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玄幻小说 > 无尽神域 > 第五百三十六章、妖花异相,上
  • 第五百三十六章、妖花异相,上

    作品:《无尽神域

        在厉寒正在探查自己精神识海中产生的变异时,外界,凤飞飞,井玉秀,龙冰月等剩下六人,亦先后完成了托运铁剑之举,分出胜负。零点看书www.lingdiankanshu.com

        不出所料,厉寒以十七号铁剑,打平历史最强纪录,毫无疑问成为本届第一。

        也是三项挑战的总第一名,毕竟其余人,不打破纪录者一个没有,像厉寒这样,能追平历史纪录的,也是没有一人的。

        他是当之无愧的第一。

        而凤飞飞以十三号铁剑,排列精神挑战方面的第二。

        井玉秀,以九号铁剑名列第三。

        龙冰月,则是四号铁剑,排名第四。

        其余三人,都是最弱的一号铁剑,并列第五,第六,第七。

        不过不管他们名次如何,其实都没有任何价值了。

        因为,连排名前三,前四的井玉秀,龙冰月,都有很大可能遭到淘汰,更不用,其余三人了。

        他们是没有任何希望。

        就是不知道,三榜单合并,到时侯,具体排名是如何了……

        井玉秀,龙冰月能不能进入其中,便要看最后的榜单排名。

        不过所有人都知道,其他人或许有疑议,但打平历史纪录的第一人厉寒,他的地位,却不可能有人撼动。

        因为,他是当之无愧的第一,在众目睽睽之下,所有人共同见证中,完成了这样的壮举,堪称不可思议。

        ……

        凤飞飞睁开了眼睛。

        她一双凤目一样的双眼,灵动一转,虽然疲累,却仍灼灼生辉,转头望了一眼四周,期待接受众人的赞叹欢呼,欣慕敬佩。

        在她认为,自己托举的第十三号铁剑,即使在历届弟子中,也算一流中上,而在本届,肯定更是第一名,无人能够媲美。

        毕竟,在场中人,据她所知,能在精神力方面,超过她的,也就‘无目公子’灵星河一人。

        但是此人已经获得了一个感悟名额,肯定不会再下场。

        ≠≠≠≠,m.≡.c≮om

        所以,缺少了灵星河的精神挑战组,她几乎是必定第一。

        不过,当她的目光,落到四周所有人的眼神上时,却不由有些奇怪。

        所有人都没看向她,而是看向她身边此时依旧盘膝而坐,一个黑衣披发的奇怪青年。

        “‘冷面’厉凡?”

        此人她也认识,是亭中十三人之一。

        既然能进武侯亭,自然不是平庸之辈。

        虽然她的注意力更多的是放在声名最盛的那几人,如蓝魔衣,司安南,周绮罗等人身上,但是,其余人,她也都看了一眼,默默地把他们的名字记在心中。

        毕竟,不知道什么时候,就能碰上,总不能刚见过面便全不认识了吧。

        只是,现在这些人是什么意思?

        为什么自己得了第一,他们不对自己膜拜欢呼,反而把目光都投注在一个并不是怎么起眼的黑衣青年身上?

        没错,能进武侯亭的,都是高手。

        但高手之中,也有等级区别的。

        在凤飞飞看来,亭中能让她觉得是真正高手的,也就蓝魔衣,司安南,周绮罗,独孤应龙,独孤应熊等几人而已。

        其他人,最多与她持平,能让她佩服的没有几个。

        而像厉寒这样以前从来没有听过名字,只是最近才崛起,不知从何而来的乡下子,更是不被她放在眼内,只当是一个过客而已。

        在别人眼中的不平凡,也就最多让她愿意记下名字而已,并没有真正把他当作自己的对手。

        可是,她对睁开眼来之后,众人不看向她,而看那那个黑衣厉凡时,才觉得如此奇怪,如此不可思议。

        也让她心中多出了无数的疑惑。

        ……

        “嗯。”

        与此同时,井玉秀,龙冰月,也相继醒来,睁开眼睛。

        他们或许是知道自己的排名,可能不高,但也怀著一丝饶幸,打量了平台上的众多铁剑一眼。

        只要从那些铁剑消失的地方,他们便可以预估自己的排名。

        一,一,一,四,九,十三……

        “嗯。”

        “十三应该是凤飞飞,她是当之无愧的第一。”

        九是井玉秀,这他自然明白,那这样自己便是第二了。

        “四!”

        看了一眼身后的白衣冰玉女子:“那也不错,在同届弟子中,算是中上,不过这种精神力,也就在这一届能排个名字,在历届弟子中,肯定上不了台面。”

        “嗯?”

        用力摇了摇疲惫的脑袋,正准备站起身来,朝众人走去,看看剩下两个挑战的成绩,看自己是不是有机会进入前五,获得一次感悟天道宝图的机会。

        就在此时,他的眼角余光,却扫射到,原本漫不经心,也以为根本不可能有人能触碰,所以到了十三之后,根本没往后看的那一大片区域。

        那里的七柄剑中央,有一个巨大的缺口。

        “什么,那里,原有的一柄剑呢?”

        “嗯,不对!”

        猛然间,他抬头上望,却看到头月牙形石台之上,隐隐冲起一道古红色剑芒。

        井玉秀顿时面色大变:“什么,有人将那柄剑都送上石台了?那是几号铁剑来著,之前只是随意扫了一眼……”

        不记得没关系,他从头往后数,空出的位置自然因为空缺了一大块区域,自然也能看得出来。

        “一,二,三,五,十,十五……十七!”

        “十七号铁剑!”

        井玉秀眼睛中充满了不可思议,身形跄踉了一下,如受重击,朝后退了一步。

        “十七号铁剑……”

        他只觉满嘴苦涩,胸口如被人重重打了一拳,原本对自己能运送九号铁剑上石台,还有一些得意。

        但此时,这份得意,烟消云散,被厉寒打击得消失到无影无踪。

        而龙冰月,可能是因为知道自己的成绩不尽如人意,所以倒没有前两者那么激动。

        他只是默默地看了看,然后回过头,静静地扫视四周的众人。

        她是知道自己没有机会了,不过那也无妨,天道宝图虽然珍贵,但并不是谁,都能从中悟出东西。

        或者即使悟出东西,也可能微不足道,无足珍贵。

        她身为缠丝殿少殿主,大部份的绝学道技,都并不放在眼内,除非对方能鸿福齐天,从中悟出道与理,法则与奥义,那才是让人羡慕和嫉妒的事。

        不过她既然失败,羡慕嫉妒也无济于事,只能接受,所以反而心中坦然了。

        不如井玉秀,萧逸仙,易九牙等,排在第二,第三的人,心中那么忐忑,七上八下。

        ……

        成绩出来了。

        当‘踏花侯’过来宣布成绩时,若有深意地看了一眼那里依旧闭目盘膝,体会脑海中那些吸附在风影魂铁周围精神剑意的厉寒,任谁都看得出他对厉寒的好奇。

        而听到成绩,厉寒也似乎从感悟中清醒了过来,睁开眼睛,一转头,就对上了众多惊奇羡慕的目光。

        这其中,还有一道目光最是特别。

        不信,惊疑,诧异,嫉妒……种种情绪交杂。

        当厉寒回过头,就看到了凤飞飞正瞪著一双凤眼看著他,似乎想把他全身上下,从里到外,看个透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