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玄幻小说 > 无尽神域 > 第五百九十九章、蚩尤金剑,腾蛇金剑
  • 第五百九十九章、蚩尤金剑,腾蛇金剑

    作品:《无尽神域

        荡天书生,那是谁?可以,那可是衣家这数百年来最为出类拔萃的几人之一。

        其名声,或许不如现在的‘冷情妃子’或‘烈日侯’衣南裘来得强大,毕竟已算久远,人们对其认知不深,但是其修为之高深,功力之深厚,却绝对是三人之中当之无愧的第一人。

        因为他是唯一一个,有史所载,凭气穴巅峰的修为,就能与法丹战到生死不知的地步。

        如此来,这套吸星金剑果然来头巨大了,难怪之前贺玉山以及众人,见到两柄金剑时,会露出如此震动,和惊讶羡慕的表情。

        因为,它曾经的主人,赋于了它们不一样的光辉,让人不由得震撼和贪婪。

        厉寒不由得开口道:“既是贵祖之物,自然意义非凡,令妹无心之举,原属童心,厉某不敢强占,自当归还,这就完壁归赵,将金剑还给贵庄。”

        完,伸出手,一拍指间储物道戒,就要摸出两柄金剑,将其归还。

        “万万不可。”

        见状,衣胜雪急忙伸手拦阻,开口道:“既然奖励已经送出,概没有收回的道理。别只是先祖遗物,就是真正的稀世神宝,亦是如此。”

        “告诉厉兄此二剑的来历,只是还请心保管,毕竟是先祖遗物,不要丢失或毁弃,如果真有需要用到衣家的那一天,衣某在此可以承诺,一柄金剑,可以兑换一个请求,只要厉兄将金剑交还衣家,衣家必为你办成一件事情,不过却不是这样无偿交还。”

        “嗯?”

        厉寒闻言,心思电闪,眼睛转了两转,终于勉为其难似地道:“那好吧,我就暂时保管,日后如果有机会,此二剑自当归还。”

        衣胜雪开口道:“吸星金剑,其实只是它后来才有的一个别称,它真正的名称,其实名为荡天金剑。荡天金剑,共有八只,又名荡天八剑,其每只都不一样,各有不同作用。”

        “第一只,名为太阳金剑,据聚万千烈阳精华,到手有赤日落手之感,为其中最有√√√√,m.≠.co≈m名,也是最珍贵的一把剑,不过可惜早已失落。”

        “第二只,名为太阴金剑,则与太阳恰恰相返,为阴玄之精所铸,呈暗绿色,虽为金质,却是入手冰凉,若放在溪流之中,可瞬间将一要河流冰冻成冰块。”

        “第三只,名为蚩尤金剑,剑身之上,有一牛头图案,据拥有移山填海的威能,象征著魔神与力量。”

        “传其巅峰之时,一旦催动,一柄金剑,可力愈万均,可以压垮一座山。不过到底拥有著什么样的力量,除了道南先祖,我衣家后辈执掌此剑数百年,却无人能解开其威力,释放不出其真正威力,其也只是一柄普通金剑而已,看不出什么特殊。”

        “蚩尤金剑?”

        厉寒听到此,眼睛蓦的一动,却是想到之后自己获得的那第二柄金剑,尾部有一个赤红牛头,莫非就是衣胜雪所的那第三柄金剑,蚩尤金剑?

        不过刚刚还自己只是暂时保管,早晚要还给衣家,自然不能现在就拿出来查看验证,所以厉寒收起好奇,继续静静听下去。

        “第四柄剑,名为紫气金剑,据剑出之时,剑气霍霍,可以瞬间催发出数千道剑气,每一道剑气,都呈紫色,密如风疾如十,攻击力,声势之强大,都是八柄金剑中,无出其右者,但与太阳金剑一样,同样早已失落,不知所踪,是我们后辈的遗憾。”

        “便连我,也从来没有见过紫气金剑的样子。”

        “嗯?”

        厉寒头,闻言也不由心生一丝遗憾。紫气金剑,光听名字,便能想像到它当初执在荡天书生手中之时,威能是何等盖世。

        一剑在手,剑气纵横三万里,整个天地间,只有剑气呼啸的声音,那真是一柄神奇莫测的金剑。

        “第五柄金剑,名为岁星金剑。岁星,为九大行星之中属木之星,其在黄道每年经过一宫,约十二年,才运行一个完整的周天,所以又称岁星,是用来纪年之星。”

        “所以,岁星金剑,是一柄时光金剑。据其催发起来,其薄如光,其疾如电,是八柄金剑中,份量最轻,速度最快的一柄,据速度快到极限,人的肉眼会无法窥探,直接隐没在虚空中,完全看不出它真正的踪影。”

        “而铸造它的材料,也是稀世之极,据是一块‘星域奇铁’,是一块四品上等奇铁,拥有著时光与岁月的力量,任何东西在它周围,时光流逝都似比其他地方快上几倍,有时树木,只用几年就能成年茁壮,但也用不了几年,便彻底调零老化,重新死去。”

        “第六柄金剑,名为腾蛇金剑,剑身有黑蛇之影,为灵动之剑,第七柄金剑,为白虎金剑,剑身有白虎图案,最为锋锐难挡。第八柄金剑,为勾陈金剑,勾陈亦是古时星宿之名,为上古六神之一。”

        “《易冒》有言:勾陈之象,实名麒麟,位居中央,权司戊日。为上古祥瑞之兽。所以勾陈金剑,又名福运之剑,传持有此剑者,气运之强,远超常人,常能发现别人无法发现的天材地宝,稀世奇珍,可惜和太阳,紫气一样,同样失踪不见,为我等衣家后辈,最为遗憾不已之事。”

        “衣家弟子,无不以找回缺失的三剑为已任,但可惜,一直不得其踪,可能早在当初道南先祖之时,便先后因何种原因遗失了吧。而如今,我衣家再失二剑,却是只剩三剑,更是让人伤感了。”

        听到此言,厉寒笑笑,不再话,却是没有再提出归还之事。

        如果不知道此二剑的具体来历,他可能还真的不怎么放在眼内,但既然知道其与衣家传奇人物荡天书生有关,怎么可能轻易归还,刚才故意那样,也不过是为了试探衣胜雪而已,料想他既然那样了,衣胜雪反而越发不可能腼颜收回,果不其然。

        衣胜雪虽然肉痛,最后却只得提出,以一个条件,换一件金剑的承诺,而这个承诺之重,就可想而知了,等于只要厉寒愿意,随时能用此二剑金剑,要求衣家为他做两件大事。

        这等意义,运用得好了,可是价值无量。

        而现在,回顾衣胜雪所的八剑之名,厉寒已经可以确定,自己得到的两柄金剑,应该就是其中的第三柄,蚩尤金剑,以及第六柄,腾蛇金剑了。

        不过可惜的是,这两柄剑,在八柄金剑中,地位都并不算重,真正重要的,应该就是那遗失的三剑,以及依旧保存在衣家的太阴金剑了。

        衣家的太阴金剑不敢想,倒是那流失在外的三柄金剑,不定有机会,还有机会找到,那时就是属于自己之物,价值无量了。

        当然,此事厉寒也只敢在心里想想,凭衣家举族之力,找了三百年,都找不回来,更何况他孑自一人,不可能他一之力,比起衣家还要厉害,那三柄金剑下落不明,要么就是彻底毁失,要么就是被人收藏,秘不示人,他岂能寻到。

        不过也不定,这个世间,永远是机缘比实力重要,如果有幸,也许,刚好就让他碰到了那么一两柄,也不是没有可能。

        “走吧!”

        衣胜雪解释完这八柄金剑,忽然有些兴致缺缺,招呼厉寒下楼。

        走下楼梯口的瞬间,忽然厉寒目光一闪,看到旁边的楼梯口被人用墨笔,题写了一幅的篆字:

        “大道渊源,高真隐秘,风流岂可知闻?先天一气,清浊自然分。不识坎离颠倒,谁能辨金木浮沈。幽微处,无中生有,涧畔虎龙吟。”

        “壶中真造化,天精地髓,阴魄阳魂,运周天水火,燮理寒温。十月脱胎丹就,除此外皆是旁门。君知否,尘寰走遍,端的少知音。”

        “嗯?”

        看到这幅字,厉寒心中猛的一动,仿佛看到了一个人,站在那里,周身流转道与理,目光空茫,有著众所不知的寂寞与孤独。

        ……

        ps:补前天的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