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玄幻小说 > 儒道至圣 > 第1123章 你,算什么东西!
  • 第1123章 你,算什么东西!

    作品:《儒道至圣

        热门推荐:、 、 、 、 、 、 、

        云奥看着前方的龙纹米田,深吸一口气,道:“这片龙纹米田,是我云家的,谁都不能据为己有!”

        “你想做什么!”云菏猛地扭头,用凶狠的目光看着云奥,看着自己的好侄子。

        云奥一张口,唇枪舌剑横在身前,然后让蛟马缓缓后退。

        “所有人到我身边!”云奥说完,许多读书人和士兵离开队伍,冲到云琥与云奥父子身边。

        方运眉头微皱,心中升起不好的预感,意识到之前自己没有想过的可能性。

        “伯父,您老了。”云奥坐在马背上,平静地看着云菏,目光中没有丝毫感情。

        云菏森然道:“云奥,你可知道,以下欺上,其罪当诛!”

        云奥微笑道:“伯父要埋葬云家,晚辈自然要阻止。晚辈绝非以下欺上,而是带着云家七位家老的亲笔文书以及城主府的文书前来。”云奥说着,从怀中取出一叠文书,举起让四周人看到。

        “文书中写着什么?”云菏目光极冷,额头青筋毕露。

        云奥道:“七位家老加我这个进士,共八人,超出家老数量的六成,再加上城主府的文书,授予我全权负责龙纹米的处置方式,并暂时剥夺家主云菏的一切权力。”

        云菏冷然一笑,道:“云奥小儿,你以为老夫当了这些年的家主,仅仅凭借家主的位子吗?老夫现在命你销毁这些虚假文书,如果照做,老夫就当什么事都没发生过。如果你一意孤行,别怪老夫以伪造家老文书和背叛云家之罪,将你当场格杀!”

        康行知嘿嘿一笑,道:“老云,我的眼光没错吧?云奥这小子最不是东西,从小就敢把自己的错往一个小婢女身上推,然后为了掩盖错误把人活活按进池塘溺死。这种小畜生哪怕做出再不要脸的事,我都不奇怪。把龙纹米田告诉云奥。你简直老糊涂了!至于云琥,也是个不要脸的老东西,他但凡对你有一点兄弟情义,也不至于做出如此下三滥的事。”

        云琥与云奥父子脸一阵青一阵白。

        云琥轻叹一声。道:“大哥,这件事,你做差了。”

        云菏苍老的脸上闪过一抹痛心和恨意,讥笑道:“我的好三弟,是我为儿子报仇错了。还是杀熊妖错了?”

        “云捷是我看着长大的,虽说他与云奥小时候有些许矛盾,但终究是自家人,我问您,我可曾说过云捷半句坏话?可曾害过他?”

        “不曾。如果你真有害他之心,老夫焉能留你!”云菏的话语里带着平时没有的傲气,他平时虽然看上去和气,实则有自己的底线,只要云琥没有突破他的底线,那么他依旧把云琥当亲弟弟看待。

        云琥感慨道:“云捷之死。我也很难过,但这片龙纹米田最大的用处,是要为云家打造一个翰林!只要我长乐云家重新晋升翰林家族,再去猎妖,杀死的熊妖必然更多!如果我们长乐云家能出现一位大学士,什么仇报不了?大哥,您是进士,文位比我高,难道连这个简单的道理都不懂吗?”

        无论是方运还是康行知,甚至一些对云菏忠心耿耿的人也都是一愣。因为每个人都看清楚,云琥说的很对。

        云菏呵呵一笑,声音里透着无尽的悲凉,盯着云琥。缓缓问:“我的好三弟,等云家出翰林之时,我的眼能睁开吗?我的舌剑还在吗?我还能骑在马上,看红云之下,熊妖伏尸吗?”

        云琥呆在原地,哑口无言。

        方运听到云琥的话的时候。也觉得他说的很有道理,事情要往长远了看,获取最大的利益才是真正的聪明。

        但是,听了云菏的话,方运才突然意识到,自己和所有人都忽视了最关键的一点。

        父亲为儿子报仇的心!

        云菏要在有生之年,用自己最大的力量屠灭妖族,所以,他要拿出一半的龙纹米招兵买马。

        但是,云菏并没有完全忽视掉云家,他留了一半的龙纹米。

        云菏死死握着马鞭,盯着云奥,问:“龙纹米田我儿云捷发现,他的命,难道不值一小半米田吗?”

        云琥与云奥父子继续沉默。

        众人仔细一想,云菏说的对,现在等于云家白白得了四分之一的龙纹米田和血玉,而且是云捷送的。

        但是,云琥和云奥父子脸上竟然没有挫败之感,这让方运这个旁观者感到很诧异。

        云奥突然咧嘴一笑道:“大伯父,您想要的,是两成半的龙纹米与圣血玉,对吧?”

        云菏盯着云奥,并不作答。

        云奥继续道:“我以代家主之身命令,划分两成半的龙纹米与圣血玉给予云菏大伯,但其他七成半的龙纹米田,归我云家!”

        说完,云奥扭头看向方运,脸上带着凶兽捕猎食物才有的残酷笑容。

        方运认真看着云奥,看了几息后,嘴角浮现一丝莫名的笑意。

        “云奥,这一半的龙纹米田属于我,谁给你的权力划为己有?你,算什么东西!”方运脸上的笑意消失,取而代之的是居高临下的质问。

        云奥一愣,放声大笑。

        “哈哈哈哈……”

        云琥轻轻摇头,道:“云方世侄,你忘记了一件事,除了你,在场所有人,都是我长乐云家的人!”

        “哪怕整座血芒古地都是你云家的人,这半边龙纹米田,依旧是我的!”方运的声音斩钉截铁,不容置疑。

        云奥笑道:“爹,您别劝他!这个从大后方来的乡巴佬,自以为年纪轻轻中了进士,就可以横行血芒古地!我向他要地图,是给他一个面子,给他一个机会,哪知他竟然拒绝。我早就想教训教训他,我倒要看看,当我们云家收走最后一粒龙纹米的时候,他的脸色将是如何!我从小就很喜欢看斗败的野狗夹着尾巴逃窜的样子!”

        云菏叹息道:“云奥,那半边龙纹米田,的确是云方之物。若非他带着地图前来,云捷就白死了,而我云家,不要说两成半的龙纹米田,连一粒龙纹米都得不到!他带来的地图,值一半龙纹米田!”

        云奥笑了笑,道:“伯父,这龙纹米田属于谁,他说了不算。在这里,咱们云家的拳头大,咱们云家说了算!血芒古地,可不是法家那些蠢货的地方!我现在宣布,这片龙纹米天属于我长乐云家,任何强夺之人,都视为云家大敌,就地格杀!”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