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玄幻小说 > 无尽神域 > 第五百六十章、情兮恨兮
  • 第五百六十章、情兮恨兮

    作品:《无尽神域

        数十年前,塞北之地,有一个不算大,但却传承十分久远的古族,名为牧颜。零点看书www.lingdiankanshu.com

        牧颜这个姓,十分少见,甚至不曾出现于人前,而在塞北之地的这个‘牧颜古族’,人数亦是非常之稀少,最多时不过百八十人,最少时,青黄不接,甚至只有几十人,还没一个普通村庄人口多,加上偏居一偶,所以名声不显。

        不过,就是这个家族,远没有外界看起来的那样简单。

        因为这个古族,遗传自上古,传是夸父的后裔,拥有一丝神之血脉。

        而且族内,还有一张古弓,传是上古异宝,传承下来,拥有毁天灭地的神力,名为‘追日弓’。

        这张追日弓,是一件准宝器,超越了大多数名器,甚至极品名器,虽然还没真的位列‘宝具’一级,但也只相差半步。

        这样的神兵异宝,别是一个的牧颜家族,就是放到整个真龙大陆,都会引起可怕的流血争夺,所以牧颜家族,更是禀持古训,从来不敢跟人讲自己宗内,有这样一件镇族之宝。

        所以追日弓虽然强大,但其名头,却一直在外界不显。

        让牧颜家族为世人所知的,是在六十年前,牧颜家族,出了一位盖世奇才,从就拥有著极为可怕的驭风天赋,最后,更是学会了牧颜家族的镇宗功法,夸父脚。

        他依仗此夸父脚,在北地闯下了偌大的名头,因为跑起来速度快到无人能及,甚至有时候,连影子都看不见,所有人尊称他为,‘夸父无形’。

        ‘夸父无形’牧颜古雄的名头,也是由此,慢慢在北地传开。

        虽然对于中原及江左等地来,夸父无形的名头不显,但在北地,的确一时拥有赫赫威名。

        然而,正是因为夸父无形的名头传开,让世人知道了牧颜家族这个存在,也引出了他的女儿,一个天资同样不逊色于他的父亲,而且容貌过人,长得千娇百媚,被人称之为‘塞北莲花’的女人,牧颜夜月。

        牧颜夜月,拥有倾国倾城之貌,m.≥.c※om,虽然其父给他介绍过不少男子,不过她却心高气傲,一个都看不中,非要也学她的父亲,到处闯荡,结果,在一次历险途中,结识了一个自中土而来的男子,一见倾心,从此不能自拔。

        情到浓时,‘追日弓’的秘密,亦渐渐为那位男子心知。

        不过,那个时候,无论是身为其父的牧颜古雄,还是那位容貌出众的塞北娇娥,都绝对想不到,那个与她你侬我侬,几乎难分难解,如同烈日天骄一样英武不凡的中土男子,却心狠手辣,心如蛇蝎,而且并不是真的与她相爱。

        一切,都是为了寻找这把‘追日弓’。

        相处了大约半年时光,这其间,男子不断央求牧颜夜月,求其将他带回她们家族所在的牧颜谷,要正式大礼下聘,娶其为妻。

        然而,因为牧颜家族早有古训,非本族之人,不得带进牧颜谷,再加上当初牧颜夜月,其实是瞒著她的父亲,私自出外游玩的,根本没有想到会遇上心仪之人,而且耽搁如此多时间,怕她回谷遭自己父亲责骂,所以一直犹豫。

        那时,她已经有了身孕,所以准备,等自己正式产子之后,再携丈夫儿女,回去向父亲请罪,到时其父多半会看在新出生的孙儿面上,原谅她们的罪过,接受他的身份,所以隐瞒了下来。

        那位男子,见怎么也拗不过她,也就答应了下来,同意等待一年,等儿子出生,再回谷向其父亲请罪。

        时间就这样过去一个月,其间,两人倒是继续相敬如宾,过得如胶似漆,男子还给她在真龙与紫魂的边界之地,一处风景秀丽的地方,建了一个草庐,供她居住,生活倒是过得有滋有味。

        但是,一日意外,男子接到一道金箭传迅,看完之后,脸色顿时就沉重了起来,然后推托家族有事,要回江左一趟,并她有了身孕不便,让她就在此调养等待,短则三月,长则半年,他一定解决完事情,回来接她。

        牧颜夜月虽然不舍,但也知道,男子志在四方,加上又是家中出事,不容耽搁,也就答应了下来。

        男子离去之后,牧颜夜月一个人过得十分辛苦,加上山谷幽僻,她肚子日大,行动越来越不便,而且左等右等,一个月,两个月,三个月,直到六个月过去,她已近分娩之时,男子依然没有出现。

        想到半年之约,已经过去,而儿子即将出世,又担心男子的安危,即使有了身孕不便,她还是毅然下定决心,前往江左,男子口中提到过的家族所在之处寻找。

        一介孕妇,千里迢迢,历尽千辛万苦,赶到江左,然而,却听到了一个令其两眼发黑,不敢置信的消息。

        她的爱郎,那位跟她海誓山盟,发誓要一生一世,永远在一起,并且让她怀有身孕的男子,居然跟另一位仙女一样的女子站在一起,而且全天下都在传唱,他们是天生一对,地配一双,是天生的恋人。

        牧颜夜月,心高气傲,如何能忍受得了如此欺骗,当众就跳出,指责男子负心薄幸,并且出自己怀有他的身孕,那名女子是狐媚儿,应当千刀万剐,死不足惜。

        然而,令她伤心欲绝,甚至万万没想到的是,她的爱郎,那位英武不凡,在世人眼中,如同烈日骄阳一般的男子,却一脸冷漠,根本不认识他,而且也跟她全无瓜葛,不知道她肚子是谁的野种,为何出面来污辱自己,将她赶走。

        牧颜夜月临盆在即,千里奔驰,早已过度操劳,只是一股心气支撑,再经此巨变,再也坚持不住,当即口吐黑血,昏迷过去。

        当她醒来,已经是三日之后,她身处地下暗室,旁边放有药碗,她的爱郎,正站在她床前,见她醒来,急忙赔罪,是家族之意,对方是一个大宗派之女,为免给家族带来不测之祸,损伤名誉,才不敢当面相认,而且对众人撒谎,只是为了保存家族名誉。

        而他,与那位女子,其实并不熟悉,也不相爱,就是个路人。

        牧颜夜月开始不信,后来,经他蜜语甜言,又百般照顾,再思及腹中胎儿,终于渐渐原谅了他,相信了他的鬼话。

        经男子精心照顾,再加上从家族中带出的各种珍贵药材调养,牧颜夜月慢慢恢复,彻底相信了男子是受家族逼迫,完全是那女子一厢情愿,思及腹中胎儿即将出生,要求男子将其带回家,名媒正娶,好让腹中胎儿有个名份。

        谁知男子百般推脱,牧颜夜月渐渐生疑,就这样,双方再次闹得很不愉快。

        终于,在牧颜夜月以自行到男子家中揭破关系为胁之后,男子勃然大怒,露出了自己的真面目。

        他将牧颜夜月的手筋脚筋全部挑断,用尽酷刑,逼迫其将他带回她们家族所在的牧颜谷,谋夺镇族之宝,追日弓。

        至此,牧颜夜月才发现了他的犲狼面目,然而已是迟了,万般无奈之下,为了求生,更为了腹中之子,她答应带男子回去取弓,不过要求他不得伤及谷中一草一木,一条人命。

        男子自然答应。

        回到牧颜谷,让她万万没有想到的一幕发生了,牧颜家族,拒交追日弓,男子勃然大怒,放火烧谷,将整个牧颜家族,一百余口,杀得一个不剩,只有她一人,因为身怀六甲,又被挑战手筋脚筋,男子没有防备,借助密道迷烟,饶幸逃出。

        然而,噩梦并没有结束,男子未得到追日弓,愤怒追上,然而牧颜夜月这次抵死不肯透露神弓下落,男子将其带回昔日隐居之地,希望以柔情融化她,却逾月未果。

        最终,男子没了耐性,还是在昔年他们隐居之地,下了狠毒心肠,将其推下了万丈悬崖,连同腹中的胎儿,一起葬身深谷,生死不明。

        而牧颜夜月,并不知道的一事是,其实当初,在她借助密道迷烟,逃离牧颜谷的时候,还有一人,也饶幸未死,那人便是她的父亲,‘夸父无形’牧颜古雄。

        ‘夸父无形’牧颜古雄饶幸逃生之后,对那位男子,恨之入骨,治好伤后,寻至江左,要找那人报仇,结果,却不敌那人武力,最终被擒。

        如果不是那人还有一线希望,欲从他身上,问出追日弓的下落,只怕他也早已身死。

        可惜,身负毁族杀女之仇,不共戴天,牧颜古雄生吞他都嫌不够,怎么会再吐出镇族神弓的下落,抵死不从。

        最终,男子不耐,让其受尽折磨,并残忍地用铁链贯穿其琵琶骨,一身道元尽废,成为一介废人,关在此地,派一名心腹看押。

        直到数年前,男子莫名失踪,那位心腹,是一个贪酒之人,一次酒醉意外出这个石洞的秘密,才被左腾鹤抓住,追到此地,发现这桩天大的秘密。

        而至于为什么,左腾鹤,知道厉寒与牧颜家族的往事有关,并将其引到此处,与牧颜古雄见面,就是他们接下来的谈话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