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玄幻小说 > 无尽神域 > 第六百七十四章、对战华赤轩
  • 第六百七十四章、对战华赤轩

    作品:《无尽神域

        擂台下,所有人都看得张大了嘴巴,惊讶得合不拢嘴。

        由梵音寺建筑的一号擂台,本来就是拿来供决赛使用的,知道参战人员实力高强,所以建筑材料用的绝不是什么普通物质,而是坚若金石的铁木。

        此种铁木,生长至少有三百多年了,加上梵音寺的秘法加持,除非法丹境强者在上面战斗,否则很难毁坏。

        然而,现在在衣胜雪与星渡这一战,一击之下,此擂台居然瞬间如同土鸡瓦狗,瞬间崩塌。

        这种威力,实在看傻了众人的眼睛。

        而更多人,则没有心思去关注擂台,而是好奇此战胜负的结果。

        待得尘烟散去,一片狼藉的废墟中,一个人静静站立,一身白衣,清俊若雪,不正是衣胜雪是谁。

        而星渡小和尚,却退出了十数步远,隐隐站在废墟之外,眼神平静,身上的月白僧袍,亦是一尘不染。

        然而,只仅距离,众人便看出了胜负归属。

        显然,依旧站在废墟中心的衣胜雪,明显获胜;而退出了擂台范围的星渡小和尚,却是最终失败了。

        擦了擦嘴角边的血迹,最终星渡小和尚朝衣胜雪笑笑,点了点头,然后悄然离开,没有半分气馁失望自责,依旧是一脸云淡风轻,仿佛参加的这不是一场巅峰对决,而是就是几个三五好友参加的对酌小饮。

        而衣胜雪在他走后,本来平静如昔的神色,忽然也陡然一变,忽然“哇”的一声,仰面喷出一大口鲜血,脸色一瞬间苍白如金纸。

        显然,他虽然胜了,但也不过强压伤势,地品上阶绝学玉佛典的威力,岂同小觑。

        莫说玉佛九印,便是他的愿力佛掌,也非同凡晌。衣胜雪为战胜星渡,不但使出了自己的压箱底牌,青魂剑卷,还

        强行催动了他得自某处秘境的一道剑意。

        剑意威力虽大,却也不是他这个阶段能承受得了的。

        那至少是一位法丹后期强者留下的剑意,而且绝对是一位绝世的剑道强者,其间竟然蕴含了时间与空间的双重奥义,这种奥义,别说气穴境,就是法丹境中,只怕也只有无限接近于引雷期的顶级老祖,才有资格悟出。

        星渡小和尚虽身怀真龙大陆两大顶级功法之一,毕竟不全,失败了这道蕴含时空奥义的剑意之下,也算不冤。

        而衣胜雪因经一战,也算是底牌尽露,元气大伤。不过战胜星渡,一切也就值得。

        目前为止,南境十强中,依旧保持完整没有败绩的,已经只有两个人,衣胜雪与厉寒。

        不过厉寒还有三大对手,华赤轩,星渡,衣胜雪。相信,他能战绩一个两个已是奇迹,基本上,没有与衣胜雪对决的机会了,所以,战胜了与星渡这一战,衣胜雪等于第一已经是稳的。

        他是当之无愧的南境第一。

        底下好事者,根据他在擂台上施展的实力,手段,尤其是最后那一道神秘的时空剑意,赫然给他取了一个新的称号,一个充满尊贵而威望的称号。

        ——“剑尊”。

        自此之后,衣胜雪的名声再不止局限于一个江左,也就没有人再称呼他江左游龙,甚至南境潜龙都不够,直接给他冠上了一个尊号。

        以剑为尊,白衣天下,这就是此刻衣胜雪的名声,赫然达到了顶点,成为了众多观战人员中最为尊敬与崇拜的对象。

        ……

        衣胜雪与星渡一战之后,因为擂台被毁,众人足足休息了近个把时辰。

        梵音寺众僧,在紧急动员令下,飞快搬移来备用的巨大铁木,所幸他们实力不错,巨力惊人,加上人数众多,一个时辰之后,一座新的崭新的铁木擂台,重新矗立在众人面前。

        随即,抽签继续开始,战斗继续。

        第五场,厉寒,对决华赤轩。

        又是一场巅峰战斗,再次吸引众人眼球。

        一个是比赛以来,最大黑马,一个则是江右奇才,锦衣秀士。

        两人谁能站到最后,自然引发无数人关注。

        不过,虽然开赛以来,厉寒一场未败,是和衣胜雪一样,至今为止,唯一保持全胜战绩的人。

        但所有人都知道,经过昨天与唐天仇一战,厉寒已经损耗巨大,身体虚弱,今日只怕连上场都难,这一战,也就没有什么悬念了。

        虽然华赤轩昨天败过一场,连胜战绩不如厉寒,但却实力未损。

        尤其是,与星渡一战,更让人见识到了他的可怖实力,即使厉寒未曾受伤,只怕依旧不是他的对手,所以对这一战,众人有些兴趣缺缺。

        然而,当厉寒再一次走上擂台,站到华赤轩对面,擂台下的众人,却是一片大哗。

        看著完全不像受伤样子的厉寒,以为他都有可能不会来的众人,一时满目诧然,不能相信自己的眼睛。

        “喂,这是硬撑的吧,都这样了,还上台不是自取其辱,有什么意义?”

        不少人惊讶之余,更不看好厉寒。

        没有人认为有人能在一夜之间,将那样的伤势完全恢复好。

        所以人都认为,厉寒是硬撑著到来的,只是凭这样的身体,就算和别人一战,都是胜负难料,和之前的夺冠热门,华赤轩一战,那不是自己找死,是什么。

        因为完全没有胜利的希望啊。

        只有几人,眼睛特异,看出不对,因为此时的厉寒,完全没有硬撑强撑的样子啊,他的脸色平静,尤其是眼神,根本看不出一丝恐慌,这让那几个人心中,有了不一样的猜测。

        “莫非,一夜之间,他的伤势真的完全复原?”

        虽然大多数人都觉得,这不太可能。然而一想到这个世间,总有种种神奇与奇迹的事情,众人也就不禁恍然。尤其是,那几个人,忽然想到了厉寒的身份。

        如果是那种超常身份的人,有些神秘与特异之能,也就不为所怪了。

        昨日一战,与苍乐圣之间,厉寒施展出了远超众人想像的功法,似乎从品阶到等级,全面压制南疆第一人苍乐圣,让众人对他的身份,产生了极大的怀疑。

        一开始,众人依旧不明白他的真实身份,只是当别人说出“大宗弟子”时,有人些人才恍然大悟,醒悟厉寒可能施展的便是地品功法,难怪苍乐圣最终不敌,被他完败。

        尤其是后面,厉寒再以极大的实力,连胜水青瞳,唐天仇,让众人对他的好奇,达到了一个顶点。

        事后有不少人去查问,世间有什么以水系为主的地品功法,得知八大宗门之一的伦音海阁,有一门地品下阶功法,名叫万世潮音功时,顿时和厉寒所施展的奇特功法对上。

        八大宗门,伦音海阁之一的弟子,如此年轻,不超过三十岁,男性,姓厉,有资格有机会学习到伦音海阁镇宗功法的。

        很快,厉寒的真实身份,便水落石出,根本瞒不过有人心人的查探。

        所以,厉凡,真实姓名,姓厉名寒,伦音海阁顶峰弟子,幻灭峰成员,仙妖战场死亡小队成员之一,唯一幸存的几人之一。

        因功得以学习《万世潮音功》第一层,在伦音海阁,有一个‘幻影手’的称号,但在仙妖战场,却有人称呼他为‘妖尊’。

        很明显,‘幻影手’这个称号,是厉寒在混元境时的一个普通称号,影响力只限在伦音海阁内部,外界人员多所不知,晋升气穴境后,更少有人提。

        所以更多的人,更容易接受他在仙妖战场博得的那个名号,也就是‘妖尊’。

        和衣胜雪一样,他在江左成名,被人称之为‘江左游龙’,但那种名声,即使再强大,也出不了南境,因为影响力有限。

        但在这南境青年修士擂上,他战胜星渡,一战成名,暴露出了强大的剑道天赋,便得尊号‘剑尊’。

        这才是天下人公认的称号,也往往是影响人一生的尊号。

        ‘剑尊’衣胜雪,‘妖尊’厉寒。

        一时之间,擂台之下,关于厉寒真实身份的讨论,进入白热化,不片刻,所有人看向他的眼神,便不一样了。

        “原来他就是妖尊,仙妖战场最大的功臣之一,以气穴境修为,进入妖区后方,引诱妖祖逻天,那可真是九死一生的任务。有此实力与能耐,也就正常了。”

        众人终于正视了厉寒的真实身份,现绝大多数人,哪怕是衣胜雪,叶清仙,也不由眼睛微动,虽然之前就有所猜测,然而真正听到,依旧略有些吃惊。

        而不管众人心中思索如何复杂,对厉寒为什么要舍近求远,不在东境参加东境青年修士擂却跑到了这南境,跟他们抢名额有些不满,但这一战,还是要继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