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玄幻小说 > 无尽神域 > 第六百三十九章、战始
  • 第六百三十九章、战始

    作品:《无尽神域

        钟声八响,代表南境青年修士擂的正式开始。

        院中,一扇扇木门被推开,同样是参加南境青年修士擂的众人。同样闭关了十来日,于这一刻同时推门而起,出现在院中。

        他们互相对视,有的充满战意,满含自信,大有一剑劈开千重山,扫尽万敌登龙台的豪迈气势。

        有的却畏畏缩缩,犹犹豫豫,不敢与别人的目光对视,明显是对自己的实力极度不自信,充满彷徨。

        不过,苍乐圣,伍清渊,花鹏海等几人,明显不在其中。

        他们站在人群中,如同鹤立鸡群,即使第一天来时就闹出一些不的风波,此时依旧掩盖不了他们的风采,个个光彩照人,神光内敛,显然,都是有大把握的人物。

        十八号房中,厉寒见状,也振衣而起,目光微动之后,瞬间就恢复了原来的低调内敛,再也看不出一丝异常。

        他推门而出,来到众人中间。

        厉寒的到来,并不吸引人注意,毕竟,‘冷面’厉凡这个名字,在江左,现在可能有名气,大部份人认识他,但在南境,毕竟是后起之秀,名不见经传,许多人大多没有听过。

        最重要的是,他在第一天,面对伍清渊的逼迫时,居然答应把房间让给他,毫无骨气与武魄,让人看不起。

        虽然,如果换了他们,结果可能一样,只是,他们不愿承认而已。

        对此,厉寒也只是笑一笑,并不在意,而且还乐得平静。

        他站在人群之后,目光打量众人中心的苍乐圣,伍清渊,花鹏海等几人,忽然微微一皱眉头,还有三个人,没有出来。

        江右奇才,‘红花鬼女’师玉奴。

        江南神秘剑客,上两届南境魁首‘刀奇’无云子的徒弟,‘一剑霜痕’白千刃。

        以及,那个厉寒不知道名字,但却给人一种高深莫测,诡异多变的神秘声音的主人。

        师玉奴,白千刃没有出来,是因为厉寒虽然没有见过他们,但凭声音,◎≈◎≈◎≈◎≈,m.↖.co︽m背影,如果他们在人群之中,厉寒也能一眼看见。

        而那个神秘声音的主人,更是最惹厉寒注意,可惜此时二十四间大门都洞开,但是场中,却没有他想见的那个人。

        显然,他不在。

        师玉奴,白千刃,也早就离去了。

        厉寒看向二号房间,六号房间,那便是师玉奴,白千刃曾经居住的房间,果然现在早已人去楼空,他们似是提前离开了,不俗与众人照面。

        厉寒见状,心思一转,也已明白过来,必是不愿与众人照面,所以提前离开了。

        白千刃清冷孤傲,有此行事,不足为奇。

        师玉奴一向喜欢站在众人中心,行事也爱走奇诡,她不在,就有些奇怪了。

        倒是那个神秘声音的主人,既然他上次就没露面,这次不在,也就很正常。

        其实还有另外几人,也早就过去了,显然是知道今天是南境青年修士擂开始的日子,所以提前过去观察现场,体验环境。

        苍乐圣见状,冷哼一声,道:“我们也走吧!”

        “好的,表哥。”

        伍清渊经过上次一事,变得低调不少了,虽然一身大红衣裳,依旧十分醒目,但却不再有那种嚣张拔扈的样子。

        显然,他也明白,这里不是南疆。

        在南疆他有伍家,他表哥罩著,没人敢惹他,所以养成了一身骄横拔扈的性格。

        但上次,先遇花鹏海,再对师玉奴,后来又碰上‘刀奇’无云子的徒弟白千刃,被对方一招轰飞了出去,面子大跌,他自然明白,此时心经院中,人上有人,天外有天的道理。

        行事也不再那么高调,这十几天,也全是在屋内养伤,如果不是有伍家和苍家的灵丹,只怕他此刻,仍旧躺在床上,根本无缘参加这南境青年修士擂。

        到时候,如果是因为那事,却让他失去了参加南境青年修士擂的机会,他哭都哭不出来了。

        ……

        苍乐圣,伍清渊等二人,率先振袂而走,朝著万佛绝峰的方向飞掠而去。

        见状,顿时便有一群人,跟在他们身后,同样飞去。

        花鹏海见状,也一挥手,带了一群人,同样跟了过去。

        厉寒看到院中基本已经没有人了,便也随后飞出,却发现院边,俏生生站了一个素白的女子,峨眉如雪,手持玉笛,不正是已经分别十几天没见的‘竹笛玄女’叶清仙是谁?

        “叶姑娘?”

        他脚步一顿,随即明白她是在这里等他。

        “走吧。”

        叶清仙笑盈盈的,虽然眉目依然清孤冷冽,但面对厉寒,却没有那种感觉,也没有让他问什么话,直接招手道。

        “嗯。”

        最终,厉寒也没有多什么,看看其余人都已走远,原地只剩下他们两人,当即两人也不啰嗦,直接并肩而起,一振衣袖,同样追随苍乐圣,花鹏海等人之后,朝万佛绝峰的方向飞掠而去。

        他们已经来过一次,熟门熟路,所以倒并不觉陌生。

        再加上其实就算不认路也没关系,因为随著钟声响起,此时梵音寺中,到处可见遁光,飞行法器的光芒,一道道五颜六色的光芒,从各自不同的院子中飞起,同样朝一个方向汇聚。

        不用问,也知道那里,必定就是这次南境青年修士擂召开的地方,万佛绝峰无疑。

        ……

        万佛绝峰峰高崖陡,没有一些修为的人,还真上不去。

        很多千里迢迢,赶来此地观战的人,发现自己还上不了山峰,顿时急了。

        有人陪伴的,便央修为高的同伴带他们上去。

        没人陪伴的,就央路过的修士带他们上去。

        不过有些人好心,自然也便带了;有些人自己上得峰都吃力,自然不愿带人,很大一批人,就被落下了山下,只能干瞪眼的看著。

        这也是梵音寺的本意,比武斗擂,不适合太多人观看,尤其是这等修行界的盛事,更不是随便一个什么人,都能观看评的。

        没有一定修为,连区区万佛绝峰都上不去,便连做个看客都不够资格。

        修道本无情,物竞天择,适者生存,弱肉强食。

        如果看不破这一,也难以攀登高峰。

        ……

        不过对于厉寒,叶清仙两人来,区区万佛绝峰,自然不在话下,不过一炷香的功夫,就追上了前面几人,然后再过片刻之后,十几人就一齐飞上了万佛绝峰。

        昨夜刚刚下过一场新雨,天佛坪被洗得青翠如洗,仿佛一颗明珠,镶嵌在万佛绝峰峰。

        三面翠谷飘烟,背北悬崖高耸,墨笔的斗大佛字,似乎也感受到今日之不同气象,在旭日下,散发出万丈光辉。

        松涛阵阵,清风吹颊,有些人已经提前来踩过,有些人却是第一次来,见到这等壮观景象,忍不住一个个发出感叹声。

        厉寒,叶清仙两人中途分开,参战之人,有参战之人专门的席位,观战之人,则自己选择一座擂台,观看自己喜欢的修士的战斗,四座擂台下,已经围满了人。

        叶清仙,自然是准备先等等,看厉寒等下在哪一个擂台,她便去哪个擂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