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玄幻小说 > 无尽神域 > 第六百二十二章、梵音山
  • 第六百二十二章、梵音山

    作品:《无尽神域

        厉寒,叶清仙还在那群人中,看到了几个熟悉的身影,都是来自江左。

        这群人,一共四个,十分醒目,要么是块头,要么是风范,与别的地方来的人泾渭分明,显然都不是庸手。

        四人分别是——‘剑王楼’独孤应龙,独孤应熊兄弟,星帮的‘文儒秀才’司安南,以及暗器第一世家蓝家的不世弟子,‘冰雪邪王’蓝魔衣。

        四人是结伴而来,厉寒清楚地看到他们先上了前面的一艘船,然后很快凑足十人,船离岸启行,朝著海中央的大岛行去。

        厉寒,叶清仙是随后赶到。

        他们也不著急相见,只要同在梵音寺,还怕没有见面的机会么。

        而且,蓝魔衣,司安南等人既然已经到了,衣胜雪,灵星河,玄楚月,韩擎苍等,这些之前在江左青年修士擂中大占风采,大出风头的二十几名胜利者,只怕到得已经差不多了。

        就算还有没来的,肯定也离得不远,最迟三五天之内,所有人就会再次聚齐,到时候,有他们见面的时候。

        两人在岸边等了一会,很快,同样凑足十人,满了一艘舟启行的条件。

        舟当即破水,如同离弦之箭,朝著海中央的梵音岛飞驰而去,后面拖开一条长长的白浪。

        不过大约一刻多钟的时间,就到了岛边,立即有一名知客僧迎上来,将厉寒,叶清仙,以及另外三名同样来参加南境青年修士擂,或纯粹是来观光的五人,一同迎上了岛屿。

        终于踏足这座传中的佛门圣岛,厉寒,叶清仙等人的心思也各异,随著知客僧边走,边打量著四周的环境。

        海风吹拂,树木摇动,经过一道铺著长长红毯的迎宾道,众人走入一座镇。

        镇名为梵音镇,居然就是一座普通城镇,里面居住的大多都是凡人,当然也有些酒肆,客栈,供人行走,住宿。 想必,这座梵音镇,必定就是梵音寺的附属城镇之一,里面居住的,就算不全是,也大半是跟梵音寺有瓜葛的≦≦≦≦,m.←.c±om仙家后代,俗家弟子的亲人等,历经百年千年,在此聚落,才渐而形成镇。

        而且梵音寺是天下佛门中人朝圣之地,此处游客,佛门弟子层出不穷,络绎不绝,经过这里,也要歇脚,或当山上寺完为患的时候,这里也是一处分流的好地方,因此此地竟然渐渐繁荣,有了红尘万千气象。

        即使是一些梵音寺弟子,偶尔也会下山,来到这里采买一些日常物品,游逛一番,体会著寺中不一般的风情。

        不过,厉寒,叶清仙等来参加南境青年修士擂的弟子,自然不会住在这里,在那知客僧的带领下,几人也不曾游玩,直接乘坐著一辆马车,经历半个时辰,才终于到达梵音山的脚下。

        仰头上望,梵音山高达万仞,直入云端,尖白云缭绕,一派仙家气象,隐隐有梵唱颂经之声声声入耳。

        这里,才是真正的佛门圣地了。

        厉寒,叶清仙目光一眯,没有多言,继续上行。

        从山脚下到山上,就没法坐马车了,只能一路步行。

        所幸,经历千百年发展,梵音寺也不再是化外之地,沿途都有青砖铺地,一路逶迤向上,平整整齐,而且明显经过清扫,片叶不留。

        一路向上,两旁绿树成荫,鸟叫虫鸣,好一派生机勃勃的景像。

        不过现在往上望,还是一片白雾,遮住了真容,看不真切。

        直到再过半个时辰,到达半山腰,终于,白云都踩在了脚下。

        前方,出现一碧绿断岩,上面刻著三个朱红大字:“解剑岩。”

        旁边,还立著两名灰衣僧者,面容庄肃,一动不动,如同石人,看到厉寒等来人,才双掌合十,念了句:“阿弥陀佛。”

        那名带队来的知客僧解释道:“此为解剑岩,平常来我梵音寺拜会的弟子或友人,都要在此弃马解剑,以示尊重,不过这次不同寻常,本是兵戈之争,所以此律对诸位并不适用,诸位继续随我来吧。”

        向两名武僧一礼,继续带领厉寒等人向上行去,又走数里。

        厉寒等人放目望去,才能看到远山之,隐隐现出几角金瓦红墙,上面隐现佛光闪烁,经声梵唱,声声入耳,比在山下时清晰了不知多少,听著令人不由自主为之心境也一清,安宁下来,凡燥尘念俱去。

        仿佛一步之隔,就是天与地,圣地与凡尘之间的差距。

        那里,就是梵音寺的落脚之地了,也是天下八大尖宗门之中,唯一以佛门理念为传教法诣的佛道圣宗。

        而叶清仙等,第一次来这里的人,最多只是心思复杂,仰望,期待,还有一丝隐隐的兴奋。

        但他们身旁的厉寒,心境却比任何人都复杂,因为这个地方,他并不是第一次来。

        而是第二次。

        犹记数年之前,他刚刚经历丧父之痛,又离开长仙宗,一路风餐露宿,风雨兼程,想另寻一处叩仙之地,不但到达过神王陵,天工山,也来到过这梵音寺。

        可惜,那时,梵音寺以他凡根未绝,红尘未断为理由拒绝,他世俗之缘尚在,无法入宗,当场就要求他离去。

        那时,他满心失望,几乎快要丧失最后一希望,直到到达伦音海阁,才意外成为其中一员,更到如今,成为伦音海阁峰弟子之一,身份地位都与当初那个背著包裹,风尘仆仆来到这梵音寺拜师的微末少年,不可同日而语了。

        现在,他是高高在上的修道人,真真切切的级强者,有资格参加在这里举办的修道界尖大会,南境青年修士擂,到达这里,要被梵音寺的门人奉为上宾,以礼相迎。

        是啊,一切都不同了,短短数年,却经历许多,颇如一梦,梦里一切清晰,却似又已远去,根本不在一个世界。

        轻声叹息了一声,厉寒脚步不由放缓,走在最后。

        其他人,大多是兴奋的心情,走在前面,顾而根本没听见,知客僧也是在前面引路,没有发现厉寒的异样,只有一直跟在他身边的叶清仙,听到了他这声轻轻的叹息,顿时不由双眉一蹙,不过看其一声叹息之后,神色又恢复了平静,犹豫了一番,还是没有开口动问。

        众人一路上行,终于,到达了山,瞬间,一座金红墙,连绵不绝的庙宇群,出现在他们眼中,千殿万阁,蔚为壮观,让人心不由为之摒住呼息。

        “这,就是天下八宗之一的梵音寺了吗?”

        不止是另外几人,就是厉寒,曾经来到梵音寺宗门之外,其实也没有进去过,在知客僧的带领下,他们走进梵音寺的大门,看著**整肃的殿阁楼台,还有塔林佛像,一个个都不由神色年肃,气像**,谁也没大声话,一路朝偏殿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