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玄幻小说 > 无尽神域 > 第六百四十章、高手
  • 第六百四十章、高手

    作品:《无尽神域

        俯望四周,梵音岛如同巨龟,横卧大海,四处林木葱葱,俗世尘氛被这场新雨一洗而净,显得特别干净清爽。

        山涧林崖间,流泉淙淙,白雾升起,恍若仙境,不似人间。

        此刻,天佛坪之上,五座拔地而起的高大擂台,矗立在众人中心。无数或老或少的修行者,围在其侧,等待擂战的正式开始,神情大多激动而兴奋,充满期待。

        厉寒走到东侧一片芦蓬之下,发现这里已经坐满了人,目光一转,在人群中,他一眼就看见了一个清冷孤傲的白衣青年。

        膝横古剑,衣冷如霜,浑身上下都散发出一股令人不寒而栗的气势。

        所有坐在他身边的人,都故意隔开几个位子,不敢靠近。

        不用问,厉寒也明白,这必是之前与苍乐圣有过一场交手,从而不由令人为之哗然,不得不正视的‘刀奇’无云子的徒弟,‘一剑霜痕’白千刃。

        他坐在江南弟子那一块区域,除他之外,江南地界,此次一共来到了二十八名高手,白千刃是其中最引人注目,也最出色的一位。

        除此之外,还有一名绿裙少女,一名黑衣琴师,也比较引人注目。

        不过厉寒并不清楚他们的来历,看一眼便罢,目光又转向另外六块区域。

        南境七域,江南、江北、江左、江右,梵海,南疆,神魔之域。

        江南,江左,是弟子较多的两区,在江左地界,厉寒看见了衣胜雪,蓝魔衣,司安南,独孤应龙,独孤应熊等熟人。

        他们似是感觉到厉寒的注视,回过头来一看,就发现了厉寒站在人群外边,顿时不由朝他一笑,衣胜雪还招了招手,似是示意他过去。

        见状,厉寒笑笑,也走过去找了一个空座位坐下,其后,这才有空,打量另外五个区域的人。

        江北之境,此次一共来了十七名弟子,

        其中,大多身穿赤,白,紫,黑四色衣服,只有少数,是穿其他衣饰。

        显然,这些人,≠≠≠≠,m.≧.c↖om多是来自江北四阁,赤衣阁,白衣阁,紫衣阁,玄衣阁,只有少数才是散修,或其他世家宗门中出来。

        十七名弟子中,以一身花俏罗衫,白白胖胖的玄衣阁少主,‘笑里藏刀’最为出色,坐在众人中心,所有人众星拱月,明显唯他马首是瞻。

        而江右之地,这次来的人也不少,足足有二十一个。

        厉寒打量了一眼,目光在两个人身上停住。

        其中一个,锦衣含笑,眉宇间隐现一抹赤色,只是微微端坐在那里,就有一股不动如山的气质,让人不由注目。

        厉寒不清楚他的来历,但隐隐感受到他身上的气势,隐而不发,绝对不输于之前见过的白千刃,花鹏海,苍乐圣等尖青年高手,甚至犹有过之。

        这绝对是此次南境青年修士擂一劲敌。

        厉寒一瞬间就下了定义。

        而另外一人,厉寒只看一眼,就猜出了其来历。

        其人一身大红绣衫,媚艳之气甚浓。

        其脸蒙紫纱,似乎不便见人,但一双眼睛,却似水动人,随便看人一眼,都让人有一种色授魂消,绮念丛生的感觉。

        不用问,厉寒也明白,这必是号称江右怪才,‘红花鬼女’师玉奴的那名女子。

        只是听容貌被毁,所以故意戴上面纱,可能也是不想被人指指吧。

        但厉寒看她的表情,似乎并不在意这些,戴上面纱,可能也有别的用意。

        梵海之地,自然便是东道主,梵音寺的弟子居多,大多身穿灰衣,俱都年轻,光头闭目,即使在大战前,依旧不忘颂经礼佛,与四周热闹喧嚣格格不入。

        其他人,也没有人不开眼的去打扰他们。

        其中最出色的,有八人。

        四名灰衣僧侣,三名黄衣僧侣,共七人。

        七人中间还围有一人,如众星拱月,一袭白色僧袍,尘不染,坐在人群中,却是一名和尚,年轻得过份,身上似是有星月之光在流转,隐隐间给人一种特别的气质。

        他嘴巴紧闭,即使偶尔有梵音寺的僧侣经过,向他行礼,他也只是头,并不话,显得有些奇异。

        厉寒目光微动,便即猜出他的身份。

        梵音寺这一代,最出色的两名僧人之一,一直在后山闭关,直到梵空冥入灭之后,才被推出来,做为首席弟子,本来有很多人不服,后来,却再也没一个弟子敢不服了。

        他的法名,便是叫‘星渡’。

        厉寒从他身上,感受到了不输于万世潮音功的气息,他心内微微一凛,明白这星渡和尚,只怕已经修炼有梵音寺的不传绝学,玉佛典了。

        也唯有玉佛典,才能修炼成他那种如星如玉的气质,和周围的众多灰衣僧侣,黄衣僧侣,格格不入。

        别看他年轻,但厉寒明白,这星渡和尚,绝对是本次南境青年修士擂,他最强劲可怕的对手之一,其一身实力,必不在衣胜雪,白千刃,以及那名眉有赤彩的锦衣青年男子之下。

        厉寒敢给他打包票,最后他的排名,至少前五,甚至极有可能前三,乃至直接登也不是没有可能。

        哪怕这次南境青年修士擂人才济济,苍乐圣,伍清渊,白千刃,师玉奴,花鹏海等,都是各域出来的不俗的尖青年高手,但最让厉寒重视,以及觉得需要谨慎面对的,依旧是衣胜雪,那名眉有赤彩的锦衣青年,以及这星渡和尚三人。

        他们是他竞争前三最大的对手。

        不过,厉寒身怀万世潮音功,又新修炼出了心境,更将清虚四重影身法与药神道府中获得的无影神功秘卷相融合,创出了自己独属的无影身法,即使对手再强大,他也不会畏惧。

        衣胜雪,星渡,神秘锦衣青年人又如何,他未必就输于他们三人中的任何一人。

        ……

        目光移开,厉寒把最后两个区域,南疆,以及梵音寺安排给神魔区域的两块区域,一并扫完。

        南疆三族最是出名,厉寒本以为也就苍乐圣,伍清渊两人值得正视一对,然而当他扫视完发现,人群中,还有一名身穿雪白剑士服,面蒙紫色薄纱的背剑少女,坐在人群最后,其实力不容觑,甚至,可能不在苍乐圣之下。

        这让他大是惊讶,再仔细一看,发现不止他自己,就连南疆区域中的二十几名好手,乃至苍乐圣,伍清渊两名领头者,都有些惊讶,甚至眉宇之间带上了一抹忌惮之色。

        没有人敢朝那名雪衣紫纱少女靠近,仿佛她的身上,有什么魔力,令人畏惧。

        “这人是?”

        厉寒眨了眨眼睛,略显惊讶,显然之前听过的传闻中,他不曾听,南疆除苍乐圣,伍清渊之外,还有这样一个人物,除非……

        他想到了一个传闻,数年之前,仙妖大战,南疆三族,隐为之首的水族族长之女,孤身远出,前往仙妖战场,从此下落不闻。

        所有人都骂她疯了,也以为她已经陨落,所以苍乐圣,才能后来居上,成为南疆第一。

        这人连苍乐圣都觉意外,甚至有些忌惮,莫非,是那名水族少女,又回来了,而且还来到了这梵音寺,只是,如果她没有参加南疆修士擂,她又是如何拿到资格,进入南境青年修士擂的呢?

        厉寒心下好奇。

        不过,不管这人身份如何,厉寒也都明白,这又是一名劲敌。

        同时,他目光一扫,看向最后一块区域,希望神魔之域来的人不要太多,不然,这一届,他还真没有把握,一定能闯入前三,甚至前五,都有危险。

        可是低于前五,肯定是拿不到至尊宝钱的,所以,知已知彼,百战不怠,对这最后一个,最神秘,也是最危险地方出来的弟子,他还是很关注的。

        只是当他目光扫过去的时候,还是不由一呆,随即神情转为错愕。

        整个神魔之域弟子区域,空荡荡的,只在角落处,坐了一人。

        一身黑袍,连面目都遮拢住,如果仔细去看,甚至能发现他身上,不断冒出寒烟,似乎冻得发抖,身子也蜷缩住,让人称奇。

        别的区域,最少都有十几位同伴到来,多的更是近三十个,唯独这最后一域,居然只有一人参加,而且这等奇怪的样子,让厉寒也不由微微怔住。

        这就是神魔之域的弟子,真的如表面看起来这般不堪吗?

        厉寒摇了摇头,表示不相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