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玄幻小说 > 儒道至圣 > 第1120章 准备进山
  • 第1120章 准备进山

    作品:《儒道至圣

        热门推荐:、 、 、 、 、 、 、

        听到自己要驻守,云旦与聂丞两个进士的面部好像被洒上水然后结冰一样,无比僵硬。

        但是,比两个人面色变化更大的,是云琥和云奥这对父子。

        连方运都知道,云旦与聂丞与云奥交好,平时也相互帮衬,与死去的云捷表面上也是称兄道弟,但实际上关系一般。

        长乐云家、富源云家和聂家虽然结盟多年,但不同子孙从小就在不同的学社,各房之争、嫡庶之争永远存在。

        方运面无表情,心中却知道自己的话起到了作用。

        在前往斧山的路上,家主云菏偶尔会找方运聊天,毕竟方运是最后见过云捷的人,又直接把地图拿来,而不是自己去取龙纹米,在云菏心中,方运就是整个血芒古地最正直的年轻人,对方运无比信任。

        出发的第二天晚上,两人聊到云奥,方运就把云奥讨要地图的事说了出来,云菏什么也没说,没想到今天提前分配驻守进士。

        云菏在警告云琥和云奥父子!

        长乐云家的家主,是云菏!

        许多人若有所思看着看向云琥云奥父子。

        云琥只比云菏小两岁,同样年过五十,他呵呵一笑,道:“大哥说的是,云旦与聂丞太小,经验不足,外出太过危险,还是在这里驻守为佳。”

        方运一直在观察云奥,发现云奥极为不满意这种安排,但他随后勉强挤出笑意,道:“云旦,聂丞,大伯父从小就对你俩特别好。看看,现在苦活累活爬山的事交给我们,你们俩在驻地可以享清闲。”

        云旦笑了笑,道:“多谢云伯父,那我和聂丞就守着驻地吧。您果然了解我,我是真不愿意外出。就喜欢在驻地。”

        “好,那便说定了!关于猎妖,你们有何建议?云方,你说说。”

        方运听到“云方”的时候还感到陌生。但很快反应过来是叫自己,竟然是谈猎妖,看来做戏要做全套。

        方运从云捷等人的随身包裹中得到一些书籍和杂记,无论是云捷还是其他人,大都会习惯性把一些东西记录在纸上。

        云捷的记录中。就曾多次提到一个叫“黑牙”的熊妖部落,而黑牙部落就是附近的三座部落之一。

        于是方运道:“亦我所见,我们主要防备黑牙部落即可,另外两个部落可以当作目标。”

        云菏露出赞赏之色,道:“云捷早在几年前就吃过黑牙部落的亏,看来他把这件事告诉过你。这黑牙部落,的确不一般。据说部落首领是十大熊妖部落之一的‘苍牙’部落首领的儿子,不像其他小部落那样是普通妖帅,而是一头王族熊妖侯!”

        听到“熊妖侯”三字,在场的一些举人为之色变。

        熊妖侯与人族的翰林相当。一头熊妖侯完全可以力敌五个进士,幸好只是王族,若是圣子熊妖侯,杀十几个进士易如反掌。

        不过血芒古地只有一支圣族后裔,不存在圣子。

        一头熊妖侯带领一千熊妖,云家的猎妖队未必撑得住。

        云菏继续道:“在路上的时候,我已经派人探查清楚,附近共有六支猎妖队,其中有两支猎妖队由翰林带领,若是那头熊妖侯敢进攻。我们可以发求救烟火,他们必然会前来相助。当然,按照惯例,所得的熊耳全都归他们。”

        众人顿时暗暗松了一口气。既然有人相助,那损失一些熊耳不算什么。

        虽然血芒古地内斗严重,但很多事都在暗地里进行,哪怕是现在的血芒古地第一大学士卫皇安,都不敢大张旗鼓杀害猎妖队,有其他猎妖队在。除非熊妖族进行大讨伐,否则这座山谷稳如泰山。

        “云奥,你的看法呢?”

        云奥道:“伯父,黑牙部落既然有熊妖侯,如云方兄所说,我等应该避开,而不是前往挑衅。以我之见,就拿最弱小的那个‘白毫’部落当目标,猎杀他们外出的捕兽队。”

        云菏笑道:“贤侄,两个翰林猎妖队已经定下拿白毫部落磨砺后辈。”

        “那可惜了。”云奥道。

        “那我们只能去杀尖石部落的熊妖了。可惜尖石部落的妖族混杂,至少三分之一不是熊妖,哪怕灭了这个部落,我们也得不到太多的好处。”云琥道。

        康行知嘿嘿一笑,道:“云琥老弟,你还是和以前一样,眼里只有好处。不管是哪个部落,只要杀就行,在老夫眼里,什么妖都一样!”

        方运道:“康老先生说的是。那尖石部落虽然熊妖少,但还有一点好处,这种有其他妖类的部落,会被一些纯熊妖部落排斥,就算屠光这个部落,也没有太大麻烦。”

        云奥不满地看了一眼方运,觉得方运故意针对他父亲。

        “云旦,你觉得如何?你从小就机灵。”云菏问。

        云旦看了看云奥,笑道:“我倒是赞同云方与康老先生的见解,尖石部落的确是很好的目标。”

        云琥与云奥父子没有再说话。

        云菏笑道:“那就以尖石部落为目标,谁人有异议?”

        云家众人闭着嘴,心道血芒古地什么时候允许有人反对家主了?

        “好,那明天我们便外出,先杀一杀尖石部落的威风!”云菏双眼中复仇的火焰熊熊燃烧。

        康行知道:“追杀云捷贤侄的熊妖部落找到了吗?”

        云菏摇摇头,道:“已经把熊头交给城主,大概要等两个月才会有结果。”

        康行知点点头,道:“那就按照之前商定的,若是尖石部落对我们驻地无害,先去斧山找找神物,找个十天半月的,然后再猎杀尖石部落的妖族。”

        “现在是寻米季节,其他猎妖队都以寻米为主,猎妖为辅。”云菏道。

        “家主英明!”一个举人急忙拍了一个马屁。

        方运扫视其他人,发现许多人都变得轻松起来,看来他们以为云菏虽然要报复妖族但不会太过激进。方运却心知肚明,云菏一旦得到龙纹米田,必然会招兵买马,不扫荡几个部落决不罢休,大帐里的人最后能有一半活下来就不错了。

        “先吃饭,吃饱喝足再说!”云菏笑呵呵道。

        不多时,热乎乎的饭菜上来,众人吃完,开始你一言我一语讨论进山寻找神物的细节,方运静静听着,很少插嘴,反而被人认为谦虚知礼。

        夜深了,晚宴结束,方运回到自己的帐篷,继续读书学习,直到凌晨四点才睡下。

        .(未完待续。)