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玄幻小说 > 无尽神域 > 第四百九十章、明暗双使
  • 第四百九十章、明暗双使

    作品:《无尽神域

        银血教的副座,是一名面容苍白俊秀的中年儒生。

        能成为银血教的副座,这位中年儒生自然也极不简单。

        最重要的是,在三大势力之中,这位中年儒生,是最富有智计的一个,向来被人称之为——‘智多星’。

        所以,他才能成为被派遣,前来这日月千古楼交涉的主事人。

        ‘银笛秀才’玉昆仑。

        当玉昆仑带领的四名三大势力弟子,靠近日月千古楼驻守范围的时候,顿时停下了脚步,再也不敢前进。

        这是规矩。

        自从上次银血教教主在这日月千古楼内吃鳖之后,银血教就下了禁令,日月千古楼所在范围的百里之内,不得随意靠近,更不能任意挑衅。

        所以,哪怕他是银血教的副座,哪怕他这次是肩负重命,是为了替三宗首脑跑腿而来,就是要进日月千古楼的辖区,但他依旧不敢乱进,保持足够了礼数。

        他派遣了其中一名弟子,正式向日月千古楼内,发出了一道‘英雄令’。

        英雄令,顾名思议,就是两大势力初会,不得其门而入时,向对方发出的一道示好和请见的信号。

        这是一种橘红色的烟火,并不少见,在上层势力中,这种东西自然无用武之地,但其他中型势力,却屡见不鲜。

        橘红色的烟火,冲天而起,照耀夜鸟山脉数里方圆,身居日月千古楼中的主人,自然也看得见。

        没有让他们等太久,两名衣著奇特的年轻男女,从日月千古楼的庄园内开门而出,恭敬地避让于两旁。

        而后,那名之前在迅息中提到过的,五名年轻男女其中之一,也是带头人的那位,灰衣白发青年,赫然迈步从中走出,来到银血教副座面前。

        没有骄傲,他脸含微笑,淡然施礼,将五人请入了日月千古楼的庄园之中,然后令人奉上香茗,再开口询问他们的来意。

        ……

        与此同时。

        在日月千古楼内,灰¥▼¥▼¥▼¥▼,m.∽.c¤om

    衣白发青年面见银血教副座的时候,三大势力首脑,甚至包括日月千古楼原来的主事人,一名名称‘鹤老’的存在,也不知道的是,五人中,却有三人,已经悄然离庄而去,前往了三角寨,并寻找了一家看起来十分普通,并不奢华的客栈住下。

        最重要的是,这家客栈地位闹市中心,对于信息的收集,最为方便。而且,却又闹中取静,周围有另外四五家更大型的客栈,酒肆,所以并不被人所注意。

        这里,三教九流汇聚,是一个最容易滋生消息,最容易让消息流通的地方。

        是夜。

        灯火通明的客栈大厅,边角一桌,坐著三名看起来像是外地游历至此的修道者,三人都是年轻人,两男一女。

        两名年轻男子,其中一者眼睛淡然,看什么都像是看著空处,总是眼红微笑,白衣空手,什么武器也没带,似是人畜无害;

        一者身形胖硕,坐在那里,满脸笑呵呵的,就像一堵大山,走起路来又像一特大号的皮球。

        他一身黄衣,坐在桌上,在三人中看起来最容易接近,也特别的和蔼可亲,接地气。

        至于三人中的最后一名女子,虽然刻意蒙上了一层薄纱,但依旧不掩饰她的倾国倾城之美貌。

        客栈中,此时至少有六成以上的酒客,不时借故用眼角余光朝那边扫射一下,眼含贪婪,不过,慑于三人身上的强大气势,却又没有人敢朝其靠近。

        虽然不曾明言,但有些眼力的客人,都看得出,这三个年轻人,虽然年纪不大,但既然敢结伴行走江湖,自然都不是简单的人。

        最重要的,他们身上,若隐若现,有一位修道者的气势。

        修道者,在普通凡人眼中,那就是上天界的仙人,一举一动,惊雷掣电,舞风动云,跟他们根本不是一个级数的存在。

        这样的人要是一发怒,他们所有人都要遭殃。

        所以,虽然众人中有不少人贪诞那名年轻美貌女子的美色,却没有敢形之于口,动之于形,只敢拿眼角余光偷偷的观看。

        对此,三名年轻男女,似有所觉,不过却并没有人在乎,只是漫不经心的,只是路过此地,在此浅斟饮。

        时间久了,刚开始的兴奋,好奇也就慢慢退去,终于,众人又回到了正题,讲起了前段时间曾经名动一时的江左大事。

        “听了没有,三个月前,成名已久,名动江左的三位剑术名家,又齐败于一人之手。”

        “是啊是啊,不止是三个月前的那三位剑术名家,这两年来,整个江左,至少有二十位剑术高手,数十位其他各道的宗师,全败于那一人之手,而那人,据还是一个年轻人。”

        “什么年轻人那么厉害,可以连败江左那么多高手,没有人出来制止吗?”

        “嘘!”

        有人低声道,完看了看四周,扫了一圈,还故作神秘,喝了一口酒,这才继续道。

        “据那人身份也不简单,其他人就算被其击败,也敢怒不敢言,而且甚至还与有荣焉,因为不是超卓的高手,他还懒得挑战。”

        “那人是谁,这么厉害?”

        有人惊奇,于是忍不住动问,连声追问。

        先话那人一脸微笑,左顾右盼,直待众人有些不耐烦,这才抛去一个重磅的消息,一脸玩味,骄傲地开口道:“那人就是五楼十二世家中,如今排名第一的衣家二公子,也是现在最如日中天之时的年轻人,号称江左天骄。”

        “江左天骄,衣胜雪!”

        “衣胜雪是谁?”

        有些底层人,消息并不灵通,所以并没有听过衣家的大名,自然也并不知道衣胜雪是谁。

        但对于知道这个名字的一些人,尤其是与修道界有一些关系,有所接触的人,无不脸色大变。

        衣胜雪,数年之内,江左崛起的一位堪称修道界鬼才的天赋绝出之辈。

        据,他三岁体内就能自行形成道气流转,有先天元息自动穿行入他的经窍穴位之中。

        五岁之时,他已能初步修炼,七岁纳气,十岁混元,如今不过二十岁,已经达到气穴巅峰之境,有望冲击法丹。

        天下虽大,修道者众多,可是有望冲击法丹的,却寥寥无几,出在世家散族,更是稀罕无比,百年难得一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