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玄幻小说 > 无尽神域 > 第五百九十四章、灵溪论道
  • 第五百九十四章、灵溪论道

    作品:《无尽神域

        “答案是什么,到底是什么?”

        贺玉山,司安南两人,心思各异。

        而其他人,虽然羡慕嫉妒具有,但毕竟不是自己之物,心情转折之下,更多的,反而是对那两首道谜答案的好奇。

        “是啊是啊,快……”

        便连一向清冷不言的叶清仙,玄楚月,甚至最上首的衣胜雪,蓝魔衣等人,都看向厉寒,等待著从他口中出答案。

        厉寒见状,知道不出来,只怕引起众怒。

        反正道谜已经猜出,这答案不出来,结果都是一样。当下也没犹豫,轻轻一笑,开口道:“一二三四五,六七**十!”

        “什么?啊!”

        “这么简单?怎么可能?”

        听完厉寒的答案,在座中人,表情不一。

        惊叹者有之,沉思者有之,羡慕者有之,震撼者有之,意外者有之,但更多的,是怀疑……

        很显然,所有人都没有料到,如此深奥难测的道谜,答案竟然如此简单,出去只怕都要遭人耻笑。

        但仔细一想,由答案反推道谜,结果顿时迎刃而解。

        顿时,除了少数道心坚定者,依旧不为所动,只是释然一笑,彻底明白了过来。

        更多的,则是恨不得捶胸顿足,后悔不迭,不断嘟哝:“这么简单,自己怎么没有想到?”

        是啊,如果知道答案,回去一反推,这两首道谜,根本没有什么困难之处。

        但是如果不知道破解之法,当众人首次拿到此道谜之时,又岂是困难两字所能形容……

        “不对啊,好像只了一首道谜的答案,还有另一首呢?”

        有人忽然反应过来,再次朝厉寒问道。

        厉寒看了对方一眼,似笑非笑,悠然开口道:“第二首道谜的答案也是一样,同样为:一二三四五,六七**十!”

        “呃!”

        “这怎么可能?”

        刚才众人多是随便⑨±⑨±⑨±⑨±,m.¤.co△m套用了一首道谜,结果刚好发现能对上,现在听厉寒一,才忽然发现,果真,两首道谜,答案真的一模一样。

        这让更多的人,更是不由得后悔得痛彻心扉,后悔不已,眼目都赤红了。

        如果自己早知道,解开了一题,岂不是两题皆解,那样,就有极大的几率,成为今次道谜环节的胜出者。

        而胜出者,除了能各自得到道谜木船中所藏的奖励之外,可是还能额外获得一份独特的奖励呢。

        连道谜木船奖励都如此不凡,那唯独排名第一名所拥有的奖励,又岂是简单,只怕更是让众人眼红不已。

        而不远处,盯著厉寒侧面看的贺玉山,更是面色阵青阵红,盯著厉寒手中的又一柄金剑,一脸嫉妒后悔。

        他怎么也没有料到,原是为刁难厉寒,却没想到,不但助他登上了道谜魁首之位,而且又拿到一柄吸星金剑。

        这让其如何能接受,此刻心中,更是已满是苦涩,心痛如剿。

        不过表面上,他再不敢表现出来,因为厉寒此刻已经成了所有人的注目焦,毫无疑问,衣家在此五柳别院举行的鸿武道会,第一环,完全成就了厉寒的个人威名,而其他人,无不黯然失色,沦为陪衬。

        “好了。”

        忽然,坐于最上首的衣胜雪拍了拍掌,吸引过所有人的注意:“厉兄既然连解此二大道谜,加上原来一道,共是三道,已成为我们今日道会第一环节,当之无愧的魁首。”

        见所有人都成功被自己吸引了过来,他继续笑笑,开口道:“君子一诺千金,道谜环节开始之前,衣某已有所言,谁能在这个环节解答道谜最多,除了能和其他解出道谜的人同样奉上美酒一杯之外,还另有一份的奖励。”

        于是,衣胜雪看向厉寒,笑了笑,继续开口道:“这份奖励,是我衣某人额外提出的,不在原定奖励之内,所以没有具定名目,算是一个附加吧。”

        “等下道会完毕,厉公子有什么需要之处,可以向我衣某人提,只要不过份,衣某人能做到,就一定为厉公子办到。”

        “嗯?”

        全场中人,都是一阵意外,没有想到,这个优胜者奖励,居然是江左青年第一人,衣胜雪的一个承诺。

        如此重奖,可远比某样珍草灵材珍贵得多了。

        堂堂江左青年第一人,又是江左第一世家衣家二公子所的话,定然一诺千金,价值无可估量。这个承诺,可比多少奇珍异宝都要重要得多了。

        所有人顿时不由再一次看向厉寒。

        这一下,便连一向淡然处之的蓝魔衣,灵星河,萧六指等人,看厉寒的眼神都有些不同了。

        不过,想到这是大庭广众之下,衣胜雪的亲口承诺,众人多半没什么作梗的份,不少人又默默的收敛起了脸上的表情,低下头来,装作不知。

        就是厉寒自己,其实也有些意外,意外之余,更多的是惊喜。

        他原以为这份奖励,只是一份稍微珍贵些的灵草,矿石,或普通一些的武器,秘宝,但却没想到,居然是一个请求。

        而这个请求,目光一转之后,厉寒已经瞬间想到了利用它的方法。

        或许,这是自己查探衣家秘密,最好,最接近的一次机会,绝不容错过。

        这一下,本来对这个魁首,不是怎么在意的厉寒,反而有些感谢这场意外的胜利了。

        “请酒!”

        衣胜雪没有去管别人脸上的表情,而是大声一挥手,宣布道谜环节结束,奖惩时间到来,当即,在他身后的杏衣黄衫女孩,衣可儿手一挥,掌心中又像是变一般的变出了两个银质托盘,一手托著一个。

        她手托美酒,走向每一个解出了道谜的幸运儿;而那些倒霉鬼,却只能一人面临一杯苦醋了。

        看著别人饮得正欢,他们只觉得,杯中的这杯浓醋,比原来更苦,更涩了。

        不过这也是无可奈何的事情,愿赌就应该服输,最终,这几个还是只有满脸无奈,一口将其饮尽,空碗扔回衣可儿怀中托盘上。

        而拿到美酒的人,却是喜不自禁,满脸悠然地,将杯中美酒一饮而尽,又是一阵冰火九重天的感觉,感觉过去,却是身轻如燕,全身清爽,不出的痛快。

        “好酒,好会,哈哈!我已经有些迫不及待了,赶紧开始第二环节吧!”

        有人开口,其他人顿时亦全部望向坐于最上首的衣胜雪。

        今日此会,名为鸿武道会,可不是专门为来解道谜的。道谜虽然精彩,却不过是前奏,是缀,正席才刚刚开始。

        果然,听了众人的呼喊声,衣胜雪也不由面容一肃,挥手令衣可儿带著托盘,酒杯退下去之后,这才肃然一礼,昂声道:“既如此,今日道会,第二个环节,灵溪论道,正式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