星渡摇头轻叹,语气中倒也没有什么落寞的神色,毕竟衣胜雪也是名扬天下的天骄,败在他的手上,并不耻辱。

        而玲浮屠,此刻比所有人都深刻感受到这丝剑意的强大,毕竟她是场中,唯一直面此剑意的人。

        “看来我的确瞧你了。”

        这一刻,玲浮屠脸上那一贯嘻笑的神色也赫然消失不见,变得无比的沉著冷静,让许多第一次见到她这等神情的人,俱是不由一怔。

        要知道,哪怕是在仙妖战场中,最危险的时期,玲浮屠也没有露出过这等面容。

        在面对老牌尖弟子,长仙宗的首席大弟子‘一叶知秋’荆枯叶时,玲浮屠也没有露出过这等面容。

        但在衣胜雪施展了一道莫名其妙剑意之后,玲浮屠的神色,竟然变得无比郑重,仿佛如临大敌。

        “那就只有,稍微认真一些了。”

        话声方落,玲浮屠一声轻喝:

        “万龙灭印!”

        “嗡!”

        瞬间,浮屠夜塔出现,手一挥,漆黑的幽塔,就浮上高空,急剧旋转起来,八个的塔门,一齐打开,里面绽放出一层一层的乌光。

        乌光汇聚在一起,形成一方由一万条龙组成的血黑大印之前,朝著衣胜雪发出的那道恐怖剑意缓缓印去。

        “斩!”

        与此同时,衣胜雪头的那道剑意也彻底成型,一道赤白色的巨型剑影,遥遥对著下方的玲浮屠,用力一劈。

        四周的虚空,仿佛豆腐一般瞬间被一切两半。

        剑刃还未落下,整个擂台,就骤然“咔”的一声轻响,从中间分为两部分,但偏偏却一丝震荡声音也没有响起,分为两半的擂台,也依旧靠一起,如同并未有任何影响。

        但如果这时候挖开擂台朝下看去,就会发现,擂台底下,已经赫然多出了一道深达数十丈的恐怖裂痕,而且不断向四周蔓延,堪称惊人之极。

        当赤白巨剑,与万龙血印在半空中轰然相撞,天地陡然一暗,久久没有恢复颜色。

        所有人耳鼓中只听得“轰”的一声巨响,仿佛两个星球对面相撞,恐怖的冲击波,瞬间将离得近的人如同被狂风吹走,衣衫凌乱,浑身灰尘,有些人甚至被地上的尖石磨擦出血来,但却没有一个人敢指责,也没有一个人在乎这些。

        他们都纷纷抬头,望向擂台,却见擂台之上,尘烟久久未散。

        良久,两个身影才再次在漫天烟雾之中显现而出,隐隐约约,竟然只是各自退了数步,谁也没有跌下擂台。

        “这?”

        看到这一幕,所有人几乎是一瞬间失声,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那样的攻击,别抵抗,普通人只是靠近,就几乎难以抵挡。

        而现在,身处风暴中心的衣胜雪,玲浮屠两人,竟然谁也没有被吹飞,反而依旧站在擂台之上,遥遥对峙。

        这一幕,看得便是观战台高处的几位真龙皇朝供奉,也不由面面相觑。

        主持者‘云镜’司玄云更是面色微微一抽,眼睛中掠过一丝复杂的表情。

        这样的高手,只怕已经可以威胁到自己的存在了。两人的攻击,便是他,也不敢百分之百一定能接下。

        可自己已经什么年纪,两人是什么年纪?

        想到这一幕,‘云镜’司玄云眼中,就不由再次掠过一丝深深的忌惮。

        现在已是如此,再过十年八年,是不是修道界之中,又要新增两名法丹?

        甚至不需要十年八年,只怕再过三四年,这两人,已经没有哪一个,是自己所能抗衡得了的存在吧。

        这让身为真龙皇朝第三人的‘云镜’司玄云,嘴角也不由一阵苦涩。

        如此天纵之才,盖世天骄,为什么不是出生自真龙皇朝,而是落在了一个宗门,一个世家?

        他们本已足够强大,再加上后人也是如此出色,能传承千年,盛久不衰,果然有其道理。

        不过虽然忌惮,司玄云也知道,这两人,都不是他能轻易动得了的存在。

        玲浮屠不必,背后是天下第一宗门,天工山。

        哪怕他是真龙皇朝的皇叔,如果敢动天下第一宗未来的继承人,天工山就敢将他千刀万剐,而真龙皇朝,绝不会因为他,与天工山开战。

        甚至就算开战,真龙皇朝也未必能赢。

        真龙皇朝虽然是真龙大陆第一皇朝,麾下高手众多,军队千万。

        但那些力量,在真正的级宗门面前,却不值一晒。

        真正让人忌惮的,不过是真龙圣皇,聚天下亿万生灵之运,成就法丹,所以才能拥有与八大宗门并肩的实力而已。

        加上隐龙一族,暗中掌控的力量,这些,才是真龙皇朝的底蕴之所在。

        至于其他人,都不过是可以随时被放弃的弃子而已。

        而衣胜雪,也不简单。

        他背后,立著一个江左衣家,虽然这等世家,在真龙皇朝眼中,不算什么,天下虽然不多,但也绝对不少。

        但江左衣家背后,还立著一个人。

        这个人,不是衣家现任的代家主,‘踏花侯’衣轻欢,而是上一届的七侯之首,‘烈日侯’衣南裘。

        虽然衣南裘早已消失不见,但是以他的年纪,没有人相信他会就此死去,肯定是躲在什么地方修炼什么秘术。

        这样的一个存在,哪怕真龙圣皇不惧,但是,如果对方一意与真龙皇朝为敌,在真龙圣皇不能出京,其余人,恐怕没有一个,是衣南裘的对手。

        到时估计除了真龙皇宫,其余地方,都会成为对方攻击的对象,天翻地覆。

        所以,司玄云虽然震惊,甚至忌惮于两人的天资成长速度,但却也绝不敢拿两人如何,只能看著他们继续下去。

        而擂台上,战斗竟然还没有终止。

        深深地吸了一口气,玲浮屠望著对面的衣胜雪,神色郑重,缓缓道:“衣胜雪,你果然是玲某这些年,遇见的最强新人,竟然可以逼我到这一步,不得不承让你有与我并肩的实力。”

        “不过,这不是结束,最后一式,如果你接下,玲浮屠立即认输。但如果你接不下,呵呵……”

        她笑了两下,话声却有些冷。

        如果仔细看,就会发现,玲浮屠的左耳侧,一绺头发,不知何时已经消失不见,而她左掌所托的浮屠夜塔之上,也多了一道浅浅的裂痕。

        堂堂上品名器,媲美一些次极品名器的存在,居然在衣胜雪这一剑之下,被击出了一道裂纹?

        擂台下,一些眼尖的人,看到这一幕不禁大哗。

        再看向对面的衣胜雪,却发现,他刚才头诞生的那道巨型剑意,不知何时已经消失不见,面色有些苍白,嘴角边,更是隐现一丝略隐略现的血迹。

        最重要的是,他的手一直在轻颤,显然刚才那一击,玲浮屠耳侧的一缕头发被剑意斩断,而他,却是虎口震伤,也不好过。

        甚至情况,可能比玲浮屠还严重得多。

        “好,最后一式!”

        他也深吸了一口气,虽然体内负伤,但表情依旧平静而自信,随即话声,他缓缓自袖中取出一截淡蓝色的剑尖,持之遥指对面的‘陌上花’玲浮屠。

        “一击,定胜负!”

        “好!”

        玲浮屠目光在衣胜雪最后取出来的淡蓝色剑尖之上掠过一眼,眼睛中浮现一抹奇特,喃喃道:“竟然是一具上古剑胎,这是,玄冰剑胎?”

        “你在南境青年修士擂台,最后选择的奖励,竟然就是这截上古剑胎?”

        衣胜雪是南境榜首,而南境榜首的奖励,当时是一具次极品名器。但最终,衣胜雪却从梵音宝库中选取了这枚只有一截的淡蓝剑尖,可以想见此物的价值。

        而听到玲浮屠的话,台下也是瞬间哗然。

        剑胎是什么,大多数人不了解,但了解的人,却是眼睛一瞬间变得通红。

        传,数千年前,天下第一铸剑师‘伯藏神铸’,一生只铸了两柄半剑,那时还没有天工山,那时伯藏神铸就是整个真龙大陆上所有铸器师中的传,是真龙大陆所有炼器高手共尊的祖师爷。

        他炼制的那两柄剑,一柄名叫‘千生’,蕴含著庞大的生命力量,传经过百年,就可以蕴育出自己的灵魂,自主修炼,而剑的威力,也会越来越大,越涨越强。

        甚至最后化身人形,永生不灭。

        而第二柄剑,名叫‘万死’,炼制之时,汲取了地底最恐怖的幽冥死气。传一剑斩出,一个国度都能瞬间覆灭,庞大的死气吸食一切有生命痕迹存在的东西,同样能自动进化,所以名叫‘万死’。

        千生剑在伯藏神铸死后就自动飞走,不知所踪,有人传是看到它直接虹化飞升,消失在人间界。

        而万死剑当初,是被所有人都恐惧和忌惮的一柄剑,伯藏神铸生时,没有人敢拿它如何,伯藏神铸死后,此剑被当时天下六位尖法丹境的高手,一起封印,而封印地,却是大陆绝密,至今不祥。

        也曾有许多人曾去寻找过万死剑的踪迹,但没有一个成功,至今,这柄至暗之剑,依旧下落不明。

        而另外所谓的半柄剑,就是伯藏神铸只粗粗炼制了一个剑胚,还没有彻底完成的那柄剑,他刚刚得到这把剑的材料,炼制了一个雏形,就因意外离开了人世。

        所以这把剑没有名字,甚至都不能叫剑,只能叫剑胎,因为只隐约有个剑的形状,既未经雕琢亦未经打磨,更没有炼制出一个完整的形态来。

        不过因为伯藏神铸当时使用的主材料,是一种五品神材,名叫‘玄冰铁母’,所以这柄剑胎,又被人被之为‘玄冰剑胎’。

        此剑因为根本没有怎么炼制,所以只有其本体材料值钱,但饶是如此,价值也无可估量。

        最重要的是,它毕竟是伯藏神铸最后的一件作品,虽然还完全没有成型的一个法,但毕竟是他留下的作品,如果千生,万死两柄剑还在人间,它也许就不被人怎么重视。

        但现在,一柄剑传已经虹化飞升,一柄则被封印遗弃在未知古地,唯一留下这截剑胚,自然价值非凡。

        没想到,它竟然出现在梵音寺的宝库,而且还被衣胜雪以南境青年修士擂第一的奖励名额,取了出来,重现人间。

        实话,这柄剑虽然现在还完全没有品阶一,但它的价值,只怕根本不是普通次极品名器可比。

        甚至极品名器,也未必比它贵重了,当然,如果论实用性,肯定不如极品名器,但饶是如此,衣胜雪居然能将其从梵音寺宝库中取出,也算异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