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玄幻小说 > 无尽神域 > 第五百二十二章、神仙崖
  • 第五百二十二章、神仙崖

    作品:《无尽神域

        修炼之境,纳气,混元,气x,法丹,引雷,化芒……

        无论纳气,混元,还是气x,法丹这四境,其实都还是在强化自己的身体,虽然有涉及到一点天道法则,但其实并不多。.

        而到了引雷,化芒二境,则涉及到真正的天道法则,到那个时候,对于天道规则的领悟,要求都极高。

        而所谓的天道宝图,便是上古强者,以莫大的智慧,无穷的法力,将自己所领悟的天道规则的一部份,画入某张图中,以传后世。

        至于能不能参详,能在里面参详出什么,便全看各人自己的悟性以及机缘了。

        没有一个定数。

        而且,那上面的天道之力,亦会随著时间的流逝,或者参悟者的增加,而慢慢地变淡,最终消失无踪。

        所以,踏花侯才说,有次数之限,只限十人。

        不过,饶是如此,拥有这等机会,却仍是让每一个人都激动无比,无法平静。

        因为,最差,至多一无所得。

        但如果天赋足够,洪福齐天,便是说能从中领悟出昔年祖巫圣教那位‘圣祖’留下的绝学,亦并非没有可能之事。

        祖巫圣教,是真龙大陆南方万里黑山深处,一个不知道存在了多少年的神秘组织。

        这个组织十分庞大,而且传承古老,拥有种种神秘不可预测之处。

        虽然,其基本不与中土来往,但亦有不少人,听过其大名,知道其势力之庞大,强者之众多,不输于中土八宗任何一宗,甚至犹有过之。

        不过,数百年前,不知为何,祖巫圣教一位传人,莫名来到中土,搅风搅雨,被当时的八宗追杀,最终引发了一场大战。

        八宗联合当时南方众多中小势力,直扑南疆,深入万里黑山,历时三年,才将它剿灭。

        这个留传了不知多少年的神秘势力,自此覆灭,但是,它们积蓄的所有宝物和财富,却被八宗和那些中小势力瓜分一空。

        其中,这幅极可能是当年‘祖巫圣教’那位近‘法丹境’圣祖留下来的宝图,就落到了江左衣家的手中,并代代相传。

        迄今,已有四百余年。

        ‘祖巫圣教’的圣祖,是数百年前的老人物了,不是法丹,胜似法丹。

        其一身修为,神鬼莫测,据说是当时三丹境联手,才将其击杀,一名普通法丹,还胜不了他。

        他的强大,深入人心,即使死去,亦依旧没有人敢于小觑。

        所以,他留下的宝图,如何能让众人不心动?

        一旦机缘足够,甚至有可能从其中,悟到他当年与三丹一战所使出的绝学。

        只是,众人虽然激动,看著那张通红古卷,却仍有些疑惑。

        因为踏花侯虽说了胜利方式,却并没有说明,胜利的评判标准?

        武道龙魁?惊世之举?传世名招?

        武道龙魁还好理解,是说要众人互相比试,按胜利者来分别;那惊世之举,亦或者传世名招,又作何解?

        难道说,要让众在,在这场蓬山武会上,故作惊人之态,或者奇特之行?才能算得上惊世之举?

        而传世名招?这天下之大,各种绝技层出不穷,能来到这里的,就没有一个弱者,谁没有一两招绝招?

        但这样的绝招,一旦使用出来,就够得上‘传世名招’的头衔吗?还是说,一切,只是凭踏花侯自己个人喜好而已?

        ‘踏花侯’目光一扫,看到众人的犹疑不定,便已猜到众人的顾虑。

        当即,他再次开口说道:“可能大家对我这评判标准有些疑议?不过没关系,之所以设此三项,便是应对大家自己的喜欢,因此有‘武比’,‘文比’之分。”

        “‘武比’,便是直接下台挑战,最终,能成为众人皆交口称赞的最强者,自然有资格获得天道宝图的感悟权。”

        “因有十次机会,所以,等下排名前五者,皆可获得一次感悟天道宝图的机会,以名次定次序。”

        “而剩下五次机会,便留给我之后说过的‘文比’,也就是不喜欢互相挑战,靠战胜对手来拿奖励的朋友。”

        “惊世之举,便是能刷新我蓬山武会历届‘力量,身法,精神’等的单项纪录,创纪录者,不但能获得一次感悟天道宝图的机会,还有机会,留名青史,直到下一个创纪录者出现。”

        说到到这里,他伸手一指身后,距离武侯亭不远,直通山巅的一道百丈峭壁:“大家请看,这便是我蓬山之巅,最为奇特的一处地方,也是这蓬山十景之首,神仙崖。”

        “神仙崖的石质,十分特殊,不但光滑如镜,而且坚硬若铁。”

        “最重要的是,其四周,有一种十分特殊的力场加持在内,使其周围数十丈之内,无法动用任何道气,身法,只能运用纯r身的力量。”

        “大家看到旁边留下的那些掌印,或者崖壁上方的那些足印没有?那便是之前第一项,惊世之举中,前几十届与会者,留下的最高纪录。”

        “无论你用指用掌,除了不能动用武器之外,能在这神仙崖的石壁之上,留下多深的掌印或指d,超越前者,便算你胜,刷新了一项记录。”

        “而在无法动用道气,身法的情况下,只能纯用r身的力量,看你能攀援到多高,最高者,自然刷新纪录,获得青史留名,以及参悟天道宝图的机会。”

        “不过小看这神仙崖,我相信你们都是一方俊杰,心中必有自信,别说普通岩石,就是坚若金铁的乌神石,你们之中,也大多一掌可破,轻易可碎。”

        “但在这神仙崖上,历来也不凡惊才绝艳者,但最多留痕,不超过一尺深,大多甚至不过几分,几寸。”

        “而百丈之高,对于你们来说,平时可能轻松可越,不过几次换气的功夫,但在这里,四百年来,历届最高,只有二十五丈!”

        “至于精神之测评,左侧山壁,有一小块浮岩,浮岩之下,有大小不一,数十柄铁剑。”

        “你们闭目崖下,盘膝而坐,能用精神,在这神仙崖影响之下,将那些铁剑,用精神运送到头顶浮岩之上,便算取胜。”

        “按铁剑体积,重量,评判你们是否达到标准,或者创新记录,这都跟一个人的精神力强弱有关。”

        “如果太弱,最好建议你们不要试,因为,可能你们连那便浮岩,都感知不到。”

        说到这里,他微微一笑,看到众人不信的神色,最后才道:“至于最后一项,传世名招,呵呵……”

        目光在亭中所有人身上都停了片刻,他顿了一顿,方才继续说道:“此也为文比的一种,不用参加武斗,但也不是随便耍一套剑法便能叫作传世名招,既称传世,自有特殊。”

        “那便是,在这神仙崖前,舞一套自己认为最擅长,最杰出,最出众的剑法或掌法,如果能得这神仙崖的首肯,让其有所异变,则称得上‘传世’。”

        “历来神仙崖,之所以如此出名,除了之前所说的特殊之处之外,最特别的一处,便是,它似乎有感知武道之心的能力。”

        “有人在它面前舞剑,得到它的首肯,这神仙崖,竟然会出现红日东升,或天花乱坠等异相……”

        “有时,甚至能引动天地异变,降下普世甘霖,遍及一镇。那就是,你的剑招,或者掌法,让它有所回应了……”

        “真的假的?”

        这一下,众人全都有些惊呆了。

        或许有些自小生活在江左的人,知道这个传闻,但一直以为是传说,因为没有来过,并不相信。

        因为神仙崖发生异变的次数,实在太少,而且最近一次,都至少在数十年前,众人出生之前。

        因为没有亲眼见识过,众人自然不信,再加上以讹传讹,所有人都认为,或者是巧合,或者是别人巧言令饰,胡编乱造。

        此时听踏花侯亲口说出,才知确有其事,不过仍旧将信将疑?

        在崖前舞剑,竟然真的能引动神仙崖异相?这神仙崖,真有如此奇异吗?

        而厉寒这些,因为并不生活在江左,甚至从来没有来过这里,闻言之后更是面面相觑,满是不信,充满了疑惑。

        不过踏花侯作为一方雄主,老牌强者,理应不会拿这种事来骗自己。

        而且这种事,一旦传开,真假十分容易验证,一旦欺骗,踏花侯声名尽毁,衣家也会为此而遭人唾弃,所以,他说的,应该不是假话。

        只是,这神仙崖,真有如此神奇吗?

        这一下,便连厉寒,也不由生出了一股好奇,望了望身后,那道并不高阔,仿佛一面靠壁一样的青黑山崖,生出一股异色。

        在其上几处,厉寒果然发现了许多大小不一的掌印,指痕,呈现各种颜色,显然是不同的掌法,指法遗留,有些浅,有些深,高低不一,强度明度。

        而抬头上望,亦看到了一小块浮岩,呈现在左侧。右侧数十丈处,则隐隐约约,有几道红痕,应该是昔日有人攀登到的最高处。

        而最顶上一条,正好在二十五丈左右的范围,颜色最为鲜艳,应该是近十年内所划。

        其余的,则黯淡许多,随著风吹雨打,岁月流逝,变得有些斑驳,甚至看不清原来的模样。

        如果不是仔细观察,用心细看,还真的发现不了。

        “还真的有?”

        这一下,厉寒是真的讶异了。没有想到,历届蓬山武会,还有这样的比试规矩,这一下,本来没什么兴趣的他,也不由诞生了一股跃跃欲试的心思。

        心想这神仙崖,还真有点像自己宗门之前所谓的第一道考核,天道阶梯,只是又有所不同,好像更加奇异,是大自然的鬼斧神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