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玄幻小说 > 无尽神域 > 第五百二十章、天道宝迹,上
  • 第五百二十章、天道宝迹,上

    作品:《无尽神域

        不止厉寒在打量著亭中的四五人,亭中的四五人,也感应到了有人突然靠近。

        因为这是武侯亭,历来便是蓬山之会所设立的核心圈子,只有五十连胜以上的高手才可以进入。

        所以,对于每一个靠近武侯亭的高手,众人自然都极为关心,注意。

        当厉寒走近武侯亭时,即使他脚步很轻,身上也没有散发任何强大的气息波动,但还是第一时间被人感知到。

        而那名锦衣中年人,修为强大,感知敏锐,更是第一个察觉到有人靠近,回过头来。

        这时,才露出他的真容。

        锦衣宽袍,两鬃微霜,龙睛凤眉,不怒自威,只是站在那里,一脸含笑,却总是让人有一种山的感觉。

        山的博大,山的厚重,只是,却又有些岁月的沧桑,在他脸上留下了痕迹,让他的眼睛,显得特别的温和多情。

        一如当初那些年的岁月。

        但是,这种温和多情,和他身上此时这种上位者的气度又有些不符,所以都是偶尔一闪即逝,便又即恢复了平素的森严威冷。

        ‘踏花侯’衣轻欢!

        厉寒的目光,在他身上一掠,察看了一下,眉头顿时微不可察的皱了一下。

        “不是他”

        虽然衣著相似,虽然容貌相同,但是,那种气质,却是天壤之别,不是靠模仿,就能模仿得来的。

        所以,看到‘踏花侯’衣轻欢的真面目的第一时间,他便清楚,当玄冥真渊中的那名‘踏花侯’,果然是人假扮。

        只是不知道,假扮者到底是谁,又有何目的?

        是为了抹黑衣家,挑起衣家与伦音海阁之间的纷争?还是,纯粹就是借用了一个人名?

        抑或,这件事,并没有那么单纯

        厉寒一时思绪纷杂,知道这件事,更加扑塑迷离了。

        再联系上牧颜家族灭门惨案那件事,又与早已消失无踪的‘烈日侯’衣南裘有关。

        厉寒发现,这个拥有著千年荣光,在江左是光芒四射,无人能比的第一世家,似乎门帷重重,里面藏著无数的奥秘。

        只是,现在还不是揭开它的时候。

        而这时,那名锦衣宽袍人,江左衣家这个庞然大物的现任掌舵人,回过头看了厉寒一眼。

        目光只是微微一扫,在厉寒的脸上掠过,虽然只是第一次见面,但他自然而然,就把脑海中的一份资料对应上,当即迎了上来:

        “是厉凡小友吧?厉公子在玉皇城名震一时,威震江左,五十连胜,堪称少见,快请上座,请”

        闻言,厉寒点了点头,压下心头的猜疑,略一拱手,算是打了招呼。

        随即就走了进来,选了一处人少的地方坐下,却并未去动桌上的那些瓜果。

        亭中的其他五人,目光也在他身上不时扫过。

        “玉皇城,厉凡?”

        忽然,其中一人,站起身来,朝厉寒走来,正是那名一身红衣,总是满脸笑嘻嘻的和气胖子:“九星楼,贺玉山,向厉公子见礼,有请了。”

        说完,伸出一只手来,要跟厉寒握手。

        “嗯?”

        厉寒眼睛微动,却见到他那宽阔的衣袖下,胖胖的大手之上,窜出一道道微红的异芒,瞬知究境,当即也无惧色,也不点破,神色冷峻,也伸出一只手去。

        “请!”

        他只说了一个字。

        两手相握。

        “蓬!”

        一股无形的气流,在两人之间激荡,瞬间飞扬起他们的衣衫。

        厉寒纹丝不动,那名自称‘九星楼’弟子的红衣胖子贺玉山,却陡然身躯一震,脚步微晃,急忙撒手退出两步,这才站稳,脸上不由带上了一丝微红。

        良久,他才闷哼一声:“好身手。”

        说完,再未说一句话,走回座位,脸上的笑容消失,有些闷闷不乐。

        一招之间,胜负立判。

        其余四人,在贺玉山走向厉寒之时,也都没阻止,反而一脸看热闹的表情,似乎有些兴灾乐祸。

        不过,看到两人一握之间,贺玉山就自然退步,眼睛中,却都不由带上了一丝惊讶。

        看向厉寒的目光时,都隐带一丝郑重。

        不过,还有几人,稍嫌例外,因为他们,似乎一幅早知如此的表情。

        显然,那红衣胖子贺玉山,应该不止是第一次干这种事情了,不过,应该都没有讨到什么好。

        “轻剑门,韩擎苍!”

        蓝衣青年微微拱了拱手,算是招呼。

        “语琴楼,玄楚月!

        是那名膝横古琴的绝美少女。

        “点星帮,司安南,见过厉兄。”

        那名卓尔不群,手摇折扇的白衣公子,也微微起身,笑著向厉寒行了一礼。

        显然,经过与红衣胖子‘贺玉山’的一握,在场众人,终于认可了他的身份与实力,主动与他攀谈。

        闻言,厉寒虽然依旧保持他‘冷面’厉凡时的孤高冷漠状,却并不显得无动于衷,稍微拱了拱手,淡淡吐出两个字:“厉凡。”

        其他人,也不以为意,毕竟,今天能来到这亭中的,谁没有几分本事,谁又没有几分不同于其他人的性格?

        比如,亭中六人,除了作为主人的现任衣家掌舵人,老一辈顶尖强者,‘踏花侯’衣轻欢,其他四人,不管是善意还是敌意,都曾向厉寒见礼。

        但那名一直沉默坐在那里,虽然比花还媚,比玉还娇的黑衣少女,却一直不言不动,仿佛一具雕像。

        看到其他人纷纷向厉寒见礼,她却依旧没有任何表示,只是端起桌上的‘百花银酒’,轻抿了一口,随即放下酒盏,竟然开始闭目养神。

        显然,她无视了厉寒。

        这是极端不尊重的表示。

        但亭中其他人,却没有一个,表示有异议,即使是被她当作“路人”的厉寒,也没有任何生气的想法。

        但凡强者,必有特异;不是特别的能力,就是特别的性格。

        而显然,亭中这五六人,每一个,都既有这样的能力,又有这样的性格,否则,不可能坐在一起。

        而这时,他也把亭中五六人的身份,瞬间整理了一个大概。

        那名淡蓝衣衫,身背一柄铁剑的冷峭青年,出自轻剑门,必是这一代小门小派中,最为杰出的顶尖天才了。

        轻剑门,并不在三帮七会五楼十二世家之列,最多属于一个二流小势力。

        他能坐在这里,可以想见,他有多不凡。

        而剩下两人,不管是‘语琴楼’的古琴女子玄楚月,还是‘九星楼’的红衣胖子贺玉山,两人都是五楼之一中出来的佼佼弟子。

        江左五楼十二世家。

        所谓五楼,便是指天书楼,九星楼,摘月楼,凤凰楼,以及这最后的一楼,语琴楼。

        两人能以这个年纪,代表五楼出来行走,自然代表其不凡。

        即使那名输给厉寒的红衣胖子,在外人看来,也不是易于之辈。

        至少,能坐在这里,就代表他,必定在哪一城中,获得过五十连胜,这绝对是一笔无比辉煌的战绩。

        而最后两人,也是最让厉寒重视的两人,恰恰是最后,那名手摇折扇的白衣公子,以及那名给了他一幅冷面的黑衣女子。

        ‘点星帮’司安南,大名鼎鼎的江左五天骄之一。

        他虽然看似是众人中最和善的一个,但恰恰,他的笑容,在厉寒眼中,是最阴险的一个。

        而最后一人,如果所料不错,也必是所谓的江左五天骄之中,最后的那一人,也是唯一的那名女子。

        同样是出自玉皇城,摘得连胜资格的,‘妖相绮罗’周绮罗了。

        五大天骄,已现其二,另外三人,还会远吗?

        就在厉寒心中沉思,想著剩下三大天骄会不会来的时刻,亭外,又响起了脚步声。

        而且这一次,是两道脚步声,同时响起。

        厉寒闻声抬头,就看到了一对奇怪的‘青年’,穿一件联件宽袖,同步踏入阁内。

        两人哈哈一笑,也不向众人见礼,大马金刀地就坐在了厉寒的对面,正对玉桌,一左一右,两只手同时伸出,各自拿起一块瓜果就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