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玄幻小说 > 无尽神域 > 第六百五十四章、七叶雪剑
  • 第六百五十四章、七叶雪剑

    作品:《无尽神域

        除了寥寥几人,只怕没有人是他的对手。

        不过,对于拥有绝对实力的人,见到此幕,反而无所畏惧,更感兴趣,被激起了战意。

        战斗继续。

        第二场,唐天仇对战九号花鹏海。

        没有任何悬疑,花鹏海自知不敌,所以主动认输,唐天仇亦获得一胜,目前和华赤轩并列第一。

        对于此战,花鹏海的怯战认输,大多数人都觉鄙夷,但又不禁暗赞他聪明。

        如果勉强一战,只怕花鹏海倾尽全力,也难以是黑袍人唐天仇的对手,反而要么重伤,要么道气损耗过重,影响状态,接下来的战斗一定坎坷,这对他是殊为不利的。

        所以,他干脆认输,反而能保持精神和体力状态,更好的应对接下来的战斗,最后能拿到的排名,反而可能会高上一些,自然让人称赞。

        第三场,星渡对苍乐圣。

        苍乐圣听到是和星渡对战,面色难看,掠上擂台后,看了一眼对面一身月白僧袍的星渡和尚,面庞抽了抽,犹豫片刻,终于也是低声道:“我弃战!”

        一句话出,满场哗然!

        花鹏海这等级数的放弃战斗,情有可原,毕竟他根本没有一线希望是唐天仇的对手,放弃反而是最好的选择。

        但苍乐圣不同。

        他是南疆第一,虽然和花鹏海同样都是一域之首,但他这个一域之首,含金量可高多了。

        这样的人,有其傲气与资本,与星渡对战,虽然输面占多,但如果运气极好,加上爆发得当的情况下,他也不是没有一丝可能战胜星渡,从而获得更上一层的排名。

        只是,他却毅然而决然的在这种关头放弃了,明显是自承不敌星渡。

        这让其他人,一时不由议论纷纷,有鄙夷他欺软怕硬的,也有暗赞他懂得取舍权变,知时识务的。

        一场战斗,虽然他也许也有千分之一的机会,战胜星渡,从而获得更高的排名。

        但更多的,却∞▽∞▽∞▽∞▽,m.△.c●om是他最终惨败而归,信心战意丧失。

        而且最严重的是,与星渡这等级大高手一战,无论如何,他都要底牌尽出,拼尽全力,最后导致的,只可能是状态亏损,甚至重伤而归。

        面对原本能够战胜的对手,也失去了机会,被人翻盘,那时,才是更大的笑话。

        苍乐圣能忍常人所不能忍,不争一时意气,宁愿忍受被众人讥笑,也要保持自己最佳的状态,来应对下一个对手,这种心性,不得不,是枭雄所为,没有大忍耐,是很难做到像他这一地步的。

        不过不管如何,苍乐圣做出了选择,所以他失败,永远丧失了竞争第一的机会。

        不过对于他而言,本来就没可能获得第一,这种选择,反而是智慧的。

        星渡积一胜,同样并列第一。

        第四场。

        衣胜雪对水青瞳。

        水青瞳眨了几下眼睛,没出人意料之外,竟然也认输了,至此,台下一片无语。

        谁也没有想到,一上来四场战斗,三场直接认输,虽然这也是意料之中,但也没有这么坑爹的吧……都认输了,大家还怎么看。

        所有人只能抱著接下来战斗更加精彩,总有强强对撞时候的心思,继续等待下去,果不其然,第五场,又一场真正的战斗来临。

        ‘冷面’厉凡,对‘一剑霜痕’白千刃。

        ‘冷面’厉凡,是最近才崛起的一匹黑马,很多人之前,并没有听过他的名字,不过随著他连续战胜‘红花鬼女’师玉奴,以及‘红衣赤剑’伍清渊,所有人才正视了他的名字。

        找江左的人一打听,才知道他也有过不少传奇的经历,比如蓬山武会,比如鸿武道会,虽然崛起时间尚短,但居然能跟衣胜雪对拼百招而不败,已显其实力峥嵘,才没人看了。

        而‘一剑霜痕’白千刃,更是曾经的南境传奇之一,‘刀奇’无云子的徒弟,一身修为,也得到过验证,剑术之精奇绝诡,让人震撼。

        这两个人对上,一个是历代传奇的传人,一个是新近崛起的黑马,谁能获胜,自然成为众人关注的焦。

        不过众人依然有所偏坦。

        大部份人认为,厉寒虽然有和衣胜雪对决百招不败的经历,但那时衣胜雪肯定有留手。

        而且凭白千刃的实力,虽不一定能稳胜衣胜雪,但撑过百招绝对没有任何问题,就是两百招,三百招,衣胜雪也未必能轻易拿得下他,因此,还是看好白千刃的居多。

        当然也有一部份人,认为厉寒连师玉奴都能轻易击败,只怕目前显露出来的也非全部实力,这一场战斗,还有变数。

        而台下,听到报到他的名字,厉寒的脸色也一瞬间严肃了起来,知道遇上了自南境青年修士擂以来,最强的一个对手。

        如果这一关过不去,前五之位,他几乎没有任何可能。

        白千刃可不是师玉奴和伍清渊这两个人能比,师玉奴虽然鬼术奇异,但胜在奇诡,威力却不如何惊人,除非她爆发之前从未展露过的天残神功,才有可能对自己造成影响。

        而伍清渊,更不必提,养在温室中的花朵一个,实力不怎么样,还自我感觉良好,这样的人,战胜他厉寒都兴不起一成就感。

        但白千刃,却是当初在心经院中,给厉寒最大威胁的人,连苍乐圣,都排在其下。

        他攻击法可时使用的那招附影随风剑,给厉寒留下了很深的印像。

        所以,厉寒对他,绝对不能有任何觑,稍一不慎,就有失败的可能,不得,这次要展露一些真正的实力了。

        心中有了打算,厉寒脸色一正,叫人无法看出他的真实喜怒,同时无影身法展开,身形一虚,直接飘上掠台,站在一方。

        另一边,白千刃毫无表情,面色冷俊,一袭白衣若雪,也抱剑跃上擂台,站在厉寒另一端。

        两人相对而立,一黑一白,俱都面无表情,仿佛两块冰冷的寒冰。

        ‘冷面’厉寒,是厉寒的化号,‘冷面’两个字,就明一切,狂放不羁,冷酷如刀;而白千刃,更是寒衣胜雪,剑气如霜,浑身上下,都透著一股奇特的死寂,寂寞之意。

        这样的两人,站在一起,一旦对战,势必激起最激烈的火花。

        ……

        “如果不想受伤,就自动退下擂台吧!”

        忽然,一身白衣的白千刃冷冷开口,他的声音略带一丝沙哑,长发披垂而下,遮住了一只眼睛,出来的声音,也如同冰块,让人血液凝固。

        厉寒眼眉一挑,淡淡道:“不经一战,如何知胜负,谁胜谁败,还在未定之天呢!”

        “好,既然不知好歹,那白某今天便成全你!”

        依旧是那冰冷淡漠的声音,白千刃一扬手,“嗤”的一声,就抽出了掌中的长剑。

        那是一柄如同冰雪的长剑,光滑如镜,不见一丝斑痕,上面竟可映出人的影像,散发著森冷的寒意。

        “上品名器,七叶雪剑,今日,为你破例,第一次开锋!”

        掌心上扬,手中的那柄冰雪长剑,倏然划出一道刺目的光痕,直朝厉寒胸口冲来,其疾如光,竟然快得瞬目难及。

        “好快的剑速!”

        这一幕,不止让台上的厉寒心下微凛,台下众人,也是纷纷看得肝胆一寒,不少人甚至瞬间心中一冷,如同要被刺中的是他们自己,心口阵阵发凉。

        而几名最有希望夺得第一的人,此刻也不由将目光注视在白千刃的这一剑之上,目光微闪,隐有异色。

        ……

        第二更,补欠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