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玄幻小说 > 无尽神域 > 第六百一十四章、流仙晚箫,冰轮梦剑
  • 第六百一十四章、流仙晚箫,冰轮梦剑

    作品:《无尽神域

        目光环视四周,打量各处,寻找著可能存在的宝物。

        来到此地,机会难得,虽然此处看似简陋,但毕竟是一位药神老前辈曾经居住过的洞府,厉寒不相信在他的卧房中,就一件宝物也找不到。

        而事实也证明他的猜测没有错。

        ……

        他打量著四周,整个卧室,真的是极为简陋,桌椅四壁,竟然看不见一件显眼之物,除了那张小木桌之上,随意摆放著几只玉杯铜壶之外,竟然再无他物。

        不过想来也是,但凡修炼之人,往往都是废寝忘食,很少有真正休息的时候,虽然辟有卧房,其实大多时候只是闲置,不常用。

        之所以非要有这间卧室,也不过是非要有这一件东西而已,以备不时之需。

        毕竟睡眠,虽然修道之人已经需求极少,但总不能幸免,尤其是,他们毕竟也是从凡人进化而来,这种需求,虽然因著修为的增长而渐渐少,但昔日的习惯却不会轻意抹去。

        不过,也恰因此,卧室,往往是很多人,习惯放一些珍贵物品的地方,纵然少来,此处也必有什么特殊之处。

        果然,随著厉寒的目光扫射,他眼睛何等锐利,何况遍寻不著之下,又开启了破魔瞳,瞬间有了发现。

        那是一件异物,呈放在靠壁那件古朴雕花陈旧木床之上,形似一紫色木枕,约有四尺来长,形制简朴,通体沉著无光,没有花纹,看起来有些不同寻常。

        “枕头?”

        厉寒摇头,虽然目光无法透过木枕表面,侵入到里面,但他的感受何等灵敏,还是隐隐察著,里面恐怕是空心的。

        空心木枕虽然也常见,但在这个地方,却显得有些特异了。

        毕竟,那张木榻,是这个房中唯一的大件,而那个枕头,放置在床头,又是这个房中,唯一有些奇异的物品。

        若说这个房中,真藏有宝物,一定藏在那个木枕之中。

        果然,厉寒走了过去,一伸手,将那个紫色木枕捞起,入手发出“叮当”两声,厉寒瞬间露出笑容。

        “里面有东西!”

        并没大意,退后一步,把木枕重新放回榻上,然后隔著十余步距离,厉寒手一招,一股气劲顿时甩出。

        “啪!”

        一声轻响。

        木枕应声裂开,里面顿时迸射出两道寒光,一蓝一紫,照耀人的眼目,让得厉寒一刹那,都不由挥臂,挡住了眼前目光。

        过了片刻,才感觉光线恢复正常。

        厉寒放下臂,没看到什么暗器毒烟喷出,知道自己是虚惊一场,当下怀著好奇,迈步走了过去。

        木枕之中,静静地放著两物,一箫,一剑。

        紫色的玉箫,通体透明,里面如有无数云烟在飞舞,尾端垂挂明黄流苏,上面刻著两个淡绿小字。

        “流仙。”

        “流仙晚箫!”

        只一眼,厉寒便敢肯定,这是一件世所罕有的稀世奇珍,必定是箫中精品,可惜厉寒不谙音律,这件玉箫,却是有些浪费了。

        而另一物,更让厉寒眼前不由一亮,继而又感到惊艳。

        那是一把短剑。

        淡蓝色的短剑,总共约摸不过二尺多长,剑身秀长,如同流水蔓过石面,尾部有一个圆形挂件,如同一只轮子,同样是以蓝色为主调,只是更加深蓝一些,而且晶莹剔透,是用极品的寒玉冰晶制成,美伦美奂。

        整把剑放在那里,只看一眼,便让人不由沉浸进去,如同一个美丽的梦境,感觉到不可思议。

        仿佛此物只应天上有,人间不应几人闻。

        厉寒仔细看去,在剑柄内部,同样看到几个雕刻的细小金字,却是‘冰轮’二字。

        ‘流仙晚箫,冰轮梦剑!’,盖世名器!

        这是厉寒给它们的评价,盖世二字,已足以说明一切。

        在厉寒的眼中,这一箫一剑,远比世间大部份上品名器,极品名器都要更珍贵了,直追宝器,一旦传出去,必定引起恐怖的流血争夺,现在,却落到了他的手里。

        上古药神洞府,果然不同凡晌,即使不是以修炼为主的前辈,能让他们拿来珍藏的玉箫古剑,自然更加不同凡晌,远不是现在,那些普通名器可比。

        摇了摇头,厉寒也不由苦笑。

        古人的智慧,真是让人猜测不透。

        如果初一看,这间卧室,的确无可足道,没有任何奇异之处。

        甚至就连他刚才第一眼看到那张床,也觉得简朴普通,就是一张普通木床,估计凡人世界中稍微富贵一些的大户人家,睡的都不是这种木床。

        可是,就是这样的一张木床上,一个如果不仔细看,甚至都有可能真的把它当作一只普通木枕,给忽略过去的紫色木枕,里面却藏了如此珍贵的那件稀世名器。

        一挥手,毫不犹豫,将这一箫一剑,再次封入紫色木枕中,然后直接连枕头装入自己的储物道戒,厉寒不由生出一股歉疚之意,对著空寂无人的卧室拜了两拜,再察看了半晌,确认再无其他任何物品之后,这才走了出去。

        他之所以歉疚,不为其他,毕竟此两物,如此珍贵,又放在贴身之处,连睡觉都要藏在枕头底下,显然是极为心爱之物,纵使死去,也不愿让它们离身。

        可惜,现在却被厉寒发现拿去,对于古人,自然有些不敬,所以有些歉疚。

        不过从另一方面讲,这两件稀世名器,如果留在这里,不过暴殓天物,有负其身,厉寒能将其发现,并拿出去,重新挥发出它们的光彩,对于这两件名器而言,却又是难得的机遇。

        所以万事,相对而论,只看对谁而言而已。

        有些事,纵使错了,在另一方面来讲,可能也就是对的;而有些事,你以为自己做到了,但在另一些人眼中,可能却是十恶不赦的坏事,对你恨之入骨。

        是耶非耶,不亲身体会,谁又能说得清?

        ……

        迈步踏出药神的那间卧室之后,厉寒来到大堂,果然不出他所料,最中央的这间大房,为此地原主人的药房所在地,也可能是他一生中,待得最多的地方。

        整个大堂,空旷旷的,并无多少外物,只在最中央,立了一尊巨大的古鼎,通钵黝黑,远一看去,巍峨厚重,竟似一座大山立在那里。

        ‘博天鼎!’

        极品名器级炼丹鼎炉!

        这一刻,厉寒开启鉴万物瞳,眼中闪烁过这几个墨绿小字,瞬间不由心中一惊,又是一件稀世之宝。

        只可惜,是一只丹炉,并不适合他作为武器,也只有对于炼丹之人,这才是真正的无价之宝。

        他还来不及多打量,“吱呀”一声,另一边的房间,也随之大开,一道白色人影,微笑著走了出来。

        清然若仙,美丽超群,不是别人,正是刚才与厉寒分别,各自进入一间屋子的‘竹笛玄女’——叶清仙。

        看其两手空空,似乎没得到什么宝物的样子,只是厉寒却根本不信。

        再看向其脸上那掩饰不住的笑容,厉寒就知道,她必然也大有所获,甚至收获可能不在自己之下。

        只是,厉寒却没问其在里面到底得到了什么宝物,而叶清仙也没有问询厉寒,两人早有默契,得多得少,得贵得贱,全凭自己机缘,互不过问,这才是他们之间,难得有信任。

        只有这最中间,也是最珍贵,最重要的一处药房,才是他们需要共同发掘,共同分配的地方。

        ……

        ps:不好意思,昨晚写著写著睡著了,没来得及更新,明天补一章,实在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