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玄幻小说 > 无尽神域 > 第六百六十七章、交易,上
  • 第六百六十七章、交易,上

    作品:《无尽神域

        胜了,竟然胜了……

        最终结果,竟然是那个‘冷面’厉凡获胜,战胜了来自神魔之域,并开启了‘千眼幽瞳术’的唐天仇,这怎么可能?

        不说普通围观之人,就是衣胜雪,华赤轩等顶尖青年弟子,眼睛中也露出不可置信之色。

        不过他们也看得出来,厉寒施展最后那一招,负担很大,估计是使用了某门爆发秘术。

        此战过后,他就算没死,也要身负重伤,实力大损了,肯定不能参加明天的战斗。

        就算参加,也是必败之局。

        看来,他最多也就拿个第四名,前三是没指望了。

        不过饶是如此,能进入前五者,都是天之骄子,值得众人羡慕的对象。

        只是好不容易走到这一步,连唐天仇都能获胜,衣胜雪,星渡,华赤轩等三名夺冠热门,也不由得认同他的实力,若是有可能,还真能争一争这前三的。

        只是可惜,他在最后决战来临之前,先遇上了唐天仇,导致运气不佳。

        最后前三,基本已经确定,只能在衣胜雪,星渡,华赤轩三人之间决出了。

        ……

        擂台之上,在用三色光球击飞唐天仇后,厉寒只感到脑海一阵空虚,整个身子也传来一阵急剧的疲惫之感,他身子晃了两晃,隐隐就要倒地。

        就在此时,一道白光飞掠而上,一把将其抱住,一个女子的声音焦急喊道:“厉凡,厉凡……”

        勉强睁开眼,迎到的便是叶清仙担忧的目光,厉寒勉强笑笑,下一刻,再也无法支持身体的重负,一下子晕了过去。

        就在这时,裁判宣布厉寒获胜的声音才姗姗来迟。

        叶清仙完全没时间听他啰嗦,也顾不得再看剩下来的战斗,直接身形一晃,就抱著厉寒回到了心经院。

        这次守院的和尚也不敢再拦他了,看著厉寒重伤而回,还询问叶清仙要不要什么帮助,直接被她当耳旁风了。

        闯进十八号房间之后,叶清仙将厉寒置身床榻之上,搜了搜他身上,没有看到其他丹瓶,犹豫了一下,从袖中掏出一个暗红色丹瓶,从里面倒出一粒莹白如珍珠的丹药,撬开厉寒的口,将其纳入了其中,这才轻吁一口气。

        随即,她坐于床沿,怔怔看著厉寒的侧脸,目光有些责怪,又有些担忧,却无一丝对他战胜强敌的欣喜……

        “傻瓜,闯进前五已经不错了,又何必非为了这么一场胜利,差点把命搭出去,不值!”

        她喃喃自语地道,面纱下的面庞,不知为何忽然有些通红,忙又转过了头去,不敢多看。

        ……

        厉寒获胜,唐天仇战败,然而今日的擂战,并没有彻底结束。

        除了叶清仙心急厉寒伤势,急忙抱著他离开,其余人,也没有一个离开。

        因为除了厉寒与唐天仇这精彩一战,今日还有一场更重要的战斗,让众人不忍稍离,恨不得长出一百二十个眼睛,将擂台周围包得严严实实,看个清清楚楚。

        因为厉寒与唐天仇这一战,才是今天第三轮第四场的战斗,最后一轮,才是最重要,也是最精彩的战斗。

        甚至,有人说,它可能是明天决战的提前。

        因为这一场战斗,又是两大夺冠热门的提前相遇,本地地主,梵音寺首席弟子,‘不语和尚’星渡,对江右锦衣楼天骄,‘锦衣秀士’华赤轩。

        两人一个为气穴境后期修为,一个为气穴境巅峰修为。

        然而不管是谁,都不敢小觑他们,因为哪怕星渡小和尚只是气穴境后期,但那只是因为他修炼时间最短,只有不到十年,而其余人,最低的都修炼了十五年以上。

        在众人眼中,极有可能修炼有梵音寺镇派功法,地阶上品《玉佛典》的他,才是本届南境青年修士擂,最有可能夺得冠军的第一热门!

        哪怕即使是江左第一,久享盛名的衣胜雪;以及横空出世,如烈日天骄的华赤轩,排名都略在他之下一筹。

        到目前为止,十大强者中,九轮决战已经进行了前六轮,除了衣胜雪,华赤轩,星渡,厉寒,其余人,不管是谁,至少都败过一两场。

        也就是说,其余人,都没有争夺第一的机会。

        再加上今天厉寒与唐天仇一战,又身受重伤,只怕无缘明天的决战,最后第一,只会从这三个人中决出。

        而今天,星渡与华赤轩这一战,谁胜谁负,几乎就决定了明天南境魁首的可能性又少一个。

        因为只有其中有人输了一场,他最多也就获得个第二名,第一名是与他再也无缘了。

        到底是华赤轩还是星渡胜出,一时引起万众期待。

        哪怕是梵音寺弟子,以及一些修持甚深的高僧们,到了此时,如古井不波的心境,也不由微起波澜,一个个眼睛圆睁,瞪著底下的一号擂台,不肯放过一丝细节。

        只可惜,这一战,对于昏迷在床,重伤不醒的厉寒,却是再也看不到了。

        ……

        足足两个时辰过后,万佛绝峰之上的战斗已经结束,众多参战者陆续从峰顶回归,心经院中,又热闹了起来。

        昏迷之中的厉寒,才被众人议论的声音惊醒,抬头一看天色,赫然已近黄昏。

        他急忙一撑身躯,半坐而起,道:“我昏迷多久了?”

        叶清仙见他醒来,担忧的心这才放下,见他问起时辰,也不由一惊,看了一眼外面的天色,这才有些不确定地道:“观战的人刚回来,估计已快戌时了吧!”

        “这么说,我错过最后一战了。”

        厉寒的语气,一下低落下来,显然,对于错过围观星渡与华赤轩那精彩一战,十分痛惜。

        叶清仙恨恨地伸手一指他的脑袋,道:“你呀,这都什么时候了,还关心战斗结果。你自己的身体,才是最重要的。”

        “嗯,嗯。”

        厉寒有气无力地回答了两声,慢慢地重新躺下,目光动了动,忽然又似想起了什么,再一次猛力坐起,双手抓住叶清仙的手,急道:“对了,叶姑娘你看到战斗结果了吗,是星渡和尚赢还是江右来的那个华赤轩赢?”

        叶清仙脸一下子红了起来,幸好有薄纱遮挡,看不真切。

        “你抓痛我了。”

        她佯怒道,用力将手掌从厉寒的掌间抽出,却又怕他一下摔倒,又伸出手去轻轻扶住他肩,皱眉思考了半晌,这才道:“我也不知道,两人五五分吧,都有胜利的机会,你听听外面的议论就知道了。”

        “嗯?”

        厉寒这才反应过来,在叶清仙的帮忙之下,继续躺了下去,却不由功聚双耳,仔细朝外听去,却听外面的人,个个兴高彩烈,间或夹杂著震惊不信之声,显然也在议论那一战。

        过了半晌,他才重新睁开眼睛,轻吐一口气,喃喃道:“玉佛典,奇异金剑……惨烈一战,最终结果,还是梵音寺的星渡小和尚获胜,难怪,难怪……”

        他连道两声难怪,语气中似含沉思,又含痛惜。

        显然,听到众人耳中的议论,他对错过那一战,更觉后悔,只是,时光已经逝去,他却是没办法回到受伤之前,重新见证那惊天一战的精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