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玄幻小说 > 无尽神域 > 第六百零七章、心境初悟
  • 第六百零七章、心境初悟

    作品:《无尽神域

        在最早的蓬山武会之时,厉寒就曾听闻过天圣潮音曲,不过那时没怎么注意,因为那时是由语琴楼三代弟子,‘神音仙子’玄楚月所奏。

        她虽然琴技也不俗,可是当时是用以攻击别人,和‘无目公子’灵星河交战,所以失之杀伐,却少了其真正的琴音琴韵。

        而由叶清仙奏来,只有琴音,不包含任何杀伐攻击,性质截然不同,感受自然也天壤之别。

        而厉寒也终于明白到,之前为何感觉到对方弹奏此天圣潮音曲之时,竟能与自己的万世潮音功隐隐相通,并且提升其修炼速度。

        想来天圣潮音曲,万世潮音功,一功一曲之中,都有潮音二字,纵使不是都从潮音之中悟出,也绝对与此二字有莫大关联。

        所以,拥有互相促进,互相提升的效果,并不为奇。

        就是不知道,当初创立这天圣潮音曲的前辈,是否与伦音海阁有所渊源,不过叶清仙不是语琴楼弟子,她接触天圣潮音曲也只是初学,所以厉寒不好对她相问,想必也问不出来。

        倒是如果再遇上那名语琴楼的‘神音仙子’,可以向她求教一番,不定她能知道一些隐秘。

        不过这些,却都是后面的事情了,当务之急,还是感悟心境,离开乱星湖,前往南境梵音寺,参加接下来要开始的南境青年修士擂。

        所以知道时机难得,沉吟半晌,虽然有些不好意思,但厉寒还是忍不住开口道:“叶姑娘,在下有一个不情之情,再过半月,就是月圆之夜,在下曾饶幸得到过一枚水月连心球,拥有一次感悟心境的机会,因此想在此乱星湖畔,一悟水之心境,需要你的帮忙,不知可否施以援手,在当夜依旧在此湖面之上,弹奏一曲天圣潮音曲,厉某不胜感激!”

        “嗯?”

        叶清仙略微一怔,目光在厉寒脸上转了一圈,喃喃道道:“水系心境,天圣潮音曲,乱星湖,哦,我明白了……”

        她如水妙目,打量了一下四周,目光微转,终于开口道:“可以,不℉∈℉∈℉∈℉∈,m.≠.c□om过我也有一个请求,如果你能办到,月圆之夜,我必为你独奏一曲天圣潮音,

        “什么请求?”

        厉寒有些意外,不过本来就是自己求人办事,自然不好拒绝,因此略带一丝好奇,询问道。

        叶清仙眼神奇特,淡淡道:“帮我探查一下,这乱星湖底,真正的秘密!”

        ……

        本来不想答应,因为知道这乱星湖,不是善地,虽然是异水灵湖,但也蕴含莫大凶险,不然原来那些前来寻宝觅珍的强者,不会都死于此地,或者狼狈离去。

        不过既然叶清仙开口,自己又有求于他,最终,厉寒还是答应了下来,不过他坚持要等自己领悟水系心境之后,实力大增,再行下湖,一探奥秘,叶清仙想了一想,知道强迫他现在就冒这个险,也不实际,当下皱了皱秀眉,最终还是答应了。

        于是,两人各自分离,回到自己的住处。

        随后的日子,叶清仙依旧是大约三天一次,来到此乱星湖上,弹奏天圣潮音曲,而厉寒也绝不放过这等机会,虽然万世潮音功在突破第一层中期之后,后面就进展缓慢,但总有进步,厉寒依旧不会懈怠。

        如此一来,十五天左右的时间一晃而过,眨眼,又到了月中之期。

        忽然,明月跳出湖面,清浅如轮的光辉,在湖面上空,如同银子,洒遍大地,照射得乱星湖内,一片迷蒙,美不胜收。

        繁星闪烁,星辰跳跃,如同一只一只眼睛。

        夜色下的乱星湖,也像披了满身龙鳞,充满著奇异的美态,让人有一种不出的感觉,总觉得今夜,特别宁静,特别静谧,特别美丽。

        忽然,一黑一白,两道人影,从各自所在之地,射向乱星湖之中,最终于湖心相遇。

        白衣人影,长发披肩,脸庞笼罩在一层薄纱之中,神情清冷,容颜却美如天上星月,不是别人,正是江左第一音律世家,叶家的不世传人,‘竹笛玄女’叶清仙。

        而黑衣人影,长发披散,仪容落拓,像一个游方的行者,静静站在白衣少女身后。

        “开始吧!”

        知道到了最佳时机,白衣人影不容拒绝,直接开口头道,随即不待黑衣青年有所反应,放下怀中古琴,盘膝而坐,就在这湖面之上,静对明月,开始弹奏她的‘天圣潮音曲’。

        “铮,铮!”

        古琴声声,一声一声,竟然引动乱星湖的湖水,也随之波荡起伏,而两人如同两叶扁舟,飘浮湖面之上,随波逐流,却不会下沉。

        见状,厉寒知道,时机难再,这可是好不容易求叶清仙换来的一次机会,如果她拒绝,或非不在今夜弹奏,自己将吃上大亏,一番心血,准备与期待,也尽皆付储东流。

        因此,他也不再怠慢,反正这半个月以来,各种准备早已做好,心境无波,早已达到圆融无缺的境地,只等感悟到水系之道,将其引入心境,从而领悟一丝水系心境,实力大增。

        同样盘膝而坐,他面容古拙,不言不动,如刀削斧凿,一伸手,从怀中,掏出两个圆球。

        两个圆球,一者如婴儿拳头大,通体晶莹剔透,呈暗蓝颜色,里面有丝丝水雾,在不断旋转,散发出丝丝寒气,看起来神秘而深奥。

        不过看起来其里面所剩的水气并不多,最多也就剩一次感悟之用,不是他物,正是厉寒以数十万仙功,从竞拍阁中拍卖来的特殊秘宝,水月连心球,还拥有一次感悟的机会。

        而另一者,则更特殊,甚至神奇处,尤在水月连心球之上。

        这是一枚和水月连心球仿佛大,但却通体透明,不见其他颜色的白色水晶球,只是当你的眼睛触及到它之上时,隐约可见一道道幻像,眼前竟然仿佛变得模糊,却是拥有著奇特的功能。

        这枚特殊水晶球,不似水月连心球,竟然更显奇显,仿佛在它四周,连空间都隐现折叠,呈现模糊的迹像,明明就在那里,仿佛却又隔著一道虚空。

        因果球,传之中,千年之前第一大宗寂静宗遗留下来的秘宝,与厉寒所学涅磐寂静剑有莫大关系,也是传中,能帮助人感悟心境之物。

        厉寒敢来此,不但是要借助乱星湖的灵湖之气,更要借助叶清仙的天圣潮音曲,更好的推动自己的万世潮音功,更作了另外两手准备,其一,自然就是他在竞拍阁中拍卖到的特殊秘宝,水月连心球。

        而最后一样,没人知道,更是他最后一重保险,他在寂静废墟中得到,却除了帮助感悟一次涅磐寂静剑,再没有机会使用的,寂静宗至高秘宝,因果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