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玄幻小说 > 无尽神域 > 第五百八十七章、木船道谜
  • 第五百八十七章、木船道谜

    作品:《无尽神域

        “各位过奖了,区区浊酿,还怕污了众位的眼睛呢。”

        下一刻,已经漂至众人身前的杏衣女孩,足尖轻,荷叶微荡,她娇俏玲珑的身形,仿佛一只晴蜓,只是一转,就到了众人的面前。

        即使在场众人,不乏高手,然而除了寥寥几人,大多数人,竟然也俱没有看清她的动作,只感到眼前一花,就看到她已经站在了岸边。

        “好功夫!”

        微微一愣之下,众人不管是真心赞叹,还是违心附和,一起鼓起掌起来,而且大多数人,心中的确是多多少少吃了一惊。

        衣家四代弟子,除了衣胜雪之外,其余众人,其实大多没没无名,仿佛所有灵气,全部落在了衣胜雪一人之上,但没有想到,这个名不见经传的衣家庶出弟子衣可儿,竟然也有如此巧妙的一手轻功。

        有些跟衣家交好的人,更是不吝称赞,各种谀词,如雨后春笋一般的冒出来。

        可惜,杏衣女孩衣可儿,人虽然还,却已经是一个十足的鬼精灵,或许是这种场面见多了,面对众人的交口称赞,竟然没有露出多少兴奋激动的表情。

        她托盘一举,微笑朝众人道:“酒既饮完,酒杯请还给可儿吧。线香燃尽,道会即将开始,还请各位拭目以待。”

        “好,好。”

        众人一愣,这才反应过来,一个个不由不好意思地一笑,纷纷抛出了手中的酒杯。

        而这一下,就显示出差距。

        蓝魔衣,司安南,坐在了首位,一个在左首,一个在右首。

        所以,两人的酒杯,几乎同时到了衣可儿的托盘中,若有一丝的差距,那也是因为,衣可儿目前站的是左边,所以蓝魔衣,稍微早了那么一线,而司安南,在灵溪右边,中间隔了几丈距离,所以落后半分。

        其后,便是独孤应龙,独孤应熊,他们坐在左首二三,酒杯也是同时到达,只比司安南前脚接后脚。

        再之后,便是右首第二位的无目公子灵星河⑧⑧⑧⑧,m.⊕.co√m。

        然而,紧跟灵星河飞入衣可儿托盘中的,却不是排在右首第三的凤飞飞,居然是坐在左首第四的那名白衣叶姓少女,‘竹笛玄女’叶清仙。

        凤飞飞与‘神音仙子’玄楚月的酒杯,几乎是同时到达,眼看便要相撞在一起。

        忽然,玄楚月所掷出的那只杯子,往旁边划了个弯弧,饶是如此,竟然速度激增,碧光一闪,赫然抢在了凤飞飞的前面,到达衣可儿手中所端的托盘之上。

        凤飞飞眼神一凛,回过头看了一眼不远处的‘神音仙子’玄楚月,眼神中掠过一丝怒意,但随即又压了下去。

        再之后,大家基本都差不多了,就连坐在最后的厉寒,用一招‘流星追月’手法,亦是速度突然激增,跟上了大部队的步伐,一同回到了托盘之中。

        期间,也有几个人的杯子,差在托盘外沿撞上,不过这一次,却是衣可儿一拂袖,轻轻盖下去,众人眼前一花,下一刻,她的衣袖挪开,大家便见所有人的杯子全部摆放得整整齐齐,一尘不染,如同清洗过一般。

        远处,几名衣家下人足不地,飞驰而来,接过托盘,转身便走。

        这时,一身白衣,清俊若仙的江左第一人,‘江左游龙’衣胜雪,才足踏溪水,从上游飞驰而来,身形缥缈,竟然如同踩在月光之上。

        “来迟一步,大家久侯。现在我宣布,道会正式开始!”

        衣胜雪并没有罗嗦,直接一声后,随即就坐在了蓝魔衣的上首,衣可儿见状,抿嘴一笑,站到了他的身后,如同一个侍女,脸上却没有半分不满的神色。

        “不敢。”

        对于这个大名鼎鼎的江左第一名人,众人自然不敢怠慢,即使是蓝魔衣,独孤应龙,独孤应熊这些自视甚高的人,也不由一个个起身,对衣胜雪行礼。

        这不是谄媚,而是发自内心的尊敬,因为衣胜雪,的确就是一个传奇,值得众人用这样尊敬的目光和态度来对待他。

        衣胜雪目光一转,扫过在座的众人,最后落到厉寒的身上,看到其一身黑衣,坐在右首最下方,不由歉疚一笑,朝厉寒了头,但并没有话。

        “好了,客套收起,大家请坐,正式开展道会第一个环节吧。”

        摆摆手,示意众人各自落座,而后,衣胜雪这才明规矩。

        “历届道会,第一个环节,都是放松的时候,只有到了第二个环节,才算是道会的正式开始。所以今次,也不例外。”

        有些人似是早已知晓,所以并没有露出意外的神色,有些人却是第一次参加,对这鸿武道会的规矩也是不甚明了,和厉寒一样,露出疑惑的神色。

        衣胜雪开口解释道:“所谓道会,鸿武二字,甚至原来应该是指‘弘武’,后来有一次,一位老祖写错,以讹传讹,才变成了鸿武,因为那位老祖威望太高,所以也没有人指正,反而,此二字渐渐流传下来,渐成正名,弘武二字,反而没有人提起了。”

        微微一笑,衣胜雪继续道:“所以道会,并不是平常的比武斗剑,我们刚刚参加过江左青年修士擂,又马上要去南海梵音寺参加接下来的南境青年修士擂,所以这种战斗,想必大家也都没兴趣,重复一遍也没意思。”

        “所以道会,历来都是指各自禅发道意,将自己理会的道出来,什么是道,什么是武,甚至,哪怕你暂时没有接触到这一方面,讲一些自己在某种奥义上的心得,某套剑法,某样掌法的特殊心得,都可以,只要是自己独有的,别人不曾接触,或听闻的东西,都可以。”

        “大千世界,无穷武道,技有千万,人心不一,所以各人的道,自然皆不一样,出来,大家互相指证,互相促进,互相提高,这才是我鸿武道会的本意。”

        听到此,众人不由头,厉寒,亦是终于明白这鸿武道会,是一场什么性质的聚会了。

        也明白,为什么衣家只邀请各大世家,级势力中,那些天之骄子来参加,因为对于很多普通弟子来,别禅述自己的道,就是了解道是什么,只怕都难。

        所以,与其浪费大家的时间,还不如提高本槛,只有大家的水平都相差不多,禅述的道才有意义,才有提高,借鉴的机会。

        “而这第一个环节,就是先让大家放轻松,也是为了做准备,好应对接下来真正的道会的,以前,有演剑,有宗武等种种环节,而今次,我们换一种新鲜的,道谜!!”

        “道谜?”

        “这是什么东西?”

        不少人露出疑惑之色,便是蓝魔衣,司安南等,早已对这鸿武道会极为熟知之人,也感到一阵茫然,有些不解。

        忽然,所有人一惊,朝灵溪上游望去,只见一只只巴掌大的木船,顺流漂下,木船之上,插著一面面颜色不同的三角旗贴,有红有蓝有绿有紫,上面分别写著一,二,三,四等……各种字样,互不相同。

        “这些是?”

        当即,便有人不由问出口。

        衣胜雪微笑道:“这些,便是我们要解开的道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