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玄幻小说 > 无尽神域 > 第六百七十三章、逆时光而为剑
  • 第六百七十三章、逆时光而为剑

    作品:《无尽神域

        而擂台之下,众人听得衣胜雪所言,也是不由一阵惊呼。

        愿力,在佛教术语中,意指誓愿之力。

        誓言越大,愿力越强,只要本体不死,这誓愿之力就几乎不死不灭,一旦粘身,很难驱除。

        难怪即使衣胜雪修炼的是衣家级半地品功法,周天三寒气,亦依旧驱除不了飞龙探雪剑身上的紫色佛力。

        因为那就是星渡和尚的誓愿之力,哪怕就是修炼了和他相称的地品上阶功法,最多也就压制,很难将其驱除。

        更何况,大多数人,还没有这个资本,修炼与他同级的功法。

        便连人群之后的厉寒,也是不由得看得双目一凝,感到一阵棘手,这梵音寺首席弟子,果然不凡。哪怕他的实力,应该还没有追上昔年的‘灭轮空渡’梵空冥,但也相差不远了。

        尤其是这出自《玉佛典》中的道技,让人忌惮。

        “看来,普通攻击对你已经无效了。星渡,你的确是一个让人值得重视的对手。”

        “既然如此,那我也不藏私了。”

        随著衣胜雪话语方落,他连绝式都懒得施展,直接一抖袍袖,从怀中抽出一张青色布卷,抖手一扔,将其掷飞于半空中。

        瞬间,青色布卷之上,放射出耀眼的金光。

        无数密密麻麻的金色字体,如同一柄柄利剑放射出光华,照耀得整个万佛绝峰之上剑气四溢,光明大放。

        下一刻,金光横空,剑尖倒指,一个个朝向对面的星渡和尚,连衣胜雪手中的飞龙探雪剑,这一刻似乎也光芒大为失色。

        “秘宝,青魂剑卷!”

        就在擂台下的众人,不可置信地露出惊呼的神色之时,衣胜雪已经再次出手了。

        只见他左手一指,密密麻麻的金色剑光,便如同刀山箭林一般,朝著星渡和尚攒射而去,其势如风,其疾如雷。

        别是人**凡躯,便是一座山,如果受此万剑一击,只怕也得瞬间崩毁,成为灰烬。

        这一刻,星渡和尚脸上也难得地露出了一丝郑重之色。

        他双掌合十,再一次闭上眼睛,周身忽然出现了一圈一圈的奇异光晕。

        这些光晕,呈七彩颜色,越往外越淡,越往内光华越盛,赤,橙,黄,绿,青,蓝,紫……猛地挡在了那些疾攒而来金色剑光前面。

        “砰,砰,砰!”

        下一刻,密如疾雨的攻击声传入所有人耳膜,星渡和尚身形不动,整个人周边的七色光圈,却不断崩溃,消散。第一层,第二层,第三层,第四层……

        眨眼时分,金色剑光,便连续将五层光圈全部击溃,然而到了最里面两层,金色剑光终于也消散了大半,威势大减,再者再次陷入僵持。

        “唵!”

        星渡和尚没有张口,身体之中,却忽然传出一声浩然佛唱,下一刻,他的身体随著佛唱慢慢旋转起来,一股沛然莫挡,恐怖异常的巨大佛力,瞬间将周边金光一击而溃。

        青色布卷倒飞而回,而星渡和尚终于睁开双眼,那一刻,他伸出双手,击出一个奇异的白玉佛印,冉冉飞向衣胜雪这边。

        “玉佛九印!”

        这一刻,衣胜雪手持青魂剑卷,脸色一下变得无比郑重,哪怕是青魂剑卷没有起到预料中的效果,也不及此时的凝重。

        “看来,不用上这一招,是不能赢你了。”

        轻轻叹息一声,衣胜雪忽然手一扬,双手中所持的青魂剑卷与飞龙探雪剑齐齐飞上半空。

        而他,却也同时闭上了眼睛,双手十指交叉缠在一起,形成一尊古剑的形状。

        下一刻,“嗡!”

        衣胜雪体内,传来一声嗡然长鸣,似乎一尊被封印了千年的古神,突然苏醒。

        一道可怖的剑意,从他身体之内慢慢生出,然后越涨越大,越涨越大,最后在他头,形成了一道可怖的赤白剑光。

        剑光中,隐约有时光流转,空间碎灭。

        衣胜雪终于睁开了眼睛。

        这一刻,他不再似人类,而是如同降落凡间的神祗,伸手一招,头的那道赤白剑光,竟然不断缩,最后汇聚于他双指之上,如同一条赤白蛇,不断闪烁伸缩。

        然而谁都看得出它那摧山毁海的可怖威力。

        他看对著面的星渡,轻轻叹了一口气:“这是我无意间探访一处上古遗迹,意外得到的一段剑意,极为强大,连我目前,也只能催动其三成威力。”

        “然而,即使只三成威力,依旧在我所有剑术之上。本来我并不想施展,只是,面对贵宗的玉佛典,衣某不得不出此下策。”

        “星渡,你是第一个逼衣某用出这一招的人,也是第一个见识这一招威力的人。此招过后,你还站著,我败;你若败了,我胜!”

        话声方落,他手上的赤白剑光再次不断涨大,然后缓缓劈向对面的星渡和尚,同时神色郑重异常地缓缓轻吟道:“顺天地而成法,逆时光而为剑,时空剑意,斩!”

        虚空中,一瞬间发出哗啦一声,似乎幕布被斩开,星渡和尚,眼睛中首次露出一丝动容之色。

        他低吟一声,双手急催,身体之上,忽然亮起无穷无尽的白色光华。

        白色光华如星似月,照耀他他身体一片透明,背后隐隐出现数千大罗汉的虚影,衬得他更似如在神国,不在人间。

        扬手间,星渡和尚又是八个白玉手印同时飞出,最后汇聚于第一个白玉手印之上,他面色一红,张口欲呕,却硬是将一口逆血压在了喉间,显然施展这招,对他也是负担不。

        而代价也是惊人的。

        九印同时合一,一股恐怖的佛力气息,瞬间扫荡过四面八方。

        所有人心头,都是忍不住一震,即使那些气穴巅峰,甚至半步法丹的强者,都有一种如要吐血的感觉。

        下一刻,巨大化的白玉佛印,与衣胜雪劈出的赤白剑光,终于轰然交击在一起。

        整个擂台,一声沉闷的轰响,瞬间土石飞溅,由巨木筑成的一号擂台,瞬间垮塌,碎为粉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