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玄幻小说 > 无尽神域 > 第五百九十三章、三谜夺魁,下
  • 第五百九十三章、三谜夺魁,下

    作品:《无尽神域

        厉寒目光微闪,朝发言之人所在之处瞥去。

        却见他一身红衣,身形微胖,不是别人,正是曾在厉寒手下吃鳖,从而对他记恨在心的那名九星楼弟子,‘笑面弥勒’贺玉山。

        传闻他笑容满脸,却气量狭,心怀怨恨之下,一也没有弥勒的样子,向来是睚眦必报,眼下看来,果然不假。

        当初,在武侯亭,初次见面之下,他心怀挑衅,有意让厉寒吃个下马威,不过却并没有料到厉寒修为惊人,远甚于他,以至于偷鸡不成蚀把米,反在厉寒手下吃了大亐,丢了面子。

        事后虽然他假装云淡风轻,毫不在乎,但其实心中,肯定有所忌恨,只是一直没抓住机会。

        而现在,机会来了……

        那只被衣胜雪,司安南等人都认为是“谜首”的木船,被所有人浏览一遍后,最后就握于他的手上。

        他也是抱著试一试的心思,如果能成,自然皆大欢喜,他顿时扬名。

        就算不成,所有人都解不出来,他等时间到了,再扔出去,别人也不会什么。

        但是,看到厉寒居然解开了叶清仙,司安南都解不出来的另一道道谜,他顿时不忿,同时也想到机会来了,干脆就把木船扔给厉寒,刁难一下他。

        谜首就是谜首,纵使厉寒解开了一道不输于多少的道谜,但他心底,肯定以为厉寒是瞎猫碰到死耗子,纯属运气,一旦碰上谜首,绝无这般的机会。

        而他心思更毒的是,不把木船扔回灵溪,这样避免厉寒拒绝不取,纵使不成,别人也不会多么笑话他,毕竟大家都解不出来。

        可是他直接扔到厉寒手中,厉寒不得不接,如果真解不出来,被他言语挤兑,顿时丢尽面子。

        心念电转,澄如明镜,贺玉山的那心思无所遁形,厉寒顿时彻底明白他心中所想。

        不过此时他木船已经扔至,众目睽睽之下,厉寒总不能闪避开来不接,再加上贺玉山这下用了巧劲,木船是直接往他怀中奔来,一∈∈∈∈,m.∷.c£om旦闪避,就是心怯。

        所以,目光闪了一下,厉寒不但没有闪避,反而手掌微抬,用一招‘举火烧云’的架式,瞬间将木船托入掌中。

        就在此时,他感到木船之上,一股莫大的压力冲来,虎口微震,木船旋转著,就欲挣脱自己手掌,直砸胸口,让自己当众出丑。

        对方不但想让自己解不开这道道谜,让众人耻笑,还想用暗劲来暗算一下自己。

        心中对贺玉山的为人有些不耻,不过厉寒并不以为意,微微一笑,对这一招,他早有所料。

        掌心中,一股柔劲,如大山搬运,那木船之劲,顿时被泻于一旁,如泥牛入海,扩散在空气中消失得无影无踪。

        而厉寒脸色不变,似乎没有感觉到贺玉山的暗劲一般,手掌微垂,木船就滑到了自己面前,被他将里面的那张纸团取了出来。

        雪白的绢纸之上,是几行纤秀的字体,似是出自女人手笔。

        倒是字中含义,却雄浑奔放,尽显激烈,如金戈铁马,还有一种凄凉气氛。

        “百万军中无白旗,天下何人去对敌?秦国死了余元帅,骂阵将军无马骑。

        吾今不用多开口,歧路交叉无尽头。化身无人来代位,分手不计带刀回。

        一丸妙药吃一,千日夫妻一撇离。”

        “百万军中无白旗吗?”

        厉寒目光微闪,有些明白众人的为难,如果不能想到解题之法,这道道谜,的确相当困难,不是一般人能轻易解得,难怪能成为众谜之首,让所有人都束手无策。

        “不过,自己么……”

        微微一笑,想到了刚才的解题之法,厉寒心中莫名的多了一些信心。

        而且厉寒心中隐有一个想法,既然同为十句,而且所猜答案,又同是一部剑谱的所有招式,莫非……

        想到此,他顿时再看向那张雪白素纸,落到第一句之上,忽然之间,如同疱丁解牛,所有答案,水到渠成一般浮现在心中,剩下的谜句甚至不用再看一回,就全部明白过来。

        “哈哈哈……”

        他难抑笑容,扭头望了上方的红衣胖子贺玉山一眼。

        “对方一定很著急吧,在等著自己出洋相,可他却没料到,反而成全了自己。”

        “如果他不是直接扔过来木船,这道道谜自己多半不会接,如果不会接,也万万想不到,这道道谜,居然如此简单。”

        “当然,也不是因为这道道谜简单,而是创设这个环节的衣家高手,居然别出心裁的,将两首道谜的答案,设计成了一体。这首道谜的答案,就是刚才那首道谜的答案,原者虽然题目不同,结果,却是一模一样的。”

        “万万没想到,今天的魁首,居然是自己。百万军中无白旗,百去白,岂不为一?天下何人去对敌?天下没有人去与敌人交战,天去人,异曲同工,结果也是一模一样,为二字。”

        “也就是,这首道谜的答案,同样是十方天诀,一二三四五,六七**十!”

        心下沉吟,厉寒并没有急著把这首道谜的答案出来,而是朝四周之人,打量了一眼。

        “看样子,贺玉山对这柄‘吸星金剑’,真是十分在意啊,不然也不会当众想要打压我,估计对这柄金剑,还贼心不死,如果不是在衣家别院之中,只怕他就有强抢的打算了。”

        “如此看来,这柄吸星金剑果真有些不同凡晌了,来历恐怕不同寻常,只是不知衣家,怎么会拿这种等级的东西来作为奖励,赏赐给能解开这道道谜的人。那这最后一题谜首,其中拥有的奖励,又是什么,莫不又是……”

        “嗯?”

        本来不欲大出风头的厉寒,此刻反而心中生了一股期待,既然是送上门来的奖励,不要白不要。

        而且既然贺玉山那么想得到这柄吸星金剑,自己更不能让他如愿了。他不痛快,自己就爽意。

        想到此,厉寒收回目光,再不犹豫,呵呵一笑,朝面前的木船轻轻念了一句:“谜底为:一二三四五,六七**十!”

        “哗!”

        果然没出他所料,随著他的话声响起,眼前木船,顿时慢慢燃烧起来,最后化为一团红光,冲霄而起。

        灰烬散去,轻风吹来,原地不见别物,赫然又是一柄明晃晃,金灿灿的袖珍剑,只是与原来那柄不同的是,剑柄尾部的图案不一样。

        刚才那柄,尾部图案,是一条黑色灵蛇;而这一柄,尾部则是一个赤红牛头。

        “又是一柄吸星金剑?”

        灵溪两岸,众多青年高手,无不睁大双目,吃惊地深吸了一口气。

        就连衣胜雪,也有些意外,似是想到什么,忽然回头,狠狠地瞪了一眼那古灵精怪的衣可儿。

        他似是已经猜到,这两首不同寻常的道谜,以及这两柄金剑奖励,多半是出自她之手了。

        衣可儿低下头,有些局促地揉弄著衣角,不敢抬头看他。

        最终,衣胜雪也只有无奈,叹息一口气,知道这个妹向来顽皮,便又聪敏过人。

        她既然做出这种事,可能只是抱著好玩之心思,本来无伤大雅,不过那套金剑十分珍贵,对于衣家,更有不出的意义,却没想到,被她夹杂进了道谜奖励中,这一旦传开,估计等道会结束,衣家内部,少不得骚动一番的了。

        所幸那套金剑,虽然珍贵,但早已遗失近半,不堪大用,所以衣可儿虽然多半会受到一惩罚,但也不算什么大事,如果是其他传族之物,肯定就没有这般简单了。

        想到这,他又不由有头痛,对于衣可儿的精灵乖巧,他极是满意,不然不会让她全程安排这道谜环节;但对她的屡屡出人意表,又不能承受,因此又爱又恨。

        而其他人,自然不会有衣胜雪此时这般的复杂心思。

        只是他们一来震惊于这首道谜木船之中,所载奖励竟然是又一柄吸星金剑;而另一震惊,却是对厉寒刚拿到这艘道谜木船没多久,就解出谜底,拿到奖励,仿佛他们全部都是傻子一般,众人一对比,顿时感到难以接受,和无法置信。

        但偏偏事实就在眼前,而目前,十四道道谜全解,而厉寒,以三大道谜顿时后来居上,超过了衣胜雪,司安南,成为众人之首。

        也就是,他成为衣家举办的这‘鸿武道会’第一个环节,当之无愧的胜利者,第一名。

        谁也没有料到,连衣胜雪,司安南等智慧出众的人,都没有拿到魁首之位,却让一个外人,占此大位。

        偏偏对方所解三道道谜,扣除第一道,其余两道,都是众人谁也没解出来的题目,众人更没有理由反对。

        如果一反对,别人能解开此两道道谜,而他们偏偏一个都解不开,反而当上了魁首,别人问他们细节,他们好意思出去么?

        因此,全场静默,尤其是,本来对魁首之位,唾手可得,而且也是最早解出两道道谜之一的人,最有机会,却偏偏在最后关头,被厉寒翻盘。

        司安南虽然依旧表现得风度翩翩,手摇折扇,似是一脸毫不在意的表情,但眼底深处,还是不由闪过一抹阴翳。

        不过他隐藏得很好,因此没人发现,别人也都没时间注意到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