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玄幻小说 > 无尽神域 > 第七百二十一章、天下有雪
  • 第七百二十一章、天下有雪

    作品:《无尽神域

        古灵宝物,一般指上古时期遗留下来的拥有灵性的宝物。几十年上百年绝对称不上古灵,而是至少需要上千年,甚至几千年的历史。

        而这伏羲九盒,就是其中之一。

        古灵宝物有的时候强有的时候弱,但能遗传至今的肯定都有不为人知的特殊,而这件伏羲九盒,就是其中一种。

        伏羲九盒,传是上古时期,一位名叫伏羲的人族老祖留下。

        他采天地之木,炼日月精华,经足足三年,方才制作成了这个伏羲九盒,用以镇压妖龙,改善气运,从而成为了一个时代的传奇。

        此盒的用法不详,但历经千百年岁月,也被人发现了它的几个用途,如可以增加道气的运行,略微提高道气的数量,抵御一些邪魔精神气势的杀意,甚至还可以直接将一件武器使用,虽然没有什么攻击力,却无物可毁,刀剑不伤。

        关健时刻扔出,抵挡一下对方神兵利器的杀著也是不错的。

        当然,这些功能,显然只是伏羲九盒的一部份功能,其中还有没有其他功能,估计就只有成为它的主人才有时间研究得出来的。

        但毫无疑问,这绝对是一件天地至宝,价值还在许多珍稀的秘宝之上。

        毕竟古灵宝物可遇不可求,出现一件少一件,想得到其中之一,所需要的机缘,是恐怖的。

        而这件古灵秘宝,厉寒也明白其来历,好像是当初仙妖战场上,殇璃易死亡之时,被食人妖花吞吐出来的,当时他身上所有其余物品包括尸身都被腐蚀怠尽,唯独留下这个九彩方盒,被应雪情捡起。

        当时厉寒也认不出此为何物,没想到今日被人认出,竟然是古灵秘宝之一,伏羲九盒,这让他也是不由大为讶异。

        殇璃易的伏羲九盒是从何而来厉寒并不知晓,但他有此机缘最终却没能保住,也是天数。

        而应雪情一件意外之举,却收获如此异宝,也是机缘到了。

        当时厉寒就在她身后,却晚了一步,也就明,这件宝物,跟应雪情有缘,对此,厉寒只是略微羡慕,倒也并不如何嫉妒。

        毕竟各人自有各人的缘法,有些机缘,厉寒得到了,应雪情也不见得有机会,这就是差别。

        而对于应雪情所使的最后一招,才是最让厉寒吃惊。

        六大剑道,自古相传,失传已久。

        传上古之时,妖兽横行,人类修道者当时一筹莫展,后来连续出现几位强大的剑客,可以剑引天雷,一剑出,天地飘雪,红叶满天,率领人类修道者,将所有妖兽一一击杀,驱遂。

        后来才形成了人类主宰世界,平和安乐的局面。

        这些剑者里面,最强的六位,被人尊之为‘剑神’。而剑神遗传下来的剑道,被人规范整理,后来就成为流传世间的六大剑道,只要学成其中一种,就足以横行天下,难觅对手。

        不过很可惜,这六种剑道太强大了,强大得招天所妒,不知为何,修炼这六种剑道者,都年寿不长,活不过多少岁。

        加上学习这六大剑道,需要极高的天姿,很难觅得合适的传人。慢慢的,几百年几百年传承下去,竟然传人稀疏,最后渐渐失传。

        当时,为了研究涅磐寂静剑的来历,厉寒曾经在伦音海阁的宗武阁,兑换了一堆剑道秘札观看,其中一本,讲述的就是上古这六大剑道的由来。

        其一天下有雪,其二红尘万古,其三千秋功罪,其四生死枯荣,其五千劫轮回,其六无名剑道。

        第一种剑道,一旦修成,据传剑出之时,天下飘雪,瞬间进入严冬之境,周围百里,几乎瞬间成为剑者的领域。

        任何人兽,一旦进入此领域中,都会瞬间修为骤降,实力大跌,沦为鱼肉。

        第二种剑意,需要经历万千红尘打磨,经历大起大落,大悲大喜,甚至九死一生之境,方能修炼而成。

        但一旦修炼成功,剑出之时,剑意之中,蕴含红尘滚滚,无尽诱惑,会如幻术一样,瞬间击溃人的心灵。

        即使是精神力再强大的人,也很难抵挡这样的剑招,往往在不知不觉间,著了道,死得不明不白。

        第三种剑道讲因果功罪,一剑出,往往带著很大的惩罚力量,任何人都难以抵挡。

        第四种剑道可以改生为死,转换枯荣,拥有神秘的生死之力。

        第五种剑道直接将人引入幻境,进入万世轮回,直到心灵崩溃,死于非命。

        第六种剑道,剑出之时,红叶飘飞,漫天血雨,又被称之为最残酷,最可怕的一种剑道。

        这六种剑道,失传之后,即使只是一些残意,都能让人争得头破血流,自然更不用,一种完整的剑道了。

        厉寒犹记得当初,他与杨晚对战之时,对方不过施展出了拥有天下有雪一丝微不足道残意的音攻道技,万山飞雪,就差被人群起围攻,连一些长老都心生贪婪。

        如果不是杨晚的师父也是一位百花峰的实权人物,否则,只怕她未必能活到现在。

        而厉寒也突然想起,一直以来,觉得应雪情都无比神秘,当初,在仙妖战场上,对决食人妖花的时候,应雪情也施展过这一招,一击将一头半步妖宗级的食人妖花分为两半。

        那时厉寒就觉得奇异,只不过没有联想到六大剑道上。

        如今看来,她竟是早已修习成功了这种剑道,只不过平常很少在人前施展,所以众人才不知道而已。

        今日如果不是对上尹青瞳的元始青瞳,只怕也逼不出应雪情的天下有雪。

        ……

        不管是让人眼红,嫉妒,或是贪婪,在这种众目睽睽之下,显然没有人敢公然打尹青瞳与应雪情的主意。

        最重要的是,两人一个是法丹境强者的弟子,一个也是伦音海阁这一代的天骄,任何一人出事,都会牵动整个伦音海阁的勃然大怒,势必严查到底。

        如果是以前的伦音海阁,也许还不放在许多人的眼里。

        但当伦音海阁现在拥有两位法丹境强者,而梵音寺,葬邪山分别失去自己的法丹境强者后,强弱之别,却是一眼可见。

        便是连老牌级宗门,天工山,长仙宗,都不得不放低身段,对伦音海阁以平等地位视之。

        普通宗门弟子,长老,纵然再眼红两人的体质道术,也不得不隐藏起心思,只能眼睁睁地看著她们走下擂台,至于以后会不会动什么歪心思,却不一定了。

        只不过,显然,现在的尹青瞳,应雪情,也不是普通人能对付得了的存在。

        她们的修为,都已经达到气穴巅峰之境,只差一步,便是半步法丹。再加上她们强大的实力,平常便可越级挑战,这世间,除非法丹出手,否则又有几个人,能奈何得了她们呢?

        这恐怕也是她们敢公然在这次五境青年修士擂上,施展元始青瞳,以及天下有雪剑意的最大底气吧。

        不过不管怎样,尹青瞳,应雪情的一战,都代表这届五境青年修士擂,第一天的战斗落下序幕。

        十三名强者的名单最终确定出来,分别是,东境四人,神王陵首席大弟子,‘玉刀公子’阎邪川,长仙宗首席大弟子‘一叶知秋’荆枯叶,伦音海阁两人,分别是‘一剑千丝’应雪情,‘千机鸟’有琴诗霜。

        西境一人,‘陌上花’玲浮屠。

        南境五人,‘剑尊’衣胜雪,‘妖尊’厉寒,‘不语和尚’星渡,‘锦衣秀士’华赤轩,‘万花仙子’水青瞳。

        北境一人,‘竹笛玄女’叶清仙。

        中境两人,‘魔龙子’司青蛇,‘百世麒麟’冷枯松。

        毫无疑问,这次东境,南境是最大的赢家。

        东境历来便是强者辈出,拥有四个得胜名额不足为怪;但南境这个历来都被人称之为羸弱之地,蛮荒之境的南境,居然也足足有五人胜出,而且还多出东境一人,却让人不由大跌眼镜,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最吃惊的,毫无疑问,是西境,北境。

        西境只剩‘陌上花’玲浮屠一人胜出,虽然玲浮屠的实力众所周知,极有可能夺得这次五境第一,但其余天工山,葬邪山的真传弟子,却全军覆没,却是让人难以置信。

        当然,有许多人猜测,向来是强域之一的西境,之所以这一次五境青年修士擂,表现得这样黯淡,很可能也跟葬邪山此次内乱,很多实力高强的弟子没有出席这届五境青年修士擂有关。

        不过不少人还是看出,此次西境被其余三境压得很惨,除了同样差秋毫不著的北境,西境可以是最惨淡的一境了。

        而北境,唯一胜出的弟子,还是本来不是他们宗派弟子的江左世家弟子‘竹笛玄女’叶清仙,可以更是一个意外。

        这次如果没有叶清仙出手,北境可能落到个光秃秃名额回去,更让人觉得颜面扫地。

        现在好歹也有一个,也算是保全了一颜面。

        不过北境向来都不是武道强域,唯一的级宗门也是以炼丹为主,众人倒也不觉得太过怪异。

        相反,叶清仙的实力,还让人不由得赞叹,认为是除已经死亡在仙妖战场的隐丹门大师兄之外,最强的新人。

        而中境,两人胜出,一个是真龙皇朝的六皇子司青蛇,一个却是来自塞北的世家弟子冷枯松。

        冷枯松是和厉寒一样,选择了跨境参战,不然北境应该有两人胜出,当然,这些都不重要了。

        现在的十三人名单还只是暂时的,明天开始,还要进行连续一天的个人挑战赛,已经失败的三十多人,如果不服前十三人名单,还可以进行单个名挑战,只要胜出,就能取而代之。

        当然失败,就彻底没有了机会。

        当然历届挑战赛时期,能进行翻盘的都是少之又少,毕竟能在第一天胜出的,基本实力都不会太差,再被别人打下去的可能性不大。

        当然也不是完全没有,毕竟如果第一天强强对战,总有一个人被黜落,第二天会再进行挑战,所以别人还有一次机会。

        因此即使已经拥有十三强名额的众人,也不可以掉以轻心,毕竟名额明天还是有可能跌回去的,想保住十三强之名,就要明天再连战皆胜,才有可能。

        所以回去之后,众人也要好好休养,准备明天的个人挑战赛。

        所有弟子都慢慢散去了,而厉寒却没有走,向衣胜雪,水青瞳等抱了抱拳,让他们先行一步之后,就站在原地等了起来。

        果然没多久,应雪情,有琴诗霜,尹青瞳,裂红裳等与他相熟的参战或不参战的伦音海阁弟子,都一起向他走来,见面之后,俱是不由相视一笑。

        同宗之谊,在此表露无疑。

        只有林元思一个人站在人群最后方,神色显得有些淡淡的,并没有上前。

        而厉寒目光一扫,忽然发现,西境战台方向,万璇纱,风无鞘,叶清仙三人,也联袂朝自己走来。

        见她们走近,剩余的隐丹门弟子,对视一眼,见领头的都走向南境战台方向,虽然不明所以,但也跟了上来。

        一时之间,本已走得空荡荡的南境战台这边,再次汇聚了一大堆弟子,引为壮观,让不少暂时还没有撤离的各境弟子,都不由面露讶异,朝这边频频注视。

        “我们换个地方话吧。”

        见状,厉寒一招手,随即,就带著众人,离开了通天峰,回到玄京城自己所居的客栈,要了一个单独的院之后,随即所有人聚于一堂,斜话闲聊起来,也是叙叙别后家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