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玄幻小说 > 无尽神域 > 第六百二十七章、四尺堂
  • 第六百二十七章、四尺堂

    作品:《无尽神域

        整个场中,突然安静下来,落针可闻。

        虽红衣青年伍清渊落得如此下场,全由咎由自取,怨不得人。

        但因为他,引出花鹏海,师玉奴,苍乐圣,白千刃四名各域尖青年高手,却是众人之前怎么也没有料想到的。

        倒是之前答应与伍清渊更换房间的厉寒,被人认为认输服软,毫无威胁,所以这个时候绝没有人注意,都把他忽略过去了。

        隔著破碎的洞,众人才发现,六号房中,背对众人而坐,有一个长发披散的年轻人,一身白衣,膝前横了一柄古剑,浑身上下散发著一股寂寞,冰冷的死意,如雪,如霜。

        他就如一块石头,坐在那里,如果不是看到他的背影,众人竟然感觉不到他的存在。

        ——白千刃。

        这就是那个自称白千刃的男人,能与苍乐圣对出一招,不分胜负的神秘尖强者吗?

        青光一闪,一片纸片凭空飞来,封住洞口,众人眼前所见一切消失,六号房再次恢复了之前的寂静,但再没有人敢看。

        白千刃,很多人都没有听过这个名字,但不妨碍,自今天开始,自此刻开始,他们必将对其无比的敬畏与崇拜,因为这个世界,就是一个向往强者的世界。

        苍乐圣的面色变了变,低下头,沉默不语。

        片刻后,他低声道:“领教了。”

        完,抱起表弟,直接走入第二十号房中,竟没再提换房之事。

        只是临走之前,看了厉寒一眼,目光冰冷。

        厉寒夷然不惧,不过看到他离开的背影,目光略有所思。

        别人没有看见,但他,却隐约看到,苍乐圣的那一拳,虽然轰碎了那一剑,但他的袖口部位,却依旧被其中一道剑气,切割出了一道细细的豁口,只不过太过微,没有人看见。

        也就是,这一招的对决,南疆第一的苍乐圣,竟然略输了半招。

        虽并不是有这一道剑痕,苍乐圣一定就比不过〗〗〗〗,m.≠.co≈m六号屋内的那名神秘白衣年轻人,但在这一招上,他的确是输了半招,这是无可争议的事实。

        所以,也由于此,他才明白,屋内人的强大,只有放下怒火,息事宁人,把起表弟离去。

        而在苍乐圣离开后,众人望向六号房方向的目光,就变得更加惊异,震撼,还有一丝不可思议了。

        “此人是谁,如此强大,居然与南疆第一战成平手?这绝不可能是无名之辈,只是白千刃这个名字,我怎么第一次听,从来没有听过七域出过这样的人才。”

        南境七域,各有天骄,但是,只要不是彻底隐姓埋名,或者初出江湖,就一定会留下自己的名字。

        这个白衣年轻人的实力如此强大,如果他曾在南境七域行走过,众人不太可能完全没听过他的名字。

        “唉……”

        一声悠悠地叹息。

        忽然,之前那个出花鹏海江北玄衣阁少主人身份的声音,再次响起,依旧飘飘忽忽,不知所在,却又道出了一个令人震惊的消息。

        “二十年前,南境之首,七榜三奇,‘刀奇’无云子的弟子,终于出世了么?只是为何却弃刀用剑,难道是想掩饰自己的身份,只是无云子的‘幽罗红尘刀’,的确是道界一绝,若就此消声匿迹,也是可惜!”

        声音中,带著不出的惆怅,还有一丝惋息。

        然而,神秘声音刚刚消息,整个心经院中,却不啻于翻起滔天大浪。

        “什么,六号房中的主人,白衣剑客白千刃,居然是二十年前南境之首刀奇无云子的徒弟?”

        “这怎么可能,刀奇的弟子为何不是用刀,而学剑,难道,他的练剑天赋,还比刀道天赋更加惊人,更加杰出吗?”

        “无云子自从二十年前,五境一战之后,就此消失,没想到他还培养出了一名弟子,又再次回到南境青年修士擂,这是想再摘桂冠,重登魁台,让天下人,再次回忆起他昔日的威名吗?”

        南境青年修士擂,每十年,必有一魁首,这名魁首,就必是未来十年中,修道界中充当中流砥柱,一代传奇的人物。

        如上一个十年,五境修士擂的魁首是‘五君七侯’,而‘五君七侯’中,也只有寥寥两人,是各境魁首,还有十人,不过排名第二第三而已,只是依旧杰出,所以排列同榜。

        南境修士擂,二十年前,第一魁首,就是当时那个年代,号称最强青年一代的七榜三奇中的人物,人称‘刀奇’无云子。

        据传其一身刀术,出神入化,所学的幽罗红尘刀,扬名刀界,万人敬仰,被认为是刀中之魁,武道之王。

        不过他只出现了一下,就突然消失,如同一颗流星砸落地面,让人疑惑。

        在那个年代,南境七域,哪怕包括梵音寺在内的所有青年一辈,俱都没人是他的对手,他是那个年代,南境当之无愧的刀王,即使放在整个真龙大陆,论用刀之奇,也没有几个人能胜得过他的。

        惊鸿一现,幽罗化红尘;灭轮空渡,梵海现空冥。

        此二句偈语,就是的最近这两届,南境青年修士擂的榜首人物,‘刀奇’无云子,‘灭轮空渡’梵空冥。

        可惜的是,十年之前的南境榜首,‘灭轮空渡’梵空冥,在参加完南境青年修士擂后,就因突有所悟,苦修闭关了,无缘最后的五境大擂,没有排列五君七侯之列。

        但刀奇,却是代表南境参加了当时的五境大擂,取得的名次,是第三。

        真真正正的级天骄级人物!

        现在,突然传出,神秘青年剑客白千刃,居然是他的弟子,这一下,很多人的疑惑,迎刃而解。

        虽然依旧不明白他为什么要弃刀用剑,但对于这样一个人能,能与南疆之首苍乐圣一战,不分胜负,众多人却轻吁了一口气,因为这是十分正常的事情。

        甚至,众人毫不怀疑,如果继续战斗下去,苍乐圣一定不是白千刃的对手。

        这也让众人突然明白,之前苍乐圣击碎那一剑后,为何会突然偃旗息鼓,不愿再继续追究下去了,因为他明白,再继续追究,他只会出丑,反而成全了白千刃的威名。

        ……

        一声风波,突然平息,再无热闹可看,众人纷纷回房。

        平静下来,却不由思索,今日出现的这几个人,到底有多强大。

        回忆下来,众人才忽然发现,场中,其实不应该只有四大尖青年高手,而是还有一个。

        而且是五人中,最为神秘与强大的一个。

        因为自始至终,他都没有露面,但就只凭借著两句话,却引导了众人的视线与目光,甚至一切都顺著他的话在走。

        第一,他指出了江北玄衣阁少主人花鹏海的名字,让伍清渊心有忌惮,从而把予头对准了‘红花鬼女’师玉奴。

        发现师玉奴不好惹之后,伍清渊又对上了厉寒,经厉寒巧手一转,他才惹上了神秘六号房的客人,惹出敢‘刀奇’无云子的徒弟,神秘青年剑客白千刃。

        而第二句话,他就是指出了白千刃的真正身份,在众人都猜测纷纭,一踌莫展的时候。

        很明白,白千刃肯定是刚刚出道的,还没来得及展示自己的身份与修为,那神秘声音,却能一举道破其来历,他的信息,好像比在场所有人都快。

        而且,在场之人,不乏高手,不管是白千刃,苍乐圣,花鹏海,还是师玉奴,厉寒,甚至其他人,无一不是南境各地的有名的天之骄子,人中英才……

        但他们所有人,都追索不到那神秘声音的来处,甚至连他是不是就住在这座心经院中都不能确定,这就明,来人的修为,实在太强大了,强大到,已经可以用声音,隐藏,模糊众人的一切感官,断了所有人的追索。

        这一手,就表明,他绝不平凡。

        只是可惜,他既然不愿露面,暂时众人肯定也找不出他,只能等南境青年修士擂真正开启。

        相信,他既然来到这里,就肯定不甘寂寞,到时候,只要从众人出手的表现,也许就能猜测出,今日这个突然发声,引导风波走向的神秘缥缈声音,来自何方神圣……

        ……

        心经院中,终于安寂下来,厉寒也走回房中坐下,没有立即打坐,而是思索今日之事。

        看到了苍乐圣与白千刃的一战,他心头更加紧迫了。

        一个苍乐圣,就非同凡晌,如果不动用几样底牌,但并无绝对的胜算。

        而再加上一个白千刃,实力犹在苍乐圣之上,厉寒更为忌惮。

        还有暗中,不知隐藏了多少南境所有的尖青年高手,有些可能很出名,如之前的衣胜雪,星渡和尚等。

        有些,可能也一如今日之前的白千刃,没没无名,就等这场盛会,一鸣惊人,当作黑马突然杀出呢?

        或者如厉寒这般,根本不是南境之人,因为其他缘故来参加的,谁又猜得准尖高手到底有多少。

        譬如当年,南境尖天才,‘烈日侯’衣南裘,他出世之时,整个江左,乃至整个南境七域,都没有一个人是他的对手,即使‘灭轮空渡’梵空冥,恐怕也略有不及。

        可是最终,他却没有成为南境魁首,甚至没有发生他与梵空冥的惊天一战,因为那时,他恰巧在外地,避开了这一战。

        最终,他也是如厉寒这一般,就地加入,参加的中境青年修士擂,成为那一届的中央之首,最后参加五境大擂,才成为五君七侯之一。

        那一个十年,五境之首分别是:东境秦天白,西境玲浮屠,南境梵空冥,北境邪无殇,中境衣南裘。

        最终,梵空冥,邪无殇,玲浮屠三人,都因故未能参加之后的五境大擂,被人引为撼事。

        否则,上一个十年的那一场五境之擂,必将是公认的数百年来最为繁华与鼎盛的一届,可惜,三大强者缺席,迄今未有,导至上一届五境大擂的光芒有些黯淡。

        不过饶是如此,那一届,依旧是数百年来,屈指可数的最强几届之一,让人吃惊。

        ……

        一阵杂沓的脚步声,忽然传来,其音叠叠,虽只寥寥数人,竟然如踩鼓面,发出震耳的雷音。

        下一刻,心经院的大门猛然大开,一群灰衣武僧,各自手持精铁铜棍,中间拥簇著一名黄衣僧者,猛然踏入心经院大门。

        “刚才在此闹事的人,全部给我出来!”

        哗!

        如一石激起千层浪,二十四个窗户,几乎瞬间开了一半,至少有七八人,当场从中探出头来,望向院中。

        看到那名黄衣武僧时,所有人面色不禁一变,有些忌惮地道:“佛问四尺堂的四律僧之一,法可!”

        “不好,他们是兴师问罪来了!”

        这些人瞬间反应过来,他们必是听到刚才之事,所以才急匆匆赶来,这下闹大了。

        梵音寺毕竟是佛门圣地,天下八宗之一,又逢此盛会,纪律不可能不森严。

        刚才那名灰衣知客僧被伍清渊提起衣领,院中所围之人越来越多,隐约要爆发一场流血冲突时,守护在外的两名蓝衣迎客僧瞬间慌了,知道自己无能阻止,生恐出乱子,急忙跑离。

        众人一时没看到他们进来劝架,还以为他们是践跑了,现在才知道原来是去搬四尺堂的武僧去了。

        这下事情不能善了了,梵音寺的四尺堂,专门掌管刑律,不管是对内对外,手段一向严苛,公私分明,绝不包容,就是梵音寺主持犯罪,都难逃刑杖之责。

        值此修士擂盛会之时,苍乐圣,伍清渊,白千刃,花鹏海,厉寒等,在心经院内闹事,甚至差动到梵音寺的僧人,所有涉事之人,只怕今天都难以善了。

        有些人兴灾乐祸,有些人却知道梵音寺刑法之严重,感同身受,心下忧虑,脸色变得异常难看。

        所谓四尺,又称戒尺。

        梵音寺作为天下佛宗,但凡举事大事,如皈依、剃度、传戒、法时,皆用此尺,有史记载:‘受戒者专用之,故得戒尺之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