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玄幻小说 > 无尽神域 > 第六百三十三章、千魔
  • 第六百三十三章、千魔

    作品:《无尽神域

        经过悟玄的解说,厉寒与叶清仙,也终于渐渐摸清了梵音寺这些堂院的具体分工,对梵音寺的格局有了一个大概的了解。

        三堂自不必说,四尺堂厉寒已经见识过了,是掌管戒律的地方,其余如堂,如罗汉堂教授修行,般若堂研习拳棍。

        至于六院,分工又各自不同。

        证道院,是梵音寺僧众修行佛法的地方,凡是能入证道院,皆为在佛法上有高深道诣。此院不传武学,只传佛理,是梵音寺中最为平圣详和的一处地方。

        忏悔堂,则是梵音寺内给一些犯戒弟子们关禁闭的地方,该堂弟子必须严守戒律,武功在四尺堂中算中游水准,不算高,但也不低。

        药王院研习医术,舍利院超度亡魂,菩提院研究刀法和奇门兵器,而最值得一提,也是六院之首的所在,便是梵音寺内最为崇高也是让人敬畏神往的地方,便是达摩院。

        达摩院一共设有八个席位,号称是达摩八大高僧,能进入其中的,都是梵音寺修为最为高深的僧侣,这是梵音寺内所有武僧一生追求最高荣誉,数量不增也不减,自有其独特意义。

        每一个梵音寺弟子皆以能进入达摩院中修行作为终生目标。而从达摩院出来的僧侣,也往往是寺内修为最强之人,各掌重权。

        像罗汉堂首座法心,般若堂首座法行,忏悔院首座法应,舍利院首座法明,都曾是达摩八僧之一,只不过后来出来,掌管各院,达摩院自然会重新吸取新鲜血液,进行补充,凑足八位之数。

        至于七十二宫阁之首的藏经阁,自不必说,是收藏梵音寺一切道功典籍,和佛学经典的地方,也是天下最令人向往的武学圣地之一。

        不过进入藏经阁不易,即使是梵音寺本寺弟子,也要凭修为或贡献,才能进入其中兑换,是梵音寺中的禁地之一,戒备森严。

        藏经阁首座地悲禅师,是梵音寺四大硕果仅存的地字辈神僧之一,修为之高自不必说。

        而另一废去一身修为的地字辈地德神僧,亦藏身藏经阁中,终年不见天日,外人少有得见。

        地字辈神僧,两位都住在藏经阁中,足见其重视。

        要知道哪怕就是达摩院首座,自昔年地圣神僧叛出之后,都未再设,现在达摩八大高僧,没有一位地字辈,全是法字辈三代弟子,就可见藏经阁在梵音寺内的地位。

        毕竟,达摩院没了可以再设,藏经阁却是梵音寺的传承重地,一旦毁去,伤及根基,和水月潮音洞于伦音海阁,传承村于真龙皇朝,剑仙三千壁与神王陵,都是一样的意义。

        ……

        厉寒,叶清仙,随著悟玄和尚,自心经院开始,沿著甬道,一路走来,所经但见苍松翠柏,绿树成荫,一面面古朴斑驳的石碑,陈路道路两侧,俱是历代高僧书写的经文,甚中甚至还有道功秘传,让人吃惊。

        这便是碑林,据悟玄和尚所说,此林中,共有石碑三千余刻,不过大部份人只能进入外围,内围还有一小片碑林,是真正的梵音重地,镌刻有武学至理,甚至梵音绝学,外人是不得而入的。

        据说里面还有一锤谱堂,陈列有历代高僧的金身泥相,也是外人禁入,只供梵音寺自己弟子偶尔凭吊。

        过了碑林,便能望见昨日厉寒等人上山所见的山门,‘大乘胜地’四字隐约可见,金光照耀,旁边立石狮一对,气势磅礴,霸气凌人。

        不过厉寒等人昨日已经见识过,所以没有再去,直接绕过,朝另一边而行。

        随后,悟玄又带厉寒等游览了天王殿,大雄宝殿,远远望见一漆黑楼阁,高高矗立,藏在一片浓阴碧绿之后,悟玄告诉厉寒等,那就是梵音七十二宫阁之首的藏经阁,不过外人不得进入,一旦靠近就会有高僧出现阻止,所以厉寒等虽然遗憾,但也不会硬闯,直接离开。

        立雪亭,方丈院,钟鼓楼,甘露台,毗卢殿,白衣殿,地藏殿,禅师塔等等……

        一路走马观花,厉寒与叶清仙不由深赞梵音寺建筑之大气雄伟,全体以金、黄、红三色为主,栏杆地面则铺的是汉白玉大理石,金碧辉煌,宝相。

        过完毗卢殿,禅师塔,后面就阴森许多,一片荒凉,似乎很少人走。

        悟玄有些犹豫,不过叶清仙正在兴头上,不住催促,悟玄犹豫了一下,最终还是硬著头皮,带两人往内走。

        一边走,他一边道:“厉公子,叶姑娘,你们实在不该来这里的,这后面是千魔塔和舍罪崖,是寺内囚禁邪魔外道和僧徒弟子犯罪面壁的所在,平日便阴气森森,除了轮换的看守人员和送饭弟子,便是我梵音寺大部份弟子都少有人愿意来。”

        “而千魔塔和舍罪崖之后,倒另有一片开阔区域,建有问心堂,万钟殿,舍利塔和武道碑林,是普通信客可以进入的地方,不过一般不经过这条路,要另绕一条远路,但厉公子和叶姑娘不是寻常人,应该不会害怕,所以走这条路倒也无妨。”

        “嗯?”

        厉寒与叶清仙不由听得眨了眨眼睛,没有想到,误打误闯,他们竟然接近了梵音寺的禁地之一,千魔塔和舍罪崖,那两处地方,只听名字便知道不同寻常,这倒让厉寒产生了一点兴趣。

        不过他也知道,那等地方不是他能随便硬闯的地方,肯定有高僧守护,如非梵音本寺弟子,外人是绝难靠近的。虽然肯定比不过藏经阁的禁卫森严,但也不容小觑。

        几人走了一程,果然,即使以厉寒,叶清仙的修为之深,在这等地方,也感觉到一阵阴森寒意,似乎林木深处,藏有诡谲妖氛,不过他们技高人胆大,倒是不怕。

        倒是悟玄,身为梵音寺弟子,理应对这种地方有相当抗性,但是看他现在畏畏缩缩的样子,如果不是有厉寒和叶清仙跟在他身边,只怕他已经转身逃跑了,可见这个地方,的确不同寻常,有些邪性。

        再过一程,果然,隐约间,厉寒远远地望见了一漆黑高塔,直立如剑,耸入云端,其塔檐高叠,如鱼鳞排列,密密麻麻,远远望去,竟然至少有数十层之多,整体似一通天神柱,直入云间。

        其上,隐隐有阴云笼罩,传来诡谲笑声,虽然离此地尚有数里之远,却依旧让人不寒而噤。

        不过厉寒也看出,其周围百丈范围,都有一层隐约的金光在闪耀,显然有阵法镇压,不但里面的妖魔出不来,外面的人,如果不知开启之法,也是进不去的。

        悟玄望见那高塔,更显心惊,带著厉寒,叶清仙,急忙绕过那边,再往前走一阵,终于望不见那漆黑高塔了,悟玄和尚才不由松了一口气,拍拍胸脯,犹有余噤的样子。

        过了半晌,他才恢复过来,笑道:“好了,终于走过了千魔塔,接下来就是舍罪崖,经过舍罪崖,便到我们的目的地了。”

        三人继续往前,路旁没那么阴森了,不过依旧十分荒凉,最终,前方传来潮声阵阵,竟然是走到了梵音寺的终点,下面就是无尽大海。

        往左侧一望,有一片孤高悬崖,面海而立,高有千丈,其上隐约现嶙峋小径,直通向几个黝黑小洞,想必就是悟玄所说的舍罪崖了。

        厉寒运转目力,才终于看清,其上有一个大大的血红‘罪’字,罪字下方,是几名皮包骨头的灰衣僧侣,个个头发披散,面目枯槁,坐在那里,被铁链锁躯,任外面寒风如刀,水浪扑面,依旧平静如昔。

        初一看去,他们甚至连生机都没有半点,可仔细观察,还是能发现,其实他们的生机只是内藏躯体,一个个如萤火之光,不断飘摇,似乎随时会被扑灭,却又一直顽强的生存著。

        厉寒暗叹,这便是舍罪崖了,哪怕是梵音寺这等清圣之地,也有犯戒之人。

        然而普通犯戒之人,经四尺堂锁拿,在忏悔堂处罚一下往往也就罢了,或者使用一些杂役来赎罪,也绝对不可能发配到这等环境酷烈的地方,经受风刀霜剑,日月摧磨,**与灵魂,都受尽折磨。

        即使最后放回去,肯定也是奄奄一息,即使救活,也难以恢复到原来的鼎盛时期。

        不知道这些人,到底犯下了什么样的大罪,才值得梵音寺如此大费周章,厉寒也明白,如果不是滔天罪恶,梵音寺怎么也不至于把人发配到这等地方。

        而且能在这等地方生存下来的,这几个人,也绝对不凡,只怕原来在梵音寺中的地位,还非同小可。

        不过这毕竟不是厉寒能管的地方,而且他也不清楚内容,所以只看了一眼之后,就叹息一口气,随著悟玄,绕向另一边,终于下了悬崖,来到另一片开阔地带。

        这里,便是悟玄小和尚所说的问心堂,万钟殿,和舍利塔,武道碑林等地带了。

        ……

        ps:第一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