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玄幻小说 > 无尽神域 > 第五百六十一章、凤东凰,上
  • 第五百六十一章、凤东凰,上

    作品:《无尽神域

        “你,为何要帮我?”

        最终,听完左腾鹤自牧颜古雄口中了解到的这个故事,厉寒突然问道。零点看书www.lingdiankanshu.com

        这是问题的核心,不然,即使听完整个故事,厉寒也不敢相信此事的真实。

        因为,在他了解到的情况中,牧颜古族早已覆没,被一把大火烧成一片白土,所有人员,全部坑杀,一个不留。

        唯剩的一人,便是当时谷底的那位‘牧颜老夫人’,亦即是老者口中所的‘塞北莲花’牧颜夜月,因为怀有身孕,加上饱受摧残,被那人忽视,在对方对牧颜家族进行屠杀的时候,愤怒逃出,饶幸逃得一命。

        不过,即使是她,最终也仍是难逃魔爪,还是被那个男人追到,最终狠心连同腹中胎儿一起推下了浮屠幽谷,饶幸不死,活了下来,还奇迹般的养育出一对儿女。

        但是,纵是如此,也已经成为了一个废人,双手双脚残废,拿不了东西,站不起来,终生无望再出谷。

        不过现在,左腾鹤却又,厉寒面前这个缩在囚牢一角,如同一个乞丐的老人,却又是牧颜家族昔日的家主,也就是牧颜夜月的父亲,牧颜北宫,牧颜秋雪两人的外公,这实在是太过令人难以致信。

        厉寒怎知,这是不是诈,骗取他的信任。

        所以,不问明白,厉寒心中难安。

        而且重要的是,他想问明白,为什么对方知道,自己此行江左,真正的目的,居然是为了查探衣家那个男人,与当初牧颜家族灭门惨案的事件。

        这件事情,知者甚少,除了牧颜北宫,牧颜秋雪这对当事人,厉寒身边,也就唐白手,陈胖子隐隐知道一些,但也不是很详细。

        其余,他就再没有告诉过任何人,甚至还没有真正开始探查,相信,牧颜北宫,牧颜秋雪也知道事情重大,绝不会随便泄密。

        既然如此,对方居然直接把自己带到了此地,仿佛早已知道自己想要找的答案是什么,这就让厉寒太怀疑了,不得不谨慎。

        “呵呵,我↘↘↘↘,m.¢.c¤om就知道你会问这个问题。”

        左腾鹤一声朗笑,道:“我之所以把你带来这里,直接见这位牧颜家族的家主,就是因为,我想和你合作,精诚所致,金石为开,共同对付衣家,不存间隙,”

        “哦,这种事情,你为什么不找别人,却找一个势力不过一个商阁,修为不过一个气穴后期的普通人,随便找某个世家大族,甚至宗门巨派合作,似乎也比我靠谱,有用?”

        厉寒眯著眼睛,盯著他,继续道,话语中的怀疑不言而喻。。

        “呵呵。”

        左腾鹤看他的表情,“哈哈”一笑,道:“找你,自然是有我的用意,因为神魔国度对真龙大陆的渗透太可怕,谁也不知道,我找的那个人,是不是就是神魔国度的人的奸细,所以,如果我找到一个江左本地的家族,或者宗门合偺作,却被泄了密,或者干脆直接找到了对方的头上,岂不是悔不当初?”

        “所以,我要一个绝对相信他的身份,而且又具有相当实力的人,而你,这个来自八大宗门之一,在仙妖战场闯下赫赫威名的‘妖尊’厉寒,便进入了我的视线。”

        见厉寒嘴皮动了动,似又欲动问,他摆了摆手,道:“不用著急,你不,我也知道你想问的是什么,那就是为什么,我知道你的真实身份,而且,明白你来此跟牧颜家族之事有关,这一切,还得牵涉到一人,也就是你们宗门的一名峰弟子,‘枯骨圣手’冢圣传。”

        “什么……”

        听到对方到“枯骨圣手”冢圣传七字,厉寒的心中陡然咯噔一跳,有了不好的预感,眼睛中的光芒,瞬间变得锋利了起来,左手前张,右脚后退,做出了防御之势。

        “不用紧张。”

        左腾鹤似乎没有看见他的动作,淡淡地道:“你是害怕,我向人传出,冢圣传是死在了你的手中,让你背负同门相残的骂名,甚至接受宗门制裁。是吧?其实完全没必要如此……”

        见厉寒露出疑惑的神色,浑身的防备也没有放松,他笑笑,继续道:“因为,冢圣传虽然死在了你的手中,但只怕,你也不知道他的真正身份是谁,为谁人效力吧?”

        “如果你知道他的真正身份,也就不会这么紧张了,也就能明白,我所,即使你击杀他的事,传了出去,也不用担心,而我,为什么会关注到你,甚至,对你与牧颜家族之间的事一清二楚,的具体原因了。”

        “嗯?”

        厉寒心中微怔,身体倒是放松了一些起来,因为,他猛然想起,自接触以来,一段时间内,冢圣传身上种种神秘,疑了。

        他的修为,似乎不类常人,而且提升的飞常快。

        他与自己一战中,使出了数种魔门功法,如‘青魔紫手印’,‘魔念搜魂’等,都绝对不是正常的道技,而是不知从何得来,伦音海阁身为正道大宗之一,也绝对没有这种魔技。

        再加上,最后关头,他还能召唤出魔兵助战,在他死后,储物道戒中,也有许多不太正常的物品,如几颗漆黑,魔气滚滚的丹药,一看就不是正常灵丹。

        另外,还有一口碗口大,散发著浓重血腥气,事后被厉寒查明,是妖族‘两界花’,对人类体质有大害,对魔类,妖类,却有大补的灵花。

        最后,还有什么下品名器,附骨灵剑,以及一张奇特的金色薄页,控琴七咒谱。

        等等等等,如此种种……

        反正,即使最后冢圣传是死在了他的手下,他也不明白,为什么冢圣传会有这么多稀奇古怪的东西,而且身上似乎藏著许多秘密,但现在,听了这位老者的话,他却不由猛然心中一动,想到了一个可能。

        “莫非?”

        他望著老者,有些不可思议地道。

        “不错。”

        老者了头,神色郑重地道:“他,也是神魔国度的成员之一,而且地位还不低,是一位王爵的使者,刚开始,还不过是下五使中的绿衣使,但后来,随著他晋升气穴,成为你们宗门的峰弟子,他的地位不断拔高,最后升到了上五使之末的御雷使。”

        “正是因为,我们意外查出了他的身份,所以才关注到了你们的恩怨,从而知晓你与他曾经在浮屠幽谷上空大战过一场,而最终,你被打下幽谷,明明应该死无全尸,却又活著回来。”

        “因这一,我们想到了,被那个男人,同样是在那里推下悬崖,应该早就死去的牧颜家族后人,那朵‘塞北莲花’,牧颜夜月,也许没有死。”

        “嗯?”

        听闻老者此言,这一下,厉寒是真的震惊了,他没有想到,从那么早开始,这位老者就在关注自己,而且,对牧颜家族的事,了解得那么清楚。

        如果那时,他们就注意到了浮屠幽谷的秘密,推断掉落谷底的牧颜老夫人没死,那么,凭他们的手段,或许,在自己等人离开之后,早已回去一探,见过了在谷底一直等待的牧颜老夫人,才知道这一切秘密。

        “难怪……”

        一瞬间,一切恍然,厉寒明白了很多事情。

        为什么,冢圣传那么诡异,崛起的速度超出想像,学习的功法诡异莫名,身上拥有的东西魔气森森……原来,这一切,都只因为他也是这个什么‘神魔国度’组织的一员,这是自己之前,怎么也没有想到的。

        甚至直到此时,都还震惊莫明,难以相信,在自己宗门,无数气穴巅峰,半步法丹,甚至一位法丹的眼皮底下,还正大光明的埋藏了这样一颗邪恶的钉子。

        冢圣传是,那,宗门中还有其他人,也是这个组织的眼线或钉子吗?如果有,他们又是谁,如果没有,其他那些钉子,又钉在那里?

        这一刻,厉寒才感觉到,一向详和平静的宗门,原来底部也是暗流汹涌,不知藏著多少风险。

        内地里,有多少可怕,邪恶的东西,在潜藏,等待机会。

        连八大宗门之一的峰弟子群中,都会出现神魔国度的成员,那么,又岂是伦音海阁一宗如此,只怕其余七宗,甚至整个真龙大陆,无数大大,各种各样的势力,这样的探子,钉子,难以计数,层出不穷。

        一想到四周可能到处都是这种神魔国度的成员,而自己却辩别不出他们的身份,即使是厉寒这等心性,亦不由机伶伶的打了一个寒颤。

        而一个更可怕的想法是,如果冢圣传这等核心弟子,都能被渗透,那些更高的执事,长老,甚至七峰峰主,宗主副宗主中,是不是也有他们的成员?

        冢圣传这等弟子,纵然地位重要,终究还只是一名三代弟子,没有掌握大权,损害不大。

        如果,这样的一个人,最终坐到了某个宗门的重要位置上,那他一旦爆发,能带来的灾难,绝对是毁灭性的。

        厉寒顿时不由想到了老者左腾鹤所的,神魔国度的成员组成,冢圣传这等核心弟子,都只是一个下等使级,即使最后晋升上等使级,但也依旧是使级。

        而组成这个组织的中流砥柱,甚至真正的高层,层成员,却是什么所谓的,王爵,天魔,这样的人员,一共有二十一个!

        这绝对是一个,光只想一想,便让人不寒而栗的数字,尤其是,他们还隐藏在暗处,不见天日,谁也不知道他们的真正身份。

        这一刻,厉寒真切体会到了老者之前所,这个组织,有能力颠覆真龙王朝,甚至整个大陆道修界,如果筹划得当,计划隐秘,发动突然,还真不是没有这个可能。

        或许,这个组织的存在,可能还比当初,仙妖战场,给修道界,带来的危险,灾难,要强,要可怕得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