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玄幻小说 > 儒道至圣 > 第1175章 血痕刑具
  • 第1175章 血痕刑具

    作品:《儒道至圣

        十一人的呼吸明显变粗,方运虽然镇静,但内心比所有人都激动。

        丘猛喜道:“真没想到!能陈列在这里的刑具,至少也是用来对付妖王或大妖王的,甚至可能用来对付半圣。能伤到它们的刑具,必然无比强大。兵家大学士能吸收兵器的力量增强文台,而法家更直接,能用刑具增强法家法典和文台!”

        “这里每一件刑具都价值连城,只要拿出去,必然可以从圣院或法家那里得到极大的报酬!”连平潮满面红光,把之前的不愉快抛之脑后。

        方运仔细扫视每一件刑具。

        这里共有三十七件刑具,每一件刑具都被半球形的白色透明光芒笼罩,白色光罩散发着淡淡的龙族气息。

        白色光罩内,每一件刑具都完好无损,而且每一件刑具的表面都有干涸的血迹,如同厚厚的油漆涂抹在上面。那些血液不只有红色,黑色、蓝色、紫色等等都有。

        这些刑具的样式也五花八门,都有铭牌进行介绍。

        有七尺长的小刻刀,这是“刺面刀”,在脸上刺字,也就是所谓的黥刑或墨刑。

        有十几丈的长鞭,铁鞭上布满了倒刺,散发着淡淡的凶威,表面甚至有黑色的雾气升腾,那些雾气仿佛是某种缩用,众人仅仅看一眼就感到皮肤刺疼。

        有九尺长的银色长针,遍布奇特花纹,从针头到针尖竟然不断有鲜血流淌,周而复始,十分诡异。

        大门正对面的尽头的陈列台是空的,但离陈列台最近的陈列架上,有一口高达二十丈的赤铜巨鼎,众人根本看不到鼎口,只能在下面仰望鼎足。

        巨鼎一动不动,但当有人目光落在它上面。耳边立刻响起凄厉的惨叫。

        还有两根圆柱上插满了利刃,而两根圆柱靠在一起,一旦转动,足以把中间的妖物绞成肉泥。

        除此之外,第二间大厅内还有枷锁、铡刀、巨斧、长锯、脚镣、金属棒、囚笼、剪子、刀背马、尖刺项圈、刀刃棺材、绞索等等大量的刑具。

        陈列架很大,但有些地方空着,上面只有铭牌。刑具已经被拿走。

        每件刑具都散发着奇异的凶意,任何人只要仔细看。必然会被刑具的力量刺激,不得不移开视线。

        “好可怕的龙族刑具,我只觉全身刺痛,是我的错觉吗?”

        “不是错觉,是这些刑具的力量太强大,我们只是看到,身体会自发觉得经历了刑罚,自然会感到疼痛。”

        “这些刑具,都被多次使用。沾染了那些王者的血液,都是真正的血痕刑具,威力更胜一筹!随便拿出一件,就不下于大儒文宝。”

        “不!对法家来说,这些刑具比大儒文宝更加珍贵!普通大儒文宝再强,也只能封入一首战诗词,可这些王者刑具。能永久性增强法家法典或法家文台,威力之大,难以想象。”

        “可是……这些刑具太大了。”叶放歌道。

        叶放歌说完,几乎所有人失去了笑容。

        这些刑具主要针对妖王或大妖王,龙族在同妖位中的体形很大,不能当作参考。但哪怕是普通的妖王,体长也不下于三丈。像血芒古地的熊妖王,直立起来一般都有三丈高,如同三层小楼伫立在前方。

        三十七件刑具中,只有刻刀、银针、尖刺项圈和肉夹四种长度小于一丈,铁鞭、绞索和脚镣三种可以盘在一起,也能被含湖贝装起来。除此之外,其余三十件刑具都过大,含湖贝装不下,他们拿不走。

        方运道:“含湖贝可以装得下的七种刑具,我都不取,我挑其他,想必这次我不用支付龙纹米了吧?”

        “那是自然。”丘猛道。

        “云方真是好运气。”连平潮冷笑道。

        “对了,还有一件事。若想取出刑具,必须要破坏那层光罩。不过,镇罪殿源源不断为光罩提供力量,要多人合力才能打破。当然,若是有我的敕令,便可以切断提供给光罩的力量,很轻松就可以打破光罩。”方运道。

        连平潮等四人呆立当场,另外有敕令的五人面有喜色,唯独叶放歌还和平时一样板着脸。

        “七件刑具六个人分,必须要想出一个公平的方式!”连平潮大声道。

        叶放歌道:“之前已经说好,若是随手可以得到的物品,大家评分。但这些需要付出力量才能得到的宝物,谁先得到归谁。”

        云照尘道:“老夫便不客气,做一回恶人,直说了吧。我们六人一人取一件,你们四人合力取一件。你们四人若是打不破护罩,我们再帮你们。”

        另外三人无话可说,连平潮怒道:“如此手段,实乃不公!”

        丘猛轻叹一声,道:“平潮兄,不要争了,他们说的没错。我们四人联手攻击护罩吧,希望能快速打破,不要浪费时间。若是没有云方,我们也只能用这个方法。”

        “算了,有舍有得,或许之后他们会有求于我们!”曲桉道。

        连平潮无力地点点头,随后道:“我们四人要最先挑选!”

        所有人看向方运。

        方运道:“与我无关。”说完离开。

        方运没有动任何护罩,而是骑着战诗龙马仔细看陈列架上的每一处铭牌,哪怕是被拿走的刑具的铭牌也要看一遍。

        云照尘道:“给你们四人六十息的时间,若六十息内无法决定,我们便自由挑选。”

        连平潮四人急忙商量,很快得住结论。

        “我们选那条倒刺鞭!”连平潮道。

        叶放歌冷哼一声,没有说话,七件东西中,那铁鞭的卖相最好,看样子也最强。

        “那好,剩下的我们六人选择。我最后选吧。”云照尘道。

        众人不禁露出敬佩之色,连没有敕令的丘猛都道:“照尘兄好气度。”

        云照尘笑道:“跟云方比,我又算得了什么?”

        众人点点头,心道也是,云照尘只是后选,可方运不仅给了敕令,这七件甚至一件不选。

        “未必!老夫若是有饮江贝,得了那么多龙族碑文,也不选这七件!”连平潮道。

        “可惜你没有!”云照尘道。

        “你快点去攻击护罩吧!”叶放歌一脸嫌弃。

        连平潮又羞又恼,不得不与其他三人一起前往存放倒刺鞭的地方,开始攻击保护倒刺鞭的护罩。

        四人的唇枪舌剑、战诗词与大学士文台一起发威,攻击了几十息,光芒明显变淡,四人刚露出喜色,护罩轻轻一震,光芒恢复如初。

        .(未完待续。)

        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