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玄幻小说 > 无尽神域 > 第六百零五章、竹笛玄女,下
  • 第六百零五章、竹笛玄女,下

    作品:《无尽神域

        琴起则不止,一声声如惊涛骇浪,给人一种独立船头,俯看大浪卷千雪的感觉,心绪难平,意气横生。

        但可惜,这琴声虽然美妙,但却瞬间打断了厉寒的心境,让他皱了皱眉,不得不收起了水月连心球,知道这次机会是白浪费了。

        就算等下乱星湖的夜景再美,自己也难以再回复到刚才的心境,如果这时使用水月连心球,只能是空费宝物。

        他心中生出一股恚怒,好不容易等到这样一个机会,而且天公也作美,自己也准备充足,简直就是天时地利人和,尽皆达到巅峰,但却没想到,中途有人出来搅局,瞬间把他的一切准备全部白费,心血空流。

        厉寒转过头,想看看是谁,如此不识趣,来打断自己的好事,准备呵斥一番。

        然而这一转头,凝眸一望,却不由忽然一瞬间怔住了,整个人心中刚起的暴怒,瞬间抚平,心情变得无比空寂安宁。

        夜晚的月光下,月华如纱,照耀得乱星湖内星光乱窜,美如幻境。

        而此时,在这美丽迷蒙的乱星湖心,却有一绝美少女,凌波而坐,一袭白衣,背朝厉寒这个方向,正在专注弹奏一张古琴。

        看她的双手十指,如春葱如青玉,飞快拔动,晶莹剔透,一串串奇妙激烈的音符,就袅袅飞出,钻入厉寒耳朵,散入苍茫天地,让四周湖面,飞雪为之共同起舞。

        她身材蔓妙,资容婀娜,虽然仅只是一个背影,仍给人一种美得不食人间烟火的感觉。

        毫无疑问,这是一个倾国倾城的美人。

        只是恍惚间,厉寒却似觉得她有眼熟,似在哪里见过,但又记不起来。

        不知不觉,他身形飘动,已经离开了雪洞,来到了乱星湖畔,静静凝望著湖中心那个弹琴的少女,不敢打扰她,刚刚她打断自己修炼时的愤怒,早已烟消云散,如冰雪隐去,再不复闻。

        这就是刚来那天,自己曾经想要寻觅的那个弹琴主人,只可惜一直没有找到,没想到今晚她再次出现,----,m.≥.c◇om而且一出现便是这等绝美的场景。

        明月似乎在她身后成为缀,月光如雪,琴声飞扬,飞雪,在她身边旋转,揉和星光,让人如同在星空中漫步,时光的长廊,一时间变得毫无意义。

        在这里,时间都似乎静止。

        忽然,琴声转急,厉寒猛地一醒,竟然发现,自己体内的万世潮音功,亦仿佛随著这一浪高似一浪的琴声,而不断颠簸起伏,渐渐产年共鸣。

        那湖中心少女弹动的琴音,竟然可以引动厉寒体内的万世潮音功,如同潮水一般,同样一浪高似一浪,拍打经脉,煅打身体,不用行动,就自动运转,而且达到一种绝对和谐,完美的境界。

        “这……”

        厉寒一时间睁大了眼睛,几乎不敢相信这个奇迹。

        琴音,竟与道功相融,这等奇事,几乎闻所未闻,或许,也只有一些音律世家,能做到这一步,可他从来没有想到,会在自己身上实现,而且是在这样一个绝美的夜晚,那样一个绝美的人儿手中弹出的琴音之中!

        “她是谁?”

        “她从何而来?”

        “她刚才弹奏的,是什么乐曲,为何能与自己所修的万世潮音功,如此吻合,并发生共鸣促进现象?”

        一瞬间,厉寒心头,泛起许多疑问,迫切想要知道答案。

        他明白,或许这个突然出现在这乱星湖畔的白衣少女,也是自己的机缘之一,反之来此乱星湖,为求突破心境,使用水月连心球,只是另一个契机。

        如果能日日在这样的琴声中练功,在这样的琴声中,磨励心境,修炼心法,最后再与乱星湖的灵异作为辅助,自己将要突破心境之时,机率是不是要大上一?成功的机会是不是会多上一?

        突破成功后,获得的心境,是不是也会强上一,高出一分?

        厉寒不能知道答案,但他明白,今日这等机缘,绝对不能放过,这个白衣少女,一定要认识。

        如果她今后都要在此乱星湖畔奏琴,那将拥有对自己莫大的好处。

        不过目前,他却不敢打断对方弹琴,只顺著琴音,体会著体内万世潮音功的变化,渐渐的,对万世潮音功,亦有了另一重感悟。

        反正已经见到真人,虽然没见到真面目,但就在自己面前,总不虞她再如当日一样突然消失,所以,厉寒直到一曲终了,才终于醒转,打算上前去拜会这位弹琴高人。

        就在此时,弹琴之人终于回过头来,仿佛感应到厉寒的存在,回头看了一眼。

        她白纱遮面,仅露出一双秋水般的凤目,清澈若仙,容颜清冷,神情淡泊,然而虽然隔著一层白纱,厉寒依然毫无疑问地确认,这是一个绝世的美人。

        而且,更让他惊讶的是,这人他竟认识,就是那天,在衣家枕寒山庄,突然与会的五大世家之一,江左第一音律世家,叶家的传人,叶清仙。

        叶清仙,人称‘竹笛玄女’,世人只知她拥有无双笛技,却从来不曾听闻,她也有一手如此高深莫测的琴音啊,难道,她还兼修数艺,平时不在别人眼前施展吗?

        而厉寒,也终于明白为何会在第一眼看到她的背影时,感觉到熟悉了,原来,这就是自己的一个熟人,虽然没曾有过交谈,但却毕竟见过面,有过相识的机会。

        ‘竹笛玄女’叶清仙,江左一等一的奇人,虽出身五大尖级世家之一,却几乎不问世事,凭她的年轻,修为,明明有机会参加江左青年修士擂,却是唯一一个没有出现在修士擂上的江左青年尖高手。

        如果她假装清高,那也清高不到如此程度,连这等扬名,和给家族谋利的机会都能放过,所以只能,她真的是心性如此,对这一切浮华,喧嚣,都不感兴趣。

        而只看她今夜,选择在此等高绝之地,雪峰古湖,弹琴奏曲,独享一人之寂寞,就可见,她平时,是怎样修炼,或许,那次愿意参加鸿武道会,也只是一个意外吧。

        平常大多数时候,不定她就是如今日这样一番,寻一古湖,寻一绝地,寻一奇峰,寻一老林,独行独坐,独饮独卧,独奏独赏,孤独一人,寂寞一人,清冷一人。

        这是真正的修炼之人,俗世之名,凡尘恩怨,抵不过他们对于道的追求,对于道的喜欢,而叶清仙,明显就是其中之一,就算偶尔沾染凡尘,也只是惊鸿一现,瞬间再次消失。

        自己离开鸿武道会后,是紧赶慢赶,还是晚她一步到达,看来她是道会一结束,立即离开,赶到这里,那就不定,以前她就知道这个地方,来过,或是她本来就一直在这修炼,不见旁人,自己这只是意外撞见,是不经意间,闯入她修炼之地的一个过客。

        这样来,反而不是她的琴音,打扰了自己,而是自己的到来,打扰到了她。

        瞬间,厉寒本就已经消散的怒火,更是去得无影无踪,反而有一丝自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