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玄幻小说 > 无尽神域 > 第七百二十二章、叙旧与机缘
  • 第七百二十二章、叙旧与机缘

    作品:《无尽神域

        叙了一会儿旧,燕离川,陈青瑟等老牌峰弟子,拍了拍厉寒的肩膀,鼓励了两句,就率先离去了。

        最后剩下来的,也就裂红裳,张雪梅,颜万千,应雪情,万璇纱等寥寥几人。

        裂红裳,张雪梅,颜万千感叹了两句厉寒的实力提升之高,看应雪情,万璇纱等,似乎与厉寒还有话要,也就识趣的提前告辞。

        最后院中,只剩下跟厉寒关系最为亲密的应雪情,有琴诗霜,尹青瞳,杨晚,万璇纱,叶清仙等人。

        倒是风无鞘,虽然跟厉寒并不是太熟,但因为是跟万璇纱,叶清仙一起来的,见两人没有走,也留在了院中。

        厉寒先是跟应雪情,有琴诗霜,尹青瞳,杨晚等人叙述了一下自己在江左历练的经历,也听几人了一遍她们自己的历练经历,随即,就走到万璇纱面前,将一个晶莹玉盒交给她。

        “这是什么?”

        万璇纱打开玉盒一观,立即震惊的赶紧将它掩上,看了周围一眼,眼睛露出一丝激动,还有难以置信。

        她将厉寒拉到一边,低声道:“这是地剑玉兰,你从哪里得来的?”

        厉寒笑著了句“探险”,却没有提及具体位址,万璇纱也不感兴趣,只是紧紧地抱著那个玉盒,眼睛中露出兴奋的神色。

        “只差最后一样了,最近我们宗门中新得一具极品名器博天鼎,如果你能寻到最后一株灵药,我就能为你开炉炼制天人造化丹了。”

        “嗯,天人五衰草么?”

        厉寒也记得,万璇纱提过的天人造化丹的三味主药,四品下等,地剑玉兰;四品下等,赤凤化形花;四品中等,天人五衰草。

        这其中,尤以天人五衰草最为稀有,价值还要在另两株主药之上。

        不过本来以为全无希望,现在却因机缘巧合,连续得到其中两株主药。也许,炼制天人造化丹,突破法丹境也不是全无可能。

        这一下,万璇纱,厉寒,都不由隐隐兴奋起来,对那最后一株灵药,天人五衰草的渴望,也就大了许多。

        毕竟,只要寻到最后一株主药,凭此时万璇纱的炼丹水平,如果能借来丹方和宗门至宝博天鼎,她对炼制成功天人造化丹的概率,又增加了许多。

        “不过这最后一种灵药也是最难寻的,我也帮你一起留意下。如果你能找到,就送来隐丹门找我吧,不管如何,只要灵药备齐,我一定能为你炼制出天人造化丹。”

        “好。”

        厉寒了头,虽然也知道希望渺茫,但毕竟已有一线希望。

        如果以前,他突破至法丹境的几率无限接近于无,但现在,至少有一线机会,只要有一线机会,他就不会放弃。

        两人重新走回人群,别人看到他们窃窃私语,虽然好奇,但谁也没有开口动问。

        而因为‘地剑玉兰’,‘天人造化丹’的消息实在太过惊人,宝物动人心,所以万璇纱也没有开口告诉他们的想法,将玉盒收入储物道戒,不一会儿就带著风无鞘,叶清仙两人离去了。

        见状,应雪情,有琴诗霜,尹青瞳等,再聊了两句,见天色已经不早,便也纷纷告辞离开。

        几人约定好修士擂完全结束,再叙一次之后,就纷纷离开厉寒院,回到自己的客栈,闭门修息,准备应对明日的个人挑战擂。

        而厉寒,思考著今日一战的得失之后,也不由得对明天的战斗期待起来。

        随著修士擂的进行下去,面对的对手也将一个比一个强大,第一天就出现了凌空驭剑术,元始青瞳,‘天下有雪’剑道等,各种特殊体质和道技,不知道接下来,还会出现些什么?

        ……

        第二日一大早,众人再次汇聚在通天峰五老台,擂斗再次开始。

        三座擂台,已经撤消至只剩一座,今日的个人挑战擂,就将在这座剩下的擂台之上举行。

        十三名昨日得胜者,各自坐在一排今早特意设置出来的紫木座椅前,等待著别人的挑战。

        挑战的规则很简单,每个失败者,都有一次挑战十三强的机会,而一旦失败,就彻底失去资格,所以绝不能胡乱选取对手。

        胜利,则取而代之,直到没有人上台挑战,或所有人全部失去资格,个人挑战赛才结束。

        被挑战者,不能拒绝,拒绝则算失败。

        当然,考虑到很多人可能连续的选择同一个对手,等同于车轮战,对于被挑战者极不公平,所以挑战擂也刻意设下了另一个规矩,就是如果有人连续挑战,而挑战者状态不佳,有权要求休息一个时辰,一个时辰之后再战。

        挑战者,不得有异议。

        当然,如果自恃实力高强,不要这一个时辰的休息时间,直接接下战斗,真龙皇朝也是不会管的,因为那就是你自愿。

        五十一名各境青年高手,胜出者只有十三人,还有三十八人惨遭失败,看起来麻烦,可能需要战上三四十场,不过很明显,现实中不可能发生这样的事情。

        有些人自知实力不足,根本不会上台挑战。

        而即使那些抱有饶幸,想博一次机会的,因为实力差距太大,也很快会再次被淘汰,所以真正值得能让人重视的战斗,也不过寥寥几场而已。

        而这些人中,便算血无涯,白千刃,苍乐圣,青玉郡主,尹青瞳,风无鞘等人,最有机会。

        如果接下来,有可能有人成功翻盘,战胜对手的,极有可能就是出现在他们几人之间。

        当裁判上台,宣布挑战开始后,就立即有人跃身上台,挑战昨日胜出的十三人之一。

        此人是西境一名尖弟子,挑战的是十三人之中之一的水青瞳,不过很可惜,他瞧了水青瞳的实力。

        地品秘法,秘影流光手一出,这名弟子很快失败,水青瞳获得了一个时辰的休息时间。

        第二个上台的,是一名北境尖弟子,名叫周承嗣,显然也是隐丹门的丹榜弟子之一。

        他之前两场战斗,遇上的都是较为高强的对手,因此败得不甘不愿。

        此时自然想要把握这样的机会,只是很可惜,他的对手华赤轩,没有给他任何机会,仅仅七八招,他就被击下擂台,一脸羞愧的转身离去。

        此时此刻,大多数人才真正觉得,昨天能胜出的十三人,没有一个简单的,即使之前在各境名声不显的人,显然也不是好捏的软柿子。

        第三名弟子上台,依旧是同样的结局,明显是来打酱油的,连名字都没人记住,不过几招,就败下擂台去,灰溜溜的离去。

        终于,第四场,高手上场。

        师玉奴对冷枯松。

        ‘红花鬼女’师玉奴在南境,也是鼎鼎有名的青年高手,在江右更是几乎与华赤轩齐名,但到了五境青年修士擂上,却默默无名,几乎很难有人注意到她。

        这让她自然心中不甘,看冷枯松不过是塞北一个世家的弟子,以前没怎么听过,也就没怎么放在心上,想从他身上博一博。

        她的股鬼搬运诀,加上天残神功,的确不凡,可惜,冷枯松,却绝不是她想像中的弱者。

        移影功一出,她几乎瞬间处在下风,当冷枯松再次御使一剑化十,十柄漆黑的剑将她包围在其中时,她才感受到其中的差距,不甘的认输,彻底失去资格。

        时间飞快过去,眨眼,挑战就进行了十几场,因为众人实力差距较大,到目前为止,上台的基本都是几招便败下场来,坚持得久一些的也就几十招,过百招的还没有,能挑战更功的,更是一个也无。

        渐渐的,那些实力低微的,看出台上十三人的实力高强之后,知道上台也是自取其辱,干脆认命了,不再上台,静静地观战起来。

        留在台下,还有机会挑战,而又拥有一定实力的,已经只剩下寥寥四五人。

        血无涯,尹青瞳,苍乐圣,青玉郡主,白千刃。

        就连风无鞘,赤霞公子,花鹏海,秋龙池,慕容暖这些尖高手,之前尝试著上台试了一下,也无不惨败收场,再无资格。

        因此,所有人的目光,一时一齐望向最后剩下的五人。

        能否有人挑战成功,就要看这五人的表现如何了。

        终于,一身血衣,满面阴贽的葬邪山核心弟子,‘飞天浪子’血无涯,身形一闪,化为一道血光,掠上擂台。

        他目光一闪,忽然伸手一指,指向了一个让人有些惊讶的对手:“伦音海阁,有琴诗霜,下来一战吧,我挑战你!”

        “哗!”

        擂台下,同时发出一阵惊呼,便连台上几个人,也面面相觑。

        有琴诗霜因为本身实力已自不弱,再加上有一头气穴巅峰的灵宠,占了大便宜,这么久以来,虽然其他人轮番被挑战,挑中她的倒是寥寥无几,没想到,这一次,血无涯却将目光放在了她的身上。

        有琴诗霜一身银衣,见状知道避无可避,只有无奈地站起身来,头道:“好,我接受你的挑战。”

        完,纵身跃下擂台,与血无涯一左一右,对面而立。

        场中的气氛一下子紧张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