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玄幻小说 > 无尽神域 > 第五百九十一章、三谜夺魁,上
  • 第五百九十一章、三谜夺魁,上

    作品:《无尽神域

        厉寒注目著别人的表情,同时亦在猜测著司安南与叶清仙两人手中所拿的那两个木船道谜是什么,让他们这般为难。

        同时,他亦有些明白过来,这解道谜,其实也和修炼一样。

        如果能找到关窍,其实一也不难;但如果找不到关窍,寻不到那‘一灵光’,最终结果,可能只会坐困愁城,欲想越茫然,最终把自己锁死在里面。

        就和他之前所解的那个道谜,‘冥冥夜雨落双桥’,只有这一行,七个字,但却让厉寒苦思了良久,足足近一炷香时,才解出来,那就是因为,他之前走错了道。

        他以为,那答案,会跟夜雨,以及双桥有关,结果才发现自己错了。

        谜底,虽然跟这两者有关,却不是从意境上去看,而是要从字面上去解。

        冥冥夜雨,冥字头形若桥形,双桥就是去掉上面的两个桥形部首;夜雨,则是指夜晚的雨,夜晚有雨,自然不在白天,于是冥字再去一日,变成了个六字。

        六六二字,十分奇特,如果联想起上面提示的答案,猜一古人,不难猜到其真正的身份。

        因为即使在古时,有很多用六开头的名号,如六梅剑客,六指书生等,但用六六开头的,却是独此一家,别无分号。

        因为那人,必是创出过‘六圣玄功’的那位一千三百年前,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武痴狂人,六六玄君,又称‘武圣君’。

        在那一个年代,他的威望达到了极限,甚至超出了当时的八大宗门之主,成为天下第一人,万民敬仰。

        那时,法丹还没有现在这般稀有,天机未限,便是引雷期只要机缘足够,也有可能达到。

        六六玄君依靠天赋,仅仅用了短短四十余年,修为便直逼引雷期,是法丹巅峰,半步引雷境的第一强者,成为当时整个真龙大陆,声名无量的一人。

        不过可惜,后来他为突破引雷境,强行吸食过一枚‘圣魔果’,结果压制不住药力,导致练功走火入魔,功亏一篑,被几位…①…①…①…①,m.※.co▽m得到消息的大仇人,围攻于天杀江畔,最终英年早逝,让人惋叹。

        一代奇人的传奇就此终结,而他的‘六圣玄功’也随之消声匿迹,因为来不及留下传人,从此成为绝响。

        ……

        第一轮解谜时间已经顺利结束,众人或喜或忧,结果不一。

        灵溪之上,大半木船已经消失无踪,只剩叶清仙手中扔出的那一只,孤独的漂泊在溪面之上,缓缓打著旋儿。

        忽然,位于上首的‘文儒秀才’司安南,做出了一个让人意想不到的举动,他将手中那只极有可能是“谜首”的木船,扔回到灵溪之中,却手腕一动,用另一股暗劲,将叶清仙扔出的那一只,吸回到掌中。

        “啊,这……”

        有人惊愕,措手不及,后悔不迭,没想到一个愣神的功夫,便失去了这大好机会。

        而也有的人幸灾乐祸,叶清仙都解不出来的道谜,又岂是那般简单,虽然司安南已连解两题,他的智慧不容忽视,但众人也相信,连叶清仙都解不出的道谜,就算司安南比叶清仙强上一,也没有那般简单。

        然而,尤在司安南之上的衣胜雪,看到这一幕,眼中却不由掠过一抹隐晦的赞赏。

        非常之人,必行非常之手段,因为自己和司安南,都是连解两题,所以,等会的解谜之魁,只会出现在他们两人其中之一。

        但因为他是衣家之人,为求避嫌,所以自愿放弃了这一个大好的机会。

        剩下人中,最有可能,赢得本环节道魁的,便只能是司安南。

        可这一切,还要看别人能不能后来居上,追上他的二题,甚至超过他的二题数目。

        而这一切,就要看司安南接下来的选择,是不是正确了。

        如果他抱著“谜首”不放,等到时间结束,谜题仍未解开,只能扔回灵溪之中,到时候,估计别人的谜面已经全部解得差不多了,他将错失成为谜魁的机会。

        但是,如果他懂得放弃……放下手中极有可能解不出来的这个“谜首”,而选择另一道相对简单一些的,只要解出来,他以三题之冠,将毫无疑问成为本次道谜第一环节,当之无愧的最终胜利者。

        这一切,就看他拉不拉得下面子,舍不舍得放弃……

        果然,司安南没有令自己失望,他只是犹豫了一瞬,在众多在座之人还在愣神叶清仙也扔出手中道谜木船的倾刻,他第一个反应了过来,果断出手,扔弃手中的谜首木船,将叶清仙扔入灵溪之中的最后一只木船,纳入掌中。

        如此一来,除非自己愿意和他争抢,解出了谜首,否则,无论是否有人,解出那个答案,最终,成为第一的,都只能是司安南。

        但自己,显然是不可能和他去争这个衣家设立的第一个环节的谜魁的,所以,衣胜雪轻叹一口气,收回目光,以为一切已经尘埃落定。

        然而,让他没想到的是,就在他收回目光的时候,却陡然见到,拿到叶清仙所扔那艘木船,拿出其中隐藏的纸团,快速将其张开来一观的司安南,脸色瞬间阵青阵白,难看到了极。

        苦思半晌,额头之上,汗珠再一次如同蜿蜓的蛇,滑过他的面颊。

        最终,足足过去近半炷香时间,他才满脸无奈,只能把纸团一团,再次塞回了木船之中,重新一扬手,扔回了灵溪之中,然后,整个人如同虚脱了一般,朝后仰躺下去,眼神木然。

        “哗!”

        这一幕,刹时将众人的疑问全部燃。

        众人甚至来不及欢喜司安南终于遇到挫折,而是皆在心底好奇到底是什么样的谜面,让叶清仙,司安南都露出这般神色,便连他们,也束手无策,最终只有放弃。

        当即,众人迫不及待,争先恐后,纷纷出手,抢夺溪中的那两艘木船。

        不管能不能解出来,至少拿过来,看一眼是什么谜面再。便连衣胜雪,都产生了一股好奇,在众人依次看过之后,也吸入回来,观看了一眼。

        司安南第一次扔入灵溪之中那艘木船,早在他解叶清仙那艘木船谜面的半柱香时间内,就已经被几人好奇,吸上来观看过,而现在,更是基本都轮流看了一遍。

        只见这一次的谜面,却是罕见的极长,竟然是一首七言诗,猜一本剑谱的所有招式。

        “百万军中无白旗,天下何人去对敌。

        秦国死了余元帅,骂阵将军无马骑。

        吾今不用多开口,歧路交叉无尽头。

        化身无人来代位,分手不计带刀回。

        一丸妙药吃一,千日夫妻一撇离。”

        “这……”

        所有看完这个谜面的人,都愣住了,包括衣胜雪也是一样,有些无言。

        剑谱无名,招式自然也完全不知道是什么,只能从谜面中去解。

        问题是,同样是道谜,前面的十几题,都只是随便猜个人名,或者某一招式名,或者某一功法名,但也没见,一个道谜,要把整本剑谱解答出来的。

        这不是为难,简直是太为难……完全是,折磨人嘛。

        众人终于明白,为何先前,卫凤凰拿到这首道谜后,有些无奈,虽然不愿,也只有将其扔入灵溪中,最终一谜未能解出,成为光头将军,实在不是他不行,而是这首道谜,的确太难。

        而后,又被司安南得到,连他也解不出,最终,再次扔入灵溪中,被众人博览一遍,但看完之后,也只剩哑口无言,满头大汗,却完全不得其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