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玄幻小说 > 无尽神域 > 第六百三十二章、观寺
  • 第六百三十二章、观寺

    作品:《无尽神域

        传承村,是真龙王朝的龙兴之地,也是一切传承之所在。

        据说,但凡真龙王朝数千年来,所积累的所有功法,秘术,异宝,都藏在其中,而且,真龙王朝每一位圣皇,临至死前,都会进入传承村,刻下自己一生的感悟,留下自己的墓冢,供后人探索和挖掘。

        传承之名,就在于此。

        刚开始,这里是不对外人开放的,只有真龙王朝的顶尖弟子,才有进入其中参悟的机会。

        不过,因为一次大变,真龙王朝圣皇,意外开口,若有对真龙王朝有过特殊贡献,或者在各域青年修士擂上取得大胜,凑足十枚至尊宝钱的人,就有机会,进入其中,一试机缘。

        不过,到目前为止,厉寒连续参加了玉皇分擂,江左大擂,总共也只收获了四枚至尊宝钱,距离十枚的数字,还差得很远。

        如果他不能在这南境青年修士擂上取得可观的名次,也就意味著,他根本无缘进入最后的五境总擂,那时,他根本不可能凑齐十枚的至尊宝钱,得不到进入传承村的机会。

        传承村十年一开放,和五境青年修士擂的召开时间一样,而且恰恰就在五境青年修士擂结束之后没多久。

        所以可以说,这传承村,是针对真龙大陆所有天才的一次盛会,历来很多顶尖强者,都进入过其中,得到提升,如衣道南,衣南裘,秦天白,甚至厉寒的师傅冷幻,都进入过其中。

        这样的盛会,厉寒岂能缺席?

        所以,不管为了自己的将来,还是不缺席这场修道界青年一辈顶尖的盛会,厉寒都要不惜一切代价,在南境青年修士擂上取得可观的名次,成功打入五境总擂,取得至少超过六枚的至尊宝钱。

        这样,他才有机会。

        不过,想要达成这一切,首先,他就要拥有打败苍乐圣,白千刃等人的实力,如果连他们也战不胜,后面的也就不用说了。

        所以,回到房间之后,厉寒再次不闻外物,一心打坐,修炼起自己的万世潮音功,争取在最后的南境青年修士擂正式开始之前,将其再上一重楼。

        目前,身法他有清虚四重影融合的无影神功秘奥,隐隐向地品发展的迹像,在速度一项,青年一辈中,他自诩已不弱于大部份人。

        功法方面,他有伦音海阁传承的地品绝学,万世潮音功,这亦是他最大的倚仗之一,是他区别于所有前来参赛的弟子的强项。

        除了梵音寺的星渡小和尚有可能修炼有梵音寺的至高无上绝学,《玉佛典》,能与他抗衡之外,在心法一项上,他已领先了大多数人。

        但在攻击一道上,他略处短板,虽有可能达到地品的是涅磐寂静剑,但是,在涅磐心境未至完全之前,他还远无法发挥出它真正的威力,哪怕将其融合其他招式,亦很难达到傲视群雄的地步。

        所以,如此一来,他自然就要扬长避短,用超人一筹的强悍心法,来支撑无影身法的运转,再用绝强的速度和闪避,来拖垮对方,最终,才能取得胜利。

        清虚四重影融合无影秘奥之后形成的新的身法,已经不适合再叫原来的名字,因为达到七八重影之后,厉寒的速度再快,残影反而渐趋消失,越来越淡,几乎看不见。

        所以这门新的身法,直接被厉寒命名为无影身法,乃是借用了无影神功奥义前面的两个字,也是这门身法,修炼到大成境界后,必有的一种特点。

        ……

        厉寒在屋中修炼万世潮音功,其他各人也各自退出,回到自己房中,脑海中仍回想著刚才那两战。

        或许唏嘘不已,或许也受到刺激,各人都努力收起轻视心态,抓紧时间修炼,争取在半个月后的南境青年修士擂上,取得更高的名次,但这都不关厉寒的事了。

        不过小半个时辰,院外再次传来脚步声,有杂役僧跑步进来,带来各种铁铲、石料,把地面重新铺整齐,不到一个时辰,原地已经平整如新,看不出经过一番大战的模样了。

        第二天凌晨。

        旭日东升,霞光万道,照射在梵音寺的金顶之上,显示出繁华大千,无穷气象。

        配上正适梵音寺僧侣早课,梵声阵阵,更衬得梵音寺金碧辉煌,宛如神境。

        修炼了一夜的厉寒,不但不觉疲累,反而神采奕奕,万世潮音功虽然没有立即突破下一重境界,但也有了可观的进展。

        领悟心境之后,厉寒发觉,再修炼起来,果然不再有那种滞塞感,修炼速度要平稳,快速得多了。

        这,应该就是心境的作用吧。

        “嗯?”

        正在他准备推开门,到院子中吸口新鲜空气,舒展舒展筋骨时,却忽然精神赫然一动,如水波涟漪散开,脑海中倏然出现一个青年沙弥,朝他门口走来的迹像。

        “厉公子,有位女施主在门外,让我来请你出去相见!”

        敲门声起,青年小沙弥在他门外恭敬地喊道。

        “哦?”

        厉寒推门出去,扬眉问道:“那位女施主可报了姓名?”

        小沙弥道:“她说她姓叶,厉公子一听便知。”

        “原来如此。”

        厉寒闻言,瞬间明白过来,必是叶清仙无疑。

        他来到此地,只有叶清仙一人知道他居住在心经院十八号,除此之外,再也没有别的熟人,再加上小沙弥说女施主姓叶,不是叶清仙才见鬼了。

        厉寒有些疑惑,不知道她找自己有什么事,但两人如今已是朋友,她既然已在院外,自己不能不一见。

        向小沙弥拱了拱手,道:“多谢你了,我自去便是,你请自便!”

        “好的,厉公子,话已带到,那小僧告辞。”

        说罢,小沙弥摆了摆手,再次朝厉寒行了一礼,然后急忙跑了出去,显然还有其他的事要忙。

        厉寒见状,点头一笑,也不收拾什么,直接关上房门,然后走到心经院门口,果然看到叶清仙一袭白衣,清丽如月宫仙子,站在那里,看到他出来,不由微微一笑,直如百花盛开。

        “你终于肯出来了,没想到这心经院还挺严,想找个人还得通禀,真是麻烦。”

        叶清仙状似抱怨地说道,不过看她的神色,轻松自在,显然并没有真的觉得委屈。

        厉寒一见,不由笑道:“其实也就第一次,来熟了,守门的僧侣也就不会为难你了。这院中居住的都是参加擂战的高手,每个都要抓紧时间修炼,不容寻常人打扰,但叶仙子美若天仙,相信众人欢迎还来不及,自然不在此列。”

        “呵呵……”

        叶清仙轻轻一笑,也没有再说什么,开口道:“好了,不和你开玩笑了,我找你来,是让你和我一起,游览一下这梵音寺的,毕竟是天下第一佛宗,想必你也和我一样是第一次来,这样的胜景,不趁机观摩一番,以后可是没机会的。”

        “嗯……”

        厉寒犹豫了一下,最终还是点头答应道:“也好,趁机去看看梵音寺的擂台设在哪里,也好做到参战时心中有底。”

        虽然修炼重要,但厉寒同样明白,在此时放松心怀,和叶清仙畅游一番梵音寺,让自己在战前保持最轻松的状态,反而比一日的修炼来得更加紧要。

        而且叶清仙既然是他的,有这点要求,他自然不能拒绝。

        “走吧!”

        两人并肩向外走去,不过,因为对寺中并不熟悉,哪怕厉寒是第二次来,也没有进过寺院。

        想了一想,他随手抓住一个路过的僧侣,要求他派一个向导过来,带他们浏览一下寺庙,也好规避哪些地方是不方便进入的地方,哪些地方更有好玩,值得一观。

        显然,梵音寺早就想过来此的客人,很多有这个需求,所以早已安排了数十个向导,只要开口打一声招呼。

        那僧侣飞快跑回去,很快带回了一个小僧,名叫悟玄,过来带他们游览观光。

        “两位施主,请随小僧来。”

        悟玄是梵音寺最小一辈的弟子,地位低微,年纪也不大,显然入寺未久,依旧保持著年轻人活泼好动的心性,看到叶清仙清美动人,也具足了动力。

        他头前带路,飞快地道:“我梵音寺,共分为三堂六院,九十二重宫阁。其中最有名的,自然便是这三堂六院。”

        “三堂分别为四尺堂,也就是俗称的戒律堂,首座是地正祖师;罗汉堂,也就是大多数僧侣习武修行的地方,首座是寺内法字辈第一高僧,名为法心长老。般若堂,是寺中研习拳脚、棍法、阵法等的地方,首座是法行长老,寺内拳法第一。”

        “而六院,则分别是菩提院,证道院,忏悔院,药王院,舍利院,达摩院。六院再加上七十二阁之首的藏经阁,便是我梵音寺,十大最主要的区域了。”

        厉寒与叶清仙,不由听得频频点头。

        他们虽然对梵音寺如雷贯耳,大名鼎鼎,但对于寺内具体的分工,有哪些堂院,却真的是不太熟悉,现在听这悟玄小和尚一一道来,才知道这里面还有这么多讲究。

        ……

        ps:第二更,补欠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