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玄幻小说 > 无尽神域 > 第五百九十二章、三谜夺魁,中
  • 第五百九十二章、三谜夺魁,中

    作品:《无尽神域

        无论是蓝魔衣,凤飞飞,还是叶清仙,玄楚月等,吸上来看完之后,亦没隔多久,又全部将其重新扔回了灵溪之中。

        对于他们来,反正自己也没有机会获得第一,与其费这个脑子,还不如看别人愁眉苦脸的样子,更为有趣。

        而且,他们也可以参与其中,只要别人没有解答出来,木船落在谁的手中并不重要,最后,还是要看解题人的能力。

        与其霸占著这艘木船解不出来被人嗤笑,还不如扔出去由别人接手为难郁闷而他们笑观风云。

        毫无疑问,这道题,必是今日当之无愧的谜首,但是,让众人好奇奇怪的,却是叶清仙之前得到的那一题,为何又如此困难,连叶清仙,司安南两人,都无法解答。

        难道,这十四道道谜中,还有一道,堪与这首几近无解的谜首相媲美吗?

        于是,当司安南将这艘木船也扔下灵溪中时,众人争相出手,很快,同样各自浏览了一遍。

        几人睁目看到的第一瞬间,便是心中一凛,有心想要一鸣惊人,如果别人都做不到的事情,自己能做到,结果有多美丽……

        可是皱眉苦思半晌,却不得不一叹,继续将木舟扔回溪中。

        纸面之上,同样是数行字,似诗似词,非诗非词,谜底,猜一剑谱全部招式名。

        “与子离别了。

        天涯人不到。

        盼春归日落,行人少。

        欲罢不能罢,

        有口难分晓。

        相交抛得有上梢无下梢。

        皂热难分白,

        分金不用刀。

        无人岂是仇,

        千里相思,撇去了。”

        “又是猜一本剑谱的全部招式,这他妈的是疯了吧……一个谜首还不够,又来一个,而且两个谜的谜底,竟然是相同的,都是猜一本剑谱的全部招式。”

        只是,连剑谱名字都不知道,又怎么猜它的全部招式?

        如果它只有¥¥¥¥,m.+.c⊕om三招五招还好,如果是十招八招,甚至百招千招,只怕在场所有人都要疯了。

        ……

        就在所有人一筹莫展的时候,厉寒也无所谓的随手将一只木船吸回到掌中,打开看了一眼。

        这正是之前叶清仙所有,后来解答不出来,扔入灵溪中,又被司安南拾起,结果依旧解不出答案,只有再仍入灵溪中,被众人轮流观看的那首道谜。

        “与子离别了,天涯人不到……嗯?”

        刚开始,看到这个谜面时,厉寒也不由一呆,有些皱眉。

        不过,目光盯著纸团上的那几行字,忽然,厉寒脑中灵光一闪,想到了刚才,自己猜开那句‘冥冥夜雨落双桥’答案时的样子。

        冥冥夜雨落双桥,是以字面来解,夜雨双桥皆去,则变成了六字,这个道谜,不知可否延用刚才自己的解题方式。

        这样一想,厉寒干脆不盯著全诗的意思,而是从一句一句的字面上,试著去解这个题。

        “第一句,与子离别了,听字面的意思,是和某个人分别,已经很久很久。如果从意思上解,我猜不出答案,但如果是字面嘛……与子,离别了,子去一了,岂不变成了一个‘一’字。”

        “莫非,这个答案便是一?”

        想到此,厉寒眼睛放光,继续解了下去。

        “天涯人不到。天涯人不到,就是天涯没有人来相见。那么,天涯二字,天为首,天去人,则为二字,这个谜底,即为二。”

        找到了方法,厉寒瞬间如同打开了一扇金光闪闪的大门,眼前的道谜在他眼中,再也没有任何秘密可言。

        反正无事可做,其他人亦在钻研另一道谜,没有空管他,他继续就著手上的纸团,解了下来。

        “盼春归日落行人少。春归,日落,人少。春字去日去人,则为三!”

        “一、二、三,猜某一剑谱的全部招式名,嗯……莫非,是那本剑谱?”

        想到此,厉寒反套用自己猜测出的招式名,来反推道谜的意义,瞬间,这首道谜,几乎是以摧枯拉朽的速度,在他眼前被破解,被**,被解读出来,没有任何疑难可言。

        “欲罢不能罢,罢字无去,则为四。有口难分晓。有口,必是暗指自己这个主人,主人即吾,吾无口,岂非五字?一二三四五,为上五句……剩下也刚好为五句,不用猜,继续往下读下去就是了,正是,六七**十。”

        这首道谜的答案为:“十方天诀,第一式,一人传虚;第二式,二三其德;第三式,三阳开泰;第四式,四海承平;第五式,五劳七伤;第六式,六亲无靠;第七式,七损八益;第八式,八方风雨;第九式,九天十地;第十式,十死无生。”

        “十方天诀,一二三四五,六七**十!”

        厉寒也不知道自己这样猜测是不是正确,他试探著朝面前的木船念了一句答案,声音轻轻的,低若不闻,想著如果成功,自然是好,如果不成,别人也不知道自己也猜过,到时再将木船扔入溪流中,别人也发现不了。

        所以,当他的答案出口之后,即使在他身边最近的卫凤凰,都没有听到他的声音,更未听到他什么,直到厉寒手中的木船,燃烧起一道耀眼奇光,赤红映眼,他才反应过来,回过头,一脸呆滞。

        “什么?”

        不止是卫凤凰,其他人同一时间被那冲霄而起的赤红异光惊醒,回过头来,朝厉寒这边望来,当看到他手心中原本叶清仙所持的那艘古红木船,在熊熊火光中燃成灰烬,只留下一柄寸长金剑时,一个个不由惊讶得呆了。

        “什么,连叶清仙,司安南都解不出来的道谜,居然被他一个外人解开了?”

        众人瞠目结舌,难以置信自己的眼睛。

        在他们眼中,满座中人,都是世家,宗族之中出类拔萃的强者,是江左这一代的代表,而厉寒,只是一个区区商阁的护卫。

        这样的人,身份卑微,实在不配和他们同坐在一起,如果厉寒不是衣胜雪当众相邀,众人只怕早已群起而攻之,将他驱遂出去。

        因为本来,这本就是一次范围内的聚会,与会者身份受到严格限制,连同在江左三帮七会中的很多尖青年强者,都没有得到与会的资格,更不要厉寒这样一个外人……

        然而,让众人大受打击的是,自信甚重的他们,都解不开衣家设立的这第一个助兴环节中的一首道谜,却被他一个外人解开,这传出去,让众人何颜面对于江左群雄,万千民众?

        而众人之中,最讶异的,莫过于首先拿到这首道谜的‘竹笛玄女’叶清仙,以及被众人隐隐视为众智之首的‘文儒秀才’司安南……

        他们深知这一首道谜的份量,拿到手后亦是苦思良久,百思不得其解,现在却被对方解出,他们不但心中受到一股挫败感,更对厉寒解出的这道道谜答案到底是什么,倍加好奇。

        而坐于众人最上首的衣胜雪,也隐有一些意外,望了坐于最下首的厉寒一眼,眼睛深处,掠过一抹沉思。

        其实刚才在别人拿到这首道谜时,他也中途拿起观看过一眼,不过因为本来就不欲与众人争胜,所以他只是默默记住,随即就把木船扔回了灵溪之中,不欲耽搁别人的时间与机会。

        只是,木船虽然已经被其扔回灵溪之中,但并不代表他对这首道谜不好奇,同时也为了看看自己解谜的速度,和众人相较如何,所以他在心中,亦在默默破解著这首道谜。

        然而,就在刚刚现出一丝端倪,猜到这十段句子,可能是一列数字时,却没料到,最后拿到这道谜的厉寒,竟然比他犹快一分,解出了答案。

        这自然让衣胜雪这个主人,对厉寒更增好奇,虽然不在乎是谁抢夺了自己的风头,而且本来就是要留给众人去破解的,但仍对厉寒的解题速度,吃惊不已。

        “这位厉兄弟,似乎除了一身修为不凡,这智力,也非同常人啊!”

        想到此,他微微眯了眼睛,脑海中快速掠过刚才记忆下来的那十句道谜谜面,虽然没有听到厉寒刚在念的是什么,但起了好胜心的他,思绪一下子却转得似乎比平常快了七八倍。

        片刻,脑海中灵光一闪,他心中喃喃道:“原来如此,我明白了,是一二三四五,六七**十。果然简单,只是之前,我们都想复杂了。”

        他并没有当众念出这个答案,却笑吟吟,看著众人震惊和诧异的表情,心中微笑不已。

        虽然自己慢了厉寒一步,但其实也没有慢上多少,看来在场人中,也就自己与厉寒,率先想到这个答案,这让他心中,还是有些欣慰的。

        ……

        厉寒也没有料到,自己抱著试探的心理,念了一下答案,居然真的蒙对了,木船当即在他掌心燃烧,然后暗白的灰烬中,只留下一柄明晃晃,闪烁著金光的寸许剑。

        剑袖珍精致,有如玩具,然而厉寒轻轻一吹,将上面遣留的灰烬吹去,却只觉一阵寒毛立颤,因为靠得有些近了,从那柄金色剑之上,竟然传来一阵刺目的寒意。

        这寒意,不是它属性本寒,而是它的剑锋,竟然给人一种锋锐无比的感觉,让人心寒。

        意外解出谜题,厉寒并没有欣喜过甚,而是伸指挟起那柄金色剑,放在掌心,仔细观看了起来,不明白衣家留这样一柄袖珍剑在木船之中作为奖励,到底是要让人用它拿来作武器,还是当饰品。

        不过就在这时,他似有感应,忽然回头,对上了一双清澈若仙的双眼。

        那人一身白衣,端坐溪岸之上,长发挽成宫鬓,清寒美艳得令人难以移开双目,正是江左五楼十二世家之中,与衣,蓝,灵,凤等四家,合称江左五大尖世家的音律叶家弟子,‘竹笛玄女’叶清仙。

        她看到厉寒回过头,也没有移开目光,只是那双清流如波的眸子,在厉寒脸上注视了几眼,似是对他略有好奇。

        直到似把他容貌彻底记在心中,然后这才偏过头去,重新凝视著面前的溪水,一任灵溪滔滔,她却仿似已在尘世之外,与众人都隔了一段距离。

        仿佛虽然此刻,这五柳别院之中,高朋满座,英才如云,却都如那清风明月,实在无可多观赏之处,还不如这涓涓溪流,更给人清澈可喜的感觉。

        “是因为自己解出了她没有解出的那道道谜的原因吗?”

        厉寒见状,亦不由回过头,心中却生出一股异样的感觉,对于被这样一个神秘强大的世家弟子注视,一时却不知该是欢喜或敌对,只有暂不理会。

        “吸星金剑?”

        有人盯著厉寒掌中所托,那柄造型精致,寒光夺目的金色剑,忽然不可置信,站起来大声道,一脸震惊和不解,还有难以隐藏的激动甚至贪婪。

        “嗯,难道,是传闻中的那套物品?”

        有人本来也没在意,因为离得远了,看不真切,只以为是一件玩物,此刻听到厉寒身旁那名弟子的惊呼震撼之声,顿时忍不住眼神一凛,同样朝厉寒掌中窥视而来。

        看到此幕,厉寒反而明白此物绝对不同凡响,只怕不是一件普通玩物那般简单,能做为道谜奖励的,都非珍即贵,更何况,这堪称比肩谜首的奖励,恐怕是这所有十四道道谜中,最为珍贵的两件奖励之一。

        他不欲在大庭广众之下,继续观看,引人垂诞,干脆一扬手,用一个紫檀木盒,将其收了起来,纳入袖中。

        既然知道它的名字,只要回去查一查,就能知道这‘吸星金剑’四字,是什么来历,反正此物已在自己手中,不必急于一时。

        而别人,在看到厉寒将金剑收起之时,脸上顿时不由露出一丝失望的神色,还有一丝隐藏的懊恼,郁闷。

        不过想到这是衣家别院之中,放肆不得,再加上这是厉寒解谜,正大光明获得的奖品,众人没有理由去染指,霸占,不由纷纷泄气,回过头去。

        只是心底到底如何想的,那就不得而知了。

        “厉兄弟既然能解如此道谜,那想必,这最后一题的谜首,也难不倒厉兄了,还请厉兄一展能耐,让我们大开眼界,也免得耽误大家的时间,参加最后的道会。”

        忽然,人群中,一人仍出手中木船,不是扔向灵溪之中,却是直接抛向厉寒,微笑开口鼓劲道,眼神深处,却闪过一抹阴沉和冷笑。

        而他,正是最早叫出厉寒所持,为吸星金剑,而又对其恋恋不忘之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