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玄幻小说 > 无尽神域 > 第六百四十八章、弥陀大千掌
  • 第六百四十八章、弥陀大千掌

    作品:《无尽神域

        很快,抽签结果出来。

        一号‘江左游龙’衣胜雪,对阵梵音寺三清之首,清徽大师。

        二号‘梵音寺’星渡小和尚,对阵‘剑王楼’独孤兄弟。

        三号‘锦衣楼’华赤轩,对阵十八号‘无目公子’灵星河。

        四号神魔之域黑袍人,对阵十九号绿裙少女李静初。

        五号江左‘冷面’厉凡,对阵南疆三族之一,石堡伍家少主‘红衣赤剑’伍清渊。

        六号‘刀奇’无云子徒弟,‘一剑霜痕’白千刃,对阵梵音寺四大虚字辈弟子之一,虚玄和尚。

        七号‘绝命相士’苍乐圣,对战四虚之首虚悟和尚。

        八号江右奇才‘红花鬼女’师玉奴,对阵十一号黑衣琴师岑文乐。

        九号雪衣背剑紫纱少女,对阵十二号蓝魔衣。

        十号江北玄衣阁少主人,‘笑刀’花鹏海,对阵十四号‘毒手书生’司安南。

        ……

        听到宣布结果,十名种子选手大多面无表情,看不出多少担忧和紧迫之色,显然对自己信心十足。

        而十一至二十号这十人,则大多神情紧张,精神局促,明显没有多少信心。

        只有寥寥几人,目光闪烁,显然在斟酌胜算。

        清徽和尚,独孤兄弟,‘无目公子’灵星河,绿裙少女李静初,四虚之二,虚玄,虚悟二僧,对上的对手太强大,他们基本没有任何胜算,最多也就抢下十到二十之间的排名。

        仅剩的几个有机会的,自然是排名第十一号的岑文乐,对阵‘红花鬼女’师玉奴,希望虽然不大,但也可以一拼。

        而蓝魔衣,是众人中,希望最大的两人之一。

        他的对手,名不见经传,而且是突然而来,没有一丝消息。

        蓝魔衣的实力也非同小可,在江左仅在‘江左游龙’衣胜雪一人之下,再加上他的成名暗器,‘冰雪女神’,一直不曾出手,就是为了留待这一日,一鸣惊人。

        说他有可能在最后翻盘,很多人相信。

        而另外两人,‘毒手书生’司安南,一直以智计扬名天下,实力也不在蓝魔衣之下。

        他的对手,是江北玄衣阁的少主人,‘笑刀’花鹏海,是前十中最弱的几人之一,如果司安南谋算得当,未必没有赢的机会。

        而最后一人,南疆三族之一,伍家弟子‘红衣赤剑’伍清渊,别人对他没有多少信心,他却对自己信心十足。

        毕竟是南疆三族其中之一的少主人,实力不弱,在整个南疆,除了苍乐圣和那名前往仙妖战场后来踪迹全无的水家小姐,他不怕任何人。

        而且因为厉寒战斗的时候,他也在被人挑战,所以没有看到厉寒战胜师玉奴的那一慕,以为厉寒只是饶幸获胜。

        再加上当初在心经院中,他提出要换房的时候,只有厉寒一个人不敢顶撞自己,还低声下气,心中自然就认定,厉寒肯定是十人中最弱的一个软柿子。

        他原本以为自己全无机会,没想到居然碰上了一个全无名气的普通人,这下,他的机会来了,说不定有进入前十的机会,这是他做梦都没有想到的。

        因此听到对战列表宣布的那一刻,他兴奋得差点原地跳了起来,这要是回到南疆,他还不被所有人拥簇著,当成神一样膜拜,尊敬?

        南境修士擂前十,这是何等响当当的名声,就是晚上做梦,也会笑醒。

        而且前十的奖励,居然是可以进入一次梵音寺禁地藏经阁,也让他无比心动,甚至向往,渴望……

        所以,厉寒,他一定要战败,想到这,他瞪眼打量著站在人群中那个毫不起眼的白衣青年,眼神中闪过一抹凌厉的寒光……

        另一旁,苍乐圣站在他身边,听到对战列表的时候,也有一丝意外。

        他对自己的对手并不在意,哪怕是四虚之首的虚悟和尚,在梵音寺或算高手,但在他这个南疆第一面前,便不算什么了。

        只是,对于自己表弟的这个对手,他却觉得有些看不清,似乎没那么简单。

        不过这本就不是自己的战斗,他也从没认为伍清渊能有机会进入前十,所以目光微一沉吟,还是没有提醒他些什么,只是目光,却忽然掠过人群,看了不远处的厉寒一眼。

        厉寒似有所觉,不过却没有表露出什么,只是淡淡一笑,还回头,朝已经等侯在擂台下的叶清仙挥了挥手,表示不用担心,自己必胜。

        这一幕,落在伍清渊的眼中,让他怒火瞬间中烧。

        “什么,在这当口,他居然还有心思和女人眉目传情,难道他还认为,自己不配成为他的对手不成?简直是不知死活,该死,该死!”

        想到此,伍清渊眼中寒光更盛,已在思索,等下要用什么样的手段,将厉寒击败,让他颜面尽失,成为笑话了。

        ……

        “开始!”

        随著裁判一声令下,一号衣胜雪,二号星渡,纷纷跃上擂台。

        他们的对手,梵音寺清徽和尚和‘剑王楼’独孤兄弟,同样跃上擂台。

        不过不同于衣胜雪和星渡小和尚的轻松自在,三人神色间都有些沮丧,只是清徽尚算比较平静,似是知道自己必败,双掌合十,倒依旧保持高僧风度,不曾退缩。

        因为到了前十之争,每个上场的,都是顶尖高手,所以战斗别人一场都不想放过。

        多观摩参研一下他们的过招,也是对自己的提升,说不定,就能从中领悟到什么,从而修为大进呢。

        这也是很多人,不远万里,从南境各地千里迢迢跑到这里来,非要观看这场修道界盛会的重要原因。

        他们自然不全是为了看热闹,更多的还是为了开阔眼界,提升自己,想从那些顶尖高手的过招之中,触类旁通,悟到自己的道,甚至理。

        所以,到了前十之争,五座擂台,已撤其二,只剩一二三座。

        前二十的人,按照对战列表,在二三号擂台上,捉对撕杀,每次二对,一共五批。

        待决出前十之后,剩下两座擂台也将撤去,只留最中间一座,那时,前十的排名战,将在其上进行。而且这时,也不再是分批进行,而是一对一,一轮一轮,不让人错过一场了。

        因为前十的战斗,必定更加激烈,更加耀眼,对众人的启发更大,自然不会让人出现顾此失彼,这也想看那也想看,结果两边都看得不安心,学不到什么东西的情况。

        衣胜雪一袭白衣,头插玉簪,站在擂台之上,衣袂随风而动,直欲飘飘若仙,风姿如龙,让人看得不由目不转睛。

        他站在那里,天地为之失色,清徽和尚在梵音寺虽然是清字辈诸弟子之首,平时气度也自不凡,但在他的面前,却不由得黯然失色,如被夺去了所有光华。

        “请吧……”

        衣胜雪并没有什么傲气,微一伸手,示意清徽和尚先请。

        清徽和尚也知道,自己若不出手,只怕再没有出手的机会,他低眉垂目,低念一声:“阿弥陀佛,衣施主,那贫僧就得罪了。”

        说完,双掌合十,猛然间,浑身上下,气势一荡,僧衣飘佛,隐约间,身后竟然呈现一尊方面大耳,周身燃火焰的佛陀化相。

        “弥陀大千掌。”

        毕竟是三清之首,虽然在江左第一人面前相形失色,可他的修为,并不因此退步几分。

        左足踏前半步,清徽和尚一掌击出,梵音顿随,身后的火焰佛陀,似乎也随之一同出掌,与清徽和尚的掌劲在半空中交融在一起,竟然足足变大了数十倍,如擎天压地,朝衣胜雪压了过去。

        “好掌法。”

        认出此掌,是梵音寺三十六奇学之一,衣胜雪却并没有任何惊讶畏惧的神色,只是微微一笑,轻轻道:“江湖夜雨十年灯。”

        身形轻转,如雨如风,如雾如丝,一转眼,就闪避过了清徽和尚的弥陀大千掌,并到了他的身后,轻轻一压,左手食中二指间,一道无形剑气,割开了清徽和尚的黄衣僧领,随即飘然后退,微笑不语。

        清徽怔在原地,凝目颈间剑痕,忽然苦涩一笑,双掌合十:“领教了。”

        话毕,神色似庄重似解脱,竟然多了一丝之前从未有过的禅意,言毕,飘然下台,显然是承认了失败。

        至此,衣胜雪率先取胜,进入前十强。

        虽然这个结局,不出众人意料之外,但他只出一招,就破了梵音寺三清之首的一击,而且将其击败,却依旧让台下一片哗然,不敢相信这个结果。

        要知道,三清之首,可不是普通人,那是梵音寺数千弟子中,选出来的最为出类拔萃的几人,不说实力多强,至少也不是弱者。

        可这样的人,在衣胜雪手下,依旧坚持不了一招。

        这不是说明清徽太弱,而是衣胜雪,太强。

        这个久负盛名,江左传奇的第一人,果然不同凡晌,让人心悸,畏惧,而又感到难以为敌。

        而就在衣胜雪分出胜负的当口,二号擂台上,同样不过转眼,胜负即分。

        星渡小和尚一袭月白僧袍,如同佛国中人,站在那里,面对独孤兄弟密如疾风骤雨的不断围攻,竟然不动不移,眼睛都未睁开。

        只是身上不断闪现出一丝一条的月华光华,仿佛绸缎,缠绕到独孤兄弟身上,不过片刻,两人的攻势便缓了下来,再过片刻,浑身如陷泥沼,劲力再也提不起半点,知道不敌,面色颓然,只有点头认输。

        星渡小和尚一挥手,两人身上的星光月华消失,他们才恢复行动力,一脸惭然郁闷,退下擂台。

        至此,星渡小和尚第二个杀入前十,不输梵音寺首之名。

        ……

        第一更,补昨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