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玄幻小说 > 无尽神域 > 第六百五十九章、天罗经
  • 第六百五十九章、天罗经

    作品:《无尽神域

        钟鼓声响起,衣胜雪与黑袍人同时跃上擂台,相对而立。

        “请……”

        衣胜雪依旧是一袭白衣,面含微笑,一也看不出大战前的紧张。

        “哼……”黑袍人唐天仇冷哼了一声,并不领情,黑袍之下,一对眼睛,闪烁著淡濙幽绿之色,不似人类,反似魔鬼,十分诡异。

        沉默了一下,他才道:“江左衣家,名动天下,别南境,即使在整个天下,也是有数的古族。”

        衣胜雪皱了皱眉头,不知道他想什么,不过还是没有急著动手,静静地听了下去。

        却听黑袍人继续道:“衣家年轻一辈第一人,据天资堪比衣家老祖衣道南,衣南裘,不知真假?今日唐某,还真想一试,看看是不是名不符实!”

        衣胜雪闻言,感受到黑袍人口中的挑衅之意,他眉头微轩了一下,随即晒然笑道:“唐兄出自神魔之域,看来有些瞧不起我衣家弟子。不过无妨,擂台之上一试便知!”

        话声一落,他手一招,瞬间一柄金白古剑飞上他的左手。

        剑身之上有一条金龙,龙头部位就是手柄,整柄剑身隐隐闪烁著异样光华,明显不是凡物。正是他自江左青年修士擂之上获得的头名奖励,上品名器‘飞龙探雪剑’。

        “好剑!”

        黑袍人注目衣胜雪手心中的金白古剑,目光闪烁,最终一甩袍袖道:“也好,那就让你试试,我神魔之域‘天罗经’的味道!”

        话声方落,他身体之上,那层包裹体外的黑袍,无风翻滚,里面似乎有什么隐藏的魔兽,要冲出来。

        同时,一层层绿色的气体,在他身上出现,一圈一圈,将他包裹在其中,黑袍人唐天仇身上的气势,顿时剧烈暴增,最后,竟然覆盖了整个擂台。

        “天罗经?”

        对面,衣胜雪闻言,面色微微一变,不过目光闪烁了两下,也就恢复了正常,淡淡道:“原来是上古传中,魔祖传下来的那门残缺功法,看来你们神魔之⑤⊥⑤⊥⑤⊥⑤⊥,m..c≯om域,与魔祖关系匪浅了。”

        “你太啰嗦了!”

        黑袍人话声一冷,倏然一步踏出,整个身子一晃,就跨越了数十丈的距离,到达了衣胜雪的面前,“砰”的一声,击出一掌,如同黑龙冲霄,一股黑气,瞬间将衣胜雪包围。

        “魔罗怪拳!”

        衣胜雪一眼便认出了对方所使的拳法,是天罗经中一门级的半地品攻击拳法,不过他并不为所惧,冷哼一声,身形一旋,顿时大量寒气自他体内冒出。

        知道对手不是易与,他根本没想著藏拙,一出手,自然就是衣家镇宗功法周天三寒气,同时启动了心境,伏冬之寒。

        恐怖的寒气,瞬间驱散黑气,而后衣胜雪手中的飞龙探雪剑一抖,顿时数十道刺目金光,冲霄而出,迎向黑袍人唐天仇击出的魔罗怪拳,并一瞬间将其击溃,冲散。

        “砰!”

        黑袍人浑身剧颤,倒飞出去,便连周身的黑气都散逸了许多,左手腕侧,更多了一道细细的血痕,已是重创,顿时大怒。

        “倒是瞧你了。”

        他一声冷哼,明显不知道衣胜雪修炼出了心境的事情,不过受挫之后,并不因此气馁,反而怒笑一声,一直笼在袖中的右手随即伸出,张开,猛然一旋,然后一掌拍出。

        赤红之光一闪,黑袍人的右手,几乎就只剩干枯的骨头,上面零散粘著几片碎肉,森罗可怖。

        击出这一掌之后,掌心中更隐约有红色十字光芒一闪,如同将天地分为四块,瞬间印向衣胜雪持剑的手腕,要将其击得离手飞去。

        “神魔之域的三大尖掌法之一,四心分魔掌!”

        衣胜雪认出来历,知道黑袍人唐天仇所使,又是一门尖半地品绝技。

        而且这门绝技,要求比魔罗怪拳还高,修炼难度更强,而一旦成功,威力也是魔罗怪拳的数倍。

        不愿硬接,五挪转步施展,衣胜雪轻飘飘掠向一边,欲避开这一掌,同时手中的飞龙探雪剑,将隐藏绝式之一‘江湖夜雨十年灯’再次使出。

        不过这一次,由飞龙探雪剑使出的江湖夜雨十年灯,可比当初用阴阳烈火施展的江湖夜雨十年灯要强大,可怕得多了。

        恐怖的剑气,吹散了漫空黑雾,然后丝丝缕缕,如同无形之网,切割向黑袍人全身上下,竟然前后左右,避无可避,这显然是一招群攻之招。

        然而,衣胜雪显然也瞧了黑袍人的这一掌之威力。

        四心分魔掌,在临近衣胜雪身前之时,速度倏然一增,竟然陡然快了数倍,掌心中间的红色十字,如同两柄利刃,交错袭来,切割开空气,瞬间与衣胜雪发出的夜雨剑招在半空中相撞。

        如同天地之间,陡然升起一轮烈日,恐怖的震荡波传出,“砰,砰……”两声,衣胜雪,黑袍人各自向后退出,脸上都逸出一丝血色。

        硬拼一式,两人竟是不相上下,同时负伤!

        “天罗诡道!”

        黑袍人见状,更觉惊怒,轻哼一声之后,再次朝衣胜雪扑来,幽绿的眼睛中,闪诡著诡异的光芒,双掌同时划出道道绿色光线,在半空中凝成一柄长刀的形状,遥遥向衣胜雪劈下。

        “看来不动真格是不行了!”

        衣胜雪见状,轻叹一声,摇了摇头,知道遇上了真正级的高手,如果再不使全力,只怕自己反而会遇到危险。

        “天寒万里!”

        周天三寒气瞬间催至极限,衣胜雪周身上下,原本的寒气瞬间凝结,最后竟然变成了冰块一样的固体,在他身上,形成一副铠甲的模样。

        而他的身形,却不断拔高,掌心中的飞龙探雪剑,更发出可怖的金光。

        “绝式……寒雨连江夜入吴!”

        绿色长刀,与金色剑气,在半空中交相撞击,不相上下,叮叮当当,一连串密如连珠爆响的声音过后,同时涅灭,不过此时,黑袍人唐天仇,已经扑至了衣胜雪身前不过数丈距离。

        只要一眨眼的功夫,便能到达他的面前。

        “万蕊参差谁信道!”

        衣胜雪见状,不惊不惧,手中的飞龙探雪剑连连挥舞,绝式一招一招,如同流水般使出,最后汇聚在一起,形成一招恐怖的融合之招,向著对面的黑袍人攻去。

        然而,谁也没有料到,黑袍人的谋算能力,似乎更盛一筹。

        他早就知道那记虚拟刀身,根本不可能让衣胜雪有所损伤,所以那不过是虚招,吸引衣胜雪注意的前奏,真正的杀招,其实在他扑出的那一刹那,就不断在准备,临至身前,终于发出。

        “大曼陀罗掌!”

        漆黑的一掌挥出,如同虚空中出现一朵巨大的黑色曼陀罗花,花辩中心,不是花蕊,却是一道道恐怖的紫黑尖刺,闪烁著森寒异芒,瞬间将衣胜雪所发出的所有剑招全部包融进去,然后吞噬干净。

        “嘿嘿,你上当了。”

        谁知,就在此时,衣胜雪脸上,突然露出了一个诡异的笑容,忽然脚步急错,闪避开去。

        当他离开的一瞬间,然后,地面之上,一张恐怖的大网,瞬间升起,将虚空中的那朵巨大黑色曼陀罗花一把捞住,越缩越紧,越缩越紧。

        最后衣胜雪一握拳,黑色曼陀罗花就好像气泡一样,被一捏而碎,化为一团紫黑异气,瞬间消失得无影无踪。

        黑袍人绝招被破,元气大伤,一瞬间脸色变得雪白,虽然包裹在黑袍中外人看不出来,却能看得出来,他身周的寒气,一瞬间缩了至少三成。

        “这是,秘术,天罗地网?”

        黑袍人坠落在地,一双诡异的眼睛,瞪著对面的衣胜雪,尽是不可置信与愤怒,显然不相信,衣胜雪既然领悟了心境,居然还掌握著一门可怕的秘术。

        这般秘术,可比一般的道技难练多了,最重要的是,自己还真上了他的当,自动落到了他的陷阱中,被对方抓住了弱,一瞬毁灭了自己近三成的道气。

        “不错,一切该结束了,唐天仇。”

        衣胜雪神色冷下来,黑袍人的连续攻击,让他也感觉到压力,如果不是利用了对方的轻视心理,将对方引入陷阱,自己没那么容易脱身。

        所以,抓住机会,他更不容黑袍人离开。

        “秘术,燃薪助火!”

        周身寒冰,如同火焰一样燃烧起来,衣胜雪身上的气势,随即越升越大,越升越大。到达最时,他持著手中的飞龙探雪剑,发出了一招可怖的攻击。

        “绝式……长河渐落晓星沉!”

        一条虚拟的长河,无穷剑气环绕,中间星辰起落,闪烁明灭,一瞬间到了黑袍人的面前,将其包裹,哪怕最后他想催动秘术,来对抗这条长河,也来不及了。

        长河一瞬间将其带动,滚落擂台,第三轮第四场,巅峰一战,终究还是衣胜雪获胜。

        黑袍人唐天仇败。

        擂台上,衣胜雪却殊无欢悦之色,这一战,他损耗也颇多,不赶紧治疗一下,只怕影响明天的战斗。

        黑袍人唐天仇的实力,其实完全不输于他,如果不是他最后大意,胜的未必是他。

        而擂台下,被剑气长河送到一边的黑袍人,更是脸色阴郁,他抚摸著黑袍大袍内部,一只只仿佛眼睛形状的翠绿孔雀翎羽蓦然打开,每一只眼睛里面,都闪烁著一朵的赤红火焰,如同鬼火,看起来极为狰狞可怖。

        不过最终,黑袍人还是冷哼了一声,不知道想到了什么,又一松手,顿时那些翠绿羽毛粘成的怪异眼睛,又同一时间闭上,仿佛从来不曾睁开过。

        里面的千朵幽红火焰,也随即消失。

        一声轻哼,他转身离开。

        ……

        ps:第三更,补欠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