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玄幻小说 > 无尽神域 > 第五百三十章、传奇指痕
  • 第五百三十章、传奇指痕

    作品:《无尽神域

        “是玄火赤焰掌,大家快看,好强的修为,这至少入石四寸了。零点看书www.lingdiankanshu.com”

        所有人目光跟著那人惊叹,凝注在一个巨大的手掌之上。

        这手掌至少是别人的一个半宽大,看起来直接印入了石壁之中,如碎豆腐,即使过去几十上百年,里面依旧冒出丝丝炙热之气,如被火焰焚烧。

        四周的石面,也呈出出一些暗红和焦黑之色。

        入石四寸,几乎就等于半尺。

        按踏花侯衣轻欢的法,此处能入石一寸二寸,便算强者,四百多年来,最强的一人,也只入石一尺不到,所以能入石四寸,这已经算一流高手之列了。

        当然,超级高手,那种几十年,几百年才能一遇的天才,肯定可能入石五六寸,甚至七八寸,那又是另一个级别了。

        见状,旁边察颜观色的踏花侯衣轻欢,微微一笑,为众人解释起来:“没错,大家目光如炬,这的确是一百五十年前,尖青年高手‘炼火王’拓拔阳成留下的来的掌印,这一掌,便是被其修到了精深之境的玄火赤焰掌。”

        “‘炼火王’拓拔阳成,原来是他?那就难怪了。”

        听完‘踏花侯’衣轻欢的话,众人轻吁一口气,显然是明白为什么这一道掌印能入石如此之深,而且历经百年,火焰不散,至今仍犹为人所称道。

        因为百年前的炼火王,其地位几乎等同于现在的蓝魔衣,独孤应龙,独孤应熊一个级别,甚至还犹有过之。

        这样的人物,能留下这样一道掌印,也不奇怪了。

        ‘踏花侯’衣轻欢再一指拓拔阳成旁边,另一道散发著冰寒之气,里面似乎还有细碎冰晶存在的纤瘦掌,开口道:“这是当年,和其并列,人称‘冰女’穆紫晶所留,她的‘冰裂劲’入石四寸五分,比之拓拔阳成还更盛一筹,轰动一时,成为当年武冠。”

        “嗯!”

        众人瞠目,又是一个上百年前名动天下的一个传奇人物。

        拓拔阳成,穆紫晶,玄$%$%$%$%,m.▲.c■om火赤焰掌和冰裂劲,都是昔年曾经轰动天下的名字,有此痕迹存在,也不奇怪。

        “最深的掌印在哪里?”

        有人不再关注这些,直接询问。

        其他人顿时也都露出好奇之色。

        显然,不管数百年来,几多惊才绝艳之辈,但每隔几十年,总有几个超绝的强者出现,像拓拔阳成和穆紫晶留下的掌印旁边,就有几道印痕不输于,甚至超过的掌印。

        显然也是另一个年代的天才。

        但是,历届蓬山武会,众多天才涌现,天才太多了,天才也就不值钱。

        所以,天才也就沦为庸才,并没那么引人注目,这就是对比度的原因,

        所以,凡四百余年,四十多届,蓬山武会,江左总有一个最强者,那人是谁,这才是值得众人关注的目标。

        闻言,‘踏花侯’衣轻欢,脸上显露出了骄傲的神色。

        “最强一届,最强一人,那便是上一个十年,吾兄‘烈日侯’衣南裘所留,大日神天指指洞。“

        “大家请看……”

        他伸手一指,所有掌印、指印、腿印最上方,如同王者再临,漠然俯视下方所有掌印指印,一个漆黑幽深,不见其底的恐怖细洞,矗立在所有掌印最上方,霸气侧漏!

        “大日神天指,‘烈日侯’衣南裘?”

        所有人纷纷惊呼,不由纷纷顺著踏花侯手指所指方向看去,当看清那个漆黑细洞的恐怖时,随即,不由倒吸一口冷气。

        号称坚不可摧的神仙石壁,在此指指力之下,居然仿佛没有遇到任何阻碍,指力势如破竹,直接往里面冲去,直到其势用尽,到达一尺多深时,才遇到阻碍,缓了下来。

        但最终,亦依旧形成了这一个,四百余年江左之最,这神仙壁最恐怖的一洞,最深的一洞!

        虽然很多人都知道,掌印因为用力均匀,可能在深度上,不及指力单破坚强。但是,即使是排名第二的另一道指印,亦依旧比之这大日神天指指洞浅了近五分之一。

        只有八寸余深。

        而最深的掌印,是三百多年前,一位传奇青年强者所留,入石七寸六,蔚为传。

        “原来是‘烈日侯’衣南裘,想不到他也参加过这神仙石壁的挑战,那就难怪了。”

        “我们能与他同台献技,即使不在同一个时空,相隔了十数年再来瞻仰,但亦可以以此见证与前辈强者的差距,此生无憾了。”

        “大日神天指,传是‘烈日侯’衣南裘自创龙潜十式中,以‘日’为印记的一招,威力不输于其祖留下的‘荡天诀’以及‘冷情玄功’,当年偶现人间数次,每一次出手都轰动天下。”

        “不错,我记得最传的一次,当属衣侯节一指破七寨,将连城水寨七位气穴境的寨主一指贯穿,不留一个活口,最终剿灭了这个为祸当地的恶势力,引发人纷纷叫好。”

        “最深印痕是他,理所当然,我等敬仰!”

        众人一言一句,语气中全是发自内心的尊敬。显然,‘烈日侯’衣南裘这个名字,虽然只在江左出现了寥寥二三十余年,但却远比一些传扬了数百年的强者,更令人尊敬,更令人心服。

        厉寒站在人群后方,披散下的长发,遮挡住了他的眼睛。

        他的目光,也顺著众人惊叹,望向神仙壁中部位置,那里,留有四百年来,人类青年强者,在这石壁之上留下的,最强,也是最深的一道指印。

        即使过去十数年,那指洞中,依旧似乎燃烧著一轮煌煌大日,照耀得人睁不开眼睛,滚滚黑气,从其中涌出,没有任何其他一道掌印,指印,能与之相比。

        “这,就是‘烈日侯’衣南裘当年的实力吗?这还只是他十几年前的时候,如今又过去了那么久,他的实力,现在到底到达什么地步了?”

        厉寒心中微沉,不过,却并没有丧失斗志。

        恰恰相反,因为‘烈日侯’衣南裘的异常强大,反而激起了他的好胜心。

        他第一次,如此迫切地想看一看,那个当年,不止在江左如日中天,就是在整个修道界,亦是大放异彩,引为传级的人物,到底有多强大,是否真的有那么,不可战胜?

        自己的师傅,闺室内留下的那柄带‘衣’字的铁剑,是否真与他有关?

        而浮屠峰底,绝境幽谷,牧颜北宫,牧颜秋雪两人的母亲,那个地底老妇所的一切,堂堂一个家族数百人覆灭的惨案,那一切,真的是此人所为,皆为真实?

        ……

        ps:第二更,补欠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