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玄幻小说 > 无尽神域 > 第五百九十六章、五时七侯
  • 第五百九十六章、五时七侯

    作品:《无尽神域

        蓝魔衣,玄楚月,司安南,凤飞飞等尖青年高手,亦相继发声,虽然可能没有个个皆能达到叶清仙那样,灵溪起浪,柳树生花的地步,但亦不同凡晌,各有各的奥妙。

        众人虽然道不一,但广听多闻,还是有自己的收获,隐隐的,在场有几人,身上气息竟随之而动,衣袍鼓翻,渐渐有精深入微,为之突破的迹像。

        这让其他人,不由又羡又妒,但也知道是人之常情,历来鸿武道会,不乏此例,甚至有当场突破之人。

        因为,他山之石,可以攻玉,听闻了别人对于道的理解,可能平时他们就差一线,或者就卡在那个关卡,一下悟通,瞬间抵达大道,不是没有可能。

        而这,也是衣家举办这鸿武道会的可贵之处,历来但凡江左弟子,无不趋之若鹜,可惜大多数人,不得其门而入而已。

        也由此可见,厉寒是多么幸运,因为与衣胜雪一战,从而得到他的垂青,获得参加这鸿武道会的机会,得以聆听江左这些世家的不传之密。

        虽然江左世家,帮派,不可能与隐世八宗相提并论,但是,能传承至此,总有它的独特之处,而这些,也不可能是八大宗门能全部囊括的。

        所以厉寒在下首静静倾听,也是收获不。

        因为道谜环节,他已经大出风头,所以这道会环节,他早已打定主意,要低调深藏,因此并没有主动开口发言,一直在倾听著众人的畅述。

        “器有千般,运转如一。”

        ‘冰雪邪王’蓝魔衣,讲述的是一门蓝家秘不外传的御器手法。

        “明月无痕,宝光浸体。”

        ‘神音仙子’玄楚月,讲的是一门她偶然自一处杂货摊捡漏到的引月光入体,煅炼神魂,体魄的秘法。

        ‘水打芭蕉,镜中窥人’。

        ‘文儒秀才’司安南,讲了一门可以映照自己内心情绪波动,甚至加以控制操纵的奇特秘法,价值惊人。

        ‘通灵通心,兽语初传’。

        △∧△∧△∧△∧,m.≡.c♂om 至于驭兽世家的黄衣少女‘凤飞飞’,讲述的则果然是跟驭兽有关,是一门简单的控制灵兽,甚至与灵兽沟通的方法,一旦学会,甚至有可能,听得明白一些普通灵兽的语言。

        当然,这般法门,不可能是凤家的核心功法,但虽无大用,亦十分新奇,让众人个个兴致颇高,学得有模有样。

        转眼,时间已经过去一两个时辰,这灵溪问道环节,亦渐近尾声。

        在场中人,除了寥寥数人,大部份已经发言,俱都获得众人的一致赞赏。

        不管如何,能来此处的,总是拥有自己精人艺业,拿出自己的一些独属秘术,或者观来以餐众人,别人总是能有一收获,自然掌声如雷。

        很快,轮为‘无目公子’灵星河。

        他张开那对十分独特的眼睛,扫视了一眼众人,开口道:“星河不才,愿以一些对瞳术的浅末理解,来请大家指证。”

        完,他就对瞳力的运用,深化,甚至原理,各作了一番明,接著,又将如何加深对瞳术的理解,以及如何防备瞳术的攻击,都了一遍。

        虽然这些里面,并没有太多深奥的东西,但是却让在座中人,都耳目一新,感觉大有收获。

        因为不管是对瞳术有没有理解,兴趣的人,有理解,自然能让其瞳术加深一层,如果没有,那对如何防备瞳术,亦有了一了解,将来不至于莫名其妙,中了别人的暗算。

        要知道瞳术虽然偏门,但亦十分神奇,而且往往十分强大,防不胜防,所以这亦是修道界中,一门令人闻之而色变的奇术。

        而对于在座众人来,可能大多数只能获得一些十分浅末的防御知识,但对于厉寒而言,不管是幻术七瞳,还是九天刑印,都跟瞳术有关,所以灵星河的演讲,厉寒是在场中人,认识最深,获益最多之人。

        他感觉,听完灵星河的灵瞳道论之后,在幻术七瞳,甚至九天刑印的运用上,都有了不的增益,获益良多。

        不过表面上,他却是没有表露出来,依然保持著低调沉默的风格,只是静静倾听,谁也不认为,他从听得懂多少东西,从中学到多少东西。

        便连演讲之人,‘无目公子’灵星河,演讲之时大部份目光也只瞄向衣胜雪,蓝魔衣,叶清仙,玄楚月等人,很少看厉寒,更不知道,在座中人,是那个一直以来,不现山不现水,只在道谜环节,有过出彩表现的黑马弟子,‘冷面’厉凡。

        灵星河讲完之后,全场静默了片刻,最终,终于轮到了重头戏。

        所有人都看向左边最上首,那位江左青年修士辈第一人,也是今次鸿武道会的举办人,‘江左游龙’衣胜雪。

        剩下十二人,皆已讲完,只剩两人,一个便是以一个外人身份,第一次参加这鸿武道会的厉寒,一个,就是这江左青年第一人。

        众人最为期待和激动的,肯定也是衣胜雪的演讲,至于厉寒,虽然在之前的道谜环节,阴差阳错,机缘巧合,连解两道谜首,获得了魁首的地位,但其实,都并不得到众人的认同。

        很多人认为其纯粹是走了狗屎运,尤其是两首道谜的答案,竟然是一样的,省了他多少事,不然凭他的才能,绝对不可能连解三谜,压过衣胜雪,司安南等,成为魁首。

        因此,在这道会环节,是需要真正实力的时候,很多人都忽视了他,加上他一直沉默倾听,大多数人甚至都把他忘了。

        不过有一个人没忘,那就是衣胜雪。

        就在所有人都转头看他的时候,他却忽然看向众人最下首的厉寒,微笑看著他道:“厉兄,十二人了,是你先还是我先?”

        厉寒见状,看一眼衣胜雪满脸鼓励的笑容,再看向别人。

        而这时,别人仿佛才发现他,一个个转头看来,眼神中的轻蔑,轻易可明。

        笑了笑,反正不在乎这一个环节的胜负,而且也没有胜负之别,当即,他轻轻开口:“萤火之光,岂敢与皓月争辉,大家都在期待衣兄的演讲,还是衣兄先来吧?”

        “哦,也好!”

        衣胜雪闻言,眼睛中露出一丝意外,不过看到厉寒满面淡然的表情,似乎明白了些什么,当即一笑,头道。

        听闻此言,众人终于再次兴奋起来,一个个眼神热切地看向他。

        衣胜雪低头沉思,片刻后,再抬起头,开口道:“既然大家抬举,那衣胜雪,今日就来给大家讲一讲,修道之路,最重要的几样东西,五时七侯!”

        “五时七侯?”

        “这是什么东西?”

        不提在场众人,就是厉寒,也有些意外,没有听明白,因为他从前,从来没有听过这个名词。

        而衣胜雪见状,只是笑笑,也没有客气,随即直接就将自己所知的有关‘五时七侯’的内容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