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玄幻小说 > 无尽神域 > 第五百七十五章、幽罗化心掌
  • 第五百七十五章、幽罗化心掌

    作品:《无尽神域

        剑术六境,初通、精熟、大成、巅峰、圆满,化境。

        分别对应,剑芒、剑气、剑心、剑骨、剑眼、天道。

        然而,剑意却不在其内。

        这是剑者一门十分神奇,可望不可及的特殊能力,只有极其特殊的环境才能练成,而一旦练成,则威能摧山撼岳,天地可破,简直强大到不可思议。

        有人称之为,剑道雏形。

        也就是,领悟了剑意的人,等于掌握了一丝剑道的雏形,触摸到了一丝“道”之根本。

        道,本虚无缚缈。

        意,却无坚不摧。

        无怪乎便连这名见多识广的金靴人,初次见到这一幕的瞬间,都不由得眼神动容,眼睛里面写满了惊色。

        “开阵!”

        十名黑衣蓝睛人,见状不妙,纷纷跃入场中,汇合原来四名幸存者,一起围攻厉寒。

        十四名黑衣蓝睛人,全是气穴境中期到气穴境后期,一旦联手,威力简直强大得可怕,脚下幽光闪烁,隐隐形成一个巨大的阵图,恐怖的压迫感涌起。

        看这架式,别一个气穴后期,就算气穴巅峰,甚至半步法丹的强者,都能困杀。

        然而,厉寒身形游走,覆雨腾云靴白云亮起,青光闪烁,清虚四重影速度加成到四成以上,这些黑衣人人数虽多,却摸不到他的影子,阵图几个闪烁之后,就被厉寒突破。

        下一刻,厉寒突发奇招,无垢心剑神出鬼没,“唰、唰……”又是两剑,精神剑意引动,再次击毙两名黑衣蓝睛人。

        上首那名金靴首领,见状终于忍耐不住了,一声怒喝:“子找死!”

        话声方落,他身形一动,整个人竟然仿佛一道折纸般,鬼魅般一闪,就到了战圈中央,淡金面具下的双眼,露出嗜杀愤怒的光芒。

        “唰……”

        他一掌按出。

        “轰!”

        低沉可怕的轰鸣声响起,黑衣金靴人的一掌,如同汇聚了天下所有¤∫¤∫¤∫¤∫,m.※.co≥m的邪暗能量,一只隐隐呈火焰般的巨掌,直接抓向厉寒的心口。

        尚未靠近,便有一股十分邪暗的感觉,直接袭上心头。

        强如厉寒,那一刻,都只觉得心脏一阵窒息,似乎跳动不能,充满了惊悸,可怕的感觉。

        “幽罗化心掌……”

        那边,周绮罗眼见此幕,大惊失色,再也顾不得后遗症,强自引动一丝花相燃魂的能量,冲破四名黑衣蓝睛人的包围,欲要赶过来援救厉寒。

        “呵呵,走得了么?”

        剩下那四名黑衣人见状,一声冷笑,一招手,又是四名黑衣人跳上天坑,加入战场,瞬间,周绮罗再次被困。

        她实力虽强,同时面对八名气穴境中后期以上的强者,亦是不由再次陷入了被动,哪怕她再焦急,再愤怒,亦无济于事,反而越来越支绌,越来越陷入困境,眼看束手就擒只是时间早晚的问题。

        “幽罗化心掌,嗯……”

        厉寒虽然没有回头,亦听到了那边周绮罗发出的惊呼,顿时知道这名金靴黑衣人发出的此掌,绝对非同一般,不然不能让周绮罗如此焦急。

        而且,也的确如此,其余十几名黑衣蓝睛人,虽然强大,但就算联手,亦没有这名金靴黑衣人带给厉寒的可怖感觉,不但速度快得可怕,掌力带给厉寒的威胁,也远胜其他十几人联手。

        幽罗化心掌,顾名思义,难怪能带给自己的心脏如此强大的压迫,这还没有攻到,一旦真正让他攻击中,只怕真的要整个心脏都被化掉,彻底死于非命了。

        “移形换影。”

        在这千分之一发的瞬间,厉寒猛然,身形一虚,仿佛星星的光芒,从原地溃散而去,一名黑衣人,却不知为何,突地脚下一个跄踉,出现了他原来在的位置。

        下一刻,“噗!”

        金靴黑衣人收手不及,他那一掌,彻彻底底,完完全全地轰在了那名黑衣蓝睛人的胸口。

        那名黑衣蓝睛人,眼睛里露出了惊骇欲绝之色,然而还来不及一声痛呼,只是低头,就看到,自己胸口,仿佛无数火焰星蛾,纷纷溃灭,转眼破开一个大洞。

        他呼息一窒,“扑通”一声,仰面栽倒,眼睛睁得大大的,犹是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而他的心脏部位,却似乎是刚被一只烧红的烙铁穿过,里面还有无数的火焰飞星,飘飞而出,然而,整个心脏,却是彻底消息不见。

        “啊……”

        其余十余名黑衣人亦是吓了一跳,不由齐齐手脚一顿,停住了脚步,面面相觑,不敢前进。

        “该死。”

        黑衣金靴人满不在乎地从他那名属下的胸前,收回手掌,盯著在另一个角落闪现出身形的厉寒,眼睛中,已经只剩满满的冰寒杀意。

        他并不在乎误杀了自己一名属下,他在乎的,是对方竟然能闪过他的攻击,然后移花接木,将自己的一名属下挡在了自己的面前,等于是在嘲讽调戏自己,换他这个程度等级的人,自然不能忍。

        “很好,你成功激怒我了,今日,我便让你死,都不得那么安宁!”

        黑衣金靴人,眼睛中露出了残忍冷酷的光芒,还有幽幽暗暗的红光亮起,仿佛嗜血的毒蛇,终于显露出了它凶险的獠牙。

        “六病魔身。”

        话声方落,黑衣金靴人周身,升起星星的黑色魔气,穿在最外围的一层黑衣,瞬间破裂,露出了里面一具狰狞可怕的甲身。

        这具甲身,如同烙印在他的身上,道道红痕,如同蜈蚣一般在他的身上到处爬走,蔓延,暗红色的血管中,流动的,却是惨绿色的血液。

        这名外表看起来,强大到不可一世的黑衣金靴人,竟然是一名罕见的绿血人。

        然而最可怖的,还不是这些绿血红痕,而是他的身上,竟然爬满了大大的蜘蛛,蟾蜍,蚯蚓一般的蛇,暗红近赤的蝎子,以及花花绿绿的蜈蚣,还有,几只绿背四爪的钱龙……

        这些蜘蛛,蟾蜍,蝎子,毒蛇,蜈蚣,钱龙,在源源不断地吸收著他体内的血液,只有当衣衫破裂的那一刻,才让人看见。

        周围,那数十名黑衣蓝睛人,见状眼睛中一个个露出了恐惧之色,纷纷朝后缓缓退去,竟然如避蛇蝎。

        而黑衣金靴人,也没有拦他们,他除去自己身上的衣衫之后,眼睛中露出了兴奋和残忍之色,身形一动,再次朝厉寒抓来,一掌挥出,绿烟飘出,便是一股熏人欲呕的腥味之味。

        只是略微闻上一丝,便不由得头脑发晕,脑海中充满无数幻影,仿佛充血澎涨,充满了杀戮绝望之感。

        周围的地面,瞬间变黑,便连石块,也一瞬间无声无息化为齑粉,这绿毒之可怕,竟然连实物都可摧毁。

        “不好。”

        这一刻,纵使身怀无垢心剑,精神剑意,厉寒也不由得脸色大变,第一次感受到了绝命的危机,这名黑衣金靴人真正的实力,竟然比他想像的还要可怕。

        六病魔身,人有六病,疫劳缠身,从生到老,不死不休,堪称可怕之极。

        而这神秘金靴人,竟然用六病来修炼功法,这样残忍可怕的方式,简直是闻所未闻,见所未见,便是厉寒,也不由感到一阵心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