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玄幻小说 > 无尽神域 > 第四百七十一章、倾家荡产
  • 第四百七十一章、倾家荡产

    作品:《无尽神域

        “传级灵丹,气穴丹一枚,可以帮助人提升1-个气穴品级,不过只局限于下品气穴和中品气穴之间,上品气穴服之无效。”

        “下面,开始竞拍吧!”

        ‘红花娘子’温冰倩一托手中紫色木盒,目光环绕,微微笑著道。

        虽然这气穴丹只对下品气穴和中品气穴的人起效,但她不担心卖不出价格。

        因为这个世间,正是下品气穴和中品气穴的人最多,对自己的气穴品质最不满,这些人,最愿意为之出价。

        虽然上品气穴,极品气穴的人,肯定愿意出更多价格。

        但那只有达到宝丹级别的大气穴丹对他们有效,虽然这真道换宝会背景非常,但能弄来一颗气穴丹,已是难能可贵。

        想弄一粒更属传,早已绝迹的大气穴丹来,那是基本不可能的事情,就算有,也轮不到拍卖。

        因为像这种丹药,肯定早就被一些大人物预订了,哪里还有外流的份。

        随著‘红花娘子’温冰倩的话声一落,台下立即陷入疯狂。

        “一百五十五万!”

        ℉℉℉℉,m.@.co↗m

        “一百六十万!”

        “一百六十五万!”

        “一百七十万!”

        “一百八十五万!”

        ……

        一个个层出不迭的声音,所有人争得面红耳赤,但价格依旧是在节节攀升,每多一个喊价的人,价格就往上攀升五万或十万不止……

        这等激烈的竞价,也看得一些身价不丰,只有眼红,却无能参加竞拍者,一阵目瞪口呆,暗骂奢侈。

        可是再奢侈能怎么样,他们也想奢侈一把,可惜没这个本钱。

        而且气穴丹,本来就值这个价,这可是传级灵丹,从来没听对外流传过,错过这一次机会,也许一生都不会有下一次机会。

        相比于次极品名器,只是单纯的提高个人的武力;但这气穴丹,可是能提升人资质的东西。

        武力有时很重要,但在个人资质以及前途成长面前,所有外力,又微不足道了。

        ……

        “这枚丹药我一定要拍下来!”

        在这枚气穴丹出现的那一瞬间,厉寒心中就有了决定。

        他辛苦筹集了那么多仙功,等的就是这最后三样压轴之宝。

        而现在,第一件压轴之物已经被人拍走,他无力去争,哪怕他能喊出比二百二十万更高的价格,也没用。

        别换宝会会不会卖给他,就算会,他们遵守规则,厉寒也绝对争不过一个天工山的副宗主。

        而且次极品名器,这等品阶,对于现在的他来,有过烫手了。这等东西,他就算拿到手,也保不住。

        如果是私下间得到,他自然可以珍藏到自己能使用的那一天。

        但今天是大庭广众之下,这样的东西,就不适合落到他的手中了。

        不然,不是增福,而是惹祸。

        既然次极品名器不行,自然还有后二件物品。

        但厉寒同样明白,这两件物品,能排得比次极品名器还靠后,自然也非凡物,只怕也是不容易拿得稳的东西。

        原本,他还想考虑一番,但现在,见到这枚气穴丹,他知道,他的担心,可以落到肚子里去了。

        不管第三样物品是什么,甚至厉寒也没打算知道。

        因为即使知道,他也敢肯定,很难比这枚气穴丹更适合自己,既然如此,那就不能放过机会。

        ……

        气穴丹和流度玄梭不同。

        流度玄梭是物品,到手也只能随身带著,一旦被人杀人夺宝,就有可能失去,自然会引起别人眼红。

        而这枚气穴丹,如果他买下,肯定是当场吞服。

        吞服之后,化为药力,已经改造了他的资质,别人就算再眼红,也没办法拿出来了。

        总不可能直接拿刀挖开他的肚子,把这粒气穴丹重新抠出来。

        别这些人有没有这个胆子,就算有,在真道换宝会的地界,这些人也绝对没有这样的能力。

        而一个气穴五六品的存在,在这修道界大把,也就不算什么了,别人也只有捏著鼻子认了。

        所以,相比次极品名器,这才是真正适合他的东西。

        ……

        而且,他一直对自己的资质不太满意。

        他明白,如果不是自己的师傅冷纪,因为怜悯意外看中自己,自己现在,只怕连八宗的大门都进不了,更不要有如今的进步了。

        而这一切,这并不是因为他的资质突然就变好了。

        而是他的师傅,千辛万苦,冒著生命危险,去宗门秘境,炼龙窟中,给他寻找到了一件上古秘宝,上古束气环。

        如果没有这枚上古束气环,相信厉寒现在应该还有混元境混著,甚至有可能,还在纳气境不得突破。

        有些时候,外力不重要。

        有些时候,外力又无比重要。

        而一切外力,都比不过资质对一个人的前程影响之大。

        厉寒明白,以自己的资质,可以,别人只有万分之一,十万分之一,甚至百万分之一的机会,成就法丹。

        而自己,几乎没有。

        所以,为了能达成那个最后,最大的目标,资质这个问题,迟早要摆到厉寒的台上面来。

        所以,他不能不重视,不能不想办法解决。

        而现在,最好的机会落到他面前,虽然不是直接解决资质的品质,但能提升气穴等级,同样是修改资质的一种方式。

        相信,等他的气穴品级提升了,他自身的资质,不管如何,在这等情况下,都会略微改善那么一两分。

        如此一来,本来是绝无机会的厉寒,以后晋升法丹,或许有了那么微渺的一线希望。

        虽然不是,买下了这枚气穴丹,他一定就能成就法丹。

        但至少,总比原来,前途一片漆黑,看不到光亮要好得多。

        即使只是亿万分之一的机会,也是机会。

        ……

        当价格开始攀升到一百九十万的时候,厉寒开始出价:“两百万!”

        声震全场!

        虽然这不是第一次竞拍会上出现两百万的高价,虽然这不是厉寒第一次出价,但所有人还是浑身震了一下。

        两百万!

        又是那间天字兰花阁!

        今天这天字兰花阁中,到底坐的是哪家的年轻人,怎能有如此丰厚的财力,如此恐怖的底气?

        先是买下水月连心球,又是买下青气燃魂诀,现在,又打上了这枚气穴丹的主意,难道对方的仙功,是花不完的吗?

        这些人自然不知道,并不是谁都能拿出这样的仙功。

        若非厉寒,应雪情等一伙,刚好在恶魔古湖之底,发现了那一大堆镇魔石和一片的玄魔玉竹,他现在也绝对拿不出两百万仙功来。

        两百万仙功,换算成八大宗门的贡献,即使八大宗门比例略有差距,但也脱离不了一比十这个前后左右中间范围。

        所以,两百万仙功,基本就相当于那些宗门内部的贡献两千多万。

        这等贡献,所能购买的物品,只怕堆积成山,都难以描述了。

        寻常弟子,甚至一些宗门高层,都绝对拿不出如斯恐怖的贡献。

        这几乎是某些中型世家,数百年全部积累之总和,一个宗门中,有如此财力的,只怕也屈指可数了。

        所以,难怪这些人如此吃惊,如此讶异。

        最重要的是,之前那件压轴之物,次极品名器,流度玄梭就是被天字阁中的黑凤仙子拍走。

        难道现在,相同的一幕,又要重演?

        这些压轴之物,就只有那楼上的三间天字雅阁才有资格占有?

        这些人不由对厉寒,应雪情等现在正待在天字兰花阁中的几人真实身份,猜测纷纭,议论纷纷起来。

        在他们没有走出天字兰花阁之前,除了几个特定的人员,别人自然是不清楚他们的真实身份的。

        ……

        对于底下众人的猜测,厉寒自然是不知道。

        就算知道,也无所谓。

        反正,他是下了势在必得之心,若果最后这颗气穴丹拍出了他不能承受的罕见天价,他也只有认了。

        还剩下两百多万仙功,买什么不好,随便兑换天材地宝,珍材灵液回去,他也能修为大涨,未必就比这什么气穴丹差了。

        当然,那只是暂时。

        对于长远,法丹之限这个瓶颈,一直是横亘在他心头的一根刺,是一道难以跨越的天堑鸿沟。

        在那道天堑鸿沟面前,那些普通东西,半帮助也没有,却又不值一提了。

        所以,对于气穴丹,他很是热心。

        现在是还没突破到气穴巅峰,所以只是为突破法丹境做准备。

        但一旦真到了,发现前面天涯绝壁,前去已无路时,再想办法,已是迟了,再后悔莫及,亦无用。

        不过厉寒也并不是太担心。

        因为他明白,像气穴丹这等东西,当然珍贵,但要看售卖的对象是何人。

        如果是可以对上品气穴,甚至极品气穴都起作用的大气穴丹,今天这场竞拍会,一定开不下去,肯定有人出来搅局。

        那时,已不是仙功能决定的事情了。

        但是气穴丹,作用的人群有限,只有下品气穴,和中品气穴的人能服用。

        这样的人,当然也不乏天才。

        但再天才,成就法丹的机率也很渺茫,所以,各大宗门,对他们的投资,就有限。

        若是个人,想拍下这一枚气穴丹,除了像厉寒这样,方立大功,又获得了一大笔意外财富,才有可能。

        普通个人,很难积攒得下如此巨大的一笔仙功。

        而若想宗门为自己购买,大型宗门肯定不愿。

        两百多万仙功,还不如多培养几个年轻人,到时候四五六品气穴的,肯定比一粒气穴丹能造就的一个中品气穴弟子多出几倍,甚至几十倍。

        而型世家,中型世家,那些掌舵人,气穴巅峰的老祖,或许可以倾一家之财力,有这个机会。

        但他们往往都年老气衰,心力衰驰,进步前景有限。

        为了自己一人短暂的余生,就算暂时提升一两个气穴品级,战力也不会提升多少,反而为此去浪费了一整个家族的珍藏,断绝了整个家族的后路发展,只怕他们也不愿。

        所以,最终,这枚气穴丹,其实被限定在了某一个区间内。

        除非,是某些大宗门中,想为子孙谋的祖辈人,或许会出高价,但是,值得他们如此投资的后辈人,也是不多见的,所以这样的人,注定也很稀少。

        因此,这枚气穴丹的拍卖价格,肯定是前期火热,到后面,价格渐升之后,拍卖氛围,势必会衰弱下来。

        ……

        厉寒没有猜错。

        当他报出两百万这个高价之后,虽然竞拍的人还有十多个,但是竞拍的激烈程度,明显下划了数个档次。

        当价格再上两轮,最终价格达到两百三十万的时候,竞拍的人急剧减少,还留下来与厉寒争夺的,已经只剩最后三人。

        这三个人,一个是一个家族的家主。

        他倾尽全家族之力,也可以拍下这一枚气穴丹,不过他已经一百六七十岁了,估计最多还有二三十年好活,真要倾尽家族之力,只为了二三十年的短暂提升,估计他也不舍得。

        所以,两百四十万,估计就到了他的极限。

        而另外两人,反倒是劲敌,其中之一,赫然也是一名和他一样的年轻人。

        显然,这名年轻人,也是一名中品气穴的存在,对自己的资质不满,想更上一层楼,而且不知从哪里弄得了大笔财富。

        这样的人,是为自己而拍,反而会不惜代价,是最难缠的存在。

        不过厉寒不相信,对方手上的仙功,能比得过自己,所以依旧信心笃定。

        毕竟,不是哪个年轻人,都能随便拿得出两三万仙功,而且正好刚巧出现在这拍卖会场的。

        至于最后一个人,则是一名银裳老妇。

        这银裳老妇,目含精光,气息庞大,看修为,至少有气穴巅峰之境。

        以她的年纪,拍下这气穴丹,多半不是为自己服用,而是为子孙后代计。

        除非那名子孙后辈真有让她溺爱到不惜一切代价的地步,否则,她的报价,应该也有上限。

        厉寒默默地打量著三人,猜测著他们心理价位的同时,也一边在计算著自己剩余的仙功,到底能跟到哪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