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玄幻小说 > 无尽神域 > 第四百九十二章、南境青年修士擂
  • 第四百九十二章、南境青年修士擂

    作品:《无尽神域

        衣轻欢在七侯之中排名第五,为人风流自许,却从不耽搁修炼,进境速度依旧飞快,导致其华发早白,远胜其兄长衣南裘。

        不过,其虽然威名略逊,但也足以支持衣家在衣南裘失踪之后数年内威名不坠。

        不过衣轻欢终究能力有限,虽然在修炼一道上有所天赋,但在治家上却没有什么心得,衣家最终虽然没有走向没落,却也没有迎来中兴。

        按理,到了这个时代,一门两侯,世之无双,衣家正应该是再次复兴,甚至恢复祖上荣光的时候,可是结果并没有。

        衣轻欢在衣南裘失踪之后,强撑了衣家近十年,终于有些力不从心。

        不过,就在这个时候,让所有人没有想到,仿佛是天下奇才尽出衣家这几代一般,另一个如日中天,如皓皓明月东升的人物,重新在衣家出现。

        那就是衣家第四代弟子,这一代的新辈领军人物——‘江左游龙’衣胜雪。

        衣南裘,衣轻欢等,是衣家第三代弟子。

        衣南裘,衣轻欢等之上,还有父辈,母辈存在。

        他们的父辈,母辈之上,还几名硕果仅存的老祖。

        原本,所有人以为,衣家这几十年内,连出衣南裘,衣轻欢这等人物,想再出一位领军一时的人物,至少要再等几十年,甚至上百年。

        可是没有,仿佛是接踵而至,连珠炮一般,新出的这个衣胜雪,其天赋一不比他的叔父差,甚至尤有过之。

        他的修炼速度,超过了当时名动江左的‘烈日侯’衣南裘,达到了一个旷古无人的绝世之境。

        同为七岁纳气,衣南裘用了五年,是十二岁才晋升混元,而衣胜雪只用了三年,十岁就达到了混元之境,这个许多资质普通的人,一辈子也达不到的境界。

        衣南裘十八岁突破气穴,衣胜雪比他更快,十六岁,就已经进入气穴之境,轰动江左。

        这个修炼速度,不放在江左,就是放在整个修道界,也是数一数二的天才人%%%%,m.@.co≤m

    物。

        有人过了,如果衣胜雪提前二十年出生,当初跟秦天白他们并列的,就不是衣家二兄弟,而是衣家三天骄了。

        而现在,秦天白,衣南裘等,都慢慢地成为了上一个时代的传,成为了人们故事中的人物。

        而到了这一个时代,玲浮屠,邪无殇,应雪情,厉寒,万璇纱等新一辈弟子崛起,又到了该品评这一个十年青年高手榜的时刻。

        衣胜雪来得晚了些,崛起的时刻只在最后两三年。

        可是很多人敢下断言,在最后青年高手榜出炉的一刻,他一定榜上有名,而且排名绝对不低。

        ……

        不远处,三名青年男女,也正在旁边静静地听著这个衣胜雪的诸多事迹,刚开始还有些漫不经心,越听脸色便变得越惊讶。

        衣家,衣胜雪,这个名字,他们还真是第一次听见。

        江左游龙,年纪不超过二十岁,在整个江左,却是已经有了一丝传的痕迹,被誉之为江左第一天骄。

        如果这人要是一个无名卒还好,可是,听这些人的意思,此人只怕是这江左年青一辈的第一人了。

        这样的人,如果还算籍籍无名,那他们就一头撞死算了。

        七榜三奇,五君七侯,新一个十年……

        难道,他还真能追得上,有幸进入这一届青年高手榜的排名?

        那名眼睛淡然,白衣不冠,神情温和的青年,耳朵微微竖起,对他们所的每一个字都不放过。

        “两年前,衣胜雪初出道,那时,他就已经是气穴境的实力了,两年内,他实力连升数重,并且不断挑战江左名家,算一算时间,仅两年间,败在他手下的江左剑术高手,就达二十七位,几乎是一月一位。”

        “其他境界的宗师,也数不胜数,不胜枚举。”

        “他于一年半之前,登上天望山,挑战当时修为已经达到气穴中期的烟霞剑主,结果一剑将其名剑烟霞斩为两断,弃于碧流江。”

        “一年零四个月之前,他独挑连心水寨四位气穴境的正寨主,十二位混元巅峰的副寨主,结果一人一剑,将连心四大水寨连根拔起,这颗混在江左的恶瘤从此除去,于是他有了游龙剑的称号。”

        “一年零两个月之前,他先上莫名峰,战孤独剑客;再登问心湖,挑战问心仙长,皆是三剑而胜,名动天下,传为年轻一辈第一人。”

        “这一年以来,他先后以游历,赌斗,挑战,设局的方式,将江左几乎所有有名的剑术名家一一击于马下,江左游龙之称,才由此而来。”

        “传,他即将要去参加一月之后的南境青年修士擂,势要拿下这次南境青年修士擂的第一名,扬名天下了。”

        “南境青年修士擂?”

        有人闻言,顿时大惊,随即又不由目露憧憬,开口道:“南境青年修士擂,是天下擂的五处分擂之一,每一个十年,只能有一名魁首存在。每一个十年的这名擂主,都必将是名动天下的人物,登临十年一度的青年修士高手榜。”

        “上上一个十年,我们南境青年修士擂的第一人,应该是七榜三奇中的人物吧,号称‘刀奇’无云子。”

        “上一个十年,我们南境青年修士撞的第一人,则是现在已经逝去的,梵音寺原首席大弟子,三大怪物之一,曾与秦天白等并列的人物,‘灭轮空渡’梵空冥。”

        “他也正因如此,打赢了这南境青年修士擂,虽然没有名列五君七侯,威名却一不在五君七侯之下。”

        “而这两个十年,南境青年修士擂的擂主,一个出自江北,一个出自南海,却没有一个,是在我江左。”

        “我江左,向称人杰地灵,却连续二十年,没有拿下擂主之位,引为耻辱,这一个十年,终于要改写了吗?”

        “哈哈,有衣胜雪在,他虽然年轻,必能成功,到时候,我江左,可就大涨脸名,威风不可一世了。”

        “嗯,据三日后,南境青年修士擂的初选便要开始,到时候,不知道我们三角寨城中,是不是也能有资格,设置这样一座分擂。”

        “不知道,应该不可能吧,南境青年修士擂的总擂,向来是设置在无边城。但即使是分擂,应该也只有大城才有,想要参加竞选的弟子,都只有去往玉皇城,太白城等大城,才能见到,有资格参加吧!”

        “嘿嘿,这等热闹,岂可不去看,到时候,我们一起去玉皇城,见见世面吧,到时候,肯定有很多青年高手,前去参加,不定,我们还能见到衣胜雪呢……”

        “但愿吧,嘿嘿……”

        不少人闻言,目露憧憬,热切,显然对这个什么南境青年修士擂,十分热衷,而且,应该是一件名动天下的盛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