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玄幻小说 > 无尽神域 > 第五百九十八章、荡天古园
  • 第五百九十八章、荡天古园

    作品:《无尽神域

        人都走了。

        不管愿意还是不愿意,怀抱著得意或是遗憾,收获抑是失落,总之,所有参加鸿武道会的人,都在衣胜雪那一番壮烈奇雄的结束语后,先后离开了枕寒山庄。

        只有一个人例外,那便是厉寒。

        他是鸿武道会第一环节,当之无愧的魁首,获得了衣胜雪一个承诺。而厉寒,在结束之后,也因此而没有立即离开枕寒山庄,而是被衣胜雪带到了一座庭院,询问他有什么要求。

        不管是因为什么原因滞留,这都是厉寒最好的机会,所以他自然不会放过。

        他选择了衣胜雪一个怎么也没有想到,却又在情理之中的要求,他他仰慕衣家数代先人的事迹,想游览一番衣家前辈曾经居住过,或者留下过传奇的那些地方。

        衣家先辈,能值得世人尊敬和崇拜,而又念念不忘的人,数千年前的古人不提,到最近几代,也是名声最响的,无外乎几人——

        第一人,便是二百二十年前,衣家崛起的那位盖世奇才——‘荡天书生’衣道南。

        他多才多艺,音律画术皆通,曾以‘荡天诀’名动天下,与法丹境强者相交不见弱势,最后莫名失踪,不知下落。

        第二位,便是一百五十年前,衣家再出的一位半世奇才,而且这个奇才,还是个女子。

        ‘冷情妃子’衣楚楚,出世总共只有两年时间,但这两年时间,却比别人二十年,甚至两百年留下的名头还大。

        在那两年,整个江左,整个南境,不,甚至是整个真龙大陆,都流传冷情妃子之名。

        天下华艳,三分江左,江左奇花,尽出衣家。

        那一个时代,是属于‘冷情妃子’的时代。

        虽然其出道不过两年后,又意外消失,但是她的名字,即使过去一百五十多年,依旧没有人能够轻易忘记。

        ‘冷情妃子’之名,依旧是这个世界,最杰出最美丽的女子的代名词,流下了无数的传。

        所以,‘冷情△~△~△~△~,m.▲.co$m妃子’曾经居住过的地方,厉寒自然也不能错过。

        而最后一人,不是其他,那便是三十五年前,衣家这三百来年,第三位盖代奇才,烈日侯’衣南裘。

        其成就,甚至超越了其两位先祖,‘荡天书生’与‘冷情妃子’,因为他是少年成名,年纪轻轻就在修道界留下了偌大的名声,与秦天白并称君侯二首。

        他一身绝学,名为‘龙潜十式’,亦属自创,更是集‘荡天书生’衣道南以及‘冷情妃子’衣楚楚两门尖武学之精华,有过之而无不及。

        衣南裘行走天下二十年,时间超过了他的两位祖父,同时也是近代衣家名声最响亮之人,最富传奇性的人物,却也于十年之前,传就已入魔,与衣家决裂,不知所踪。

        但不管下场如何,去向如何,这三大奇人,就是衣家数百年来,最为响亮的名字,梁柱。

        如果没有衣道南,衣楚楚,衣南裘三人在,衣家早已没落不知成什么样子,但正因如此,他们成了衣家的象征,但凡来到衣家的,莫不想见一见他们留下的遗迹。

        所以对于这事,衣胜雪既是在意料之外,又是在情理之中。

        情理之中,是衣胜雪没有想到厉寒也是衣家三位先祖的崇拜者,他来到衣家,想拜访一下衣家几位先人曾经留下的遗迹,这并不奇怪,甚至完全在正常范畴之内。

        让他觉得意料之外的是,厉寒却用如此一个珍贵的要求,来换取如此一个普通的承诺,却是有些材大作了,太过不值。

        他衣胜雪的一句承诺,有时候也代表著衣家,如果厉寒向他开口请求某件事,即使他自己做不到,也还有衣家为厉寒去办。

        可以这个承诺,价值连城也不过过,不然之前众人也不会如此眼红,嫉妒。

        但现在,厉寒却用这个可能‘价值连城’的承诺,去兑换一个并不怎么珍贵,甚至可以是普通的要求,这让令人大吃一惊,觉得难以理解了。

        因为想拜访衣家先祖遗迹的人多了,虽然大多数人会被拒绝,但只有关系较好,或者是其他宗门尖的弟子,这个要求衣家人一般都会答应,并没有什么附属要求。

        所以,这个条件,看似困难,其实相对简单,只要厉寒想去,用其他手段,完全有办法能够办到,没必要拿这么珍贵的一个承诺来换,但他却这么做了,让衣胜雪不由为厉寒这份赤子之心暗暗感动,当下毫不犹豫的答应了。

        别已有承诺,就是没有,厉寒提出这么一个的要求,他也不忍拒绝。

        当即,斥退了杏衣女孩衣可儿的陪同,衣胜雪带著厉寒,顺著灵溪往上,慢慢来到枕寒山庄西部,一处有些僻僻的古园。

        他向厉寒开口道:“此地,名为荡天园。听到这个名字,想必你已经明白,这曾是我衣家,哪位前辈居住的地方了。”

        “自然。”

        厉寒打量著此地,发现此地虽然古老,到处都显出风霜岁月的痕迹,但到处都都擦拭得很干净,虽然少有人来,一些角落已经杂草丛生,但桌椅窗楼,却皆擦得窗明几净,显然时常有人整理擦拭,令人生出此处依旧留有昔日主人居住痕迹的错觉。

        青砖铺地,红砖砌墙,漫步荒草庭院之中,一股思古之幽情,犹然令人心生遗憾。原来几百年前的古人,虽然离自己等人已远,其实他的气息,却一直充斥在天地之间,供人回味,依古凭吊。

        虽然知道自己此行,不是为了什么荡天书生冷情妃子而来,厉寒还是难掩心绪翻腾,思绪一下飘得很远,却没有开口话。

        衣胜雪也一直保持沉默。

        足足过了数炷香时间过后,两人逛完了半个荡天园,终于来到荡天园中心,那里有一座八层古塔,古塔是铁质,檐下悬挂铜铃,风一吹便发出“叮,叮……”等清脆的声响,有些哑闷。

        其音原本清脆,只是时间久远,有些地方已经腐绣生绿了,但是塔门塔基却皆被擦得锃亮如新,显然时常有人拂拭经过,塔悬一木牌,黑色,篆书,上刻‘荡天塔’三古字。

        走入其中,空间顿时一暗,身上传来微微的凉意,衣胜雪径直带著厉寒走上荡天塔的最高层,第八层,俯视半个枕寒山庄,忽然悠悠开口道:“厉兄,你知道,你之前解开道谜,意外获得的那两柄金色剑的来历吗?”

        “嗯?”

        厉寒先是一怔,不过随即反应了过来,“我听其他人,此套金剑,名为吸星金剑,却不知其具体历史,正想回去之后就查一查,只是衣兄却在此时动问,莫非,这套吸星金剑,与此园的主人,荡天书生有关?”

        “呵呵,厉兄果然思维敏捷,不愧是能解出两道谜首的人。”

        衣胜雪夸赞了一句,这才悠悠开口道:“吸星金剑,曾是我衣家先祖,道南祖父生前,仗之成名天下的一套奇门兵器,共有八只,虽然品阶皆不高,最多不过上品名器,而且存五失三,但是依旧是我衣家当之无愧的一套瑰宝级传承。”

        “妹调皮,不但偷换道谜,刻意增加了助兴环节的难度,而且还偷出了祖上存放在荡天祖祠中供奉的那几只吸星金剑,用来作为奖励,真是胆大包天,所以让先前道谜环节,横生如此多变数,衣某在此,替舍妹向厉兄弟陪罪了。”

        完,身形一躬,竟然要向厉寒躬下身来。

        “万万使不得。”

        见状,厉寒急忙身形一避,闪让开来,绝对不接受衣胜雪的鞠躬。

        他神情震动,万万没有想到,自己之前以为,只是一套玩物飞剑的吸星金剑,竟然曾经是衣家先祖,荡天书生生前曾仗之成名天下的一套武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