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玄幻小说 > 无尽神域 > 第六百零三章、雪野琴音
  • 第六百零三章、雪野琴音

    作品:《无尽神域

        不管他们作何想,厉寒一路向西,带著从冰湖镇杂货店买来的那坛老酒,走向阴雪山。

        越向西走,天气越来越冷,天空中开始飘舞起雪花。

        这种地域,这个季节,天空中居然有雪花飘落,这实在不是一件正常的事情。

        但在阴雪山这等地方,却完全正常,因此自出了冰湖镇后,便再也看不见一个人迹,除了厉寒自己,再也没有旁人往此走。

        苍茫天地,一望无垠,除了莽莽白雪,再也不见他物。

        刚开始可能还有新鲜,后来便越来越枯燥,再然后便是死寂,最后,厉寒的心在走路的过程中,完全沉静了下来,变得寂然一片,除了行走,便是行走,脑海不作他想。

        但他的功法,却在这行走的过程中,不知不觉自动运转了起来,转了一圈又一圈,让他体内保持一温暖。

        终于,到下午时分,眼前出现一座高可入云的奇天巨峰,巨峰之,苍白一片,但在中段,却有微弱绿意透出,让厉寒眼前不由一亮。

        阴雪峰,终于到了。

        厉寒心中终于泛起一丝喜悦,他忽然拿出那坛从杂货店买的老酒,打开黑色的酒坛,对著嘴喝了一口。

        一股奇特的幽香,瞬间冲入鼻腔,然后浸入灵魂,厉寒感觉整个人都似要飞起来。

        这酒的口感,居然比在衣家枕寒山庄所喝的那种百香寒酿,还要奇特,还有神奇,有一种不出来的味道,即使已经入腹,口中幽香依旧保持不散。

        “嗡。”

        忽然,厉寒体内,一股热流冲上,瞬间冲散周遭的寒意,体内的万世潮音功,自然运转起来,一圈快似一圈,最后,竟然疯了一般止都止不住。

        体内的道气,如同脱了缰的野马,飞快旋转,厉寒从来没有遇上这样的情况,还以为走火入魔,一时大惊,就想要停止运行这种心法。

        结果却发现,心法不但停止不下来,反而在酒气的上涌下,继续加快,最后完全不能控制,一∈∈∈∈,m.≯.co◎m股股道气,飞快游窜,然后化为滔滔江河,身体内的道气,在飞速壮大,然后全部涌入了丹田之中。

        若不是发现这样程度的运转,身体并没有感到明显的负荷,而且也没有感到什么异常,否则,厉寒肯定要十分著急,宁肯受伤,也要强行停止了。

        只是,这样道气在疯狂运转之后,足足四十九圈之后,这股酒气才散溢开来,厉寒体内的道气,恢复正常。

        厉寒内视全身,这才发现,他体内,莫名多出了一丝丝淡蓝色的道气,带著一丝寒冷的意味,与别的道气,泾渭分明,占据在丹田一角,既不与其他道气交融,其他道气想要靠近,也被迅速排斥开。

        仿佛它的存在,比厉寒之前修炼的所有道气,要都更高上一个级别,不是同一物种,两者鸡鸭不能相融。

        厉寒试著调动一丝它的存在,却发现,它如同凝固了一般,就缩在那里,怎么也调动不了,和别的道气,如臂使指的感觉,完全不同。

        “哎!”

        叹息了一声,也不明白这股蓝色道气到底是什么,它出现在自己的丹田气海,是福是祸。

        不过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不管它是什么,反正厉寒都无法解决,也只有暂时由它,不去管。

        不过厉寒估计,肯定都与那坛老酒有关,不然不可能他平时没有遇上这样的事情,但偏偏在喝下一口这坛黑色老酒之后,却有这样的变故。

        但厉寒暂时还不清楚那团蓝色道气到底是什么的情况下,这坛酒,他是再也不敢喝了,天知道为什么在那样一个偏僻的镇,随便买的一坛普通的老酒,居然有如此神奇的效果,简直骇人听闻,让人吃惊。

        再次体会了半晌,依旧没有见到什么不妥,厉寒这才放宽心,不管它了,趁著天色尚早,直接朝著阴雪山之上行去。

        一路之上,松雪皑皑,绿白相间,走著走著,偶尔有几只雪雀,在林间觅食,惊起飞沫一片。

        厉寒没有管它们,径直朝上而行,走到半山腰,天地间一片银白,四处毫无人迹,厉寒正感天地疗阔之际,忽然,就在这样空寂单调的世界,耳畔陡然传来“铮”的一声,如同潮音骤起。

        随后,又有几声断断续续的声音传来,如江裂百浪,怒潮千转,给人一种激烈壮观的感觉。

        “是琴音!”

        厉寒还没有反应过来,体内的万世潮音功,刚刚平复下来还没多久,就又再次一荡,有一种激烈兴奋的感觉,竟然比平时活跃了许多,只输于刚刚饮下烈酒之时。

        厉寒顿时停下脚步,侧耳倾听,想仔细听下这琴音,到底是从何处传来。

        可惜,琴声断断续续,如雁鸣空山,鸟啼花谷,偶有所闻,却清幽曼妙,如溪水漫过石面,却听不真切。

        再过了约摸大概一盏茶时分,终于,琴声骤然一停,如同冰刃破空,骤然中止,厉寒心中,竟然涌现出一丝淡淡的遗憾,和失落感觉。

        失落片刻,他心中陡然醒悟过来,呓语道:“咦,这里怎么会有琴音?”

        按照道理,此为无人区,周围方圆数百里,只有一个冰湖镇存在,但毫无疑问,冰湖镇内,都不过一些普通居民,他们既没有胆子,也没有能耐,能来此阴雪山,并在这山巅弹琴。

        毫无疑问,能承受得如此严寒,却又有如此琴技造诣的人,绝对不是凡人,只怕是世间某一琴技大家,一时心痒,来此高山绝巅,面雪临湖,来此感受天地寂寞,冰冷寒寂的意境,才有厉寒今日在此半山腰,恰巧听见,这曼妙绝世的琴音。

        只是,对于到底是什么人,居然把弹琴之地,选在了如此人迹罕至,而且拥有神秘传,和种种禁忌的地方,厉寒心中,对那人还是不免产生了一丝好奇,这个人,貌似不简单啊。

        不过,只要上山,不定,就能见到那人真容了。

        想到此,厉寒忽然一笑,心头陡然醒悟过来,急切什么,等到了峰,自然能一见那神秘操琴人的真面目,到时是男是女,是老是幼,就一览可知了。

        脚步不由快急了几分,厉寒干脆施展开身法道技,也不管周围的雪景了,一路疾驰同如上,如果从远处看,就如同高山之上,有一道雪线,在朝著峰的位置不断前行,越来越快,渐渐接近峰。

        片刻时分后,“哗!”

        伴随著一声踏雪声响,厉寒终于停身在一片壮阔的湖面之前,湖面其蓝如镜,因还没到夜晚,没有见到传中万星跳跃,如鱼群竞食的壮观场景,但仍是让人不由身心为之一畅。

        传中的乱星湖,面积并不大,但景色之幽美,却让人不由为之沉醉,难以自拔。

        蓝色的湖面,处身高峰雪山之巅,四周一片银白,蓝白相间,蓝得纯粹,白得显目,然而让人感觉到奇异的却是,湖面四周的雪峰,寒冷刺骨,但在湖面之上,却有丝丝热气升起,如同处身春季。

        厉寒猜测,湖泊之底,必有什么热源,或是一座死火山在,不然不可能有如此奇异,只是世人不知,以为神秘而已。

        但让厉寒最关注的还不是这些,他打量四周,想寻到那个弹琴人的身影,却发现,四野一片空旷,除了湖面,就是几座低矮的雪丘,并没有任何明显的遮挡,更没有看到任何人类的痕迹。

        如果此地无人,那刚才厉寒听到的琴声,从何而来?

        如果刚才真有琴音从此而来,那弹琴之人,去了何方?

        是自己因为太空寂产生了幻听,还是十分不巧,自己刚来,那人就已离开?

        厉寒凝目四望,忽然目光一缩,他不相信有人能如此快就从高山离开,而且上这阴雪峰的,只有他上山的一条路,就算那人刚刚弹完琴已经要下山,也必会与自己碰面,而不是上得峰来,一个人影不见。

        虽然没有脚印,但修为高深的人,行走雪地之上,本就不会显示痕迹,如果初初一看,的确毫无人迹,但是,终于,厉寒发现了端倪。

        那是前方,乱星湖之东,一座临湖雪丘之上,有一处的平整地型,其他地带,雪都松软一些,但那一块,却有过什么重物挤压的痕迹,估计是弹琴之人留下,刚走不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