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玄幻小说 > 无尽神域 > 第五百零九章、神秘鉴定师,六
  • 第五百零九章、神秘鉴定师,六

    作品:《无尽神域

        不过不管如何,正如前面所,有人失败,自然有人成功。

        有人落魄,必定有人高兴。

        白鹤山庄林道可的失败,固然让人唏嘘叹气,但厉寒这匹黑马的强势杀出,却让所有人赞叹。

        正是有了之前那名凶牙派青年,以及现在这名林道可的出现,厉寒如今的名声,才得以如日中天。

        虽然他只经历了区区两战,却比很多已经经历了七八战,甚至上十战的人,还要名气强大得多了。

        多很多。

        这,就是差别。

        战胜低手,和战胜高手,所能取得的,自然是截然不同的两种效果。

        当然,厉寒再积一胜,目前已经是两连胜,积分也达到了二这个数字。

        虽然他距离十连胜,或者一百积分还有很遥远的一段距离,但毕竟也是一个可喜的进步。

        随后,陆续又不断有人上台挑战,不过和前面两人一样,也是不断失败。

        擂台毕竟是擂台,整个玉皇城,就这一个擂台,剩下的时间又只有一天多,所有人总不可能让擂台在这空著,让厉寒在那干等。

        不然,厉寒固然是白等了,但相当于,别人也没有机会,超过时限,剩下的人谁也去不成,那他们肯定也不会答应的。

        所以,厉寒的连胜数次开始不断向前刷新,从二到三,从三到四,从四到五……现在,已经到了八这个数字。

        八,这已经是一个十分危险的数字了。

        毕竟,如果再让厉寒赢两场,整个玉皇城,又一个十连胜,也就是,又一个稳去无边城的名额又将要诞生了。

        五天半以来,随著时间的不断过去,上台的高手数不胜数。

        然而,到目前为止,能在这玉皇城分擂上,取得超过十连胜以上的,也不过十七八人,总数不超过二十。

        最后,估计到明天截止,最多也不会超过三十。

        七天,三十,也就是每天大约只诞生四个人,∵∵∵∵,m.≥.c∷om

    有时还不到。

        所以,前面大家任由他们胜,但一般到了八连,九连的时候,一定有高手出场搅局。

        大概是他们觉得,如果随便让某些人胜出,取得十连胜就去无边城,到时丢脸的,不止他们自己,还有他们这些同在玉皇城走出的人吧。

        在玉皇城,大家是窝里斗,随便打。

        到了无边城,那可就代表各城的脸面,和荣誉了。

        ……

        “哼!”

        随著厉寒连胜到第八场,终于,一个危险的人物出现了。

        这是一个头戴遮阳斗笠,身披黑纱蓑衣,整个人蒙在一团漆黑的阴影中的奇怪年轻人。

        在他身上,斜挂著一个有些奇特的放大镜,放大镜边缘,居然呈现火焰一样的图纹,仔细看去,有些模糊的感觉。

        “是一位鉴定师。”

        “奇怪,鉴定师也会上场,这人是哪里来的?”

        不止台下的人奇怪,厉寒也有些意外。

        他认为现在上台的,应该多半是个什么成名的青手高手,没想到来了一个和他之前一样,神秘无比,名不见经传的人物。

        “阁下是?”

        他拱了拱手,对于此人,心下怀有一些忌惮,知道不是一个普通的高手。

        “鉴定师,徐航远,请指教!”

        斗笠年轻人的话生硬僵冷无比,似乎不是从喉咙里发出,而是用金石磨擦一样。

        他仔细地擦了擦手,显露出的那一双手指,十分修长洁白,不类男子,更似女人。

        同时,亦显得极其爱干净,似乎还稍微有洁癖。

        见状,厉寒眼睛再次微微缩了一下,有些惊讶。

        不过,他并没有显露声色,不管这个人是谁,是一位上台前来挑战自己的对手就是。

        “天物阁,厉凡,请!”

        闻言,这一次,对面那黑衣鉴定师再未多言,只是淡然一挥手,道:“那你心了。”

        完,猛然跃身而起,黑色蓑衣在风中迎风招展,猎猎作响。而他的十根手指,在寒风中,有如十支玉剑,齐齐朝厉寒的眼珠子插来。

        奇特的招式,狠辣至极的指法,和其外表十分相符,让人都不由吃了一惊。

        然而,厉寒虽然心中略有些不舒服,但是,这是对方的招式,在擂台比武,虽然有些手段不会提倡,但是若有人用出来了,那你也只有见招拆招。

        毕竟,取胜,都是两人唯一的信仰。

        “破风七幻!”

        冷哼了一声,厉寒再不言语,手指微扬,一弹指就是七道风丸飞了出去。

        这风丸呈青色,打出去之后猛然炸开,正对对面那神秘鉴定师的十指手指。

        十指如剑,剑疾如风,到了厉寒的面前,寒意已刺骨。

        然而就在这时,眼前却陡然一花,在那黑衣鉴定师对面,厉寒的身影赫然已经消失不见,出现在他面前的,反而是一幅奇特的山水画。

        山水画中,流泉呜咽,鸟鸣山清,一派清雅逸趣之景。

        然而,在这景中,却掩绝世杀机。

        “轰隆!”

        十指降临,如十座巨山,瞬间刺破这画中逸景,要破开幻境。

        但就在这时,整个画面猛然旋转,猛后山河倒转,天地变色,无穷风云,幻化成一只只巨兽,朝黑衣鉴定师飞来。

        “雕虫技。”

        黑衣鉴定师不屑冷哼一声,猛然间,他的双目同时一亮,然后多了一层蓝莹莹的星芒。

        星芒璀璨,一瞬间照亮眼前迷景,擂台重归清明,却见厉寒依旧站在他面前,距离他只有一尺之遥,正欲再施其他攻击,却赫然发现他已经破了自己的幻境,登时不由尴尬一笑,收了手。

        “果然厉害,想不到你这鉴定师的确有两把刷子,这奇特的瞳术,就是你的鉴定之能吧,居然能破我的七幻之术!”

        “幻术?道耳,永远上不了台面,要打就拿出你真正的本事来,不然,下一招就要你失败。”

        黑衣鉴定师依旧冷冰冷地道,显然丝毫没把厉寒的幻术放在眼中,随即,似是打算动真格的了,他竟然伸手,摘下了他胸前的放大镜,挂在手中,如握利剑。

        “秘剑术,天火横空!”

        “嗤!”

        随著他握镜一挥,猛然间,他的镜面之上,那圈火焰似乎动了起来,一光亮反射出去,头天空,猛然结成了一圈火网。

        火网如龙,汹涌不可思议,从天而降,形成火流,直接厉寒四面八方烧来,骇得台下众人一阵惊呼。

        “这是什么剑法?这也能算剑法?”

        不止是台下之人,就是厉寒,也明显感觉得到这式剑法的可怖,不知拥有什么来历,居然可以召唤天火杀敌,而且明显威力十分之强。

        如果这也叫剑法,如果这真是剑法,这招剑法,只怕早已远超了一般的半地品级别,达到了普通地品下阶的道技威力。

        这鉴定师,到底是什么来历,为什么,会拥有如此奇特的道技?

        不过厉寒暂时没空多想,因为,为了应对这一招剑法,他也不得不稍微认真了。

        原本,想保存一底牌,既是为了以日后的无边城总擂,和南境青年总擂之上使用,另外,也是想不让自己的身份,太早暴露,不然,不利于接近衣家,查探秘密。

        所以之前几战,他大多是见招拆招,用的也都不是自己的招牌绝技,而是用幻技模拟的一些普通招式,以避让和出其不意攻击为取胜之道。

        但现在,面对这一招,他知道,普通的招式已经没有用了。

        想到此,他面色一肃,脸庞变得郑重起来:“既然如此,便让你试试,我新修成的一招,震魂十方吧!”

        随著此想,他猛然一招手,猛然整个人斜纵而上,竟然直接迎向了那漫空火焰。

        就在所有人以为他想不开,不想活了时,猛然间,在他的身体四周,竟然同时出现了一层蓝色波浪。

        这波浪呈透明形状,有若石子打入湖面,形成的涟漪,并且瞬间以厉寒为中心,迅猛朝四周扩散过去,随即,猛然接触那漫天火网。

        让所有人吃惊,且不可思议的一幕发生了。

        漫天火网,如遇天敌,直接一寸寸瓦解,消散,随即,烟消云散,还天空一片晴朗,四周寂静,如同什么也没有发生过。

        可是,真的没有发生吗?

        所有人都知道,不是,刚才必定有什么发生子,只是有人没看得真切,有人看得真切了,却不相信。

        “那是什么功法,是道技吗?为什么如此诡异?”

        “什么道技能有如此强大,不对,不是道技,我看,不是秘术,就是魂技?”

        “秘术,魂技,这是什么?”

        有些人不懂,有些人不信,但经过那人的解释,所有人却渐渐了解,秘术,魂技到底是什么东西。

        所谓秘术,像爆发秘术,就是以燃烧自己的气血,或者灵魂,来爆发的一种秘术。

        当然,也有其他秘术,如攻击秘术,防御秘术。

        这种秘术,往往比较奇特,比较偏门,修成不易,但威力也十分强大,远甚同阶道技。

        而魂技,则更简单,顾名思议,那自然是涉及到灵魂,甚至上古魂道奥义的一种绝学了。

        这种绝学更为少见,更为难练,然而一旦练成,也必是举世震惊,威力强大无匹。

        而像现在厉寒发出的这一招透明蓝色波浪,就有些像是上古的魂术中的绝技,如果真的是,那擂台上这位少年,来历就十分不凡了。

        因为,像魂术这种东西,普通世家,甚至一些宗门,都是不可能有的,更不可能外传。

        所有人暗暗惊叹,不管是羡慕,怀疑,还是嫉妒,总之,今日这一战,所有人看得都是不枉了。

        就连对面,那名来历不凡,似是十分神秘的黑衣鉴定师,也略显讶异,第一次显得有些吃惊。

        “你,十分了不起!”

        他依旧声音僵冷生硬地道,“不过,我依然不会放弃。接我下一招,秘剑术,十日遮天!”

        随著他的话声,他手中的那面奇特放大镜上,火焰再起,不过这一次,却不是分化而网,而是形成了十个型的火球,火球越变越大,冲天而起,最后悬挂在擂台上空,竟然真的如十**日,照射诸天。

        即得离得很远的人,也能感觉到无穷热浪,扑面而来。

        “改换四周的环境,以人力而逆天,这招式!”

        底下,所有人不由再次震惊得目瞪口呆,有些不敢相信,这是一名年轻少年,所能使用得出来的招式。

        这等招式,就在一些成名已久的老牌强者身上,也难以看见,百年难遇。

        ……

        “是吧,只是如此么?”

        然而,面对如此强招,厉寒却神色不变,只是平淡地道,随即再次伸开了一只手。

        “倾我一生一世念,浮星灯塔,幻技龙旋,起!”

        随著他的喝声,猛然间,在他掌心上空,出现一透明的蓝雾。

        蓝雾迅速凝结,然后化成一滴型的露水。

        就在所有人都不可思议,以一脸看傻瓜的表情看向厉寒时,却陡然一个个面色大变,刚才十**日,尚且没有将他们蒸跑,现在看到这颗蓝色水珠,却一个个纷纷朝后退去。

        蓝色水珠不断旋转,速度越来越快,到最后甚至连残影都看不清,一股恐怖的飓风,从露珠身上成形,并且快速蔓延到擂台,直到四周。

        一时间,玉皇城中心广场上,大风卷起,一些实力不足,修为偏低的人,甚至站不住身子,需要靠身周的人帮扶,加上慢慢退出核心圈子,这才得以站立。

        而擂台上,随著时间的过去,在厉寒的掌心,那滴露珠,赫然已经膨胀成足球大,并且依旧在不断急剧旋转,四周的风,反而慢慢了。

        可是,此时任谁,也再也不敢瞧他手上的这颗水球。

        “去!”

        随著厉寒一声喝,这颗明明在急剧旋转,最后却无声无息,仿佛静止的蓝色大水球,破风而起,迎著高空,朝著高空中的那十**日冲去。

        场面一时寂静已极,所有人都目不转睛,紧盯著半空中的十**日和这颗蓝色水球,眼睛都不敢眨一下。

        就连那黑衣鉴定师,一时也摒住了呼息,有些紧张。

        “砰,砰,砰……”

        本应悄无声息,遇火即沸,直至蒸发无踪,然而此时此刻,让所有人睁大眼珠,看得不可思议的一幕出现了。

        蓝色水球似是无坚不摧,以一种恐怖的威势,如贯肠一般,瞬间把十**日打穿,这才威势略减,缩了一圈,回到厉寒的手上,依旧在急剧旋转,可是此时任谁,也不由露出惊骇之色。

        因为他们看到了,当此水球摧毁十颗大日之时,那急剧旋转的力道,引得四周的虚空都有些不稳了,所经过之处,呈现了模糊和破裂之状,还有隐隐的焦痕。

        明明是一颗水球,走过的地方,比火焰相要恐怖得多。

        “这到底是什么绝技,世间真有如此绝技吗?”

        不止是人们,那名黑衣鉴定师,也眼神迷茫,过了半晌,忽然冲厉寒一抱拳:“你是我见过最强大的两名年轻高手之一,抱歉,我不是你的对手。”

        完之后,竟然和他来时一样,一声不吭,收起放大镜,转身一跃,就下了擂台,径直离去了。

        他只是稍落下风,并未到输的时候,可就这样走了,再次大跌一地眼镜。

        而此时地,裁判的声音亦响起,有些惊讶,甚至有些尊敬地看了厉寒一眼,然后举手表决道:“天物阁,厉凡,连九胜,积九分,下面,还有挑战的没有,有就上台!”

        十胜的关口,然而此时,台下却是久久无人动一下,仿佛陷入了死寂。

        经历了之前那一战,谁不知道厉寒实力惊人,绝对不好惹。别十连胜,就是二十连胜,都有可能,谁还愿意找那个不快,徒自上去丢脸。

        因此,当那裁判的声音落下后,良久,整个场面都是一动不动,仿佛陷入定格。

        ……

        ps:二合一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